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9、非分之求/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站在湖边,背对着跟上来的苏夫人,南宫墨轻声道:“不知苏夫人找我,有何见教。”

这一会儿的功夫,苏夫人已经重新调整好了心情。走到南宫墨身边,笑道:“早些年就听闻星城郡主聪慧灵敏,才智不输男儿。只可惜,一直都不得相见,前些日子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南宫墨淡淡笑道:“夫人过誉了,金陵名门毓秀数不胜数,南宫墨不过末流,何干当夫人的称赞。”

苏夫人道:“王妃过谦了。我膝下唯有一女,可惜这丫头不成器,若是有王妃半分本事,我也就心满意足了。”说着苏夫人拉着跟在自己身边的少女上前来,笑道:“这是我小女儿,名唤苏雅。雅儿,见过王妃。”

那少女站在南宫墨跟前,微微福身,“雅儿见过王妃。”

南宫墨轻轻拂袖,“苏小姐不必多礼。不知,苏夫人……”苏夫人赶在南宫墨说完之前笑道:“我这女儿虽然说不上才华过人,却也是琴棋书画样样都有涉猎的。不过她最是钦佩的还是王妃的才智。若是能够在王妃跟前承教,也是她的福分。”

南宫墨不由得想笑,这位苏夫人难道觉得她是那种被恭维几句就能够忘乎所以的人?就算是这样,也要恭维她的人身份能力够才行啊。过往也确实是有将名门闺秀送到身份尊贵的贵妇跟前受教导的。一般都是因为哪家的姑娘身份稍微低了一些,但是能力人品确实是十分出色家中长辈疼爱。送到身份尊贵的例如王妃郡王妃或者一些如谢家太夫人这样的身份的贵妇跟前教养一段时间,也是一种荣耀和资历。将来许人家的时候也可以抬高一些身份。但是…这些毫无例外的就算不是上了年纪的长辈,至少也该是掌家数十年的中年贵妇吧?把女儿送到她跟前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给卫君陌送的美人儿呢。

南宫墨脸上的笑容微敛,“夫人说笑了,南宫墨何德何能,能教导令爱?”

苏夫人微微蹙眉,“王妃可是看不上小女?”

是啊。南宫墨在心中暗暗吐槽,面上却是丝毫未改,只是道:“夫人说笑了,只是不合规矩罢了。并且,我看令爱已经十七八岁了吧?这个年纪夫人应当教她中馈之事,准备议亲出阁才是,怎么能…若是让外人看了,只怕是要误会的。”南宫墨深感这苏氏不靠谱,若是有这个打算,早在苏雅十二三岁的时候就该办了,现在拖到这个时候不是胡闹么?不过,整个金陵除了赵家只怕也没有人愿意接受苏雅了。而赵家的夫人早些年就过世了,如今赵家当家的是苏夫人的嫂子跟她关系一向不怎么样。

难道苏氏以为她是新来的,打算忽悠她?

闻言,苏夫人脸上顿时红了,眼底闪过一丝怒气,“王妃误会了,我并没有这个意思。”

南宫墨相信苏夫人这话是真心的,就从她能够抛弃杨家的嫡长子和杨家未来宗妇的身份嫁给一个苏家远房亲戚,就知道这位对荣华富贵确实是没看在心上。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她从来就没有缺过荣华富贵的缘故。在她心中,情爱之事远比身份地位财富更加重要,自然更不屑让自己的女儿去给人做妾了,哪怕是楚王府的侧妃呢。

估计如果不是几个儿女的婚事连连遇到挫折,苏氏连来找她都不会考虑。

从本质上说,苏氏确实是一个非常骄傲的女人。只是…不知道她的骄傲能够维持到几时?

南宫墨叹息,“连我都会误会,别人又怎么会不误会呢?苏夫人,您说是不是?更何况,你我并不熟悉,也没有什么交情。不知道,苏夫人是以什么身份来跟我说这件事的?”

