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敢还是不敢?/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谈论间,下面的打斗已经到了尾声。只见那苓香公主手中的弯刀划出一道绚丽的弧线,干净利落的一刀落在了那侍卫拿到的手上,顿时佩刀落地顿时血流如注,周围一片惊呼。

苓香公主收回弯刀,扬眉看向萧千炜,道:“郑王,看来你的护卫也不怎么样啊?还请赐教。”

萧千炜脸色更加难看起来,他对武功并不十分擅长,但是自己的护卫的身手他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至少,绝对比他强。既然自己的侍卫打不过这个南越公主,那么他就更不可能是她的对手了。只是,若是不肯迎战,只会让人觉得他懦弱。而若是应战却输了...一个连女人都打不过的王爷......”萧千炜一时间左右为难。

见他沉默,苓香公主不由得笑了起来,“我们南越人说敢不敢,比能不能更重要。看来...大夏人好像不是这样这位的啊。”说着,苓香公主有些遗憾的耸了耸肩,将染血的佩刀送回了腰间的刀鞘里,“既然这样,本公主也就不好勉强王爷了。”

“本王.....”

“本王陪你打!”一个洪亮中带着几分怒气的声音响起,萧千炯拨开人群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萧千炯轻哼了一声,有些嫌弃的挑眉打量了苓香公主一番冷笑道:“哪儿来的丫头片子就敢在金陵皇城里耀武扬威?不过你们也就敢欺负欺负不怎么习武的人了吧?上午在宫中怎么不说要切磋呢。”

苓香公主并没有生气,那南越王子笑道:“原来是四皇子殿下。”

萧千炯轻哼一声,抬脚踢起了方才落地的佩刀轻轻一抖,刀尖直指那苓香公主,“来战。”

苓香公主饶有兴致地看了看萧千炯,笑道:“听说四皇子在战场上很是英武不凡,看上去倒是比这位三皇子要有意思一些,请。”

“这丫头竟然还会挑拨离间。”茶楼里,蔺长风叹道,“四皇子打得过这丫头么?我怎么觉得这么玄呢。”

卫君陌微微蹙眉,摇了摇头,“还要差一些。”萧千炯练武的资质一般,即便是太初帝重视武功,也不是为了跟人比逗用的。这是在战场上杀敌的招数,只要足够勇武,迅捷,练些杀敌的招数也就够了。真正较为高深的武功,萧千炯学习也不过几年时间,这几年还时常征战在外根本没有功夫认真练武,又怎么比不上南越皇室这些自幼便习武的公主皇子。

南宫绪皱眉,问道:“他们想要干什么?”

秦梓煦笑道:“大约是...想要炫耀一下自己的武力吧。陛下刚刚登基不久,北元未平,近些年绝不会轻易对别处动兵的。这些人怎么会不想要趁机讨一点便宜呢。朝堂上那些人你们也不是不知,还没怎么着呢就天天嚷着天朝上国以和为贵,若是再看到对方武力惊人,自然就更要以和为贵了。”

蔺长风牙疼,“这么说,咱们还是得给这群人一个下马威才行啊。”简秋阳笑道:“现在是人家在给咱们下马威。”

萧千炯的武功显然比那位侍卫要有看头得多,打斗起来也就越加的激烈起来。周围围观的人们纷纷为萧千炯加油喝茶。交手了几招之后,那苓香公主终于对萧千炯慎重了几分。站在一边观战的那位南越王子也跟着神色也多了几分认真。除了那位不知深浅的楚王,他们对太初帝的另外三个儿子其实都没怎么看在眼里的。二皇子一看就是比普通人好不了多少,三皇子连应战都不敢。不过这位四皇子倒是颇为刚猛,听闻这位在战场上也很喜欢身先士卒,是个相当勇武的皇子。

转眼间两人已经交手上百找,萧千炯神色越加凝重起来,手中的刀舞得虎虎生风。苓香公主握着弯刀的手紧了紧,萧千炯的力气很大,每一次刀锋相撞的时候几乎都震得她虎口隐隐作痛,不过...这还不够!

