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1、灵珑香,不轨之心?/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必了?”南宫墨挑眉,诧异地问道,“苏夫人,你确定?”

苏夫人点头,一手拉着丈夫,一手拽着女儿就要离开,“我们已经出来很久了,还是赶快回去吧。”苏翰林原本还想问问,但是看到妻子焦急的神色也不在多话,朝着南宫墨点点头任由妻子拉着转身要走了。

“苏夫人和苏小姐,是不是应该跟墨儿道个歉?”一直没有开口的弦歌公子突然开口道。众人又是一愣,蔺长风有些惊讶地看了弦歌公子一眼,显然是察觉了他的不对劲儿。

听到弦歌公子的声音,苏夫人却是浑身一僵。从弦歌公子出现之后,苏夫人就再也没有往他那边看一眼。察觉到她的僵硬,苏翰林以为她只是因为刚才的误会而紧张。轻轻拍了拍妻子示意她跟南宫墨道歉。

苏夫人闭了闭眼,转过身来看向南宫墨,道:“方才是我冒昧了,小女冲撞了王妃,还请见谅。”

南宫墨看着她,慢条斯理地道:“苏夫人言重了,既然是误会那就算了。不过,你我并非同路人,以后还请不要如此...冒昧。”冒昧两个字在南宫墨的唇间有了一些千回百转的意味。听在旁边的人耳中,总有几分怪异的感觉。

苏雅也在父亲的示意下,心不甘情不愿地向南宫墨道了歉。一家三口方才急匆匆地离开了湖边。郑王府的管事也连忙向南宫墨赔了礼,才将地方留给了他们。

蔺长风有些不解地看着南宫墨问道:“墨姑娘,这是怎么了?”前些天南宫墨和卫君陌才刚向他打听苏夫人的事,怎么这么快就已经对上了?南宫墨淡淡一笑,摇头道:“没事,长风,秋阳,我想起来有些事情想要跟师兄商量,劳烦你们送佩环回去?”

长风公子一愣,谢佩环已经先一步笑道:“不过是几步路的事儿,我自己先回去就是了。”

南宫墨摇头,“天气冷,园子里人也少,别出了什么事儿。反正也顺路,对吧?”

蔺长风手中折扇一合,朝着谢佩环笑道:“谢三小姐,请吧。”

谢佩环无奈,只得点点头,“多谢。”

目送三人离开,南宫墨才转身看向弦歌公子。好一会儿,方才低声道:“师兄,抱歉。”

弦歌公子抱胸站在湖边,脸上没有了往日那些嘲弄,洒脱,嬉笑的神情,倒是多了几分冷漠。好一会儿,弦歌公子方才叹了口气伸手拍拍南宫墨的头道:“抱歉什么?是师兄让你看笑话了。”到底是朝夕相处过好几年的师兄妹,在他告诉他自己生母的故事的时候弦歌公子就知道南宫墨必定会去查的。只是他没想到,竟然不是南宫墨先找上那个女人,而是那个女人自己跑过来找自己师妹。那个女人会对墨儿说什么事情,不用费劲他都能够想得到。

“师兄这是什么话?”南宫墨翻了个白眼,“谁敢看弦歌公子的笑话!简直是活的不耐烦了!”

弦歌公子轻叹一声,望着湖面的颜色有些淡淡的忧伤。

南宫墨站在他身边,轻声问道:“师兄,那个女人对你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南宫墨对这个没有什么感觉,前世她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这一世虽然有父母,但是她过来的时候孟氏早就已经死了,至于南宫怀,她其实很难真的将他当成父亲的。所以她有些不能理解苏氏对师兄造成的影响。但是同时,她也有些无法确定苏氏对师兄的重要性。

很多时候,麻烦的不是敌人的狡诈或者强大。而是无法拿捏需要的分寸,总不能做那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吧?在南宫墨看来,哪怕伤了苏氏一万,只伤了师兄一分,都是不划算的。

“我不知道。”弦歌淡淡道,侧首看着师妹笑道:“怎么,师兄让你失望了?”