闻言,苏夫人顿时一愣,被寒风吹得冰凉的面容有些苍白起来。

南宫墨回过神,平静的打量着她。

苏夫人也是出生大家的,她怎么会不明白南宫墨说这话的含义?如果她是弦歌公子的母亲,那么哪怕她只是一个寻常的布衣百姓,来拜托南宫墨这件事都不算越礼。但是如果她只是区区一个从五品的翰林学士的夫人的话,她根本没有资格来跟楚王妃说这样的话。

即便是她心中自觉自己有这个资格,但是她能够光明正大的在南宫墨面前说出她跟弦歌的关系么?如果她不能说出这样的关系,那又凭什么让南宫墨对她另眼相看?看着眼前容貌清丽美丽眉宇间却带着淡淡霜雪的女子,苏夫人突然有些怀疑,自己今天贸然来找她是不是做错了。

苏夫人还没反应过来,反倒是站在她身边的苏雅受不了。上前一步,神色不善地瞪着南宫墨道:“你是王妃就了不起吗?凭什么这么欺负人!”

南宫墨挑眉,有些好笑地看着眼前的少女挑眉问道:“我怎么欺负人了?”

苏雅语塞,但是对上南宫墨似笑非笑的神情,却觉得一股怒火直上心头,咬牙道:“你没有欺负我娘,我娘为什么会这么难过?你凭什么看不起人?”南宫墨淡淡的看着她,道:“你娘难过不难过,跟我有什么关系?她提出请求,我觉得不合适拒绝而已。难不成,在苏小姐看来,只要是拒绝了令堂请求的人就是在欺负她?”

苏雅轻咬着薄唇,不甘愿地道:“我娘诚心请求你……”

“那又怎么样?”南宫墨语气淡漠地打断了她的话,“你娘诚心请求,我就必须答应么?凭什么?”

“你就是看不起我们!”苏雅道。

“嗯。”南宫墨点头,“那又如何?”

苏雅被她这样淡漠的反应气的浑身发抖,而南宫墨却深觉她根本无法领会这几句对话之间的意义。侧首看了一眼站在一边仿佛还没有从打击中回过神来的苏夫人。虽然早年对师兄做了那样的事情,但是苏夫人应该是很爱她后来生下的两子一女的。既然如此,一个大家出生的女子到底是怎么把自己的女儿教成这样的?这已经不是教养问题,而是智商问题了吧?

其实苏雅这样的反应还真的不能全怪苏夫人,因为当年苏家和杨家的事,苏家兄妹三个在金陵城中本就备受歧视。苏夫人和丈夫对孩子们自然也十分愧疚,对唯一的女儿更是千娇百宠,舍不得她受丝毫的委屈。但是该教的东西,苏夫人还是都教过女儿的,原本苏雅就算不能够在金陵闺秀中出类拔萃,至少也应该是个不错的闺阁少女。

但是小时候可以处处护着,长大了却不一样了。等到苏雅长大十多岁需要出门交际了才发现,她根本就找不到愿意跟她一起玩儿的同伴。勉强出门参加几次各种花会,都会听到人们暗暗议论当年她爹娘的事情。时间久了,苏雅的脾气就变得越来越暴躁。与人交往的时候,只要有丝毫的不对就会忍不住怀疑别人是在看不起她或者是在暗地里笑话她。等到婚事接连不顺之后,这种情况就更加糟糕了。

原本这样苏雅应该是会怨恨苏夫人这个母亲的,但是不得不说苏家也算是个奇特的人家。苏大人一生只有苏夫人一个妻子,一家五口再也没有别的什么人。苏雅三兄妹从小便被教导要顺从敬重母亲。苏雅心中的怨气无法向母亲发泄,就只能朝着外人发泄了。于是脾气也就越发的古怪起来。原本苏雅是在南宫墨身上寄于了许多期望的。南宫墨身份名望在整个大夏的女子中都可以说是无人能出其右,只要她愿意帮助自己,她身上的困局很容易就能够解开。

但是偏偏,南宫墨毫不留情的拒接了她们。

“你!”

