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4、瓦剌来归/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宫中

太初帝端坐在龙椅上望着下面跟着南宫墨和卫君陌进来的一行人,微微扬眉并没有开口说话。

孟木特十分知礼,上前一步道:“瓦剌斡朵里部孟木特携妹东珠,叩见皇帝陛下。”跟在他身后的几个使臣和东珠公主也跟着齐声下拜,能够被选来作为使臣的,多少都会一些中原话,只是好和差的区别而已。太初帝满意地点头,孟木特身后几个托着礼盒的使者上前,只听孟木特道:“皇帝陛下威仪远播,孟木特深感拜服特携全族来归。今献上我部瑰宝,以贺陛下御极之喜,万寿千秋。”

使者打开盒子,里面果然都是各种塞外珍贵的药材,珍宝,皮毛,还有一份礼单。孟木特的贡品自然不可能只有这些,太初帝并没有去看那礼单,只是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孟木特有心,朕心甚喜。我大夏自然欢迎所有愿意归依之人,以后便是自己人,不必如此客气。来人,传旨。”

站在殿下的礼部官员手捧明黄的诏书,展开,"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斡朵里部孟木特,诚心来归,忠心可嘉。今此封孟木特为瓦剌可汗,为瓦剌各部之首。赐郡王爵位,号明德郡王。钦此。”

“臣,叩谢陛下隆恩。”孟木特恭敬地道。

太初帝笑道:“孟木特起身吧。”

“谢陛下。”瓦剌众使者这才纷纷起身。太初帝心情十分不错,不管双方暗地里各自打的是什么小算盘,至少明面上皇帝刚刚登基就有外族来归,总算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千百年前,中原王朝鼎盛也曾有万国来朝,四海咸服的盛景。只是后来王朝衰落,外族入侵。如今经过百年,中原王朝又有兴盛之势,怎不令人欢欣鼓舞?

“这便是东珠公主?”太初帝看看东珠公主,笑道。

东珠公主也上前,“臣女东珠,见过皇帝陛下。”

太初帝点头,“很好,楚王妃,你带东珠公主去见皇后吧,正好今天南越苓香公主也在宫中。”

南宫墨点头,“是,陛下。”

带着东珠公主出了大殿,朝着后宫的方向而去。东珠公主平生第一次到中原,沿途许多大城镇早就看的眼花缭乱,等到进了金陵之后更加惊讶。但是却也比不上这大夏皇城带给她的震惊。如此恢弘庞大的一座皇宫,几乎都要比他们整个部落聚居地还要大了,竟然就只住了皇帝和皇后么?听说连皇子们长大了都只能住在宫外,这么多的房子......

一边走,南宫墨也一边尽责的向东珠公主介绍宫中的各处宫殿和分布。至于东珠公主听不听得明白能不能理解就不在她的责任范围了。带着一路惊叹不已的东珠公主来到皇后宫外,等到进入通报的内侍出来宣两人入内,方才带着人走了进去。

皇后殿里颇为热闹,太初帝后宫没有几个妃子,公主也只有永成公主和快要及笄的明玉公主。此时,两位公主都在,再加上进宫请安的朱初瑜,带着两位侧妃,以及孙妍儿带着小世子康儿,苓香公主竟然也坐了一殿的人。两人进去的时候里面不知道在说什么,笑声一片倒是十分热闹。

“无瑕来了,快过来坐吧。”皇后朝着南宫墨招手笑道。

南宫墨行了礼才笑道:“奉父皇之命,带着瓦剌东珠公主前来拜见母后。”

东珠公主已经照着大夏的礼节向皇后行礼了,皇后笑道:“来者是客,东珠公主不必多礼,快请起。”

东珠公主谢过起身,皇后又向她介绍了在座的众人,又依次见礼这才坐了下来。苓香公主和东珠公主都是前来贺寿的客人,自然也免不了相互大量一番了。苓香公主在看了东珠公主几眼之后就没有再看,显然是对这个容貌武功都不如自己的公主没什么兴趣。东珠公主倒是有些惊讶与苓香公主的美貌,即便是此时殿中女子相貌都是十分出色,苓香公主的美貌在这些女子中也都是靠前的。也只有...东珠公主看了看坐在皇后下首的南宫墨。也只有楚王妃才能略压苓香公主几分了。

皇后笑道:“难得你们今天都进宫来看本宫,又来了新客人,这宫里总算是能热闹起来了。”

