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6、耳光/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千炜沉着脸让人将哭哭啼啼的嬷嬷带下去休息,等到众人都退了下去突然出手一个耳光狠狠地甩在了朱初瑜的脸上。

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个耳光吓住了,朱初瑜怔怔的捂着脸望着眼前一脸阴郁地男人,不可置信地道:“王爷,你……”萧千炜神色冰冷的盯着朱初瑜道:“谁让你去动母后身边的人的?”

朱初瑜咬了咬唇角,有些怨怼地道:“我还不是为了王爷你。”收买皇后身边的人,她废了不少心思。特别是还是皇后身边的心腹,只是没想到,那老嬷嬷不过是稍微逾越了一些,就被皇后给赶了出来。朱初瑜也有些懊恼,早知道就不去试探皇后了,白白的损失了一个这么重要的棋子。但是,这皇后又是怎么回事?!到底萧千炜三兄弟是她亲生的,还是卫君陌才是她亲生的?难不成她真的为了当个贤妻贤后,连自己的儿子都不顾了?

看着萧千炜阴郁的表情,朱初瑜到底也不敢在拂他逆鳞。只是有些委屈地低声道:“我知道错了,但是…我也是担心王爷啊。如今这样的情况,父皇一味的偏心着楚王府,咱们能够多掌握一些消息,王爷也能够多掌握一些主动权。只是没想到…母后生气也是应该的,我错了,我去向母后请罪吧。”

见她如此,萧千炜心中倒是一软。毕竟这些日子朱初瑜都一心一意的帮着自己的。即便是收买母后身边的人也是为了自己的。虽然对朱初瑜这个王妃并不是时分的满意,但是萧千炜也明白,就算给他一个南宫墨那样的王妃他也未必能受得了。而朱初瑜除了家世差了一些,手段能力在女子中却也都算是十分出众的了。

轻叹了口气,萧千炜道:“你在母后身边安插眼线也就罢了,却万万不敢还让她去试探母后。哪怕她不是被你收买了,说出今天这样的话,母后也不能容她。”朱初瑜蹙眉,有些忧郁地道:“虽然都说,主母应当对所有的子嗣一视同仁,方能称得上贤德。我却没想到母后竟当真能做到如此,若是我…却是万万做不到的。”

见萧千炜愣住,朱初瑜有些羞涩地道:“王爷莫怪,我并不像欺骗王爷。将来侧妃入门,若是为王爷诞下子嗣,我做嫡母自然愿意对他们好些。但是,我心中最疼爱的永远都只会是自己的儿子。”

萧千炜沉默了良久,淡淡道:“人之常情罢了,本王明白王妃的为人。”

看了一眼朱初瑜脸上微红的掌印,萧千炜有些歉疚,轻咳了一声道:“方才本王一时…还请王妃莫怪。”

朱初瑜摇摇头,“是妾身做错了,怎么能怪王爷?妾身以后会主意的。明日,妾身便入宫向母后请罪,母后宽厚必不会怪罪王爷的。”

萧千炜看了看她一边白皙一边红肿的脸颊,轻声道:“还是算了,这事本王自己去跟母后请罪吧。母后对你一向有些意见,你去说反而不好。这两天,你就在府中好好养着。”

闻言,朱初瑜不由一笑,温婉的垂首,“多谢王爷体恤。王爷放心,过几日纳侧妃入门的事情,妾身一定会替王爷办妥当的。”

萧千炜满意地点头,两人重新坐了下来,萧千炜问道:“那日的帖子可发出去了?”

朱初瑜点头,“已经发出去了。”

“那就好。已经是年底了,到时候只怕更忙。还是早些办了得好。”萧千炜道:“楚王府可有回信?”

“楚王妃已经回信了,说是那日定然与楚王一起来道贺。”朱初瑜浅笑道。

萧千炜点头,“那就好,还有大…二哥,四弟那里也不能怠慢了。”

朱初瑜看着萧千炜,“王爷可是有什么想法?”

萧千炜思量了片刻,道:“你说,大哥当真对星城郡主一心一意?”

朱初瑜一愣,“这是自然。”楚王和王妃鹣鲽情深天下谁人不知?两人成婚多年,从金陵到幽州,从幽州到辰州,又从辰州回到金陵,辗转大半个大夏,楚王身边依然连半个人都没有,这份感情岂能怀疑?

