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见者有份/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离开了太初帝一行人,南宫墨顿时觉得呼吸都顺畅了许多。悠然地漫步在人群中欣赏起各种外邦的商品来了。听着各色人等抄着有些生硬的中原话叫卖着自己的商品,有的干脆就雇了中原人帮着一起叫卖。各种新奇的玩意儿零零总总不一而足。有便宜的几个铜板的小玩意儿,也有价值上千两要专人守着的宝贝。有人手里宽裕好奇就买上一些,有人则是单纯的就为了看热闹。街边还有各种金陵城里原本没有的吃食,更是吸引了无数人的驻足。南宫墨也不能免俗的挑了一个看上去五彩斑斓十分可口的糕点买了一些尝尝。如果味道好的话,设法问问是怎么做的,回去做了给母亲和两个孩子尝尝。外面小摊上的东西,南宫墨到底还是不敢给小孩子乱吃。一边吃着小吃,南宫墨一边走在人流中,望着两边熙熙攘攘的帐子搭成的商铺和五彩缤纷的灯火,南宫墨突然有了一些前世行走在夜市上的感觉。不过那时候她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只感到寂寞和孤独,虽然有兄妹作伴却还是免不了时常感受到那种从心底升起的孤独。而现在却全然不同,即便是她独自一人置身于万众人海中也不会觉得迷茫和孤单。因为她知道有人在随时等着她回去。人群有些拥挤,一个快步穿行的人与南宫墨插身而过轻轻撞了一下。啪的一声轻响,一个东西落到了地上。那人连忙俯身想要去捡,但是这样的人流中又是晚上,蹲在地上本来就有些危险,更不用说那东西不知被谁踢了一脚,根本就不在原位上了。那人蹲下一摸没有摸到,顿时有些慌了,连忙伸手朝着更远的地方去找却被走过来的人一脚踩到了手上。“啊!”那人痛呼一声,踩到人的人也吓了一跳,连忙手脚险些跌倒在地顿时有些怒火,“你找死么?!”“我…”那人被踩了手,也顾不得去找东西跌坐在了地上。想起自己失落地东西更加着急起来,“我…我东西丢了…”连忙又要去找。“疯子!”路人怒道,后面跟上来的人正推着他,他只得忿忿地避开了地上的人往前走去,人潮更加汹涌那人蹲在地上顾不得许多。终于有人只顾着看前面,兴匆匆地往前走被他绊了个跟头,人群顿时乱成一团。南宫墨皱了皱眉,一手提起那被人绊倒的人将他推到了空旷一点的地方以免他被后面的人踩到。一手抓起了那找东西的人,拽着他离开这里。那几个人显然脾气有些火爆,若是再看到这家伙,这人非得挨揍不可。“我…我的东西!”“在这。”南宫墨没好气地道,一只手够着一个看起来有些破旧的锦囊在那人跟前晃了一下。那人顿时如释重负,任由南宫墨将他拽走也不反抗。走到一个人潮稀疏一些的地方,南宫墨才将人放开,随手将锦囊扔进了他怀里。那人慌忙接住,连连道谢。南宫墨这才看清那人也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身上的衣衫有些陈旧也有些浪费,是方才在地上找东西的时候染上的灰尘。南宫墨道:“什么东西这么重要?你就不怕被人踩死?”那人紧紧拽着锦囊,才抬眼看了南宫墨第一样倒是楞了一下。没想到这样毫不费力的拽着自己走的竟然是一个比自己还要矮许多的清丽女子,“你…”南宫墨也不怎么在意,之所以拉他一把不过是因为两人相撞所以他东西才掉了的罢了。虽然是因为这人自己走的太急了,但是万一出了人命总归是不好。举手之劳也不费什么事儿。那男子连忙有些惭愧地拱手道:“多谢姑娘,在下实在是…”说话时,还依然紧紧地握住手中的锦囊,显然这东西对他非常重要。南宫墨挥挥手道:“举手之劳,路上人多还是小心一些得好。”