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1、救人救到底/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墨又与众人寒暄了几句,才亲自将人送出了梅园。等到宾客全部离去,天色也已经暗了下来。南宫墨站在门口忍不住抬手锤了锤肩膀叹气,“好累啊。”

站在她身后的陵夷公主笑声清脆,“五姐,瞧瞧这丫头,这才哪到哪儿啊就累了。不是说楚王妃武功高强能征善战吗?”

南宫墨转身,无奈地笑道:“我倒是宁愿上战场厮杀。”

陵夷公主道:“你也不用觉得辛苦,今儿想必有不少人都要感谢你呢。”

“嗯?”南宫墨挑眉,长平公主淡笑道:“陛下临走时,点了几对已经准备论及婚假的人家请皇后娘娘赐婚。”

“原来如此。”南宫墨微笑道:“有哪些人家?”

陵夷公主道:“秦家六公子,谢家十二郎,陈家的陈脩,朱家的朱蒙还有薛家的薛斌,还有君陌麾下的小简将军以及靖安侯。原本陛下还过问蔺长风来着,谁知道那小子跑到哪儿去了。”

南宫墨惊讶,陈朱薛三家她倒是不奇怪,这三家夫人想必心中都早有了人选,不过是接今天的时机相看一下罢了。但是简秋阳…“简秋阳?”

陵夷公主惊讶,“你还不知道?”

南宫墨眨了眨眼睛,我该知道什么?难道简秋阳什么时候更哪家姑娘看对眼了,她却不知道?

两位公主对视一眼双双叹气,“陛下将永成公主指婚给了简秋阳。”

“啊?”南宫墨这回是真的晕了,“怎么会?”

长平公主含笑道:“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简秋阳家世简单,家中也没什么人了。永成公主嫁过去就当家做主不比那些世家麻烦。而且,娶了永成公主,简秋阳的身份也能好看一些。”驸马是不能手握重权没错,但是也不能太寒酸了。简秋阳没什么家世背景,即便是有卫君陌这个靠山将来的路也比一般人艰难一些。不是说有了好的家世就能让你平步青云,像蔺长风,蔺家根本不可能给他任何助力。但是人们知道蔺长风是蔺家大公子,总是有个出处。但是谁知道简秋阳的出生哪家,父母姓甚名谁,家中还有那些人?没有出生来历的人总是让人无法放心。所以,蔺长风是从三品户部侍郎,南宫绪是正三品京卫指挥使,就连南宫晖都是正四品,而简秋阳却是从四品。这或许不公平,但是这是现实。并不是太初帝或者卫君陌偏心,而是朝堂的官员们可以接受从三品的蔺长风,正三品的南宫绪和秦梓煦,正四品的南宫晖,却无法接受突然冒出来的简秋阳。

有了驸马的身份,会让人觉得简秋阳是皇家的女婿,是可以信任的自己人。

“秋阳怎么说?”南宫墨问道。

陵夷公主笑道:“自然是谢恩,还能怎么说?难不成他还能不乐意不成?”

南宫墨抿唇一笑,决定回头再亲口问问简秋阳。

送了长平公主和陵夷公主出门,南宫墨返回园子才问道:“谢小姐和秦小姐走了么?”

身边的丫头恭敬地道:“回王妃,还没有。方才已经告知两位夫人,说王妃留两位小姐在梅园作伴。”

“做得好。”南宫墨点头笑道,转身往梅园的后院而去。

秦惜早就已经醒了,正倚坐在床边跟谢佩环说话。其实并不太严重,只是许久没有发病秦惜身上并没有带药,倒是自己把自己吓到了,这会儿脸色还有些苍白。谢佩环坐在床边,隔着屏风看了一眼外间正坐在桌边调配药物的白衣男子,低声问道:“惜儿,好好地你怎么会发病?还被……”还被弦歌公子给救了?

