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6、让你看看,我行不行!/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到蔺六小姐离去,三人才从花丛后面站了起来。谢佩环和秦惜看看南宫墨阴沉的脸色,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南宫墨很少真的跟什么人生气,但是眼前那个蔺家的嫡出小姐显然是真的惹怒她了。

谢佩环有些无语地望了一眼蔺菡离去的方向,这姑娘是缺心眼儿么?弦歌公子确实是没有官职没有爵位的江湖中人,但是他是楚王妃的师兄,他救过皇帝的命,他还是秦家嫡出的贵女秦惜的救命恩人。就算不说这些,弦歌公子的大名哪个姑娘没听说过,就算没听说过真人真事儿,茶楼里说书先生的故事和话本总是看过的吧。比宫中御医更厉害的医术,最重要的是他不像御医只能给固定的人看病还不一定能得人感激。能让弦歌公子出手的人就算只有一半是位高权重的人物,这些人中就算只有一半愿意报答弦歌公子的恩情,这份人脉也已经足够惊人的了。

南宫墨眯眼望着已经看不见人影的地方,冷笑道:“蔺家六小姐,很好!”

谢佩环看看她,挑眉笑道:“下手轻点,好歹是个小姑娘呢。”

南宫墨眨了眨眼睛,微笑道:“谢三你说什么呢,我一向都是以温柔善良著称的好么?”

谢佩环耸耸肩,淡笑不语。

南宫墨笑道:“其实她若真是看不上师兄也是一件好事,万一我师兄一时眼瞎,我岂不是还要做那个棒打鸳鸯的人?”蔺菡这种人,就算是倒贴也不能让他师兄娶回家啊。不过,这不代表她就会原谅蔺菡嫌弃她师兄。弦歌混蛋是混蛋了一点,但是这是一个一直对她很不错的混蛋。

“我们也过去看看吧。那边肯定最热闹。”南宫墨提议道。

谢佩环点头赞同,秦惜站在一边默默出神仿佛没听见两人的话。南宫墨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惜儿?”

秦惜回神,含笑点了点头,“客随主便。”

南宫墨和谢佩环暗地里交换了一个眼神:好像有点奇怪啊。

南宫墨对梅园还算熟悉,带着谢佩环和秦惜一路漫步而行,没多久功夫就找到了蔺长风等人所在之处。当然,只要是因为这边最热闹。一处被梅树环绕的小楼外面有一大片的空地,四周都是各色或盛开或含苞待放的梅花。楼上有茶水点心,丝竹悠悠。正是贵女们歇息玩乐的好地方。

楼外梅树下的桌边,卫君陌等人正坐在树下饮茶品酒,或切磋武艺,或吟诗作赋,虽然两边看似各不相干,但是明眼人都能感觉到双方探寻的目光。

萧千炜和萧千炽陪着卫君陌坐在树下的桌边没有参与这些。萧千炽的王妃人选已经定下了,用不着他再操心。萧千炜就算是再着急也没有说在嫂子的宴会上选两个侧妃回去的道理。倒是萧千炯最是活跃,拉着薛斌等人到一边儿切磋武功去了。

萧千炜举杯笑道:“大嫂果真是别出心裁。”

卫君陌淡淡的举了下杯没有说话,萧千炜也不在意,卫君陌性情冷淡是早就知道的了。

萧千炽笑道:“这几年的战事,确实耽误了不少人家的婚事。若是这次能够撮合几对,也是功德无量。”

萧千炜扫了一眼不远处各自玩乐的众人,挑眉道:“蔺公子还有简大人他们,似乎并没有什么兴趣?”从头到尾,就没有看见这些人关注过哪个姑娘。倒是有不少姑娘的目光落到他们身上。毕竟如此长相出色又年少有为的青年才俊还是极为少见的。即便是简秋阳这样全无家世背景的,依然有不少大家族愿意将姑娘嫁给他。

卫君陌侧首看了一眼自己的属下们,淡定地道:“他们害羞。”

