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7、恶客/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坐在茶楼里说话的时候,城中另一处秦惜却带着人出了门。闷在家里好几天,秦惜终于得到允许能够出门了,不过身边跟着两个说是丫头实则是护卫的女子。之前时候秦惜的几个丫头虽然秦惜一心将错都揽到自己的身上,还是免不了挨了一顿板子。如今还躺在床上爬不起来,秦惜又是愧疚,心中又是郁结,眼看着精神一天比一天不好,秦夫人心疼女儿才放她出门散散心。秦惜心里有事,自然也不想上门找人陪同。便自己带着两个女侍卫,去了平时常去的几个铺子逛逛算是散心。坐在一家乐器行里,秦惜望着放在跟前的琴有些出神。掌柜的十分周到的介绍道:“小姐,这是当代斫琴名家临安先生所制的琴。临安先生年事已高,他亲手制的琴如今市面上可是少见了,小店也只有这一件……”一边听着掌柜解说,秦惜有些心神不属。其实她家里就有一件好琴,而且是传世的古琴。只是路过这件乐器店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就想进来看看了。抬手试了试音,果然琴音悠扬古朴,音色上佳,是一具好琴。点了点头秦惜道:“就要它吧。”掌柜顿时欢喜不已,“这样的好琴,只有姑娘这样的人物才配用。”秦惜犹豫了一下问道,“贵店可有好的萧?”掌柜笑容更盛,连连点头道:“有有有,小店正好刚来了一支碧玉萧。”说着就连忙转身去给秦惜拿东西。

等着掌柜去拿碧玉萧的空挡,秦惜望着跟前的琴怔怔出神。身为秦家的小姐,她的琴艺自然也是不俗的。但是比起…响起曾经无意中听到弦歌公子抚过的一曲琴音,当然不是上次在梅园里那样从满了肃杀和诡异的气氛的琴音。只是在幽州又一次去翠微山拜访老先生,无意中撞见弦歌公子坐在一处山坡背后抚琴。琴音幽幽,但是秦惜就觉得这位看似洒脱不羁的神医应该是个很寂寞的人。十几年的病弱缠身,其实秦惜也是一个很寂寞的人。虽然比起弦歌,有父母疼爱兄长关心的她应该算是十分幸福圆满的了。

“掌柜,我们要最好的琴。”正出神间,几个人走了进来,刚刚进门就开口道。声音里带着一点点生硬的味道。

掌柜从柜台后面抬起头来,恭谨地笑道:“几位贵客稍等。”又朝着旁边的伙计点了点头,将手中的盒子递过去示意他送到秦惜跟前去,才又转身去拿琴。

那几个人这才看见坐在角落里的秦惜,那个少女看到放在秦惜跟前的琴眼睛一亮,赞道:“好琴。”

那青年男子看到秦惜眼睛也是一亮,侧首问少女,“妹妹喜欢?”

少女看了一眼秦惜,有些犹豫。青年男子却不管那么多,走上前去道:“这位小姐,不知这琴是否能够让给我们,多少钱都可以。小姐也可以在这店中再选一件。”秦惜看了一眼眼前的男子,微微蹙眉。虽然这一行人都穿着大夏的服饰,长相与大夏人差别也不太大,但是从他语调中的生硬还是能够听得出来应该是外来的。就算不是别国的人至少也是不经常说官话的边远地方的人。

秦惜摇头道:“抱歉,我很喜欢这琴。”

青年男子眼眸微沉,扬眉道:“小姐,这琴对我们很重要,还请你割爱。当然,咱们也会补偿你的,想要什么你尽管说。”

站在秦惜身后的两个女侍卫有些不悦了,自家小姐都已经拒绝了这人怎么还如此死缠烂打。而且,看这人虽然说着琴,但是眼睛却一直盯在自家小姐的脸上,那目光就让人十分不悦。上前一步挡在秦惜跟前道:“这位公子,我们小姐已经拒绝你了。而且,我们也不需要你的补偿。”堂堂秦家,难道还能缺几两银子不成。

秦惜也有些不悦,接过小二送过来的盒子打开看了一眼就合上了,齐声道:“就这两件吧。”

小二欢喜,“不知是送到小姐府上,还是您自己带着?”

