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3、淡薄亲情/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朱初瑜一声怒吼,终于将场面暂时镇住了。朱初瑜也不在废话,飞快地将不相干的人请退,只留下了蔺家父子三人,南宫墨和卫君陌两人,以及厚着脸皮赶不走的蔺长风秦梓煦和简秋阳三人和两个当事者。

有些空旷的房间里,朱初瑜脸色阴沉的望着跪倒在地上哭哭啼啼的蔺菡,再看了一眼自己鼻青脸肿的亲哥哥。抚额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说罢。”朱家大公子觉得某处隐隐作痛,但是被人算计的愤怒和身上别处传来更剧烈的疼痛让他暂时忽略了这些。瞪了蔺菡一眼,咬牙道:“我…我只是想要休息一下,刚好走进那个房间就看到那个女人在脱衣服,然后,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胡说!”蔺菡咬牙怒斥道:“分明是你…你这个淫贼!是你…是你毁了我!”说着,蔺菡就放声大哭起来,“爹,你要替女儿做主啊。呜呜……”

朱初瑜凝眉,自己的哥哥的性格她自己知道。这种场合他绝对不会因为觉得累想要清净休息一下,在那些权贵中周旋还来不及呢。所以,他肯定是说了谎的。但是…看向蔺菡,这个也未必就说得是实话。总不至于是被自己哥哥给强掳进来的。

这边又吵起来,旁边围观的蔺长风拉着自己的椅子从后面挤到简秋阳和秦梓煦之间,低声问道:“你们说,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简秋阳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秦梓煦以下巴点了点对面,示意蔺长风看蔺长安的方向。蔺长风看过去,之间蔺长安低着头坐在椅子里一言不发,手藏在衣袖里面但是以蔺长风的眼力还是能看得出来他在发抖。不对啊,蔺长安的脾气可比蔺长云要火爆的多。这么一会儿,竟然没听见蔺长安说一句话。蔺长风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朱初瑜被各执一词的双方弄得心烦意乱,咬牙道:“这平心斋的人不少,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希望你们能实话实说。否则,我就只能将平心斋所有人都招过来一个一个的问了。”到时候,丢脸的是谁,不言而喻。

闻言,蔺菡脸色微微一白,咬着牙不说话只是拿眼神去看自己的二哥蔺长安。可惜蔺长安低垂着头,根本看不见她的眼神。

朱家大公子表情也是一窒,看着朱初瑜犹豫不决。

朱初瑜轻哼一声,“来人!去……”

“等等!”朱家大公子连忙开口,有些急躁地道:“妹妹,我真的没有…不是,我是看到一个很漂亮的姑娘进了平心斋,所以才忍不住跟了过来。我…我我只是好奇而已,毕竟平心斋是男宾休息的地方嘛。谁知道刚走进来,那个女人就扑进了我怀里,然后…然后我就…”朱大公子有些不好意思,虽然他平时也有些好色,但是像那样一碰到女人就理智全无的发情的事情还是没有遇到过得。但是…毕竟是对方先投怀送抱了,朱大公子并不认为是自己的错。

朱初瑜没好气地瞪了大哥一眼,看向蔺菡。

蔺菡脸色苍白,含泪道:“他说谎,明明是他…是他……”

面对这样的情形,朱家大公子显然是全无怜香惜玉之心的。哪怕这个女人前一刻钟还在与他在榻上缠绵。轻哼一声道:“那你说,你一个女人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难道是本公子强拉着你进来的?本公子一进门就被你扑了个满怀,不是想要勾引我是什么意思?”

看着他得意洋洋的模样,在场的蔺家父子三人恨不得再痛揍他一顿。蔺家嫡出的小姐需要勾引朱家的一个已经成婚的嫡子么?即便是朱家出了一个亲王妃也没这么大的脸。但是蔺家主此时却说不出话来,不管他们怎么说,蔺菡已经失去了清白无法在回复,蔺菡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平心斋更是让他们无从辩解。

朱初瑜唇边勾起一抹极淡的笑,侧首看向蔺家主问道:“蔺家主,这事儿您怎么说?请问六小姐,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平心斋,这里毕竟…是给男宾休息的地方。”

蔺菡当然听出了朱初瑜声音中的质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咬牙道:“我…我,我想找父亲有事,是二哥带我进来的。”

闻言,蔺长安立刻就跳了起来,“六妹!”