“咳咳。”萧千炽被茶水呛得连连咳嗽,见萧千炜和卫君陌望过来,只得无奈的表示歉疚。

不远处,刚刚回来的长风公子不善的瞥了一眼这边属下非议自己的上司兼好友。鬼才害羞!本公子豪放起来自己都害怕。

“阵亡将士的抚恤金发放的事情如何了?”既然没事,就聊聊公事。卫君陌看向咳得满脸通红的萧千炽道。萧千炽连忙神色一肃,点头道:“大哥放心,过年前一定能够全部发放完毕。”对于这么重要的事情,父皇交给自己做萧千炽心中还是十分激动的。因此也更加重视,每日兢兢业业的做着自己手中的事情,连对萧千炜的关注都少了许多。

儿子如此努力,皇帝陛下自然是要奖励和称赞一番的。只是同样也更加确定,这个儿子确实不是能够成为掌舵之人的料。虽然这几年经历过战场洗礼有了一些进步,但是也仅止于能够将交到他手里的事情努力做好。要让他带领一群人甚至是一个国家向前走是决然不够的。

听到他们的话,萧千炜有些烦躁起来。卫君陌如今负责这户部和军中的事务,萧千炽被派去监督抚恤金的发放。就连萧千炯如今都在军中跟那些将领打成一片,唯独他,被父皇派去负责年终祭祀的事情。虽然说“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但是这些事情早有礼部和钦天监和太常寺的人负责,早就已经形成了定例,根本没有多少他能够插得上手的地方。对于掌握实权,更是没有任何帮助!

卫君陌并不在意萧千炜那啥那的气息变化,只是对萧千炽道:“若是有人对这笔钱动手,不必客气。父皇刚刚登基,断不会容忍手脚不干净的人。就算有事,还有父皇。”

“是,多谢大哥提点。”萧千炽连忙谢道。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贪婪,若是一般的人还好,但是如果是跟随父皇的老人萧千炽确实是有些犹豫。不过到底身份不一样了,如今身为亲王的萧千炽倒是还不至于被那些官员给压制的左右为难。不过是稍微有些手软罢了。

想起前两日父皇也暗示自己不可心软,萧千炽对卫君陌的提醒更加感激。大哥说得不错,他并没有做错事。就算真的出了什么问题,父皇总不至于站在那些贪婪的人身边反而打压自己这个儿子吧。

“哟,楚王妃来了?不如过来一起切磋看看?”蔺长风含笑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三人回头,果然看到一身白衣的南宫墨和同样素雅美丽的谢佩环秦惜出现在了梅林边缘。秦谢两家今天也有男丁前来,不过不是名声最盛的秦家大公子和谢家七公子,而是谢佩环和秦惜的堂弟,秦家六公子和谢家十二郎。虽然不是家主所出,却也是主家嫡出,同样身份尊贵。

南宫墨含笑看看走向自家弟弟的两位好友,挑眉笑道:“好啊。”

南宫墨的伸手卫君陌麾下众人都是知道的,纷纷看了过来。薛斌更是兴致勃勃,手中长刀一抖,“王妃,请赐教。”

只见白影翩然从身边掠过,南宫墨已经出现在了摆放在不远处的兵器架旁边。素手在架子上轻轻一拍,一柄宝剑应声而起被南宫墨接在手中。宝剑出鞘,剑作龙吟。

“请。”

“我不客气啦!”薛斌兴致勃勃的提起大刀就冲了过来。虽然她的武功有一半都是跟南宫墨学得,但是薛斌认为自己在战场上厮杀了好几年,楚王妃却嫌少出手,他也不是没有赢的可能的。

朱蒙和陈脩站在一边,忍不住双双掩面。朱蒙想了想,还是找了一个靠谱一些的人问问,“简将军,你觉得…薛斌有几成胜算?”

“呵呵。”简秋阳笑容和煦。我都不敢说能赢王妃,薛斌不是有几成胜算,真的拼起来的话该问他有几成的可能活下来。

当然,此时只是切磋,而不是厮杀,所以薛小将军不存在活不下来的问题。

经过几年厮杀,薛斌的刀法已经初具雏形。与他的性格一样,薛斌的刀法也是大开大合十分的豪迈流畅。南宫墨的剑法却是凌厉优美,风姿翩然。若不看那凌冽的剑气和直指要害的危险,更像是一场优美的舞蹈。

其实南宫墨很想说她的剑法不是这样的人,但是这种场合在姑娘们面前总要给薛斌一点面子嘛。旁边楼上可是有不少姑娘都在暗地里观察这边呢,要是一出手就把薛斌给抽风了出去,鬼知道万一因此找不到好的媳妇儿,薛将军会不会打上门来?大家以后是亲戚,要客气。

薛斌也感觉到南宫墨的客气了,有些不悦地道:“楚王妃,你在让我?”