“我们自己带走就是。多少钱?”秦惜问道。

掌柜的捧着另一具琴走了过来,正好听到秦惜的话就答道:“回小姐,这一琴一萧,一共一千八百两。”秦惜点点头,那玉萧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做得,但是玉质和做工都不差。琴更是名家所制,一千八百两并不算贵。身后一个女侍取出银票递给了掌柜,“小姐,咱们走吧。”

秦惜点点头,拿着装碧玉萧的盒子往外走去。

却听身后传来一声不悦地呵斥,“掌柜!你是看不起咱们么?这种破玩意儿也好意思拿出来?!”

原来,那男子看到掌柜抱出来的琴,感到不满了。

掌柜有些为难,道:“贵客见谅,此琴也是名家所制,也是一把好琴。”

男子冷笑一声,问道:“那好,你说这把琴和那一个,那一件更好?”

“那自然是…但是…”更好的自然是已经卖出去的那一件,掌柜也不能昧着良心说谎。万一真遇到个识货的,那就是他们的错了。但是已经卖出去的商品自然就不是属于店里的了,“小店简陋,若是公子不能满意,不妨再到别处看看。咱们金陵城中颇有几家好店,其中也不乏真品。”

“比那个更好?”

“自然也有。”只怕你买不起。掌柜暗暗道,金陵毕竟是天子脚下,什么没有?就是价值连城的传世古琴也未必找不出来几件。做了大半辈子掌柜,早就已经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这几位看着确实是衣着华贵来历不凡,但是也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能为了一把琴抛下十几几十万两的人。

“不成!”那男子断然道:“本…公子就是看中这一件了,你们不能走!”他一开口,跟在他身后的几个侍从就立刻上前,挡住了抱琴的女侍的去路。

“让开!”

“不让如何?”男子笑道,回头去看已经走到门口的秦惜。

秦惜回过头,微微蹙眉。之前她不愿意将琴让给这几个人,现在已经买下来的东西就更不能让给素未平生的人了。秦惜冷冷道:“各位,凡是都有先来后到,何必让掌柜为难?”

男子笑道:“本公子自然不想为难掌柜,既然姑娘如此善心,大家何不交个朋友?”

跟在男子身边的少女也跟着上前几步,有些楚楚可怜地对秦惜道:“这位小姐,确实是我非常需要这琴,还请姑娘行个方便。”

空手的女侍上前一步,冷笑道:“咱们金陵城里又不是只有这一把好琴,这琴虽然是名家所出,却也是一把新琴,总不至于对这位小姐有什么特殊意义。怎么还就非要不可了?旁的不说,从来没有姑娘家将自己买来的琴送给陌生人的道理。”

那少女显然没想到秦惜身边的下人也敢如此强硬,眼底闪过一丝不悦,脸上却更多了几分无措和惊慌。

秦惜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道:“咱们走吧。”

一个女侍护着秦惜走了出去,另一个抱琴的女侍同样一把推开身边的侍从,身形矫捷地从人群中闪了出去跟上了秦惜两人。

“王兄。”少女回过头,看向那青年男子。青年男子饶有趣味地挑了挑眉,道:“金陵的大小姐,有点意思。掌柜,这是哪家的姑娘?”掌柜连忙赔笑道:“贵客说笑了,小的身份卑微,哪里能知道名门贵女的身份?”

“没用!咱们走!”青年男子嫌弃地骂了一声,兴致勃勃地追了出去。

身后,店里的伙计有些担心地问掌柜,“老掌柜,那位姑娘…不会有事吧?”这几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

老掌柜不屑地摸着胡须道:“不用担心,咱们这皇城脚下什么都不多,就是达官贵人多。这几位…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那位姑娘的身份,绝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可不是什么人家的贵女身边都能有习武的女侍陪伴。那几个外来人也不想想自己站的是什么地方。金陵的水深着呢,最后也不知道是谁倒霉。

被人扫了兴致,出了门秦惜就打算回府。却不想才走出没多远就被那几个人追上了。

两个女侍的脸色顿时也黑了,这人好生无礼!

