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2、覆水难收/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王妃竟然大驾光临…掌柜的一时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了。南宫绪看了一眼眼前的锦盒中放置的首饰,从其中挑出了一只羊脂白玉雕成的玉兰发簪,伸手插到了南宫墨的发间。这支簪子同样十分不错,极好的羊脂白玉雕成,雕工虽然简洁却线条流畅圆润,半开的玉兰花带着一种出尘遗世之美。不过薛小小是不会喜欢这种素雅的首饰的,倒是非常适合南宫墨。

南宫墨一愣,伸手扶了扶发间的簪子。她方才只是多看了这个簪子一眼而已。

南宫绪道:“不是说男人应该经常送礼物么?”

南宫墨闻言,不由嫣然一笑,“那就多谢大哥了。”

南宫绪微微勾了下唇角,没多少什么,而是看向站在一边的掌柜,“就这些吧。”

掌柜连连点头捧着锦盒回到柜台里算账,心中一边暗暗懊悔怎么不多准备一些好东西,这两位可都不是差钱的主儿啊。不过能赚到这些也是不错了,毕竟这两位竟然没有去金陵那些出了名的大铺子而是到他这名不见经传的小店,简直是上天掉下的馅饼一般的奇迹了。

其实倒不是南宫墨不带南宫绪去那些大铺子,不过是那些地方有些什么南宫墨多少都心里有数罢了。而且这些日子办聘礼嫁妆的人家不少,该有的好东西也都收刮的差不多了,就连楚王府名下的几个铺子这几天也是供不应求呢。还不如到这些地方说不定能有点什么惊喜呢。

这不,果然不就找到了不少合心意的东西?

掌柜很快就算好了账,将一份账单送到了两人跟前,“侯爷,王妃,一共四件首饰,除了王妃头上的,另外三件都送到靖安侯府。承惠一共三千二百两。”南宫绪结果账单,点了点头道:“到我府上结账便是。”

掌柜连连点头,见两人起身准备离开,有殷勤地送两人出门。

才刚走到门口,却与从外面进来的几个人迎面相遇,险些与最前面的一个女人装了个满怀。南宫绪神色淡漠,微微侧身就避开了对方。南宫墨的身手自然更不可能被撞到了,还好心的拉了走在后面的掌柜一把。这掌柜看起来都是花甲之年了,要是被撞上了只怕要伤筋动骨了。

为首的那女子拉着后面的一个女人走得飞快,一边走还一边跟身后的女子说着什么。根本没有注意迎面有人过来,等到发现时要顿足脚步已经来不及了。虽然南宫墨等人顺利的避了过去,但是那女子猛然停步却和后面被她拉着的人撞在了一起。

“哎呀。”

两个女人被撞得头晕眼花,跟在后面的丫头也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扶住两人。

南宫绪回头看了一眼南宫墨,见她没事也就不再关心别的,轻声道:“我们先走吧。”

南宫墨点了点头,与南宫绪正要出门,却听到之前进来的那个女子突然开口惊呼道:“姐夫?!”

南宫墨挑眉,南宫绪脚下没有丝毫的停顿继续往外走去,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女子的叫声一般。那女子却不肯放弃,上前一步想要去拉南宫绪的衣袖,“姐夫,你不记得我们了吗?”

南宫墨抬手握住了那人想要拉南宫绪的手,微微挑眉,眼前的女人看上去二十多岁的模样,相貌倒是还不错,也有些眼熟的感觉。唔,想起来了,是当年她刚回金陵的时候林氏接到楚国公府里去过的妹妹,林月兰。

“你是谁?!”林月兰被人抓住了手腕,有些不悦地问道。不过话音刚落就愣住了,南宫墨的长相她当然不可能不记得。

“夫君?”被丫头扶着的另一个女子也终于转过身来,望着南宫绪楚楚可怜地道。

南宫墨忍不住抚额,侧首去看南宫绪。南宫绪面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依然一如往常的冷淡和沉稳,仿佛眼前突然出现的不是他曾经的妻子而是一个素未相识的陌生人一般。南宫绪对南宫墨淡淡道:“墨儿,走吧。”

南宫墨点了点头,神色有些冷淡地瞥了一眼林氏和林月兰。

林氏显然不能接受南宫绪如此无情的态度,扶着丫头的手的身子微颤,仿佛受了极大的打击一般,“夫君,我……”

