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6、楚王妃的报复/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宾客们被朱初瑜客客气气地送出了郑王府各自归家。总的来说,这场纳侧妃的喜宴表面上来看还是成功的。只除了洞房的时候突然发现新郎……当然,后者外人并不知情,所以依然还是成功的。

坐在回去楚王府的马车里,南宫墨靠在卫君陌身上忍不住低头闷笑起来,同时还有几分深深的遗憾。卫君陌一只手扶着她,不解地问道:“无瑕心情很好?”南宫墨连连点头,伸手抹去眼角的泪花。卫君陌眯眼看着她唇边止不住的笑意,看来…真的是心情很好了。

“无瑕做了什么?不能跟我说么?”卫君陌问道。

南宫墨眨眼,“求我啊。”

卫公子毫不犹豫地抛弃自尊,“求你。”

翻了个白眼,这么容易妥协,一点儿也没有成就感。

俯身靠近卫君陌怀中,南宫墨低声耳语了几句。卫君陌挑眉,半晌无语,“你…去配这种药?”卫公子考虑以后要不要对无瑕更加千依百顺一点,这种药简直就是男人的噩梦。但是同时,又为无瑕竟然亲自为萧千炜配这种药而感到一丝不悦。

南宫墨摇头,“当然不是,就算我想也来不及了啊。”

“那是…。”

“当然是师兄。”南宫墨毫不犹豫的出卖了同谋者,“买迷心香的是萧千炯麾下一个幕僚身边的人,师兄对这事儿很不高兴呢。”弦歌公子对自己如此高雅的药物居然用在如此下流的地方深感不悦。当然,弦歌公子自己给人用的话,就不是下流了。

卫君陌挑了挑剑眉,“你动的手还是弦歌?”

整个宴会,南宫墨都没有靠近过萧千炜。但是中途她出去过一趟,那点时间够她把药下在几个侧妃的身上吗?

南宫墨笑容可掬地道:“我们一起下的手。”弦歌负责将一部分药粉扔进了萧千炜用的酒壶里。在场的人有不少都喝了,但是并没有什么关系,就算被御医查出来那也只是普通的强身健体的药而已。而南宫墨负责将另外一部分药香洒在了萧千炜前往后院的必经之路上。而当天晚上,喝过那壶酒又会去后院的男人只有萧千炜一个人。朱初瑜同样也喝过,但是她是个女人,那药对她没有任何效果。

“听说今晚还会下雪啊。”南宫墨悠悠然道。本就极淡的药香,被积雪一盖,被水汽侵蚀很快就会无影无终。就像平心斋那一炉变成了檀香的迷心香一样,没有丝毫痕迹。

卫君陌将她揽在怀中,轻抚着她柔顺的发丝,“还在生气?”

南宫墨轻哼一声,道:“我才没那么小气呢,只是作为大嫂为了他的身体健康,还是让他修身养性一段时间比较好。”

“他的身体不需要无瑕关心,无瑕关心我就好了。”卫君陌道。

南宫墨笑吟吟地看着他,“你也想要试试?”

“……”

靠在他厚实温暖的怀中,南宫墨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休息。

敢撬她的墙角?她就让他连自己的墙角都没得撬!

回到楚王府,南宫墨便心满意足的歇下了。半点也没有因为今天白天的事情而影响到心情。隔天也一派自在悠然的拉着卫君陌去长平公主府接两个孩子,应了太初帝的旨意带着两个孩子进宫请安,全然是一副安心等着过年的闲散模样。只是在看到萧千炜明显掩饰不住的憔悴和阴郁神色的时候,楚王妃暗地里笑得更加愉悦了。

郑王殿下完全没有刚纳了四位侧妃,艳福无边的志得意满的模样自然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不过临近过年大家都很忙,而且黄家的八卦也不是那么好看的,于是大家也只能暗暗在心底猜测罢了。

转眼间便过完了新年,就已经到了太初元年了。

这日正是金陵城中的元宵佳节,元宵节这一日,金陵城中没有宵禁,城中百姓可以自由的在街上嬉戏玩耍。夜幕中,整个金陵城比起白日更加的人声鼎沸,热闹不已。

南宫墨两人携手漫步在城中的灯会上,来来往往路过的人们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总是忍不住要侧首注目。过完年的金陵城里依然幽寒料峭,南宫墨披着一件短披风走在人群中,看看周围的人潮涌动,不由莞尔。清丽的容颜在微黯的烛光下熠熠生辉,依旧光彩照人。