“是,是。”南宫墨点点头,转身便走。那青年男子似乎还想开口说什么,却见她已经转身也只得将口中的话咽了回去,捏着手中的锦囊转身与南宫墨背道而去。走了几步,南宫墨又停了下来微微蹙眉,想起方才她捡到那锦囊的时候手触到其中的形状。犹豫了一下又转过身朝着那青年男子离去的方向而去了。广场的衣角,四周人来人往的路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角落里发生的事情。方才那年轻男子被两个身形彪悍的壮汉推进了广场角落的一个小巷。青年男子紧张地望着眼前的人,色厉内荏地道:“你们…你们想干什么?”一个壮汉嘿嘿一阵阴笑,道:“怀里装着什么宝贝呢,不如拿出来给咱们兄弟瞧瞧?”青年男子心中一惊,忍不住摸了摸藏着锦囊的心口,道:“什么…什么宝贝?我不过是个穷读书人,哪里会有什么宝贝?两位大哥是不是找错人了?”两个壮汉对视一笑,另一个冷笑着开口道:“读书人果然心眼不少,还想糊弄咱们兄弟。咱们可盯了你一路了。你若是识趣就乖乖拿出来给咱们兄弟开开眼界,否则……”“这是天子脚下,可不是没有王法的地方。你们敢!”青年男子咬牙道。壮汉不屑地轻哼一声,“天子脚下又如何?让你这么一个毫不起眼的书生消失了谁会注意到?”闻言,青年男子不由得颤了颤,心中也不由得升起了几分恐惧。见他怕了,两个壮汉这才满意地笑了起来,更加得意地伸出手道:“拿过来,也免了一阵皮肉痛。若是再不识抬举,就别怪咱们不客气了。”“不……”青年男子惊恐地往后退了一步,却还是强忍住心中的惧意吐出了拒绝的话来。领头的壮汉眼中顿时闪现出凶光,“当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青年男子紧紧地抱住胸前的东西,高声道:“有本事你杀了我!我就不信这世上没有天理了,看看应天府的官爷会不会绕过你们!”两个壮汉一愣,很快又笑了起来,“想叫人来?这种地方你以为谁会多管闲事?实话告诉你,爷们上面有人!就算杀了你又怎么样?”青年男子青白着脸,“那你就杀了我!我先将这里面的东西摔碎!”说着,便举起手里的锦囊作势要往旁边的墙上砸过去。那两个壮汉顿时有些着急起来,显然没料到这人当真是不怕死,“你不想活了么?将东西给我们,留你一条小命!”青年男子也不是蠢材,心念一闪顿时明了了几分,道:“你们不是抢匪,你们是谁派来的!”这里面的东西他从未取出来过,但是这两个人显然知道里面装着的是什么。而且对与里面的东西紧张的态度也远超过了想要换几个钱的抢匪。也是,到底是金陵皇城天子脚下,能有多少光明正大半路抢劫的人?两个壮汉心中一惊,一时倒是有些不知所措。只得威胁道:“知道太多对你没有好处,把东西给我们,咱们立刻走人!”“休想,我就算死了也不会让你们得到里面的东西的!”青年男子后退了两步,靠着小巷的墙壁咬牙坚定地道。“不知死活!大哥不算了,咱们上!”“咳咳。”幽暗的小巷里响起一声轻咳,然后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道:“什么宝贝这么多人想要抢?见者有份,不如先给我看看?”在场的三个人都是一惊,显然没想到这种幽暗僻静的地方竟然还会有第四个人存在。最重要的是,他们谁也没有发现那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南宫墨坐在小巷的房顶上笑看着底下慌张的三人笑道:“看哪儿呢,我在这儿?”三人齐齐抬头望去,才看清房顶的屋檐边坐着一个身形纤细的女子。淡淡的月色下,一双清冷的眼眸带着淡淡的笑意却让人心中有些发凉。“你是什么人?”领头的壮汉警惕地问道。

