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0、厚颜无耻/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红杏出墙四个字重重的砸在苏夫人身上,顿时将她砸的一个踉跄。这么多年过去,南宫墨绝不是第一个这么骂她的人,或者说知道这件事的没几个人没骂过她。但是南宫墨绝对是这些年来第一个会当面这么骂她的人。毕竟,绝大多数贵妇都是要面子的,身份更尊贵的人根本不屑与她接近。身份跟她差不多的,她也看不上人家不愿意与人家往来。

苏夫人望着南宫墨,嘴唇不停的颤抖着半晌说不出话来。

南宫墨站在湖边,纤细窈窕的身形临风而立,神色淡淡的却给人一种无与伦比的压力。明明相对而立,苏夫人却感觉自己仿佛是在被人高高在上的俯视,自己最隐秘最见不得人的秘密都在被人毫无遮掩的翻看一般。就像是赤身裸体站在人前任人观看一样的羞耻。

“你怎么能…这样说我?”苏夫人低声喃喃道。

南宫墨对她这副可怜的模样丝毫没有怜悯之情,“我该怎么说你?苏夫人,你要追求感情是你的事情,你若是看不上你的前夫,可以光明正大的与他分开再去追求你伟大的爱情。出嫁之前,你难道没有想过他将来可能会妻妾成群?不,这些都不重要,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我只想问,你为什么还要找他?在你对他做出那种事情之后,居然还理直气壮的要求他帮你做事。你难道不觉得自己恶心么?你现在的丈夫…难道不觉得你恶心么?你们既然这么相爱,就抱着你们伟大的爱情一辈子相依相守别再来祸害别人就是了,还是说,你那位号称你一辈子都不会后悔的如意郎君,实质上就是一个想要靠着自己前任的儿子的废物?”

“住口!”苏夫人终于忍不住厉声叫道。

南宫墨冷笑,“带着你女儿滚出我的视线,我以后不想再看到你们。而你们…最好也别再去烦我师兄。否则,你们会后悔的。”

苏夫人微微瑟缩了一下,不过作为一个敢为了爱情弄死自己的亲生儿子,与自己的夫家和娘家反目,还能够好好地活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半点愧疚的女人,苏夫人并不是那些被人欺负一下就只会哭哭啼啼靠着男人撒娇的白莲花。她居然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看了一眼眼前眼中带着淡淡鄙夷的南宫墨,苏夫人紧紧地握住了双手。好一会儿,方才慢条斯理地道:“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他的亲生母亲。就算是楚王妃你,也改变不了这儿事实。”

南宫墨看着她不说话,苏夫人道:“如果他真的不在乎我这个母亲,楚王妃现在又怎么会在这里呢?我们母子之间只是有些误会而已。”

“这么说,当年的事情不是你做得?”

苏夫人抿唇微笑道:“自然不是,我说过了,那是一个意外。楚王妃难道觉得,如果我真的做了那样的事情,还能好好地站在这里?”

南宫墨冷笑不语,当年杨家人确实是没有找到证据证明是她做的。否则就算是她那位前夫再怎么求情,她也难逃一死。但是,难道她以为杨家没有证据,别人就没有证据了?是了,师叔说过,当年知道这个真相的只有苏夫人的奶娘,而这位奶娘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死了。她自然是可以高枕无忧了。

南宫墨沉吟了半晌,方才问道:“你想要什么?”

苏夫人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此刻她曾经身为世家之女的本性表露无遗。她有没有学到世家女子的聪慧睿智南宫墨不知道,但是世家本性中的冷酷和贪婪她倒是学得十分不错。

苏夫人道:“我之前说了,希望小女能够在王妃跟前承教一些时候。是我这个母亲对不起她,她年岁已经不小了,该找一个好人家了。”

“苏夫人觉得哪个好人家不怕儿媳妇为了红杏出墙而杀了自己的嫡孙?”南宫墨问道。

苏夫人垂眸,仿佛没听见南宫墨的讽刺,继续道:“还有犬子,不知道王妃能不能为她做个媒?”

南宫墨微微眯眼,“哦?不知苏夫人看中了哪家姑娘?”

苏夫人笑道:“谢家的三姑娘如何?”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背对着她们的方向靠着亭子的扶手赏雪的谢佩环,苏夫人道:“虽然谢小姐年纪大了一些,不过我家钰儿年纪也不小了,正好般配王妃说是不是?”