“好多人啊。”南宫墨有些惊叹地道,她几年前早金陵也过了一次元宵节的,不过但是灯会上好像并没有这么多人。

卫君陌一只手扶住她的腰,将她与过往的人群隔开,一边道:“二月就是父皇的守城,三月初就是恩科春闱,有不少人在年前就已经感到金陵了,只是你没有注意罢了。”这个时候出门艰难车船不便,特别是一些偏远地方的学子,只是入京参加科举路上说不定就要好几个月,一个不小心说不准还会误了考期。所以有不少人都会未雨绸缪,提前到达金陵,可以在城中租个便宜的院落或者有钱的直接住在客栈。既不用事到临头着急,还可以多温习一下功课,自然是两全其美。

南宫墨有些惊讶,“这样么。”虽然这个时代确实是车船不便,但是对于南宫墨来说也没不便到哪儿去。毕竟如果她独自一个人的话,快马奔驰从南倒北十来天也绰绰有余了。却不知,更多的读书人别说是买不起马,就算买得起他们也未必受得了快马奔波之苦。还有很多连马车都租不起的就只能步行前往金陵了。那路上走三五个月都是常事。

“各国的使节也到了?”南宫墨问道。

卫君陌微微摇头道:“只有南越的使臣到了,昨晚傍晚到的,今天上午才入宫觐见父皇。”

南宫墨站住,微微沉吟了一下,问道:“昨天到的,今天才入宫觐见父皇?连国书都没有事先送上么?”虽然说客人远道而来也不应该让人立刻就进宫觐见什么的,但是客人要不要拜会主人和主人要不要劳动客人是两回事。一般的程序也应该是事先派人通知,好让礼部官员好准备迎接。然后太初帝下诏请客人们先休息,次日再召见云云。卫君陌淡然道:“父皇什么都没说,昨晚他们住在客栈,今天才被请去了驿馆。”

南宫墨耸耸肩,这种事情太初帝和卫君陌他们这些朝堂上的人自然有分寸,也用不着她操心什么。不过,心里却也对面对南越使臣的态度心里有个底。

灯会上果然有不少儒生大半的读书人,这些人多半是出生清贫的人家,早早的赶到金陵除了虽然要温书,却也有不少人依然为生活所困。所以这样的日子自然也就免不了出来赚些银两了。读书人善于谋生的人不多,所以大多数人最擅长的也只是书画而已,所以灯会上倒是有不少人摆着摊子卖字画之类。一来可以赚些银两,二来若是能够被贵人青眼,自然是最好了。

看到两人携手而来,不少人的眼光都不由得亮了亮。南宫墨看在眼中不由得暗笑,侧首看向卫君陌的笑道:“看来你还是应该戴个面具再出门。”这些人显然都是认出了卫君陌的身份,心中自然十分期盼着他能够在自己的摊子前驻足一二。只可惜,卫公子显然对这些字画并不感兴趣。

卫君陌低头看看她,淡笑不语。

看到两人走过去,被抛在身后的人们不由都露出了几分失望的神色。

“无瑕!”人群中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南宫墨应声回头,便看到谢佩环秦惜还有商念儿竟然站在一起含笑看着他们。两人停步,三人立刻就走了过来,商念儿笑道:“方才我们还在说说不定能遇上你们呢,没想到竟然真的遇上了。”

南宫墨挑眉笑道:“二嫂,难得你也有空啊。”

这倒不是南宫墨调侃,回到金陵之后商念儿当真是忙得很。原本家中就有孩子,商念儿一个人又要顾着两个家。过年的时候,倒是干脆加上南宫绪三家在一起过了。以至于自从回到金陵,商念儿竟然走没怎么出来玩耍过。不过商念儿是将门之后,看着虽然不像薛小小跳脱活泼,性子里却还是颇多坚毅,商戎府上和南宫晖府上都让她打理的井井有条,就是南宫墨也不得不承认南宫绪给南宫晖选了一个很不错的妻子。

