468、怪异的夫妻关系/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郑王府

朱初瑜坐在主位上神色淡定的喝着茶。如今新皇膝下五子,除了没有王妃的二皇子和娶皇妃还要十来年的五皇子以外,剩下的三位王妃大概就属郑王妃左右做王妃的气派了。梁王妃孙妍儿,整天除了搭理自己的王府和围着儿子转以外,偶尔参加金陵城中的宴会表现也是平淡无奇。明显就是跟自己的夫君四皇子一个打算,夫唱妇随都不想掺和太多的事情。楚王妃南宫墨倒是名扬天下,但是她也不是你相见就能见到的,她比孙妍儿更不爱参加各种宴会。就算偶尔出现了,也未必能说的上话。倒是给了金陵的贵妇们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唯独朱初瑜,性格和善平易近人。也愿意与金陵的贵妇们交往,倒是最像皇家王妃的一位王妃了。

朱初瑜听了朱夫人急匆匆送来的消息,微微蹙眉,“楚王妃…打算办个赏梅会?”

朱夫人连连点头道:“是啊,听说帖子都送出去了,日子就订在冬月十一。”

朱初瑜皱眉,“早了些吧?金陵的梅花至少也该十二月初才会开了。”若是到时候院子里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花苞,可就不好看了。总不能请人去赏空枝吧?不过,楚王妃办的第一次宴会,别说是空枝,就是一个空院子只怕也有人想要去吧。

朱夫人也有些不高兴,低声道:“听说是问陵夷公主借的城中的梅园。瑜儿不知,这梅园中听说种植了数百株珍贵的梅树,有专人照料着。陵夷公主最喜梅花,这梅园每年开得的季节比旁的早,花谢的时间也比别的晚。许多人想要进去一看还不得其门而入呢。”

朱初瑜从小在金陵长大,自然不会不知道这些,“陵夷公主与长平公主关系极好,将梅园借给楚王妃也没什么。”

见朱夫人欲言又止地望着自己,朱初瑜有些烦躁地皱眉道:“母亲还有什么话直说便是。”

朱夫人捏着手帕,有些愤然道:“楚王妃竟然连一张帖子也没有给咱们家送。”

朱初瑜凝眉,以她对南宫墨的了解,即便是真不喜欢朱家的人,南宫墨也绝不会做出如此失礼的事情。毕竟,朱家不仅仅是高义侯府而已,如今还是三皇子的外家。就算看不上朱家,至少也会看在萧千炜的面子上应付一下。

“楚王妃给哪些人家送了帖子?”

朱夫人说了几个人家,朱初瑜疑惑道:“送的都是家中有未出阁的嫡女的?”倒不是说庶女就不能去,若是有家中嫡姐领着自然也能一起去,但是专门给庶女发帖子却是没有这个规矩的。朱家原本就只有朱初瑜这一个已经出阁的嫡女,没有发帖子也说得过去。

朱夫人犹犹豫豫地道:“听说楚王妃还邀请了不少金陵城中的世家公子,青年才俊。这不是…你爹说你五妹年纪也差不多到了么?”

朱初瑜蹙眉道:“五妹才十三岁。”

“十三岁也差不多了。”倒不是朱夫人有多疼爱庶女,而是如今朱家实在是有些艰难。若是能给庶女找一个好人家,也能够帮衬朱家一些。这自然也是高义侯的意思,朱夫人见女儿不悦,连忙将自己丈夫的意思说了一遍。朱初瑜并没有生气,而是在衡量此事。父亲说的确实不错,她已经是郑王妃了,朱家不会再有比她身份更高的人。以后朱家无论是女儿还是儿子,发展的越好都只会对她越有益处。不过,她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姐妹近郑王府的。

想到此处,朱初瑜不在意的摆摆手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到时候母亲将五妹送过来,我带她去就是了。父亲心里可有什么人选?”