秦惜也有些怒了,转过身来看着跟上来的几个人冷声道:“几位就算不懂规矩,也最好适可而止。金陵皇城,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撒野的地方!”

那青年男子一愣,脸上也多了几分怒色,却被那少女拉了拉衣袖总算是忍住了。秦惜也不再理会他们,转身而去。

“殿下,这个丫头好大的架子!”旁边一个侍从上前,低声道,“竟然连王子和公主都干不放在眼里!”

那少女倒是有些担忧,“那位姑娘…只怕是身份不简单。”

侍从有些不以为然,“就算再厉害,总不会起大夏的公主还高贵吧?如此不给咱们王子面子,若是传了出去,大夏人还以为咱们安济好欺负呢。”

那安济王子也点头,眯着眼道:“大夏的贵女,果然跟安济格外不同。去查查,那女人是什么身份。”

“是,王子。”

那少女,自然便是安济的安淑公主,安淑公主有些担心地道:“王兄,万一闹大了……”

安济王子笑道:“淑儿,就算闹大了又怎么样?咱们是贵客,难道大夏皇帝会为了一个不是皇家的女人对咱们怎么样不成?你还是好好准备一下,最好是能够在大夏皇帝的寿辰上一鸣惊人,让大夏皇帝将你迎入宫中才是最重要的。”

安淑公主面上微红,想起在宫中见到的雍容霸气的太初帝和大夏的一切。无论是太初帝的王者霸气还是金陵皇城的繁华富贵,都给安淑公主留下了震撼的印象。原本因为被派来和亲而有些郁郁寡欢,也变成了深深地庆幸和期待。

不远处地茶楼上,弦歌公子神色不善地盯着楼下大街上的某处。坐在他对面的蔺长风自然好奇地看过去,也将楼下街道上发生的一幕看在了眼底,“那不是秦梓煦的妹子么。”看到秦惜安全离去,蔺长风也放下了心来。毕竟是秦梓煦的妹妹,南宫墨的好友,万一出了什么事他们也绝不能袖手旁观。

看看脸色阴郁的弦歌公子,长风公子突然一笑,道:“对了,秦四小姐的病好了,还多亏了弦歌公子。你跟她自然比我们相熟一些。”

“那个丑八怪是谁?”弦歌公子问道。

“丑八怪?”蔺长风一怔,回头望去这才明白过来道:“你说那家伙?安济王子,安畯。旁边那个是安淑公主。”其实安济王子算不上是丑八怪,只是相貌不怎么出众罢了。但是到底还是个王子,几十年养尊处优下来也有几分王室的气度。只是衣着打扮无一符合大夏权贵的审美,看着秦惜的眼光又有些色眯眯的意味,才让鸡蛋里都能挑出骨头的弦歌公子觉得是个丑八怪。

蔺长风挥动着折扇道:“回头还是要跟秦梓煦说一声,这些人一看就是不懂规矩的,别坏了秦小姐的名声。”

说起名声,弦歌公子周身的气息又是一冷。手指轻弹,一道暗芒飞快地射了出去。街道上,原本想要转身离开的安济王子突然腿一软,单膝跪到在了地上。周围的侍从吓了一跳,连忙围住了同时向四周张望却都没有看出什么可以的踪迹。只得扶着安济王子起来,可惜试了好几次安济王子的一只腿根本无法使力站起来。最后只能被两个侍从一坐一右扶着,一瘸一拐灰溜溜的走了。

蔺长风有些惊讶地看看弦歌公子,突然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真没想到,弦歌公子竟然也有一怒为红颜的时候?”蔺长风调侃地道:“看来墨姑娘和闻人先生都不用担心了?”

弦歌公子瞥了他一眼,“长风公子还是担心自己吧。听说你三天两头往谢家送东西,都被人家退回来了?”

“……”混蛋!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