虽然也有不少人对楚王这样的行为颇有微词,觉得楚王这是惧内。但是如果楚王当真负了王妃,只怕对他不满的人更多。毕竟,在很多人的心中,楚王妃已经不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而已了。这样精彩绝艳的人物,能够得到已经是三生有幸,捧着护着唯恐不及。若还要拈花惹草,简直是天理不容。

萧千炜却有些不以为然,“这世上,没有哪个男人喜欢一辈子都被一个女人管束着。特别是当这个男人位高权重的时候!若是他一直这样,就算父皇没有意见,朝中的文臣也不会同意的。”

如果卫君陌真的对哪个位置有意,就不可能一辈子都只有南宫墨一个。不说那些三妻四妾,开枝散叶的虚话,有了这么一个情痴当皇帝,那些想要把女儿往宫里送的朝中官员怎么办?

朱初瑜蹙眉,有些不赞同地道:“王爷,现在最好还是莫要动楚王和楚王妃的关系。”

“为何?”

朱初瑜淡淡道:“就算楚王真的妥协,纳了侧室对王爷有什么好处?一旦楚王愿意纳妾,只会有更多人将女儿往楚王府送,也会有更多的人倒向楚王妃。如今,并非他们不想攀附楚王府,只是找不到机会而已。难道王爷想要给他们这个机会?”

萧千炜道:“但是,如果楚王和星城郡主决裂呢?”南宫墨那样的女人其实不适合做皇家的媳妇儿,她绝对不会为了任何事情将丈夫让出去的。卫君陌能撑得住她固然会与丈夫共进退,一旦卫君陌撑不住了,南宫墨也绝不会容忍他的。

朱初瑜心中一动,但是很快又摇头了,“只怕没那么容易。”

想要让卫君陌和南宫墨反目,何其困难?连宫驭宸都做不到的事情,朱初瑜并不认为萧千炜就比宫驭宸强了。

萧千炜挑眉一笑道:“王妃不必着急,此事可以从长计议。正好现在就有一个机会,一旦这两人反目,你说南宫绪,商戎,弦歌,谢家,秦家这些人,还会不会向着卫君陌?”

朱初瑜低眉思索,不得不说如果真的能够实现这确实是对卫君陌一个极大的打击。不说因为和妻子反目而对卫君陌本人造成的打击,就说卫君陌麾下的势力,南宫绪肯定是向着南宫墨的。商戎是南宫晖的老丈人,商峤的干爹。弦歌公子更不用说,秦谢两家与卫君陌的交情并不多,更多的还是因为南宫墨。如此一来…只可惜,理想很美好,要实现却是千难万难。

“什么机会?”

萧千炜悠然道:“明年二月,周边各国将会来为父皇祝寿。”

朱初瑜心中一动,“他们?”

萧千炜点头道:“其中南越、安济,瓦剌都想要与大夏联姻。”

“联姻?”朱初瑜思索着,对方如果送过来联姻的是公主,他们这边的人身份就不能太低了。几个王爷的话,正妃是不可能,侧妃之位却是可以的。若是如此……

朱初瑜摇摇头,有些无奈地道:“楚王未必会理会这些。”

萧千炜也不在意,“时间还早,从长计议便是。”

朱初瑜点头,“妾身知道了,我会好好想想的。”

萧千炜点头,说书房里还有事起身离开了。

等到萧千炜离开,竹儿才敢上前来关切地道:“王妃,您怎么样了?”这么一会功夫,脸上的掌印更加明显了。竹儿看在眼里也不由得眼圈一红,“王爷怎么也不让你先上了药再说啊。”

虽然萧千炜亲自对朱初瑜道了歉,但是却根本没有管她的伤,反倒是拉着朱初瑜说了好一会儿话。若是真将妻子放在心上,怎么会如此?若是楚王殿下,只怕连一根指头也舍不得动楚王妃。一边取出药膏来替朱初瑜擦脸,竹儿一边在心中暗暗为主子不平。

朱初瑜坐在一边任由她为自己上药,面上却是一片淡然。早就已经习惯了,哪里还会感到伤心痛苦?不过是心中有些冷罢了。但是那又如何?既然这条路是她自己选的,无论如何她也要走下去。更何况…除了萧千炜她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不是么?