朱夫人连连点头,道:“你父亲把整个金陵城里的才俊们都看过了,也选出了几个合适的。如蔺家的蔺长风,还有南宫绪,还有陈将军家的那个叫陈脩的也很不错…”

“怎么都是楚王的人?”朱初瑜不悦。

朱夫人也很是无奈,“如今金陵城中风头最盛的可不都是……”见女儿神色不渝,朱夫人连忙住了口,只是有些无措的看着女儿。朱初瑜垂眸,若是舌出一个女儿就能够将卫君陌麾下这些人拉倒自己这边的话,那自然是极好的。但是只怕人家看不上。虽然离家好几年,但是朱家的女儿是什么样她还是知道的。年纪跟她差不多的还好一些,如朱妃和另外一个已经出嫁的妹妹。年纪小一些,姨娘受宠的都曾经被她暗地里打压过,就算相貌能看性子也上不得台面。想到此处,朱初瑜不由得有些暗暗懊悔起来。

“母亲回去告诉父亲,他选的这些人选只怕是有些困难。”

“那,你的意思是?”

朱初瑜垂眸道:“南宫绪蔺长风这些人都是孤家寡人,与楚王楚王妃关系颇深,难以动摇。陈脩是陈将军的嫡子,断然不会娶一个庶女为正妻的。更何况,陈将军正当盛年,要等到陈脩做主的时候只怕还要好十几二十年。与其如此,不如……”

“如何?”朱夫人殷切地望着她。

朱初瑜淡淡道:“朝中权贵只怕是不成了,如此,五妹的选择就只有做侧室或者是嫁给富庶之家为妻了。”

这种事,朱夫人也不敢擅专,点了点头道:“如此,娘回去与你爹商量商量。”

朱初瑜点点头道:“我那里有一封名单,回头母亲回去的时候带回去给父亲参详吧。”

母女俩说完这些,朱夫人又关心起朱初瑜的身子来了,“上次母亲给你的方子可有用过?效果如何?”

朱初瑜有些苦涩地摇了摇头道:“还是没消息,大夫说,我的身子没问题。”

“难道是…”朱夫人忍不住道。

朱初瑜沉声道:“母亲慎言!”

朱夫人有些焦急,道:“你们成婚已经几年了,既然你没有问题,那……”虽然中间有两年多分隔两地,但是时间也不算短了啊。而且,郑王也不是没有侍妾,依然没有人有消息。如今几个成年皇子,楚王儿女双全,襄王有一个庶女,梁王有一个嫡子,可不就是只有郑王还膝下空虚么?

朱初瑜摇摇头低声道:“我问过大夫,王爷身体也很好。”至于侍妾为什么会没有孩子,朱初瑜摇摇头,这种事情没有必要跟朱夫人说。

朱夫人也叹了口气,道:“幸好那些侍妾也还没有孩子,不然…”如果侍妾有了孩子,哪怕没有生下来呢。朱初瑜这个嫡妻如今还没有消息也要落人口实了。

朱初瑜想到此处也有些头疼,“年后王府就要进新人了。”

显然没有孩子这件事不仅是她们着急,陛下和皇后同样也着急。特别是皇后,这次还特意交代了她选几个好生养的女子入府。至于她的丈夫,他当然也着急子嗣,但是他更看重的却是入府的女子的家世。所以她不仅要给自己的丈夫选侧妃,还必须让丈夫和婆婆都满意。最重要的是,梁王府必须尽快有个孩子!

朱夫人也跟着着急,道:“听说城外慈航庵的送子观音十分灵验,不如娘陪你去拜拜?”

朱初瑜疲惫地点了点头道:“也罢,过两日便去看看吧。”

娘儿两个正商量出城上香的日子,门外传来的侍女的声音,“见过王爷。”

两人连忙起身相迎,萧千炜从外面走了进来,看了一眼朱夫人道:“夫人也在?”

朱夫人连忙行礼,笑道:“臣妇来看看王妃。”

萧千炜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走到一边坐了下来。朱初瑜神色稍黯,虽然她也对娘家怒其不争,但是萧千炜对朱家的态度着实是有些冷淡。特别是在陛下登基,朱家没有得到任何赏赐之后。对着朱夫人使了个颜色,朱夫人会意连忙告辞。

等到朱夫人出去了,朱初瑜方才坐到了萧千炜身边道:“王爷这是怎么了?”

萧千炜看了她一眼道:“楚王妃要举办赏梅会王妃可知道?”