南宫墨居高临下望着幽暗的小巷中的三个人,唇边勾起一抹戏谑的笑意,“路过想要分一杯羹的人。”

闻言,两个人倒是松了口气。这个女子能够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这里,必然不是一般人,如果真的只是为了求财,自然是最好了,“原来如此,那就请姑娘袖手旁观。事后自然少不了姑娘的好处?”南宫墨眨眨眼睛道:“什么好处?我就是好奇,你们说得宝贝是个什么东西呢。”

壮汉眼底一沉,道:“其实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只要姑娘高抬贵手,敝上愿意以此物双倍的价钱补偿姑娘。”

南宫墨沉吟了片刻,摇头道:“不成,我这个人好奇心最重了,看到别人有什么好玩意儿不弄到手就会很难过呢。”

“不识抬举!看来姑娘是个想多管闲事的?”后面的那个壮汉已经沉不住气冷声道,不等南宫墨搭话,他已经飞身朝着房顶冲了上来。显然也深知先下手为强的道理。

“小心!”

南宫墨挑了挑秀眉,毫不客气地一挥袖就将人给扫落了下去。确实是会一些功夫,可惜轻功一般般。

“二弟!”下面的那个壮汉心中一惊,一咬牙直接扑向了那青年男子。那青年男子一咬牙,突然抬手将一个东西朝着天空抛了上去。壮汉一惊,连忙舍弃了青年男子飞身就想要去接那锦囊,却被一只纤纤素手凌空捞了个正着。那青年男子咬牙朝上面朗声道:“姑娘,你快走!里面的东西不值钱,就当在下送于姑娘了!”

南宫墨好奇,“你竟然肯送给我,为何不直接给他们?”

青年男子冷笑道:“我猜到是谁想要这东西了,我偏不给他们,就算死了也不给!”

“你就不怕我跟他们是一伙儿的么?”南宫墨笑问。青年男子月光下的脸色顿时更白了几分,显然是没有想到还有这个可能。

南宫墨飘然跃下了房顶,狭窄幽暗的小巷里又多了一个人,顿时显得有些拥挤起来。

黯淡的月光洒落在小巷里,也洒落在南宫墨的身上。看到飘然落地的南宫墨,青年男子不由得楞了一下,“是你?”

南宫墨粲然一笑,晃了晃手中的东西,“真的送我?”

青年男子叹了口气,“本就不是值钱的东西,在下也无力保住。姑娘若是不怕麻烦的话,送你就是了。”

两个壮汉已经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戒备地望着眼前的蓝衣女子。虽然是个年轻美丽的女子,但是从方才两人的遭遇就能够看出,这个女人显然不是个善茬。只是想到自己的任务,壮汉还是忍住心中的不安拱手道:“姑娘,你可以看看,里面的东西当真不值钱。只要姑娘愿意,我们依然愿意以双倍的价钱买回来。这东西…原本就是我们的。”

南宫墨惊讶,“咦?难道是这个书生偷了你们的东西?那倒是我多管闲事了。”

“还请姑娘行个方便。”

南宫墨犹豫了一下,道:“那好吧,给你们。”说完,竟然当真将手中的东西抛了过去,两人大喜,领头的男子连忙伸手接过,另一个人取出厚厚的一叠银票递过去。南宫墨接过来一看,足足有上千两。

“姑娘请。”

南宫墨满意地收起了银票,对着那年轻人挥了挥手就往小巷外面走去。那年轻人苍白着脸却一言不发,只是眼底隐隐有些绝望。

南宫墨还没走到巷口,身后就有一阵劲风袭来。南宫墨唇边冷笑乍现,猛然回头宽袖一扫一道劲风朝着举刀砍向自己的人凑了过去。那人立刻被抽的撞到了一边墙壁上,摔倒在地上梦哼一声半天爬不起来。另一个人却是一惊,这才真正明白眼前这个女子是一个他们根本就无法抗衡的高手。扫了一眼跌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的兄弟,那人当机立断的扑向了那年轻男子,想要将他挟持在手。可惜他才刚刚转身,背心就一阵刺痛,仿佛有什么冰凉的东西射进了肉里一边。下一刻就硬邦邦的轰然倒在了地上,动也动不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