朱初瑜笑道:“母后不嫌弃,儿臣们日日进宫请安也是欢喜的。”

皇后淡淡一笑,“你倒是嘴甜。”皇后又过问了东珠公主一路来金陵路上辛苦,身体可好,可有什么不习惯等等,东珠公主也都一一作答,宾主和睦,一派平和之气。

说了一会儿话,皇后方才笑道:“东珠公主刚来,陛下今晚在宫中设宴为大家洗尘。公主这会儿若是累了不妨到偏殿歇息。你们陪着本宫这老太婆想必也十分无趣,都出去玩儿吧。”如今宫中除了后宫里抱给别人养着的还在襁褓中的五皇子并没有别的皇子居住,倒也不怕冲撞了谁。

众人纷纷谢过皇后,皇后这才起身回后殿休息去了,只是临走之时叫了朱初瑜陪自己一起走。自从那次皇后将身边的嬷嬷送去了郑王妃,就再也没有单独见过朱初瑜了。即便是请安,也只是让她进来磕个头就出去了。若不是为了儿子的面子,皇后只怕直接就让她在殿外磕头或者干脆不让她请安了。这还是第一次皇后要留下朱初瑜单独说话,朱初瑜眼底闪过一丝惊喜,连忙应了。

东珠公主精力旺盛并不觉得累。又十分好奇大夏的皇宫,便跟着众人一起出去玩儿了。

正月里的御花园虽然不似别处凋零,到底也比不上春夏。皇后节俭,更不喜欢那些用绸缎做花妆点,就越加的多了几分冷清肃杀。都是御花园一角的几株腊梅和杏花开得正好,众人商量着便往那边的望月阁赏花去了。

趴在望月阁的窗口,几乎可以眺望小半个皇宫,御花园更是收在眼里一览无余。东珠公主十分羡慕,“中原正好,真漂亮。”

孙妍儿道:“北方虽冷,却也别有一番趣味吧。”

东珠公主摇摇头,道:“哪儿啊,咱们那里比幽州更冷呢。一到冬天,不是大雪封山,就是寒风呼啸的,连门都不好出,更别说赏什么花儿了。”

孙妍儿点头,心中暗道:难怪你们塞外的人老是想要跑到中原来了,可惜这大好河山却不能再让你们占去。

苓香公主倒是对此不以为意,道:“这有什么,我们南越才是一年四季,鲜花盛开呢。”

东珠公主想了想,道:“你们南越一定没有雪。”虽然鲜花盛开很好,但是雪也很美啊。虽然有时候觉得总是下雪有点烦,但是如果一点也没有的话她一定也会不习惯的。苓香公主一怔,没有说话,她们南越确实是从来没有下过雪。”

“你们真幸福。”东珠公主回头对孙妍儿笑道。

孙妍儿抱着康儿含笑不语。

“那两位是?”苓香公主突然指着坐在不远处一桌的两位侧妃问道。方才皇后并没有像她们介绍这两个人的身份,苓香公主虽然猜到了,但是却也还是要问一问。

孙妍儿回头看了一眼,那两位是侧妃跟她们说不上什么话。有一位倒是十分奉承两位公主,不过永成公主年纪比她们还大,什么看不明白?明玉公主却不怎么爱理人,倒是喜欢粘着永成公主和南宫墨。

“那是郑王府的吕侧妃和苏侧妃。”孙妍儿道。

苓香公主挑眉道:“听说郑王娶了四个侧妃,楚王却一个都没有?嗯,梁王府上好像也没有。襄王连个正妃都没有?你们大夏的皇子怎么这么奇怪?”

孙妍儿一怔,道:“按规矩,亲王确实是可以纳四位侧妃,并不越礼。只是父皇登基不久,诸事繁杂,所以才...”

倒是东珠公主摆摆手不以为然,“那也没什么吧?我哥哥就娶了六位夫人,倒是没有谁大谁小,大家都一样大。”

苓香公主微微撇嘴,道:“那怎么能一样?”