南宫墨眼底闪过一丝冷意,面上却笑得越发温和起来,“哦?这么做,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苏夫人温柔地笑道:“那个孩子,还是很不错的。只要王妃能够帮忙,我自然会好好地待那个孩子。这些年,他也受了不少苦……”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南宫墨声音骤然变冷,仿佛结了冰一样的阴寒。盯着苏夫人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一个肮脏的虫子,“本王妃看在师兄的面上跟你说几句话,不是让你给脸不要脸的!我告诉你,从今天起,我师兄因为你受一份苦,我就要你们一家多受十倍的煎熬!所以,你最好给本妃小心一点,千万别再惹他不高兴。”

苏夫人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愣愣地望着完全不受自己威胁的南宫墨,道:“你…你难道不怕…”

南宫墨冷笑,“我怕什么?怕你让师兄伤心?心这种东西,不掏出来看看谁知道有没有受伤?就算真伤了,我自然有让你伤不成的法子。本妃就不信,他会为了一个根本没见过几次面的死人伤心多久。”

苏夫人脸色一白,看南宫墨的眼神像是看一个厉鬼,哪里还有半点方才的踌躇满志?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不慎坐进了雪地上。

“还有,若是让我知道有一丝不利于谢三的流言传出来。我保证…会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上。”南宫墨微微俯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苏夫人,眼神平静却让正好抬头望进来的苏夫人毛骨悚然的撑着地面连连后退。

“你在干什么?”一个带着几分激愤的男声突兀的打破了这一方天地里的宁静。同时也惊起了不远处亭子里坐着的谢培安。谢佩环转身走出来朝着这边看过来,犹豫了一下快步走了过来。

过来的是一个看上去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跟在他身后的是苏雅。远远地,苏雅就恶狠狠地瞪了南宫墨一眼。南宫墨微微蹙眉,看着这个十分眼生的人猜出了他的身份,

那人飞快地奔过来,挡在了苏夫人和南宫墨之间。

“音儿,你怎么了?”男人转身看向苏夫人,焦急地问道。

苏夫人扑进了男人怀中,将脸埋进他怀中低声的抽泣起来。

男人一只手轻拂着她的发丝,回头看向南宫墨道:“楚王妃,不知道拙荆什么地方得罪了王妃?”

南宫墨抿唇微笑,“原来是苏大人啊,尊夫人没有得罪我。我们只是…闲聊了几句而已。”男人皱眉,眼睛里充满了对南宫墨的话的不信任。苏雅已经赶了上来,怒气匆冲冲的瞪着南宫墨,“楚王妃!你对我娘做了什么?!”

南宫墨叹气,“苏大人,令千金这教养实在是有些…难怪…”

闻言,男人和苏雅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南宫墨悠闲地打量着眼前的男人,看上去不过四十来岁的模样,虽然已经不年轻了,看上去却依然清俊儒雅,带着一种读书人特有的清傲的风骨。可以相见年轻时候必定是一个难得的美男子,也不负当年的探花之名,难怪能让眼高于顶的赵家小姐看上并痴恋了。

“墨儿。”谢佩环走过来,有些戒备的看着眼前这一家三口皱了皱眉。

南宫墨笑道:“没事,我这里马上就解决了。你过来干什么,小心着凉。”

谢佩环含笑摇摇头,“哪里那么娇弱。”

苏翰林扶着苏夫人站起身来,皱眉看向南宫墨道:“楚王妃,不知拙荆哪里得罪了王妃,让王妃……”

南宫墨扬眉道:“没有亲眼看到,还请苏大人不要血口喷人。本王妃可是连一个手指头都没有碰过尊夫人。至于她为什么会坐在地上,我哪儿知道?大概是因为我们聊天的内容让苏夫人觉得不满意吧?说来也是有趣,我家夭夭偶尔也挺爱坐地上耍赖的,倒是没想到尊夫人也有这个爱好啊。可见苏翰林必然是十分疼爱夫人,才能让她还如此的…呃,童心未泯?”

