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3、旁观/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成亲,是结两姓之好,自然是一件大事。无论是哪一方也不可能偷偷摸摸的去办了,虽然还没有正式下聘,却也瞒不过外人。毕竟无论是南宫家准备聘礼还是南宫墨亲自上门拜访薛夫人的动作都瞒不过金陵城中的有心人。

郑王府里,听到这个消息萧千炜沉默了良久没有说话。坐在一边的朱初瑜看在眼里也知道他心情只怕是不太美妙。只是淡淡劝道:“南宫家大公子如今是御封的靖安侯,位高权重,简在帝心。无论如何总是要成亲。靖安侯府的亲家也不可能是什么寻常人家,靖安侯府跟薛家结亲总比跟朝中有分量的文臣结亲要好一些。”

萧千炜没好气地道:“好一些?本王没看出来哪儿好了!那可是薛真!如今朱宏远在边关,父皇手下最说得上话的武将就是薛真和陈昱了。”

朱初瑜不以为意,淡淡道:“就算南宫家不跟薛家联姻,难不成王爷还指望薛真会偏向咱们吗?”

萧千炜一窒,沉默不语。朱初瑜道:“在军中,王爷跟楚王孰高孰低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了。王爷再怎么使力只怕也是无济于事。”这其实并不是军中主要将领支持谁的问题,萧千炜在军中也并不是没有人支持,只是这点支持跟萧千炽打擂台没问题,跟卫君陌比,那些人在楚王跟前只怕连大气都不敢出了。这是萧千炜和卫君陌两个人的军事才能问题,自己没本事,有再多的支持者也无济于事。时间久了,只怕连支持者也会怀疑自己的眼光问题了。

萧千炜依旧气恼,“难道就这么看着……”

朱初瑜点头道:“不错,就这么看着。”

萧千炜微微眯眼,打量着朱初瑜脸色有些难看。朱初瑜也在意,微笑道:“王爷,横竖军中咱们也差不上什么手了。难道你以为这种事情只有你一个人着急么?”

“什么意思?”萧千炜皱眉道。难道还要指望萧千炯和萧千炽?萧千炜就是再没心没肺也早就发现,这两个同胞兄弟也早早的跟自己不是一路人了。萧千炽不用说,这几年两人没少明争暗斗。萧千炯是个胸无大志的,原本应该是个极好的拉拢的人选,却不想被卫君陌抢先了一步。萧千炯对卫君陌远比对他这个同胞亲哥哥更加亲近。想到此处,萧千炜心中又是一堵。

朱初瑜抿唇道:“自古以来便是文武相轻。父皇打天下靠的全是武将,但是想要治天下却要靠文臣。但是父皇登基之后,得到爵位得都是武将,那些朝中的文臣心里能高兴么?现在才刚开始,他们自然免不了战战兢兢行事谨慎一些,但是这种不甘却不可能压抑一辈子的。等时间长了,这些文臣难道不怕武将权势太盛?父皇难道不需要文臣来平衡朝中的局势?楚王府跟武将打成一片,就注定了不会让文臣喜欢。”更何况,卫君陌和南宫墨表现的太过高傲,文人大都清高,自然不会喜欢用自己的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

萧千炜垂眸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去拉拢朝中的文臣?”

朱初瑜笑道:“王爷不是一直都是这样做的么?”其实萧千炜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他只是不甘心自己无法在军中掌握更多的话语权罢了。马上打天下,马下治天下的到底谁都知道。但是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却更明白一个道理。说理没有兵权,哪怕你真的坐上了那个位置,也随时有可能被人给拉下来。

只是如今,不关心也无可奈何了。

“本王就不信!父皇就会一直看着他拉拢军中将领!”萧千炜咬牙道。

朱初瑜含笑取出一封帖子道:“王爷,你看看这个。”

萧千炜接过帖子一看,微微蹙眉,“周襄的帖子?”

