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4、带我一起走!/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墨特意选了个特别的日子办赏梅宴,不过这个时代的人们并不能领会这个日子的趣味所在。冬月十一这天,城中陵夷公主的私家花园梅园外面宾客如云。南宫墨是主人,但是身份尊贵倒是不用亲自到门口迎接客人。只是陪着长平公主和陵夷公主等人坐在大厅里招待客人罢了。男宾那边,也自有人招呼,不用她费什么心。

十一月上旬才刚过,南方还没到下雪,但是梅园里的梅花却已经开得十分不错了。陵夷公主早年在梅园中移植了数百株各种梅树,经过二十多年的精心打理,这梅园确实是称得上是整个金陵赏梅的第一去处了。别的地方的梅花还没有抽出花苞,这院子里就有不少梅树已经花朵绽放。虽然还不到花开最盛的时间,但是这初冬第一枝寒梅也别有一番生趣。

南宫墨与人陵夷公主等人坐在梅园中一处四面敞开的暖阁二楼上,正好可以看到满园或盛开,或含苞的淡粉色的梅花。陵夷公主颇为得意地笑道:“无瑕,本宫今年可是自己都没有玩儿就将园子给你用了,你怎么谢我?”南宫墨笑道:“姑母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开口便是。”

陵夷公主满意地点头道:“那本宫可就不客气了,到时候你可别赖账。”

长平公主无奈地拍了一下陵夷公主道:“你做长辈的,还跟孩子这般较真?”

陵夷公主掩唇笑道:“我就知道五姐定然是要帮着无瑕的。唉,这梅园如今景致好是好,可惜却没有下雪,总是少了几分意境。”对此,南宫墨倒是没什么遗憾,笑道:“咱们就是找人一起玩玩儿,若是真的落雪了,意境倒是有了,人也懒了。”下着雪都恨不能在暖阁里坐着,能有多少人有兴致冒着雪去游园啊?

陵夷公主点点头,道:“说得也是。”

坐在下面的贵妇们也纷纷称是,暖阁里一片和乐融融。既然是以相亲为目的的宴会,自然不能没有家长出席了。所以,南宫墨发帖子的十分贴心的给家里有未婚嫡子嫡女的许多当家主母都一起发了帖子。至于那些身份不够的或者没有嫡子女未婚的人家自然就免了。南宫墨也并不如一般的宴会赏花听戏吟诗作赋什么都在一处。进了院子之后,贵妇们自然都在暖阁里陪着两位公主说笑,闺秀们见过两位公主和王妃之后就结伴游园去了。至于金陵城中的公子小姐们喜欢的各种游戏园中都有准备,只是散落在梅林中各处,端看个人的兴趣并不强求。

南宫墨有些忧郁的是,她比谢佩环还要小一些,却原来参加宴会的时候已经只能陪着这些贵妇们一起坐着,只能眼睁睁看着谢佩环和秦惜结伴而去了。

这种瞬间感觉自己老了的感觉…格外糟心!

“启禀公主,王妃,郑王妃和梁王妃到了。”门外,侍女恭声禀告。

南宫墨浅笑道:“快请他们进来吧。”

片刻后,朱初瑜和孙妍儿便跟着侍女走了进来,不过朱初瑜身边还跟着一个十三四岁穿着淡紫色衣衫的小姑娘。眉眼间与朱初瑜有几分相似,或许是年纪还小尚未长开,比起朱初瑜倒是少了许多风华,只是让人觉得是个漂亮的小姑娘罢了。

陵夷公主微微蹙眉,朱家只有朱初瑜一个嫡女,现在朱初瑜带来的这个显然是朱家的庶女了。这次南宫墨办的宴会只邀请嫡女,虽然对嫡女带来的庶女也不会拒之门外,但是这样没有帖子却自己跑来的…不过既然是郑王妃带来的,自然也没有人会多说什么。

“见过两位姑母,见过大嫂。”朱初瑜和孙妍儿齐声见礼。

长平公主含笑道:“免了吧,快过来坐下。这天儿也有些凉了呢。”

两人谢过,走到前面为两人预留的位置坐了下来。陵夷公主有些好奇地看着站在朱初瑜身后的少女,问道:“郑王妃,这位姑娘是?”

