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1、难言之隐/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边茶楼里十分热闹,距离他们不远的另一处茶楼的厢房里就要显得安静多了。太初帝坐在厢房里喝着茶,陈昱和薛真陪坐在一边眼观鼻子鼻观心。心中暗暗的羡慕起了正在幽州吃风沙的好友朱宏。有一利必有一敝,留在金陵做天子近臣荣华富贵固然是好,但是伴君如伴虎也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比如现在,虽然太初帝并没有怒意勃发,甚至他们根本没看出来陛下到底有没有生气,但是那种战场上的历练出来的直觉还是告诉他们,此时不应开口。

这个茶楼的位置也还算不错,方才那场诗会和比武他们自然也看的清清楚楚。只是有些拿不准陛下到底是在为郑王殿下办诗会生气,还是为了四皇子打不过南越公主生气,或者单纯的就是为了南越人太嚣张而生气?

薛真有些不确定的去看陈昱,陈昱低头喝茶,什么都没看见。

算了,他也喝茶吧。

好一会儿,太初帝终于伸手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咚的一声轻响,然后道:“南越人,你们怎么看?”

提起军事上的事情,薛真松了口气,这个他擅长。和陈昱对视一眼,两个各自阐述了自己的看法。无外乎是大夏立国开始就没怎么跟南越打过仗,就是偶尔边境上一些小冲突罢了。南越民风彪悍,百姓尚武,偏偏国家狭小,物产贫瘠。自然羡慕大夏地大物博。从前先帝态度强硬,即便是刚刚立国也不将南越放在眼里。这几年,大夏又经过几年战乱,北方又有北元人时而骚扰,南越人自然想要捞点好处。今天的事情,说是挑衅不如说是试探。试一试大夏君臣对南越的态度。

陈昱道:“陛下还想要出征北元,近期内只怕不宜与南越人发生冲突。”事情总要一件一件解决,要是一次性面对两个方向的敌人,即便大夏是个庞然大物也消耗不起。更何况如今民生亟待修养。而无论是身为太初帝的心腹还是陈昱自己,也都认为比起南越,北元才是短时间内他们最大的敌人。

太初帝道:“难道,咱们还要忍让他们?”

“自然不能!”薛真道,“正是暂时不想跟南越人打仗,咱们的态度才要更加强硬。若是让他们觉得咱们软弱可欺,只怕边境就真的要不得安宁了。”太初帝满意地点头道:“言之有理。”

见他心情仿佛好了一些,陈昱和薛真也不由得暗中松了口气。大好的日子,不在家陪老婆孩子,却要来陪这位爷…简直是太虐了。

“那位南越王子和公主的身手当真是不弱。”陈昱叹道。

薛真不以为意,“还不是败给了楚王妃。”

陈昱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道:“南越尚武,这两位的水平即便是不能全部至少也可以代表了大部分南越王族的水平。听说,南越王有膝下又十五位公主,十三位皇子。”

“这么多?!”薛真惊讶,这几乎都能跟先帝他老人家相提并论了。

陈昱道:“这些皇子公主,就算只有一半的人身手跟这两位一样或者相差不远,就已经很吓人了。”甚至还有可能更高的。

薛真不解,“这些皇子公主,不好好学治国,将时间都浪费在练武上?”这对于中原人来说,根本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即便是他们这些武将之后,也不是家里每个人都非要武功高强不可得。

陈昱道:“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多少国需要治。南越面积不到大夏的二十分之一,人口不足大夏的十分之一。而且他们跟北元差不多的,男女都能上战场杀敌,治军就是治国。”

“很强?”薛真有些迟疑起来。

陈昱耸耸肩,“听齐王殿下说,非常强。”

齐王之前被贬到益州,虽然不与南越接壤,但是毕竟要近很多。知道的消息自然也就更多了一些。

陈昱道:“但是他们有一个问题。”

“什么?”

陈昱道:“他们皇室争斗非常厉害,所以自损也非常严重。”这对他们来说当然是一件好事,如果南越真的出现一个横空出世的天才的话,大夏才会有麻烦呢。薛真豪迈的挥挥手表示,“这些本将军不懂。总之,他们敢来咱们就狠狠地揍!”