“怎么会?”南宫墨摇头,蹙眉道:“我只是不高兴!她那样的人,凭什么让师兄为她那么难过?师兄,你还有师父师叔,还有我,还有夭夭和安安。将来还能有自己的妻子和儿女,不要为了不相干的人伤心好么?”

弦歌公子抬头仰望天空,淡笑道:“其实,我也没有难过。”

他真的没有难过,伤心这一类的情绪。只是看不开而已,只要一想到那个女人,就仿佛心里哽了一块骨头一样的不舒服。那个女人生了他,是她连他带到这个世间的。但是同样也是那个女人想要毁灭他,想要抹杀他在这个世上存在的可能。如果没有正巧被师父和师伯捡到,她几乎已经成功了。那么,这个世间是不是就不会有弦歌这个人存在?

若是不想关的人,弦歌公子绝不会想这么多,直接杀了了事。但是...即便是在他最激愤最年少轻狂的时候也没有对这个女人动手。

南宫墨有些郁闷,她不擅长处理感情问题。苏氏那个女人,她有千百种手段能够让她生不如死,但是她却无法确定这是不是师兄想要的。但是如果就这么算了,那个女人不会放过师兄的,师兄自己也不会放过自己。

“师兄,放开那些让你不高兴的人和事。人生路永远都是往前走的,不要等到你老了的时候才发现,你的一生都用在沉浸过往上了。”南宫墨正色道。

弦歌公子抬手在她脑门上拍了一下,没好气地道:“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给本公子讲大道理了?”

南宫墨捂着额头笑道:“我知道,大道理师兄能讲一箩筐。就是没有一条自己记到心里去,医者不自医嘛。”

弦歌公子无语。

南宫墨笑道:“反正不管她想要找你干什么,最后还是要我帮忙才可以。师兄,如果下次她再犯到我手里,我是不会看你的面子再手下留情了哟。”弦歌公子轻叹了口气,道:“师兄会处理,不用担心。”

南宫墨点点头,这才有些好奇地问道:“师兄,你今天怎么会来这里?”虽然郑王府应该也有给弦歌公子送帖子,但是很难想象弦歌竟然真的会来啊。

弦歌公子这才正色道:“还真是有点正事。”

“嗯?”南宫墨惊讶,她家师兄能有什么正事?

弦歌公子摸着下巴道:“两天前,有些买走了一瓶灵珑香。”

“啊?!”南宫墨更惊讶了,指着弦歌公子,“你...你怎么...”

弦歌公子不屑地轻哼,抬手拍开她指着自己的纤指道:“有什么好奇怪的,本公子闲来无事送一些东西给红颜知己,多正常的事儿。不过昨儿有个姑娘告诉我,那东西被人给买走了。”弦歌公子的红颜知己是什么人不用问也知道。

南宫墨满头黑线,“你怎么会送...人家那种东西?”

灵珑香,名字听着倒是十分的特别,但是效果更特别。弦歌公子就不怕阴沟里翻船让人把那东西用在他身上么?毕竟,那玩意儿可是能当做极品春药来用的。

弦歌公子对自家师妹的不纯洁的思想嗤之以鼻,“有什么地方比烟花之地更加三教九流无所不包?本公子只是偶尔做些别的东西让人帮我销出去而已。至于那个药,那个用对了只是一种非常独特迷人的香而已,不仅香味非常好,而且长久用有养颜养生的功效。一钱就价值千两懂不懂?只是......”只是如果换一种用法,效果有些厉害而已。弦歌公子做出来的东西自然不是什么常见的东西。寻常的药店,也没有人敢卖。

“你也知道还有只是?”南宫墨翻着白眼道。

只是如果将它放到香炉中点燃的话...话变成非常强烈的春药。而且,那香味点燃之后似檀香,只要吸入一丝就...防不胜防。“那跟你今天来这里有什么关系?”南宫墨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弦歌公子道:“那姑娘告诉我,买这玩意儿的人曾经听她说起过这药的用法。当然,这也不重要,但是问题是...那个人还另外买了一种能够牵制内功高手的药。是分开两个地方买的,但是很可惜是同一个人,而买药的人显然也不知道...这些药都是我的。”说道这个,弦歌公子略有些得意地扬起了下巴。做出了好东西却不能与世人分享,简直就像是锦衣夜行一般的无趣。