朱初瑜道:“这是我娘家的小妹,珞儿。珞儿,还不见过楚王妃和两位公主。”

那小姑娘年纪虽然小又是个庶出,但是规矩显然是学过的。上前几步盈盈一拜脆生生地道:“珞儿见过两位公主,见过楚王妃。”

长平公主和陵夷公主相视一笑,长平公主淡淡地赞了她一句便没有下文了。小姑娘到底年纪小,眼底闪过一丝失望。南宫墨看在眼里淡笑不语,不说今天这么多贵女两位公主也没有对多少人表现出亲近之意,一个庶女就更不用说了。哪怕这个朱珞儿再出众再优秀,两位公主也不可能在大庭广众对一个庶女太过亲近了。

朱初瑜淡淡笑道:“珞儿,你先退下吧。”

南宫墨想了想,招来侍候在一边的知书带朱珞儿出去玩。朱珞儿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朱初瑜,见她点头方才跟着知书下去了。

金陵城中的贵妇们跟朱初瑜都颇为熟悉,无论是做了郑王妃之后还是从前在金陵的侍候,朱初瑜都算的上是长袖善舞的人了。不过那时候她身份不够让大多数人权贵之家将她放在眼里,但是现在却不同了。所以在座贵妇们对她都颇为热情。朱初瑜本身也是十分善于应酬这些的人,言谈亲切却不谄媚,既没有失掉自己王妃的身份,又不会让人觉得高高在上高不可攀。

相较之下,孙妍儿就安静了许多。孙妍儿如今有一个嫡子傍身,萧千炯也不是像萧千炜那样整天上蹿下跳的。日子过的倒是还算舒心。

坐得近,南宫墨含笑朝孙妍儿点点头,轻声笑道:“府里可还好?怎么不将康儿带过来玩儿?”

孙妍儿点头,“我们家里简单得很,也没什么事儿,多谢大嫂关心。天有些冷了,康儿爱睡懒觉呢。听说安安已经去上学了?”

南宫墨想起儿子也很是无奈,“他不过是去跟着玩儿罢了。幸好书院的先生没有嫌弃他。”安安聪明归聪明,实在还是太小了一些。还不满四岁的小家伙,别说是跟别的学生一样上学,就是端坐在椅子里听一节课都有些困难。书院的先生生怕把这位皇长孙给累坏了,哪里敢真让他坐在硬邦邦的椅子里听课?只得弄了一个宽大的椅子里面垫着软软的垫子放在课堂最前面一排的右侧,当是旁听。至于安安会不会正襟危坐什么的,只要他课堂上不影响别的学生一概不管。

南宫墨原本还以为安安坚持不了几天必定不会再去了。没想到安安却当真把自己当成寻常学生,日日早起就要出门去书院。若不是他年纪太小南宫墨坚持不肯,说不准这小家伙就要跟别人一样住校了。就连皇帝陛下听到这事儿,说要专门给安安派几个老师来府里教,都不能阻挡安安上学的热情。

孙妍儿想起安安总是抓着书本的模样,再想想自家儿子总是睡睡玩玩的模样,不由得笑了起来。虽然康儿不一定有安安聪明,但是在做母亲的人眼中,别人的还是再聪敏也不会比自己的孩子更可爱才是。

朱初瑜与旁边的一位夫人聊天回过头来见到两人低语的模样,不由笑道:“大嫂和弟妹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孙妍儿笑道:“大嫂正问起康儿呢。”

陵夷公主笑叹道:“你们这些小辈啊,坐在一起也就是说孩子的事儿呢。这是逼着本宫眼红呢。”

南宫墨笑道:“哪里,我们的孩子不也是姑母的晚辈么?”

陵夷公主翻了个白眼,“那你倒是把安安和夭夭送到我府上陪我几天啊。”

众人都跟着笑了起来,倒是有不少目光自以为隐晦的落到了朱初瑜的身上。如今除了没有王妃的二皇子,大皇子妃和四皇子妃可都是有嫡子了,只有跟四皇子同日成婚的三皇子郑王到现在膝下还是连个庶女都没有。不过这样也就代表着她们家的姑娘更有机会不是么?