太初帝看着两个部下你来我往的讨论,脸色也缓和了许多。笑道:“薛真说得不错,敢来就给朕狠狠地揍!回头记得提醒朕,要给楚王妃赏赐。”后面这句话,是对着身后的内侍说的。内侍恭敬地点头,连忙记下。

薛真也很是赞同,“楚王妃当真是巾帼不让须眉。”

太初帝轻哼,“无瑕是很好,但是那两个小子…当真该练练了!”

深夜,回郑王府的陆上。马车里,朱初瑜和文侧妃一人一边坐在萧千炜的身侧。萧千炜靠着马车闭目养神,眉宇间带着几分疲惫和阴郁。今天虽然获得了不少读书人的好感,但是同样也在这些人面前丢了不少脸。这种事情办成了却高兴不起来的感觉,让他觉得格外的憋闷。

朱初瑜对此倒是不怎么在意,横竖今天的事情也是文家牵的头,跟她和朱家也没有什么关系。朱初瑜能够感觉到,四位侧妃入门之后,萧千炜对朱家就越发的冷淡了。不过这也是朱家自己不争气,这几个月过去,朱家依然还在及其缓慢的恢复元气。在朝堂上更是帮不到萧千炜什么忙。

文侧妃面上也没有什么高兴的色彩,看了看闭目养神的萧千炜欲言又止。

“妹妹有什么话要说?”朱初瑜淡淡笑道。

闻言,萧千炜也跟着睁开了眼睛。文侧妃犹豫了一下,低声道:“王爷,听说弦歌公子医术高明……”话还没说完就噎住了,因为文侧妃已经看到了萧千炜顿时变得无比难看的脸色。萧千炜冷冷的瞥了文侧妃一眼,道:“不该你管的事情,少开口!王妃还没说话,哪里有你开口的地方!”

文侧妃不由得一呆,对上朱初瑜似笑非笑的眼神,顿时明白自己着了朱初瑜道了。但是…她确实是为了王爷好啊。

看着文侧妃又是迷茫又是委屈的模样,萧千炜觉得心中更加烦躁起来。因为之前事发突然,后来这将近一个月他都没有再几位侧妃的房里歇。四位侧妃虽然入门这么久,却依然都还是完璧之身。除了吕侧妃,另外三位侧妃原本或许还不明白,但是几位侧妃身边可都是有专门侍候他们的陪嫁嬷嬷和奶娘的。她们这些闺中的闺秀小姐们不明白,这些经验丰富的嬷嬷们怎么会想不到?所以,这件事在郑王府的后院其实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但是这种被所有人窥知自己难堪的秘密的感觉,让萧千炜感到非常的难堪和暴躁。就连娶了四位背景不弱的侧妃的得意也都黯淡了好几分。现在被文侧妃当场提起,萧千炜怎么能不怒?

看着文侧妃泪眼朦胧的模样,萧千炜只觉得心中烦躁无比,冷哼了一声,起身让车夫停下了马车。掀开帘子出去扬长而去。

马车里只剩下朱初瑜和文侧妃两人,朱初瑜似笑非笑地看着文侧妃,淡淡道:“妹妹,我知道你担心王爷的身体,不过这种事…还是不要太心急了好。”

文侧妃又羞又怒,朱初瑜的话就像是在讽刺她等不及了一般。

好一会儿,方才低声道:“多谢王妃教诲。”

朱初瑜淡笑道:“没什么,本妃只是提醒一下而已。毕竟,惹怒了王爷,本妃说不定也会跟着吃挂落。”书香门第家世清贵了不起么?文侧妃方才一句话,就将文家这么些日子辛苦筹备的功劳抹杀了七八分。就算萧千炜好了,只怕也要冷落她一段时间了。

至于萧千炜的身体,既然知道是中毒了,朱初瑜反倒是不着急了。与其便宜了这几个女人,还不如等她准备好了再说。原本她是想要直接对这四个侧妃下手的,谁知道这些人娘家也不是什么善茬,身边防备的滴水不漏。贸然动手,只会将自己置于险境。但是想要赶在这些女人有孕之前怀上孩子,而且最好还要确保是个男孩儿,哪儿那么容易?这几年时间都没有,难道这短短的一两个月就能成了?