商念儿脸颊微红,无奈地道:“你也来取笑我,谁让我不如你手下能人如云,只能事事亲力亲为呢。”

“惜儿,你的身体……”

秦惜披着一件白狐皮做成的斗篷,有些清瘦的小脸在白绒绒的皮毛间映衬的更加娇小可人。秦惜摇头,嫣然笑道:“我好得很,让你担心了。”

四人说了几句,南宫墨也看出了站在自己身边的某人让三人都有些不自在。有些为难地看向卫公子,眨巴了一下眼睛。卫君陌平静地看了她片刻,道:“你们四处逛逛,晚一点我来接你。”

南宫墨心下略有些愧疚,卫君陌本就忙得很,好不容易今天抽出时间来陪她逛灯会,特意连两个孩子都被扔在了家里,结果……

卫君陌摸摸南宫墨的脸,无声的摇了摇头表示不在意。

谢佩环三人也有些不好意思,谢佩环道:“我七哥还有秦公子他们在前面状元楼小坐。”她们几个其实也是跟兄长出门然后遇到了的。

卫君陌点了下头,转身离去。

卫君陌的离去,让谢佩环三人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南宫墨无奈,“你们也太夸张了。”秦惜微笑道:“墨儿你不懂……”南宫墨是完全感觉不到卫公子的气势,但是不代表她们感觉不到啊。有这么一个气势森然的面瘫站在一边,别说玩耍了,就是想要愉快地聊天也不行。就算卫君陌根本没看她们,她们也很容易会有一众芒刺在背的感觉啊。

商念儿和谢佩环齐齐点头。

所以说,卫公子桃花运不太好,真的不是没有理由的。这么一想,敢于算计卫公子的蔺菡简直就是巾帼英雄了。四哥长相出色衣着华美的女子并行在人群中,却并没有引来什么不长眼的人骚扰。天子脚下,一块板砖砸下来也会砸三个官员,两个皇亲国戚,还有五个是官员和皇亲国戚的亲戚。这种容貌衣着气质,只要眼睛没问题都知道不是什么寻常人家的人。

秦惜满是欢喜地道:“我还是第一次自己出来逛灯会呢,咱们快走吧。”

三人纷纷点头,十分体恤她从小被迫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日子。手拉着手,四人脚步轻盈的穿梭在人群中,时不时观看街道两边挂着的华美彩灯和各种小摊。

街边的一处酒楼二楼的窗口,一对青年男女并肩而立。男子二十来岁的模样,身形修长,眉目英挺,比起金陵城中常见的人肤色略深了一些,虽然穿着一身中原人的服饰,却很容易让人看出他并不是中原人。另一个女子十七八岁的模样,容貌绝美,眉间点着一个一颗金色的宝石花钿,一袭深蓝色的长裙,细腰轻挽,秀发微曲,更多了几分异域风情。

两人此时都正点头看着楼下街道上渐行渐远的四个女子,男子挑眉道:“没想到…这大夏果然是美人如云啊。随随便便就能够见到四个风格各殊的绝色。”他的中原话说得十分流利,只是带着一种有些古怪的口音。

女子微微皱眉,以另一种语言道:“哥哥,那四个可不是一般的女子。你没听见么?方才那几个女子称呼那为无瑕。”

“那又如何?”男子不以为然。

女子眼底闪过一丝无奈,“来之前,哥哥没有听人提起过吗?楚王妃,名叫南宫墨,字无瑕。”

男子不耐烦地挥挥手道:“中原人真是麻烦,取个名字还要那么多的花样。不过…那是楚王妃?可真是个绝代佳人。跟那些柔柔弱弱的中原女子格外不同。”女子轻哼道:“刚才那个男子应当就是楚王,哥哥,你不是他的对手。做好不要去惹他。”

男子翻了个白眼,“不是正好么?你对楚王有兴趣,我对楚王妃有兴趣,咱们合作好了。”

女子耸耸肩,再看了一眼已经看不见南宫墨等人的人流,道:“我不觉得跟你合作有什么用处。反倒是可能会激怒楚王。”她又不是只会动手不会动脑的兄长,中原男人对他们的女人可是十分看重的。别说是被人怎么样了,就算是被人多看几眼说不定都要发怒。跟他合作?她又不是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