朱初瑜淡笑,“据我所知,蔺家主一直在外面同秦家家主下棋。秦公子和蔺公子应该都在才对。”蔺长云阴沉着脸没有说话,倒是秦梓煦笑容和煦地点头道:“不错,在下一直陪着父亲旁观两位长辈对弈。中途…并没有看到蔺家六小姐和二公子经过。”

朱初瑜朝秦梓煦点了点头以示感谢,然后看向蔺菡和蔺长安两人,“那么…请问六小姐到底为何要偷跑入平心斋,又为什么要一个人待在那个房间里,并且…对着毫不知情想要进去休息的兄长……”

朱初瑜的话没说完,但是在场的人却都明白她的意思。朱初瑜这是铁了心要将所有的错都推到蔺菡身上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如果朱家大公子还没有娶妻,朱家陪个不是受点气给蔺家个面子然后把蔺家六小姐娶进门也就是了但是现在朱家不仅娶妻了,而且嫡子嫡女一个不缺,蔺家也不可能心甘情愿的把女儿嫁过去当妾,那所谓的伏低做小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简秋阳突然开口道:“方才好像听说,长安公子一口咬定里面的人是楚王殿下。”

原本这种场合,是轮不到简秋阳开口的。不过他被皇帝指婚成了永安公主未来的驸马,也就是皇家的自己人了。秦梓煦点头道:“不错,这么说…蔺家二公子是知道里面有什么人在做什么事的。除了…男方的人选不太对,好像也没什么疑问了吧?”

不就是蔺家二公子带着自家妹子想要勾引楚王殿下,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变成了朱家大公子麽?

蔺家主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指着蔺长安的手指不停地发抖半晌也说不出话来,“你…你们……”

蔺长安吓得连忙往蔺长云身后躲,一边躲还一边忍不住道:“爹!爹…不关我的事啊,这都是六妹的意思,我就是帮她打听了郑王府替楚王安排的休息房间位置然后把她带进来了而已啊。”

卫君陌身份尊贵,不管他要不要休息,郑王府总会事先替他安排好一个空置的房间的。总不能等到他需要的时候反倒是让他去跟别人挤同一间吧?只是谁能想到,卫君陌进了平心斋根本没去那个房间,而是直接跟谢七公子去了书房下棋。众人再看了看,才发现,今天朱家大公子身上的衣服颜色跟卫君陌的衣服有些相像。只是颜色要更深一些,不了也不一样。但是如果站得远未必能分得清楚。

“二哥!你…”蔺菡泪流满脸,纤细的身体裹着还有些凌乱的衣衫轻轻颤抖颤抖着,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她没想到蔺长安竟然将事情全部推到了自己身上。

但是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会同情他。一个未出嫁的女子,跑到男宾休息的地方勾引有妇之夫,这事若是传出去,以后蔺家的女子都不用嫁人了。

朱初瑜挑了挑秀眉,看向蔺家主道:“原来是这样啊。事情已经这样了,不知道蔺家主……”

蔺家主没说话,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紫,好半晌才指着蔺菡怒骂道:“你…你这个…孽女!你…”噗地一声,一口鲜血从蔺家主口中喷出,整个人身子一软就朝着地上滑去。

“爹!”蔺长云连忙扑过去一把扶住了蔺家主,蔺家主并没有昏迷,只是虚弱的模样也不比昏迷的人好到哪儿去了。

“爹!”蔺长安也吓了一跳,连忙也跟了过去。如果他爹被气出个什么好歹,他也要吃不了兜着走。蔺菡就更不用说了,哭哭啼啼的扑倒蔺家主脚边,却被他一脚踢开了,“滚!”

蔺菡呆了呆,她从小受尽了宠爱,哪里受到这种事情。更察觉到大厅中众人轻蔑的眼神,忍不住捂着脸呜呜大哭起来。

朱初瑜微微垂眸,慢条斯理地开口道:“蔺家主,此事……”

眼看着蔺家主胸口起伏,眼瞳扩大又要吐血的模样,秦梓煦微微蹙眉道:“郑王妃,蔺家主此事的情况有些不好,有事也请缓一缓。”朱初瑜一怔,很快又扬眉似笑非笑地道:“秦公子,我们朱家家世低微倒是没什么。这事儿原本可是冲着大哥来了。”

所以,你一个楚王党羽向着蔺家人算怎么回事儿?