苓香公主眼底闪过一丝锐气,反手转过手中的弯刀直直的朝着萧千炯手中的刀身斩了下去。萧千炯下意识的举刀挡了上去。两刀相撞只听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萧千炯手中的到竟然从中间应声而断。萧千炯心中一惊再要抽身已经来不及,被苓香公主抢上前一步,一掌集中了心口跌了出去。

萧千炯手里的只是一柄普通的侍卫制式佩刀,而苓香公主手中的却是一柄难得一件的宝刀。方才就已经打过一段时间,这会儿再战被苓香公主轻而易举的抓住了机会一刀斩断了。所以说,无论什么时候,随身带着自己惯用的兵器都是一件必要的事情,否则就会向萧千炯一样,上了战场才发现自己忘了带刀。最后败得郁闷无比。

看到妹妹再一次战胜,那南越王子更加得意的放声大笑起来。

“哈哈,看来大夏皇子也不过如此啊。听说楚王殿下今天也来了灯会,怎么不出来一战呢?还是说...楚王殿下也是浪得虚名?”

萧千炯愤恨地将手中的刀扔到了一边,没好气地道:“本王怕大哥来了你们消受不起!”

南越王子笑容可掬地看着萧千炯,仿佛在宽容的看着一个可怜的失败者。气得萧千炯险些就想要扑上去给他一拳。萧千炜脸色也很是难看,自己精心举办的诗会被这对兄妹毁了一般不说,竟然还敢如此挑衅羞辱大夏皇室!

事实上,这个年萧千炜过得一直不怎么愉快。具体原因自然就要追溯到他迎娶侧妃那位突然患了某些不可明言的疾病了。出了这样的事情,萧千炜甚至不敢去宣太医来为自己整治,只能暗地里找了几个信得过医术又不错的大夫来看看。但是每个大夫的结论都是一样的,他的身体并没有出什么问题。但是...就是不行!

过着这些时日,萧千炜也渐渐反应过来了。自己身体没问题,心理更没问题,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他被人给下药了。至于到底是谁有这个本事,又会做这种事情...自然是不言而喻。只是过年的时候事情不少,南宫墨和卫君陌这两个更不是你说上门求见他们就乖乖等在府里给你见的。于是竟然一直就拖到了现在。在宫中倒是时常碰到卫君陌但是这种事情显然并不方便在宫中说。

今天好不容易因为诗会的事情心情好了几分,没想到刚到尾声又杀出了两个程咬金,让他丢了这么大一个脸。连原本拉拢了许多读书人的好心情也被弄得消失殆尽了。

南越王子显然没有将萧千炯的话放在心里,高声道:“楚王殿下,舍妹想要领教王爷的高招,不知王爷是否赏脸呢。”显然是笃定了卫君陌此时就在现场。

街上一片宁静,不少人开始四下张望想要看看楚王殿下是不是真的在场。

一个清冷的声音在空中响起,“本王妃正好也想要领教苓香公主的身手。”

话音未落,就见一个人影从对面的窗口掠了出来,飘然落在了苓香公主对面。

“楚王妃?!”

南宫墨已经褪去了外面穿着的短披风,只露出里面穿着的月白色的衣裙。素衣雅致容颜清丽气质清冷出尘,南宫墨站在场中神色淡定的看着眼前的苓香公主,不像是一个武功高强的高手,倒像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大家闺秀。

“楚王妃?”苓香公主眼神一闪,有些微的诧异。方才在楼上隔得远,而且南宫墨本身习惯性避开一些特别的目光,所以并没有十分看清楚这位楚王妃的样貌。苓香公主素来以自己的容貌为傲,现在才发现这位楚王妃的容貌竟然完全不输于她。虽然不及她的艳丽风情,却更有一种南越人绝不会有的清傲出尘的气质。这种气质显然更符合大夏人的审美观。

南宫墨微微点头,右手展开,一柄青光湛湛的剑从她袖间划落,正是青冥宝剑。

但是南宫墨的剑锋指向的却是站在一边看热闹的南越王子,“本妃不占苓香公主便宜,王子请。”

南越王子显然没想到南宫墨竟然会直接挑战他,不由得愣了愣,笑道:“王妃,想要挑战大夏高手的是舍妹。”

南宫墨抬眸,淡淡道:“本王妃想要挑战南越王子,难不成,阁下不敢应战?”

被人拿自己的话堵了自己,南越王子也一时无语。

好一会儿,方才笑道:“王妃说笑了,就算是要战,小王也应该与楚王殿下对战才是。怎么能欺负王妃呢?”