朱初瑜点头道:“王爷知道,我曾经拜周老大人做干祖父。按理说也算是亲戚,平时走动走动也不妨事。只是周大人如今到底身份敏感,我担心给王爷惹麻烦,因此才想问问王爷的意思。”萧千炜凝眉沉思,周襄毕竟是正一品的三朝元老,看在萧千夜的份上新皇也没有贬他,只是无视了他罢了。但是别看周襄现在基本上等于是赋闲在家,这个人在朝中以及天下读书人中间的影响力却依然是不可小觑的。不说他自己几十年的故旧,还有门生故吏遍布天下,韩敏死后,韩敏的那些学生故友多半也会听周襄的。若是能将这条人脉接过来…但是同样的,这也是个麻烦。皇帝看周襄不顺眼,跟他太过接近的人也很可能会让皇帝看不顺眼。哪怕他是个皇子。

见萧千炜犹豫,朱初瑜取出了另一封信函,道:“周老大人知道王爷为难,所以……”

萧千炜看了一眼朱初瑜,还是接过了她手中的密信打开。过了良久,萧千炜方才沉声道:“替我谢过周大人。”

朱初瑜点头笑道:“我知道,王爷放心。”

皇宫的御书房里,太初帝坐在御案后面打量着站在不远处的卫君陌,挑眉道:“听说,靖安侯要成婚了?”

卫君陌抬眼看了他一眼,点了下头。

太初帝轻哼一声道:“朕跟皇后说打算给南宫绪指婚,皇后话还没说完呢,你媳妇儿倒是拒绝的干脆。”

卫君陌看着他淡然不语,脸上带着“这种事你不满意就去找无瑕,我对后院的事情没兴趣”的意思。太初帝脸色顿时黑了,没好气地道:“你知不知道,这两天有多少人给朕上折子?”

卫公子挑眉,太初帝抬手将放在一边的折子扔了过去,“看看吧。”

卫君陌接到手中随意翻了翻,折子无外乎就是说南宫家和薛家联姻,会让楚王在军中的权势太盛。万一出了什么事,只怕会动摇江山云云。还没看完,卫君陌就直接合上了折子扔回了遇难上,“陛下是不放心薛真还是南宫绪?”

太初帝拿过折子,有些嫌弃的扔到了一边,“这是信不信的问题么?没人教过你什么叫做众口铄金?这些读书人就是这幅德行,皇考那会儿那般严厉也没能让他们不废话。朕也没指望他们全都励精图治,尽心尽力的办差,不过这么快就能闹腾起来,是不是朕表现的太过仁慈了?”

“应该是太闲了。”卫君陌淡定地道。言官御史,励精图治的法子不就是努力的参人么。有问题要弹劾,没有问题制造问题也要弹劾。如果没有可弹劾的人,岂不是让他们失去了存在的异议?

“嗯?”太初帝扬眉,看着眼前挺立的儿子,“你有什么想法?”

卫君陌道:“不是要派人去抚恤各地战乱损伤么?未免有官员贪污受贿,勾结当地官员欺上瞒下,不如多派一些监察御史。”

太初帝点头,这些人在金陵待着烦人,扔出去也好。不过…“若是他们为了政绩胡乱弹劾,制造冤案,阻挠官员行事,又该如何是好?”

卫公子淡定地道:“从都察院,六科给事中以及翰林院各派一部分人出去。互相监督,互相制衡便是。”虽然都察院和六科给事中都肩负着一部分言官御史的职责,虽然都是读书人,但是各自却还是有些护别苗头的感觉。翰林院的人更是自以为清贵,不与凡人同流合污。这些人一起出去,又只有监察之责没有干政之权,想来闹不出什么大问题。

太初帝满意的点头道:“你倒是想得周到,就这么办吧。”需要的地方不少,这么一来,至少能把这几个地方那些闲着没事儿干的酸儒全部扔出去。

卫君陌也觉得很满意,淡然的点了点头。

太初帝很快又将话题转了回来,“朕把永成嫁给南宫绪是看重他,你倒是说说看,无瑕为什么不同意?”