南宫墨沉声道:“林姑娘,还请慎言。我兄长才刚刚定亲,薛家大小姐还未过门。”林氏比起前几天在楚国公府做大少夫人的模样显然憔悴苍老了许多。看上去倒是比她的实际年纪还要大好几岁。其实也不难理解,林家并不是什么大家族,更不是赵家那种女儿做出那样的事情还有脸面能够罩得住的世家。林氏与南宫绪和离,林家能够接她回去给她一个容身之地就已经算得上是仁至义尽了。当初她是楚国公府的少夫人,林家的兄弟姐妹自然要捧着她。但是楚国公府已经没了,她一个与丈夫和离的女人,回到娘家白吃白住,哪怕她用的其实是她的嫁妆,家中的兄弟弟妹也绝不会有多高兴的。

林氏自然也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但是要她跟着南宫绪一起被发配流放出去受苦,她也是绝对不愿意的。她自觉当初在楚国公府受了不少苦,连同甘都没有过她凭什么要更南宫绪共苦?只是,她只怕也想不到,明明已经被一打压到底了的南宫家,竟然还能够重新崛起,甚至更胜以往。南宫绪才而立之年,就凭着自己的本事受封侯爵,将来的成就绝不会在南宫怀之下,南宫墨更是一跃成为王妃。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林氏甚至有些不能相信,在她的心里,南宫绪并不是什么有本事的人。

想到此处,一行眼泪不由得从林氏眼眶里划落。

“夫君,这些年我一直都很想念你啊。”林氏含泪道:“我一直在…一直在等你回来。”

南宫墨嗤笑,既然知道林家想要缠上南宫绪,他们又怎么可能不去查林家?林氏这些年不是一直在等南宫绪,而是根本没有人愿意娶她。林家原本靠着楚国公府还能有点底气,楚国公府一倒林家就更不行。林氏做过楚国公府的少夫人,南宫绪虽然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好丈夫,至少他年轻长得又好,性格冷淡却也没有那些喜欢拈花惹草的毛病或者不良嗜好。即便是在楚国公府的时候,林氏对自己的处境百般的不满意觉得自己受了委屈。但是离开楚国公府之后她才会知道,以林家的条件她根本没有什么好选择。

林月兰当初被送回林家之后,过了一两年年纪不小了才嫁给了一个商人做填房。至于林氏,只有一些年纪不小的老头子愿意娶她做填房,要么就是嫁到稍微好一些的人家做妾,她自然是不愿意的。于是这么一蹉跎就是好几年,到现在了依然还在娘家住着。时间久了,不仅是林氏的兄弟媳妇,就连林氏的爹娘都很不待见这个总是一脸幽怨1的女儿。等到南宫绪封侯的消息传来,林家立刻就打发人上门来,可惜被南宫绪拒之门外。至于林氏,今天倒是她们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见面了。

虽然一直都不怎么喜欢林氏,但是南宫墨对于林氏在南宫绪落难的时候干净利落的离开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的看法。林氏毕竟只是一个寻常弱女子,更南宫绪也没有多身深厚的感情,不想自己受罪这是人之常情。但是现在这样看到南宫绪发达了又想要黏上了就有些恶心人了。特别是还说什么一直在等着之类的话,就好像林氏这些年当真是一心一意等待着丈夫回来的贞妇,南宫绪若水不理她就是无情无义的薄幸人一般。

“林姑娘,麻烦你将话说清楚,当年大哥离开金陵的时候你们已经和离了。你现在做出这副模样,若是让人传了出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我大哥薄情寡义呢。”南宫墨沉声道,虽然这家店铺并不算大,在金陵也不是什么有名的店铺,但是还是有不少人来人往的。就是他们在门口站了片刻,就已经有不少人好奇地驻足围观了。如果林氏的话传到薛家,薛家两位家长虽然都是讲理的人,想必不会误会南宫绪。但是未来岳父和大舅子的一顿皮肉痛却未必免得了。虽然南宫墨觉得薛真和薛斌的武功都很一般,无奈南宫绪比他们更一般啊。

“我…”林氏有些委屈地望着南宫墨,欲言又止。

林月兰出嫁这几年倒是变了不少,看到林氏这副不争气的模样怒其不争。一把拉着她对南宫墨扬声道:“楚王妃,俗话说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亲。我大姐能和姐夫破镜重圆是一件好事,你这样总是从中作梗是什么意思?”