东珠公主有些不高兴了,就算再心宽她也看得出来这位苓香公主面对她的时候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其实不仅是面对东珠公主,就算是永成公主和明玉公主,苓香公主也没有怎么放在眼里。如果要说的话,唯一能让她稍微客气一些的也就只有南宫墨了。但是也只是一点点而已,大约是因为那天晚上在灯会上见识到南宫墨的武功的缘故。

南宫墨对苓香公主没有什么好感,但是毕竟是客人也不能太过怠慢了,只得坐在一边有一句每一句的陪着说话。反倒是苓香公主自己觉得没趣儿,借口要下楼去赏花走掉了。东珠公主性格倒是十分开朗。没一会儿就跟永成公主和明玉公主玩到一起去了。两位公主也都是在北方长大的,性子也多似北方女儿的干脆利落,更东珠公主说起话来也不难理解。

南宫墨乐得一身轻松,含笑对被孙妍儿抱在怀里的康儿拍拍手,笑道:“康儿,还记不记得我?”

康儿眨眨眼睛,道:“大伯母。”

“乖孩子,给大伯母抱抱?”

康儿立刻伸出小手,南宫墨伸手接了过来捏捏他的小脸,“真是乖孩子。”比起自家那一个小人精一个小大人,康儿才是真正可爱的乖萌小包子。这一脸单萌乖巧的模样,简直可爱的不行。

“大伯母,夭夭姐姐!”康儿仰着头,睁着水汪汪地大眼睛道。

南宫墨摸摸他的小脑袋道:“夭夭姐姐在家里呢,晚一点就会来,到时候陪康儿一起玩儿好不好?”

康儿眼睛一亮,连连点头。他是梁王府的世子,但是梁王府只有他一个孩子,事实上如今整个皇室第三代也只有两男两女四个孩子。萧千炽府上那个女孩儿几乎被忽略了,楚王府一对龙凤胎,然后就是康儿了。孩子少固然是金贵,但是却也寂寞。夭夭和安安还能作伴,而且那两个孩子一个调皮捣蛋一个非要跑去书院跟大人混,就只剩下康儿一个人孤零零的了。就算是精细小心的养着,到底孤单。

孙妍儿怜爱的望着儿子,南宫墨侧首道:“我看康儿如今身体不差,你也别总是把他关在府里,男孩子多出来走走比较好。”

孙妍儿点头道:“我明白,之前是怕他不适应金陵的天气。等到开春天气暖和起来应该就不用担心了。只是咱们家孩子少,康儿难免孤单。在家里天天念叨着夭夭姐姐呢。”其实康儿和夭夭也没见过几面,但是夭夭是唯一肯陪他玩儿的姐姐,于是就被记住了。

南宫墨笑道:“既然如此,你就时常到我们家或者五姑母那里走走,夭夭时常都在那边。”

孙妍儿点头说好。

另一边的两位侧妃一边说着话,时不时也往这边瞧。南宫墨也趁机打量了一下萧千炜的侧妃,之前见过一次文侧妃,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朱初瑜进宫却没有带她来。反倒是带了吕侧妃和苏侧妃。不得不说,这三位侧妃的容貌还是相当过关的,想来另外一位也不会差。至于性格如何,就是朱初瑜要操心的事情了。

见她往那边看,孙妍儿压低了声音低声道:“听说郑王府这些日子很是热闹呢。”

“哦?”南宫墨惊讶,梁王府和郑王府离得近,知道的消息应该是比她多一些。

孙妍儿道:“年前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的几个侧妃娘家一个劲儿的往郑王府里送什么补药偏房,这种事情哪儿瞒得住人?这几天倒像是消停了,不过...外面好像有些传言...”孙妍儿骤然住口,显然是想起了自己身为弟媳,不该如此非议丈夫的兄长,俏脸不由得有些泛红。

南宫墨了然,倒也不为难她,笑道:“以讹传讹罢了,谁人背后无人说,谁人背后不说人。”

孙妍儿点点头,不过心中还是忍不住暗笑:传出那种流言,不管怎么说三哥的面子算是丢光了。难怪今天早上进宫的时候看到脸色那么阴沉了。

这么比起来,自己的丈夫虽然不会如楚王一般对妻子一心一意,也仿佛不怎么上进,孙妍儿却觉得自己没什么不满足了。他们已经是皇子皇子妃了,还要怎么上进?那个位置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想的。

------题外话------

下午正在码字,突闻窗外大风骤起,连忙起身去阳台收衣服。刚取下衣服砰的一声…阳台的大门被风给撞上了…撞上了!我没带钥匙,泪奔┭┮﹏┭┮。眼看着要下大雨,没手机,没钥匙,最重要的是楼下我表姐家没人,我狠狠的几脚踹过去…居然把防盗门给踹开了!震惊…ps:幸好那门原本就有点不结实,因为住在顶楼我也没换。要是客厅那个门,我今天到底会被雨水淋死还是会饿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