谢佩环忍不住低头闷笑了两声。

苏翰林脸色一阵红一阵青。

南宫墨耸耸肩,道:“如果苏大人不信的话,不如问问尊夫人,或者本妃的记性也还算不错,将方才的对话一五一十的复述一遍也不是问题。”

苏翰林低头看向怀中的妻子,苏夫人紧紧地抓住丈夫的衣袖,摇摇头道:“没事…是我不小心跌倒在地上的。”

苏雅不忿,“娘,你何必怕她?刚刚分明是她想要欺负你!”虽然隔得有些距离,但是她们分明看到母亲坐在地上惧怕的往后退。不是南宫墨欺负母亲是什么?

谢佩环暗暗对南宫墨使了个眼色:这孩子是不是脑子有什么问题?

就算南宫墨真的欺负了苏氏,一个小小的五品官的家眷真的不用怕一个王妃么?当然,别人或许不用怕。毕竟皇亲国戚也不能为所欲为,还有那无处不在闻风奏事的御史言官在呢。但是,苏家人好像不在这其中,那些清高的御史言官哪里会愿意跟苏家人扯上什么关系?

南宫墨淡淡的回了她一个眼神:脑残算不算问题?

这种天气,原本是没有多少人会跑出来的。但是方才苏雅害怕南宫墨欺负她母亲,跑去让人找了苏翰林过来。一个大男人跑到女眷休息的地方来,郑王府的人不可能不管,所以两人身后跟着好几个郑王府的管事和侍卫也进来了。在这些人身后,则跟着明显是来看热闹的蔺长风和简秋阳,以及…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的弦歌公子。

看到弦歌公子,南宫墨楞了一下。她没想到师兄会出现在郑王府迎娶侧妃的宴会上。

长风公子一身红衣,在雪地里显得格外的夺目。长身玉立的身形还有俊美不凡的容颜以及那大冬天还在漫不经心的挥舞的折扇,都很容易吸引众人的目光。对于成为众人焦点这种事,长风公子显然是颇为享受的。踩着雪地漫步而来,笑容可掬地道:“听说后面有事儿,我就猜到肯定跟墨姑娘有关。话说…王妃殿下您就不能平平静静的度过一次宴会么?”蔺长风的目光在谢佩环身上停顿了一下,落到南宫墨身上满是调侃。

南宫墨很是无辜,“我只是拉着谢三出来赏个雪,顺便说点私事。”

谢佩环点头,十分自然的道:“是啊,我们正打算去那边坐一会儿。是这位夫人过来非要拉着墨儿说是有要事要谈。我倒是没听清楚她们说什么,不过,墨儿真的没有碰她,是她自己坐在地上不肯起来的。”

跟过来的郑王府管事有些为难,毕竟来者是客。今天是王爷迎娶侧妃的好日子,不管发生什么事总归是不好的。但是楚王妃也是不能轻易得罪的,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倒是苏翰林闻言一怔,侧首看向妻女,“是你们去找楚王妃的?你们找楚王妃做什么?”他们苏家跟楚王府没有丝毫关系。这不是他愿不愿意高攀的问题,而是他就是想要攀也攀不上的问题。

苏雅眼神微闪,有些含糊地点了点头看向苏夫人。

苏夫人垂眸,轻声道:“老爷,只是个误会罢了。我有些事情想要拜托王妃,一时没站稳才跌了一跤。”

苏翰林皱眉,“什么事?”

苏夫人低声道:“雅儿的事。”

“你…”苏翰林皱眉想要说话,却不知想起了什么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眼底浮现了几许愧疚,伸手拍拍她的背心道:“是我的错,难为夫人了。”然后又回头对南宫墨拱手道:“方才误会了王妃,还望恕罪。”

南宫墨笑得意味深长,“原来…苏大人也是知道的啊。既然如此,这种事儿苏大人何必让夫人来跟本妃说呢。毕竟我跟尊夫人也没什么交情,苏大人和我们王爷同朝为官,直接跟他说不是更方便一些。不如,咱们现在就去找他吧,看苏夫人急得眼睛都红了,还是早些解决掉比较好。”

苏翰林有些茫然,显然是不知道南宫墨在说些什么。

南宫墨也不管他,笑容可掬地对弦歌道:“师兄你也来了,正好跟我一起去找王爷吧。一点小事儿,瞧苏夫人急得,真是让人心疼呢。”

弦歌公子还没来得及开口,苏夫人已经断然拒绝,“不必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