“……”这种事自己知道就可以了。

“不行,不能这样!我要跟你决斗!”薛大公子豪气大作,横刀立马撂下了战书。

南宫墨弹剑挑眉,“你确定?”

“确定!”

“碰!”下一刻,薛大公子以一个优美的弧度飞了出去。看着某人险些脸着地的悲惨模样,南宫墨心情顿时愉悦起来。她果然还是更喜欢做坏事啊。长剑在手中挽出一朵剑花,“谁还要来?”

简秋阳抽过旁边的人手中的长剑,笑道:“王妃,请赐教。”

两人都是用剑的高手,武功修为上相差也不是很大。南宫墨剑法凌厉,攻敌必救。简秋阳剑法同样走的是刁钻狠辣的路子。偏偏两个人相貌都十分出色,旗鼓相当倒是让旁观的众人一饱眼福。

蔺长风很是遗憾的叹气,“本公子也许久没有与墨姑娘切磋了呢。倒是让简秋阳这小子抢了先。”

“既然你手痒,不如我来?”淡漠的声音在一边响起,长风公子顿感头皮发麻。回头看向已经走了过来的卫君陌三人,赔笑道:“哪里,哪里,本公子刚刚受到了精神摧残,这会儿正累着呢。就算想动手也不成啊。”

弦歌公子闻言嗤笑了一声,看向卫君陌道:“你来?”

卫公子连个眼风都没有给弦歌公子,“你不行。”论武功,弦歌还不如蔺长风呢。蔺长风至少算得上是个一流高手,弦歌也就是个二流上的水品。

男人怎么能说不行?!

弦歌公子磨牙冷笑。

“大嫂的武功好生厉害,真是佩服。”萧千炜笑叹道。别说是皇家了,就算是整个大夏只怕也找不出两个比南宫墨身手更好的女子了。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楚王妃容貌绝色,聪慧过人,却鲜少有男子会倾慕于她了。毕竟,不是每个男人都能接受比自己更强悍的女子的,而能比南宫墨更强的男人显然也是屈指可数的。

萧千炯笑道:“大哥更厉害么,这才是天生一对。皇祖父好眼光。”

“多谢。”卫公子温和地朝萧千炯点了下头,明眼人都能看出这位心情愉悦。

众人了然:先要拍楚王的马屁,就说他和王妃天生一对!

萧千炯以其天生少跟筋的脑子和小动物的直觉成功的戳中了拍楚王马屁的最佳突破点。

许久没有动弹,与简秋阳一战打得南宫墨十分的畅快,险些都要忘了这是陵夷公主的梅园了。虽然卫君陌有时候也会陪她过招,但是卫公子的武功太厉害了,即便是他自己压制着南宫墨也觉得没什么意思。打架就要势均力敌各出全力,明知道别人让着你,打赢了也没有快感啊。

最后一次双剑相见,两人双双退出十几步收住了手中长剑。简秋阳含笑拱手道:“王妃好剑法,秋阳认输。”

南宫墨随手将长剑掷回兵器架上,摆手道:“秋阳这几年进步很厉害啊,我也没赢。回头有空在切磋。”

简秋阳淡笑不语。

弦歌公子越众而出,却没有走向旁边的兵器架。而是走向了不远处楼下摆着的一方古琴。一抬手,琴声飞起落到了弦歌公子怀中。弦歌公子亲捻琴弦试了试,微微皱了下眉。琴算得上是好琴,但是跟他平时用的还差得远,只得将就。

不了解弦歌公子的人都是一愣,大家在比武,弦歌公子要弹琴么?

弦歌公子走了回来,轻抚着琴弦对着正要跟南宫墨说话的卫君陌冷笑,“你来!”

本公子让你看看,我行不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