朱初瑜笑道:“刚听母亲提起,王爷的消息却是灵通。”

萧千炜看着她,“王妃就没有什么想法?”

朱初瑜笑道:“看来楚王妃也还是沉不住气了,我还以为她当真是丝毫不在意超然世外呢。”

萧千炜冷哼一声道:“超然世外?楚王现在可是父皇最看重的儿子,她们怎么舍得超然世外?”

朱初瑜叹息,“楚王妃办这个宴会的用意咱们都明白。楚王一系,蔺长风,南宫绪,简秋阳,这些人个顶个都是青年才俊。若是再算上陈薛朱三位将军家的公子,这三个人本就是楚王麾下的人,如果让楚王妃保媒成了,就算这些人家不会投靠楚王,他们以及他们的姻亲对楚王府也总会多几分情谊。这两位…看着淡定自若,不为权势所动。手中握着的却是一副难得的好牌啊。”随便打一打,也比她们这些人费劲了心思有用得多。可惜,这确实没法羡慕的,谁让自己手底下没人呢?

萧千炜剑眉深锁,“难道就这么算了?”

朱初瑜浅笑道:“王爷急什么,这种事情也不可一蹴而就。哪怕就是真的成了,谁又知道会不会有反目的那一天?如今王爷根基甚浅,不宜与楚王正面冲突。王爷应当加紧培养自己的势力才是。”

“你是说…恩科?”

朱初瑜点头,“军中王爷是无论如何也比不过楚王了。但正所谓马上打天下,马下治天下。再往后,却还是要靠文臣的。现在无论是朝中还是金陵的读书人,都鲜有对楚王和楚王妃印象好的。明年恩科,只要王爷运作得力……”

“王妃说得不错。”萧千炜满意地点头笑道,“不过…本王如今膝下依然无子,却是个大患。”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无论萧千炜多能蹦跶,无子这一点就是他的死穴。萧千炜当然不能容忍自己有这样的一个隐患。

朱初瑜垂眸,低声道:“是妾身无能。”

萧千炜安慰道:“这不是王妃的错,王妃好好调理身体,早晚会有的。”言下之意,还是将没有儿子的原因归咎于朱初瑜身上。

夫君如此宽宏大量,朱初瑜自然也要投桃报李,浅笑道:“妾身无能,才一直不能为王爷诞下子嗣。不过妾身已经挑选了几家闺秀,王爷不妨看看。若是满意,明年开春便迎入府中,必能为王爷开枝散叶。”

萧千炜满意地点头,“哦?王妃看中了哪家的姑娘?”

朱初瑜沉吟了片刻,道:“刑部尚书吕大人的长孙女,父亲是吕大人的庶子如今任定州知州,但是吕小姐是嫡女从小在吕老夫人身边长大的。正奉大夫赵大人的庶女,正奉大夫虽是散阶却也是从二品,而且在士林中颇有声望。还有太常寺寺丞的苏大人的嫡女,这位苏大人是正六品,却是金陵十大家之一的苏家的三房嫡次子。然后就是翰林院侍读学士文大人的嫡次女。”翰林学士品级不高但是却极为清贵,看萧千炜的表情朱初瑜就知道他对自己的选择是满意的。

“王妃果真贤惠,能得王妃这般贤妻,是本王的福分。”萧千炜柔声道。

朱初瑜抬头看向他,含羞道:“王爷谬赞了,都是妾身应该做的。王爷好,妾身才能好不是么。”

萧千炜握住朱初瑜的手道:“本王将来必定不会忘记王妃的。”

朱初瑜垂眸浅笑,将眸中的冷淡掩藏在了他看不见的地方。萧千炜心情好了,也无意多留,只是道:“本王还有事情要办,此时…就有劳王妃了。母后那里也要交代一身,最好是…恩科之前将事情办了。”

“是,恭送王爷。”朱初瑜起身目送萧千炜离去。等到脚步声在门外消失,朱初瑜脸上的笑容渐渐地退去,美丽的容颜上多了几分阴冷。不会忘了她?朱初瑜嘲弄的一笑,她若是自己不努力,只怕还不用等到萧千炜功成名就,她就该被舍弃了。无论如何…必须要有个孩子了。

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偏偏她想要个孩子就这么难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