侧首看到竹儿欲言又止的模样,朱初瑜道:“有什么话直说便是。”

竹儿犹豫了一下,道:“王妃真的觉得楚王殿下和楚王妃能……”

朱初瑜叹气,“总要试一试,就算我说不能,你觉得他会甘心么?”

“其实…王爷也不必如此啊。”竹儿有些不解,“如今陛下才刚刚登基,二皇子和四皇子也没有做什么,老老实实的为陛下办差,听说如今陛下都不怎么斥责二皇子了,前些天还夸奖他办差仔细呢。王爷何必这种早就更楚王殿下闹得这么僵…”

朱初瑜淡笑,“你说的这些并非他不明白,而是做不到。韬光养晦…也是需要底气和运气的。若是能力足够,自然可以韬光养晦。能力不足…那就不是韬光养晦,那是自己将自己放逐于权势之外了。若是楚王,即便他什么都不做,一旦有事无论是陛下还是朝臣都会第一时间想起他的,他不用担心被人忘记。但是如果是别人…哪怕是王爷之尊,谁还能记得他?”

闻言,竹儿也只得沉默了。说到底,王爷这么折腾也还是因为自知实力不如楚王吧。

“王妃,咱们……”竹儿有些担心地道。

朱初瑜淡淡道:“不走到最后,谁知道结果呢。古往今来,精彩绝艳而半途折戟的英雄豪杰不知凡几。且看谁运气好吧。”

竹儿也不再开口,小心翼翼的沾了药膏替朱初瑜涂抹在脸上。微凉的药膏让原本还有些火辣辣疼痛的朱初瑜微微展眉,重新陷入了沉思。

皇后将自己身边用了十几年的心腹嬷嬷赶出了宫的事情自然瞒不了人。虽然皇后也没有赶尽杀绝,只是将这个嬷嬷派人送到了郑王府上,说是帮着郑王妃打理王府的。但是这样的借口也只是瞒外不瞒里罢了,对于熟悉皇后的人,又怎么会不明白其中的蹊跷。皇后对几个儿子素来公平,连年纪最小的萧千炯和没有王妃主持中馈的萧千炽都没有送人,又怎么会无缘无故单独给萧千炜赐人,还是只身边最得用的人。

御书房里,听到内监禀告的这个消息,正在和卫君陌对坐下棋的太初帝只是挑了挑眉,抬头看着眼前的长子问道:“你怎么看?”

卫君陌淡然道:“母后慈爱。”

太初帝嗤笑了一声,也不勉强非要他说什么。虽然卫君陌称皇后一声母后,但是毕竟不是亲生的。

一边盯着棋局思索,太初帝一边淡然道:“老三两口子胆子倒是不小,连皇后身边都的人都敢插手了。”

“既然对她不满,何不废了?”卫君陌凝眉,沉声道。身为皇帝,干涉自己的儿媳妇的事情虽然有些不好听,但是只要太初帝稍微示意一下,皇后自然会将事情办好的。能够给萧千炜换一个妻子,皇后定然也不会不愿意的。

太初帝轻哼一声,道:“你觉得千炜现下会乐意换一个王妃么?”

卫君陌拈着棋子的手微微顿了一下,“确实。”

萧千炜现在心里正憋着一股气呢,他自己看不上朱初瑜的家世可以,但是如果皇后和皇帝透露出想要废掉朱初瑜的意思,只怕会引起萧千炜的反弹。毕竟,朱初瑜不仅是萧千炜的王妃,还可以算是大半个谋士。如果这个时候换掉朱初瑜,很难说萧千炜心里会想些什么东西。

太初帝还好说,但是皇后纵然再怎么敏慧睿智,跟自己的子女斗很少有做母亲的真正能赢的。

“就这样?”卫君陌扬眉,有些不赞同地道。

太初帝手中一子落定,轻哼一声道:“就这样。”

只要不影响到天下大局,机会他给,他自己的选择他不干涉。若是最后依然技不如人,想来也不会再有什么怨言了吧?

亲爱的们,中秋快乐~么么哒。吃月饼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