“不合适。”卫君陌蹙眉,显然是对皇帝陛下坚持要跟他讨论这种属于后院的事情有些不悦。

“哪儿不适合?”太初帝问道。

卫君陌道:“永成的身份不合适。”想要娶公主的人确实是不少,当了驸马可算得上是一步登天了。但是有志向有雄心的人却打斗对此没有什么想法,更不用说南宫绪了。南宫绪是楚王妃的亲哥哥,若是再娶了公主,身份倒是够尊贵了。但是也足够敏感了,除非他打算从现在就开始养老了。

想到此处,卫君陌倒是有些意外地看向太初帝。太初帝没好气地道:“少胡思乱想,朕可没有卸磨杀驴的爱好。”南宫绪还年轻着呢,拥兵又着实不错。绝对是继陈昱等人之后最出色的武将了,至少还能够替大楚做牛做马三十年。又有南宫墨和卫君陌两个的关系在,更不用担心他生出什么异心,简直是在安全不过了。这么一想,太初帝也觉得自己当初想要替南宫绪指婚的想法有些不对,摆摆手道:“罢了,既然无瑕觉得薛家的姑娘不错,就让人去提亲吧。回头朕让皇后赏赐一些东西给薛家姑娘做嫁妆。当初…咱们到底是有些对不住薛家。”

如果不是当初陈氏弄坏了薛家和萧千炜的婚事,薛家大姑娘也不至于匆匆就选了个人嫁了。虽然没听说过得不好,但是对比薛家的地位身份,到底是有些委屈了。

卫君陌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门外一个侍卫匆匆进来,将一封折子送到了太初帝面前。

太初帝打开看了看,剑眉微扬脸上掠过一丝冷笑,道:“过来看看。”

卫君陌只得上前,扫了一眼桌面上摊开的折子,有些意外,“周襄?”

太初帝冷笑,“那老头现在是想要干什么?培养一个人出来跟朕过不去还是弄得皇室兄弟阋墙?为了替萧千夜报仇还是怎么地?他以为他自己是张良萧何还是诸葛孔明?”

眼前的折子上写着的正是周襄暗中与郑王联络的事情,虽然没有写明周襄给郑王的信中写的是什么。但是这种时候周襄一个号称忠于萧千夜的老臣突然对萧千炜示好,难道会有什么好心不成?

卫君陌并不怎么在意,太初帝斜了他一眼,“你就没什么话说?”

卫君陌淡然道:“周襄年纪一大把年纪了,能翻出什么浪来?”现在没杀周襄是为了太初帝的名声,也是为了安抚那些终于萧千夜的臣子。但是等时间久了,就算周襄出了什么事又有谁能说什么?毕竟是个一大把年纪的老头子了。

太初帝点点头,他不着急自然也是因为这个。说实话他并没有将周襄放在眼里,让他更加愤怒的不是周襄而是萧千炜。

有些烦闷地将折子扔到一边,太初帝冷声道:“也罢,让朕看看也让他自己看看,他到底有几分本事。”要是萧千炜有本事折服周襄,那他可以当这件事没发生过。但是…以太初帝对周襄以及萧千炜的了解,萧千炜只怕还没有这个能耐。再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神色淡定的人,有这个能耐的人偏偏又对周襄这个老头子没有兴趣。也罢,横竖他也看那老头不顺眼,要真收服了那老头子,岂不是代表他要忍受那老头子到他寿终正寝?

卫君陌皱了皱眉,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

萧千炜做这些事情是为了什么卫君陌当然知道,但是即便是心中有什么想法他也不能说。从古至今,金钱权势都是足以让人疯魔的东西。萧千炜还没到这个地步,他只是不甘心,或者说是想得太多了而已。在萧千炜眼里,只怕早已经认定了太初帝已经决定将皇位传给卫君陌了。所以他要去争要去夺。但是在卫君陌看来,哪怕太初帝现在如此信任和看重他,其实他心里也没有认定说这皇位非要传给卫君陌不可。没有一个皇帝,刚刚登基就开始考虑自己死了皇位归谁的问题。

萧千炜不是不能争不能抢,而是他考虑的太早了。未雨绸缪并不全都是好事,现在萧千炜该学得是怎么做一个皇子,而不是还没站稳就开始学人夺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