秦惜有些不好意思,“是我不小心…以为自己已经好了,所以就没有将药带在身边。”

谢佩环翻了个白眼,“你知道我不是问这个。”所以,你到底是怎么遇到弦歌公子的啊。

谢佩环想起之前弦歌公子与楚王比武的时候蔺长风和南宫墨的紧张神色,直觉告诉他弦歌公子只怕是不简单。所以很是怀疑秦惜突然发病是不是跟这位弦歌公子有关。

秦惜摇摇头道:“真的没什么,佩环,谢谢你。”

如果不是为了她,谢佩环现在就已经跟家人回去了。而不是冒着名节受损的危险留下来。

谢佩环笑道:“都是朋友,说这些干什么?放心,都安排好了。”

秦惜点点头,南宫墨手下的人做事她自然没有不放心的。

南宫墨进去就看到正在低头磨药的弦歌公子,不由挑眉。她以为师兄应该看完病扔下一张药方就溜之大吉了呢。倒是没想到竟然还在这里。

“师兄,惜儿怎么样了?”

弦歌公子抬眼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死不了。”

“……”南宫墨抚额,看了看里间的方向,有些歉意。

走到桌面拿起桌上的药看了看,皱眉道:“安神药?”挑眉看向弦歌公子,无声的以眼神问道:你怎么惜儿了?

弦歌公子甩过一记眼刀,没好气地道:“你既然来了,这些你来弄。我走了。”

“别呀。”南宫墨连忙按住想要起身的人,“师兄,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我忙得很呢,而且你也知道,师妹我治内伤外伤没问题,但是这种需要细心调理的毛病,实在是有些…拿不出手啊。”

弦歌公子轻哼一声,低下头继续摆弄手里的药。

南宫墨笑了笑,转身进了里间,“惜儿?”

秦惜微笑道:“墨儿,给你添麻烦了。”

南宫墨叹气,“只怕是我们照顾不周才让你……”侧首看了一眼外面,以眼神询问道。

秦惜目光飞快地往外面看了一眼,摇头道:“是我自己不小心,身体不好哪里怪得了你们。多谢弦歌公子救命之恩才是真的。”

南宫墨在心中叹息,望着秦惜苍白的小脸心中的猜测更肯定了几分。握着她的手道:“他就是那副德行,若是有什么,你别见怪。”

秦惜浅笑着摇了摇头。

旁观的谢佩环这才了然,看了看秦惜又看看外面露出一丝恍然大悟的神色。

陪着秦惜说了一会儿话,外面弦歌公子已经弄完了药起身要走了。南宫墨连忙起身送他,师兄妹俩并肩走在园中,“师兄,惜儿的病?”

弦歌道:“没什么,养着就行了。”

南宫墨不以为然,“惜儿都许久没有发病了,怎么突然就这样了?不对,你们是怎么遇到的?”

弦歌公子斜了她一眼,“你不是知道么?”连他都发现但是秦惜在那里,南宫墨怎么会没有发现。南宫墨也不窘迫,嘻嘻一笑道:“就算是这样,师兄你也不能把人家姑娘吓得发病啊。你难道不愧疚么?”

“我为什么要愧疚?”弦歌公子理所当然地道。

南宫墨笑道:“别这样啊,人家秦家辛辛苦苦将女儿呵护长大,如今好不容易好了,眼看着可以如正常人一般过日子,又陪你吓病了,你想想秦家老爷夫人还有秦家的几位公子会多么的伤心?”

弦歌冷笑,“那又关我什么事…不对,她现在哪里不正常了?还有,我没有吓她。”

南宫墨才不在意这个,“总之,师兄,惜儿的病就劳烦你了。她是我的客人,总不能好好的来病着回去。这点小事,我也不好去请师父是不是?”

弦歌公子不语,南宫墨挑眉,“师兄,你难道是害怕了么?”

弦歌公子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你想挨揍么?”

南宫墨捂脸,“我好怕怕,师兄你打不过我。”

“……”

看着弦歌公子一脸阴郁的模样,南宫墨叹了口气不再开玩笑,正色道:“师兄,我不是故意为难你。惜儿的病终归是个隐患,横竖你暂时也走不了,劳烦你再给她看看吧。”

弦歌公子怀疑地看她,南宫墨苦笑,“牛不喝水还能强按头不成?你老也别自是过高,说不准人家哪天想开了就懒得理你了呢。秦家四小姐,多得是青年才俊想要求其青睐。”

弦歌公子轻哼一声,拂袖而去。身后,南宫墨挑眉一笑,知道师兄这是答应下来了。

不过…原来惜儿竟然看上了师兄?真是奇怪,不过,又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一般。

南宫墨果然没有再管弦歌和秦惜,第二天一早秦梓煦就亲自来梅园将秦惜接回去了。不过下面的人也有禀告,弦歌公子还是亲自上门替秦惜诊脉过。秦惜再一次病发将秦家人吓得不轻,对弦歌公子的出手相助自然是感激不尽。