想到此处,朱初瑜秀眉微蹙,眼底也多了几分淡淡的焦虑。

比起朱初瑜这边,另一边的南宫墨和卫君陌就显得温馨愉快多了。靠在卫君陌怀中,南宫墨很是疑惑不解。萧千炜…为什么不来找他们要解药呢?难道他真的不怕自己从此就不行了?

“在想什么?”卫君陌轻声问道。

“萧千炜。”南宫墨漫不经心地随口答道。

扶在腰间的手一紧,“想他干什么?”

南宫墨抬起头来道:“他怎么就不着急呢?”

“你怎么知道他不着急?”卫君陌道。南宫墨耸肩,“很明显啊,那东西是师兄独门秘药,除了师父没人解的开。既然师兄问了,他肯定还没好。但是他还是选择了否认,难道面子真的比里子重要?”而且居然还比未来的子嗣和幸福重要。萧千炜的淡定让南宫墨觉得原本这件事的满足感顿时打了个折扣。

卫君陌道:“没有人会当众承认这种事情。”

这种有损男人尊严的事情,打死也不能大众承认啊。他要是答了,很难说弦歌公子会不会大嘴巴的当场说他那啥。

“要是我们一直不提,他该不会就这么一直拖着吧?”南宫墨略微有些不安起来,万一拖久了会不会…当然,这个她不在意,但是太初帝和皇后肯定不能不在意。

“不会。”卫君陌道,“很快他就会上门去求见师父。”

“师父?”南宫墨震惊,“难道不是应该求见师兄吗?”

“他应该认为师父是老人家,肯定没有弦歌公子恶劣。嘴也会严实很多。”

南宫墨默默无语,“这绝对是错觉。”她师父人品低到年轻的时候险些在江湖上混不下去,哪里有师兄的医仙的名声好?

“这跟我们无关。”卫君陌道。

南宫墨点点头,“言之有理。”她只怕担心萧千炜死要面子硬撑,最后弄假成真连师兄和师父都挽救不了他而已。要真是这样,想想还是有点对不起皇帝和皇后的。

“那个苓香公主和南越王子,今晚到底是想要干什么的?”南宫墨换了个话题,忍不住蹙眉道。

卫君陌淡然道:“没什么,不过是想要试探而已。”

“公主王子亲自下场,南越人真舍得本钱。”南宫墨挑眉赞叹道,那位南越王子身上的上,脸上的伤,没有十天半月只怕没法子出来见人了。卫君陌道:“南越人野心勃勃,当年北元入侵中原,他们就趁机侵占南方边境,最后拼不过北元骑兵才被迫退了回去。如今北元人被赶出去,大夏又战乱不断,他们自然又生出一些心思来了,不足为奇。”

南宫墨点点头,忍不住打了个小小的呵欠,“不仅是南越,听说还有安济,瓦剌等国和部落。不是说还要联姻吗?那位南越公主倒真是很漂亮呢。”

“困了?”卫君陌低头轻声道。

南宫墨点点头,“好像有点困了。”都快要到子时了,确实是应该困了。

卫君陌将她压在自己怀中,轻轻拍了拍背心道:“那就睡吧,到了我叫你。”

南宫墨也不拒绝,依偎在他怀中慢慢闭上了眼睛,一边道:“和亲的话,按规矩应该是要选皇室中人吧。我觉得那个南越公主…应该会对你有兴趣…”

“我对她没兴趣。”卫君陌从容地道。

低头,就看到南宫墨已经闭着眼睛睡了过去,呼吸平缓容颜沉静,一片静谧的感觉。

卫君陌小心的将人护在怀中,低声吩咐外面赶车的侍卫慢点走。

外面的侍卫抽了抽嘴角:他本来就没多快,再慢还不如下车自己走。

又过了一会儿工夫,侍卫低声禀告,“王爷,到了。”

卫君陌轻轻的抱起南宫墨走了出去,南宫墨皱了皱眉就要睁开眼睛,卫君陌低声道:“没事,继续睡吧。”

挣扎了一下,南宫墨还是顺从的放弃了继续沉入睡梦中。抱着她,卫君陌无声的飘然落地,漫步朝着楚王府大门走去。

------题外话------

亲爱的们,国庆节快乐快乐!么么哒。出去玩了吗?人山人海了吗?(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