秦梓煦冷笑一声:让你气死了蔺家老头儿,好趁机吞并蔺家么?新皇刚刚登基,各大家族都在夹着尾巴做人。只有朱家有郑王做靠山,朱家刚刚损失惨重,把蔺家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吞下去不仅弥补损失,说不定还能更上一层楼了。当别人都是傻子不成?

南宫墨靠着卫君陌,闲闲地道:“蔺家主被气成这样,可见也是个重规矩的。不过家中子弟还是要好好管管,方能不堕了世家的名头。”

朱初瑜凝眉,有些委屈地道:“倒是我多管闲事了。”

南宫墨笑道:“弟妹说的哪里话啊,毕竟这还是朱家和蔺家的事儿。蔺家六小姐你怎么处置我们都没有资格说什么,不过蔺家主到底年纪大了,缓一缓也不耽误什么事儿。”

朱初瑜淡笑不语。

“长风…风儿…”旁边终于缓过气来了的蔺家主挡开了扶着自己的蔺长安,颤抖着朝坐在对面的蔺长风伸出手去。可惜,长风公子却只给了他一个淡漠的表情,“蔺家主,有何指教?”

蔺家主眼神一黯,“你…你是蔺家的嫡长子!”

蔺长风心中冷笑,现在想起来他是蔺家的嫡长子了?这几天蔺家里里外外可都是说蔺长云才是蔺家的嫡长子,蔺家根本就没有蔺长风这个人。蔺家主身后,另一个人同样神色一暗,微微收紧了扶着蔺家主的手。只可惜蔺家主此时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蔺长风身上并没有察觉。

“回来吧…回到蔺家,你依然还是…蔺家的继承人。”蔺家主道,他不是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地里嘲笑他。明明有一个与秦家的秦梓煦不相上下的儿子,却偏偏被他扫地出门了。如今蔺家山河日下,蔺长风却是朝堂上最有前途的新贵。只是要他亲自向儿子低头,他实在是拉不下这个脸。所以他只能默默地看着蔺长风在朝堂上越加的风生水起,再回头看看自己跟前几个平庸的儿子,然后默默地嫉妒着秦谢两家有优秀的子弟顶立门户。

直到此时他终于明白,蔺家将来如果真的交到这几个儿子的手中,那么蔺家只怕就真的要完了。特别是眼下,因为蔺菡的事情必然要引起一场不晓得风波,而他…此时已经没有体力和精力来跟那些对蔺家虎视眈眈的人周旋了。

蔺长风不屑的哈了一声,淡淡都:“承蒙看重,本公子好得很。蔺家主有空操心这些事情,还不如关心一下眼前的事情吧。”

闻言,蔺家主也只得遗憾的叹了口气。回头看向蔺长云道:“这里交给你处理,我先回去了。”

“父亲…”蔺长云一愣,蔺家主此举看起来是放权给他,但实际上却代表了对蔺菡的放弃。蔺家嫡出的大小姐的婚事,怎么可能随随便便让一个兄长处理?而还没正式掌权的蔺家嫡子又怎么可能是一个亲王妃和整个高义侯府的对手?没有蔺家支持,其实他什么也不是。

蔺家主却不在看他,身后一个护卫上前,扶起蔺家主往外走去。路过蔺长风身边的时候,蔺家主叹了口气道:“不管怎么说,你都是姓蔺的。有空回来看看,也给你娘上柱香。”

蔺长风咬牙不语,脸色僵硬。

“父亲…”看到蔺家主毫不留情的离去,蔺菡同样大惊失色,连忙扑过去想要抱住他的大腿,“父亲,不要走!女儿错了!呜呜…我知道错了。”

蔺家主轻哼一声,轻轻抬脚踢开了她的手,背影没有丝毫的停留。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蔺长风冷笑一声道:“原来这就是慈父啊,本公子还以为能有几分父女情深呢。”

大厅里一片宁静,只剩下了蔺菡断断续续的抽泣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