“所以,你得出的结论是?”南宫墨问道。

弦歌公子笑容可掬,幸灾乐祸地道:“我怀疑,有人想要迷...咳咳,奸一个绝顶高手。”说着,弦歌公子轻叹了口气,关切地道:“原本,为兄是有点担心你的。毕竟...整个金陵城里,有需要同时动用这两种药的美人儿,就只有小师妹你了。”

南宫墨只觉得一头黑线,狠狠地瞪着某人咬牙切齿,“然后呢!”

弦歌公子微笑,“然后我就顺便查了一下,发现果然和你有些关系。我就跟着人进了郑王府啊。不过你放心,人家不是想要对你...呃,不轨。”南宫墨翻了个白眼,磨牙,“师兄,限你三句话之类说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否则...师妹我不保证不把你踢进水里清醒一下脑子。”

闻言,弦歌公子立刻往身后急退了七八步。笑声愉悦,“我可爱的小师妹,你家那个面瘫好像被人看上了。有空跟师兄我磨牙,还不如快点去救他吧。”

南宫墨一愣,看着眼前白衣翩翩的公子恨不得真的把他扔进水里,“多、谢、你!师兄!”

弦歌公子扬眉一笑,“不必客气。”

南宫墨无语,看了一眼四周足下轻轻一点掠过了湖面朝着前院的方向而去。

身后,弦歌公子赞赏地笑道:“小师妹的轻功,当真是十分不错啊。

其实,南宫墨也并不十分着急去“救”卫君陌。虽然那所谓的灵珑像被弦歌公子自夸的出神入化,但是南宫墨依然不觉得这能够难得住卫君陌。不过...飘然落在一座小楼下面,南宫墨眼底闪动着冷芒:她倒是要看看,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站在小楼外的侍卫看到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女子先是愣了一下,“什么人?”

南宫墨淡淡的扫了侍卫一眼,问道:“这是什么地方?”南宫墨没有来过郑王府,对郑王府当真是不怎么熟悉。只是大概的方向没有错,但是一个亲王府邸,院落殿宇都不少,想要顺利的找到人,还是要找个人问问。

两个侍卫被她吓了一跳,竟然忘了质疑这个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女子的身份。一人道:“这里是晴雨楼。”

南宫墨回头瞥了一眼门口的匾额,将那句“我问的是这里是做什么用的”给咽了回去,直接道:“前院的宾客休息的地方在哪里?。”

两个侍卫更呆了,对视了一眼才终于想起来问道:“你是什么人?”

南宫墨道:“南宫墨。”

楚王妃?!两个侍卫吓了一跳,有些不明白楚王妃怎么会在这里,却丝毫没有想起来怀疑南宫墨的身份。连忙道:“女眷在后院休息,王妃怎么...属下带王妃回后院?”

南宫墨摇头,“不必,我去男宾休息的地方。”

两个侍卫也不敢说什么,直接指了一个方向。见南宫墨皱眉,侍卫连忙道:“王妃将主殿不远的平心斋辟出来做为男宾休息的地方了,距离宴会的主殿并不远。”

南宫墨这才点点头,道:“多谢。”

看着南宫墨飘然而去,两个侍卫一时面面相觑。这种热闹的日子,他们被分配来守着这十分僻静的地方,自然也不是什么受重视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楚王妃这样身份尊贵的人物呢。只是...

“楚王妃怎么会跑到前院来?”一个侍卫有些不解地问道。她真的是楚王妃么?

另一个侍卫倒是不怎么在意,道:“听说楚王妃和楚王殿下感情极好,想必是来寻楚王殿下的。”

侍卫感叹,“才分开这么一会儿就找过来了,楚王殿下和王妃的感情果然是非常好。”虽然他们都是小人物,不过这两位的事迹还是听说过的。

“......”大人物们感情好不好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只是有点可惜方才一时愣住了,没来得及给楚王妃留下一个好印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