“雅儿!”苏夫人见状不好,连忙一把抓住了想要冲上前的苏雅。南宫墨挑眉,有些遗憾地在心中叹了口气。虽然从某种程度来说,苏雅也是无辜的。但是谁让人都要分个远近亲疏呢?比起认识了十多年,处处照顾她帮着她的师兄,苏雅只是一个外人而已。而且,还是一个不怎么讨喜的外人。这世上哪儿有那多人闲着没事去体谅别人?至少她没有。

好不容易安抚住了苏雅,苏夫人轻声道:“雅儿,娘有事想要单独和楚王妃说。这儿冷,你去那边待一会儿吧。”

苏雅有些不放心地看了一眼南宫墨,道:“可是,她……”

“听话。”苏夫人道。

无法违抗母亲的话,苏雅只得恨恨地看了南宫墨一眼,转身走了。

苏夫人挥退了身边的丫头,湖边只剩下两人,一时间有些清冷。

好一会软,苏夫人才有些无奈地道:“王妃…想必已经知道我当年的事情了?”

南宫墨挑眉,等着苏夫人继续往下说。苏夫人抬头望着南宫墨,面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道:“所有人都说我做错了,连我爹娘都这么说。我娘临终前都不肯原谅我。但是…我不会后悔的,嫁给夫君,是我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选择。楚王妃,你也是女子。一个妻妾成群的丈夫,和一个一生一世只有你一个人的丈夫,你会选哪个?”

南宫墨并不回答,而是淡然道:“据我所知,苏夫人当年离开杨家的时候,杨家那位公子…身边并没有别的什么人。”世家公子有世家公子的修养和规矩。除了那些个肆意妄为的,大多数还是都遵循着先辈的教导和传下来的规矩的。杨家那位是杨家的嫡长子,未来的家主继承人。在娶妻之前身边别说侧室,连侍妾都不会有。这些都是要主母进门之后做主的,哪怕长辈赐人也必须是媳妇儿进门以后一段时间或者是生下嫡子以后。毕竟这样的家族联姻的也不会是普通人家,亲家的面子是不能不给的。

而当年苏夫人和杨家公子成婚之后,杨家公子对这位新婚妻子十分喜爱。加上苏夫人争气一进门就怀孕一举得男,当时的苏家主母也不是见不得儿媳妇好,立马就要去给人添堵的人。因此在两人和离之前,杨家那位公子身边并没有别的什么人,自然也谈不上什么感情破裂之类的事情。说到底,大约还是这位苏夫人那些花前月下的画本子看多了。上个香遇到个才子就想要订终身,却忘了她不是话本里那些千金闺秀,她是杨家的少夫人,是一个孩子的母亲。

苏夫人脸色微变,咬牙道:“就算当时没有,难道以后也不会有么?他那样的身份,注定了将来是要妻妾成群的。”

南宫墨不由得乐了,倒不是她想要替那位杨公子说话。对于师兄来说,苏夫人固然是个丧尽天良的母亲,那位也不见得就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只是这位的逻辑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

“苏夫人又怎么确定,苏大人以后不会妻妾成群?听说那位杨公子到现在都没有再娶,也没有纳妾。如果他这辈子都这么过了,而苏夫人你却嫁了第二个丈夫,那么是不是说明了,其实真正风流成性的那个并不是您的前夫,而是您自己?毕竟…即便是官府的官员判案,也没有人会把将来注定要怎么样做为断案的标准,而是根据已经发生的事实?”

事实就是苏夫人红杏出墙,而杨公子现在依然单身。

当然,南宫墨对这两男一女的爱恨纠缠不感兴趣。侧首打量着苏夫人的神色,面色淡然,“当然,夫人要追求自己的爱情谁也拦不住。你既然一意孤行想必也早就做好了付出代价的准备。我比较好奇地是,苏夫人…这些年来,你可有一刻为了那个无辜的孩子而感到愧疚过?”

闻言,苏夫人脸色顿时变得无比的难看。盯着南宫墨清丽的容颜,美丽的面容也有些微的扭曲,咬牙道:“你知道了?你怎么会知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些?是他,是他告诉你的?!”

南宫墨冷笑,“如果不是有他,你凭什么到我跟前来说这些?就凭你比别人胆子大敢红杏出墙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