众人坐着闲聊了一会儿,陵夷公主提议大家也出去走走,看看年轻人们都在玩儿什么。原本众人就是奔着相亲来的,自然也都齐声赞同。于是一行人便一起起身朝着外面的梅林走去。

梅林面积颇大,几处极美的景点分布在园中各处,总贵妇们问明白了自家姑娘的去处,便朝着各自的方向而去了。

南宫墨问过了谢佩环等人的去处,也跟长平公主告辞朝着梅林里而去。

漫步在梅林中,淡淡的暗香和花枝不时掠过。南宫墨也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暗香入鼻,令人心旷神怡。南宫墨却不是最先找到了谢佩环等人,而是最先看到了薛小小和南宫绪。听到前方传来熟悉的声音,南宫墨挑了挑眉秀眉,飞身掠上了旁边一株已经有二十年树龄的老梅树。枝头白色的花朵傲立,南宫墨今日穿着一身白色绣着银纹的衣衫,她轻功又好,隐藏在白色的花丛间没有发出丝毫的动静,自然也没有惊动走过来的两个人

薛小小依然穿着一身鲜艳的红衣,俏丽的容颜上多了几分羞涩和雀跃。南宫绪穿着一身湛蓝衣衫,容貌隽秀,神色淡然。

“南宫绪…南宫绪…”

南宫绪停下脚步,侧首看她,似乎在问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薛小小捏着衣袖,难得的有些局促,“那个…你为什么又改变主意了?”

南宫绪凝眉,“我何时改变主意了?”

薛小小闻言,不由得俏脸一白,“那…那,楚王妃来薛家…是她自己的意思?”想到此处,薛小小简直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原本求亲被人家拒绝了就已经很丢人了,现在她又跑来缠着人家,南宫绪会不会觉得她脸皮很厚?

南宫绪虽然情商略有些低,到底还是会看脸色的。见薛小小这副模样,也知道不对,道:“不,是我请她去的。”

“啊?”薛小小一脸茫然显然是回不过神来。

南宫绪道:“是我请墨儿去薛家提亲的。”

“为、为什么啊?”薛小小有些结结巴巴地问道。

南宫绪道:“你不是问我要不要娶你么?”

“是啊。”薛小小两眼直冒圈圈,所以呢?

南宫绪道:“我娶。”

“……”梅林里一片安静,薛小小半晌说不出话来。只是睁大了眼睛望着眼前的男子,南宫绪也不知道该跟小姑娘说什么,便也只得闭口不言。

南宫墨靠在树枝上,看着底下的两个人干瞪眼的模样直想翻白眼。这俩好歹也是认识不少时候了,当初她跟卫君陌刚认识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痛苦吧?应该…吧?

等了又等,见两人还是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南宫墨只得摸摸鼻子,轻咳了一声。躲在花丛里确实是很美很香不错,但是也让她的脸有点痒痒的啊。

底下被咳嗽声惊到的两人立刻抬起头来,便看到南宫墨含笑的脸从梅枝间探了出来。

“楚…楚王妃?”薛小小脸上红彤彤的道。

南宫墨耸耸肩,“我只是路过而已。”

从树上飘然落地,南宫墨很是抱歉地道:“我不想打扰你们,不过…就算你们打算互瞪到天荒地闹,我也怕我不小心从树上跌下来啊。要不…你们继续,我先走?”薛小小连忙抱住南宫墨的一只胳膊,“不要走!”

“嗯?”南宫墨不解。

薛小小急得跺脚,偷瞄了南宫绪一眼道:“我、我跟南宫绪是不小心遇到了,我们…我们没话说…楚王妃,我们去找惜儿姐姐她们吧?”

没话说?南宫墨挑眉看向南宫绪。还没成亲呢就梅花说了,以后还得了?

南宫绪剑眉微扬,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薛小小觉得头顶发凉,越发躲到了南宫墨的身后连头都不敢探出来了。

南宫绪淡然道:“你走吧。”

“哦,好!”薛小小连忙点头,拉拉南宫墨道:“楚王妃,我们快走。”

还没踏出两步却被人拉住了,南宫绪的声音再次响起,“墨儿,你走。你留下。”

“啊?”

南宫墨歉意地朝她耸耸肩,笑容可掬地挥挥手漫步朝着远处有人声的地方而去。完全无视了身后薛小小渴望的眼神:楚王妃,别走啊,带我一起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