南宫墨扬眉,有些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比起几年前多了几分精明和尖刻的女子,淡淡笑道:“听说林家也是书香门第,只怕这位夫人理解错了破镜重圆这个典故,我大哥当年和林姑娘,做多也只能算是大难临头各自飞,怎么也用不上破镜重圆这个词吧?”

围观的人们这次想起来当年楚国公府被抄家,南宫绪被流放的事儿,纷纷点头。

林月兰有些恼羞,扯了扯林氏的衣袖示意她说话。林氏咬了咬唇角,道:“夫君,你当真是在怪我吗?当初、当初明明是你提出和离的啊。”

“墨儿,走了。”南宫绪并没有去看林氏,只是对南宫墨道。

南宫墨点点头,也觉得在这种地方更他们理论实在是无趣。而且,该说的已经说了,剩下的人们自然会自己琢磨。说得太多了反倒是让人觉得他们仗势欺人。

眼看两人要走出小店,林氏姐妹俩也有些急了。这些日子林家的人不止一次的上门求见南宫绪,但是都不得其门而入。今天好不容易在街上遇到了,若是就这么放过…他们林家当真是就要完了。

也顾不得许多,林月兰上前两步,朗声道:“姐夫,我们知道你马上就要娶薛家大小姐了。姐姐对你一片痴心,也不敢有怨。等到薛大小姐进门之后,姐姐必定会以正室之礼侍奉薛小姐的。”

林氏想不到自己妹妹竟然在大庭广众说出这种话来,顿时满脸通红。却又忍不住抬头去看南宫绪,眼中略带了几分期待。南宫绪却没有回头的意思,直接拉着南宫墨走了出去。

林月兰见状又气又恼,气得直跺脚,“他怎么这样?我们都愿意退一步竟然还……”

旁边的掌柜暗地里撇了撇嘴,人家靖安侯正当盛年,位高权重,就算是想要纳妾也多得是有人将芳华正茂的姑娘送上门去,难道还稀罕你们不成?

林氏到底没有林月兰这样跟着丈夫在外面历练了几年的厚颜,又羞又囧的硬拉着林月兰要走。林月兰不耐烦地拍开她的手,道:“这么难得的机会,你这么一点用的没有?”

林氏含怨道:“他从来就是铁石心肠,我能有什么办法?”从前他们还是夫妻的时候她就见过南宫绪的冷酷无情,更何况是现在他们根本没什么关系的时候。

林月兰轻哼了一声,打量着林氏道:“姐姐,别说我不提醒你,这可是你最后的机会了。让靖安侯把你接回去做侧室还是被爹娘嫁给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你自己看着办吧。”

被她一提醒,林氏脸色一白。一只手紧紧地拽着衣袖,看向不远处渐行渐远的兄妹俩的背影,心中悔恨交加。当初她为什么就没有跟着南宫绪一起去流放呢。其实那几年南宫绪也没有受什么苦。比起如今据说还在边关苦寒之地挣扎的乔飞嫣母子几个,被流放的青州没多久就跑到幽州去了的南宫绪简直是过得顺风顺水。如果当初她跟着南宫绪一起去了幽州,那么现在…靖安侯夫人,就是她了。

想起某一日在街上偶然看到那位光彩耀人的薛家大小姐,林氏眼中闪过一丝羡慕和嫉妒的光芒。

只可惜…悔之晚矣。

ps:林氏当初如果更南宫绪一起被流放,就算她再不上道南宫绪都不会休了她的。古人说糟糠之妻不下堂,陪你受过苦的妻子发达之后休弃是会让人唾弃的。虽然古代有七出之条,对女子非常不公平。但是实际上七出之后还有三不去。替公公婆婆守过孝的,娘家已经没有人了的,还有丈夫先穷困后发呆妻子陪着你一起的都是不能休的。至于七出,无子那一条也不是说你婚后两三年无子就能休弃。好像一般是说丈夫四十岁还无子的,但是寻常百姓家,都一起过了大半辈子了谁还跑去休妻啊,也就是那些富贵人家了。

pss:后面基本没有林氏啥事儿了,这种人挺不招人喜欢的,但是我个人不觉得这种人需要整的人家破人亡,凄惨不已。因为她本身已经很不好过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