赏梅宴之后,南宫墨似乎忙了一点。皇城中的贵妇们也有些觉得,楚王妃虽然不喜应酬却也不是他们以为的那种眼高于顶对她们不屑一顾的人。大约也只是性情不同所以才不及郑王妃亲和罢了。这段日子,金陵城中提起下聘的人家不少,连带着城中各处铺子的生意也红火起来。这家准备聘礼,那家准备嫁妆。不过婚礼倒是大都说都定在了明年。可以想见,明年开春之后金陵皇城中会是怎么一副热闹的景象了。

赏梅宴第二天,宫中皇后就下旨为几对年轻人赐婚。其中自然包括南宫绪和薛小小,第三天,南宫墨和长平公主亲自上薛家提亲,薛家对南宫绪这个女婿也算是满意,自然也没有留难就答应了下来。于是两家人开始欢欢喜喜的准备起婚礼来,不过因为薛斌年长一些,又恰巧也得到皇后赐婚,就要先办薛斌的婚礼再办薛小小和南宫绪的。南宫绪也不在意,横竖两场婚礼的时间也不会相差太远。

难得南宫绪有空,这日南宫墨便拉着南宫绪一起出门去选一些成婚要用的东西。南宫绪虽然性子冷淡,但是对南宫绪这儿妹妹却是有求必应的。也不在意一个大男人亲自操办这些事情让人说道。

拉着南宫绪一路逛过去,倒是将原本单子上需要准备的东西买了个七七八八。

走到一家首饰铺子的时候,南宫墨再一次停下脚步。

南宫绪了然,“进去看看便是。”

南宫墨满意地点头,一边道:“虽然聘礼准备的差不多了,不过大哥还是应该亲自选几件小小喜欢的东西加上去。还有啊,成婚以后,你也要记得时不时买些礼物送给妻子。”南宫绪皱眉,显然有些不能适应,“卫君陌也这样?”

南宫墨挑眉,“有什么不对?”

南宫绪沉默了片刻,“没有。”

“这就对了。”南宫墨满意的拽着南宫绪往店里走去,“自从回到金陵,总是各种事情不停,我也有好久没有正经逛过街了。”至于卫君陌,比她还忙就更加没有时间陪她逛街了。南宫墨不得不庆幸自己并不是一个喜欢逛街购物的人,不然照卫公子现在的忙碌程度,还不给憋成怨妇?

两人进了店里,立刻就有掌柜亲自迎了上来。即便是不认识,但是看这两位的相貌气度也知道不是普通人,“两位贵客里面请,不知需要些什么?小店这几日刚刚来了不少样式新颖的首饰。”

南宫墨点点头道:“拿出来看看吧。”

掌柜的人老成精,一眼就看出来这两个做出的显然是这位美丽的姑娘,连连点头亲自到柜台后面取出了一个偌大的锦盒送到两人坐着的桌边。

“两位请看,这几样都是小店里最好的珍品。从西域送来的宝石做成的,就连做工都是请金陵最好的首饰工匠做得。”掌柜的殷勤地道。

南宫墨取过一只红珊瑚宝石金簪看了看,点头笑道:“确实是挺漂亮的,你觉得怎么样?”

南宫绪看了看,点了点头。他对首饰其实没有什么研究,但是到底出身不凡,眼力还是有的。南宫墨手中拿着的簪子不仅样式精巧,材质也十分适合来拿送人。比起金饰又多了几分特别,而且,薛小小也很适合这种颜色。

掌柜一看有戏,连忙道:“这位夫人好眼光,公子真是好福气。”

南宫墨低头闷笑了一下,看向掌柜道:“他是我兄长。”

那掌柜也不慌乱,笑道:“有夫人这样的妹妹,公子确实是好福气啊。”

南宫墨挑了挑秀眉,指了盒子里的几件首饰道:“这些都包起来吧,回头送到靖安侯府。”

“是。”掌柜大喜,南宫墨挑的都是他店里最好也最贵的几件,随便卖出一件都能顶得上平时卖几个月了。更不用说一次就卖出好几件。不过,靖安侯府…那…掌柜惊讶的看向眼前笑意盈盈的女子。这…这位就是楚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