南宫墨不以为然,“贵国公主能与我大夏皇子对战,为何本妃不能挑战王子。闲话休叙,王子只说...敢、还是不敢!”

“王妃说得好!”人群中响起一阵欢呼。

南越王子眼神一缩,目光如箭的射向距离自己不到十步远的南宫墨。只是南宫墨神色淡定,眼光漠然的注视着他,什么都没有再说。

敢?还是不敢?

方才苓香公主说了,敢不敢比能不能更重要。所以,南越王子当然不能说不敢。

“既然如此...小王领教王妃高招。你我点到为止如何?”

南宫墨唇边勾起一抹浅笑,手中青冥剑已经朝着南越王子刺了过去。

萧千炯看到南宫墨顿时振奋,手舞足蹈地替她加油,“大嫂!打扁他!”

南越王子侧首避开了南宫墨的剑锋,疾步朝后退去。同时拔出了他腰间的一把弯刀。他这柄到外形同样十分华丽,但是弧度并不如苓香公主,只是稍微有些弯度。但是长度和宽度都是苓香公主的弯刀的两倍有余,也是一把十分不错的宝刀。

只看他的刀南宫墨就知道这位南越王子跟苓香公主不同,是走男子惯常的刚猛路线的。当场心中便有了主意,手中青冥剑也越发的刁钻凌厉起来。南宫墨的轻功即便是卫君陌也要赞一声非常出色。前后两世都有杀手的经验南宫墨也更知道如何扬长避短。完全不会去跟他硬碰硬,只是以高明的身法游走的同时又趁机给予对手有效的攻击。在场个人,绝大多数都是不会武功的人,只能看到那南越王子看似十分威风的招数,打的霸气无比。然后就是楚王妃飞快的移动身形,至于南宫墨的招式却是完全看不清楚了。

但是站在一边观战的苓香公主和几个侍从却看的清清楚楚。南宫墨的路数和苓香公主有一定程度的相似,但是她的身法比苓香公主更高明,她出手的次数比苓香公主更少,但是几乎从来不会落空。苓香公主皱眉,心底不由得微微生寒。如果这不是比武,说不定她的这位兄长已经重伤或者死在了南宫墨的手中。

站在她身边的侍从低声道:“听闻楚王曾经是大夏第一的杀手组织的首领,说不定他指导过楚王妃。”

苓香公主蹙眉,“就算如此,楚王妃也是个天才。我不如她。”

侍从看了看还在打斗的两个人,也暗暗叹了口气。王子的武功未必比楚王妃低多少,但是比起皇室争斗严重的南越,身为楚王妃的南宫墨竟然比南越王子更懂得杀人的技巧。真是......

“楚王妃会不会打不过啊...”有人见到南越王子如此勇猛,都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

“不知道啊,楚王殿下怎么还不出来?难道怎的不在么?”

萧千炯睁大了眼睛狠狠地瞪了身边的人一眼,道:“胡说!大嫂怎么可能打不过一个蛮子!”

这些人却不知道,南越王子此时所承受的压力。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竟然真的被一个女人给压制住了。南宫墨的剑法非常狠辣,完全没有花俏好看的招数,只要一出手必然伤敌见血。当然,南宫墨是有分寸的,并没有让他重伤。每个地方都只是留下了一个浅浅的血痕,但是越是这样,就越是让南越王子感到愤怒和羞辱。于是,手下的力道也就越发的狂暴起来。

南宫墨不太喜欢这种比武,所以也没有打算持续多长时间。在剑锋第二次指向南越王子的心口的时候,她主动停手了。但是南越王子却被这样的耻辱激得有些收不住手,不仅没有收手反倒是继续举着刀砍向了南宫墨。南宫墨微微眯眼,手中青冥剑抡出一道明亮的光芒直刺南越王子的眼睛,让他眼睛眯起手下不由得顿了片刻。

“放肆!”一道沉重的压力从身后袭来,同时前面南宫墨的剑已经到了他跟前。

南越王子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被青冥剑一剑抽在了脸上,同时一道劲力从身后将他扫翻在地上。

“楚王,楚王妃!手下留情!”还没能睁开眼睛,就听到陵夷公主惊骇的呼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