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1、遇刺/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妍儿和朱初瑜被苓香公主抢先一步拉入了人群中,南宫墨只得朝着卫君陌一笑,慢悠悠地跟了上去。那边东珠公主也跑了过来,俏丽的小脸红扑扑的满是笑容,显然很喜欢这样的场合。

“好巧,你们也在这里。”

南宫墨对她一笑,拉着东珠公主跟上苓香公主三人远离了太初帝等人所在的地上。

人群中加入了几个容貌美丽的姑娘自然是带起了一片欢呼和叫好声。就连场边的乐器也更加的欢快激扬起来。人们随着乐器舞动着身体,跳出各种不同风格的舞步,或者有的人就干脆毫无章法的随意扭动着。苓香公主和东珠公主的舞蹈最是优美。苓香公主身姿妖娆,容光艳丽,没到也同样充满了诱人的异域风情。东珠公主则显得要更加简单大气一些,举手抬足之间都带着一种英姿飒爽的味道。

新加入的孙妍儿开始有些怯手怯脚,就像是绝大对数的中原闺秀一样她并不擅长舞蹈。但是发现并没有人在意自己的笨手笨脚之后,孙妍儿很快就调整了心态,慢慢身边的人一起用简单的动作跟上乐曲的节拍。等到慢慢的习惯了之后也渐渐的能够放开了一些,清秀的容颜上在火光的映衬下宛如红霞。

比起孙妍儿,朱初瑜就要高明得多了。显然她原本就有舞蹈的底子,虽然中原地舞蹈跟外邦风格截然不同,但是朱初瑜本身就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这种并不需要严格要求的舞蹈她只用了片刻就能够融会贯通,挑出了独属于自己的风格。

苓香公主微微挑眉,露出一个略带赞赏的笑容。自己的舞姿也越发的多了几分难度和妖娆,周围的人们不管是不是南越人都纷纷叫好。

苓香公主一边跳着舞,一边朝距离自己最近的南宫墨抛过去一个挑衅的眼神。南宫墨有些好笑,中原人对会不会跳舞可是真的不怎么在意。所以赢了输了对她来说都没有什么影响。呃,当着太初帝的面输给了南越公主,皇帝陛下的面子大概会有一点点的过不去吧?

南宫墨想了想,正巧场边的曲子换了一首,南宫墨微微眯眼望着眼前火红的篝火露出一丝笑意。手臂衣服,广袖翻飞。足下轻旋,裙摆飞扬。踩着明快的节拍,南宫墨在欢乐的人群中飞快的旋舞起来蓝衣飞扬,清颜明媚,火光潋滟不可方物。

苓香公主见状挑眉,美丽的脸上不由露出几分惊讶。她以为中原女子都是不善歌舞的,要么如孙妍儿那般只是跟得上图个热闹,要么如朱初瑜一般聪明绝顶却也终究比真正擅长的人要略差一些,但是南宫墨却几次让她感到惊讶。南宫墨的舞蹈也并不如她那么精准和富有技巧,但是她举手投足间的那种洒脱肆意是她在任何一个中原女子身上都没有见过的。这位楚王妃平时看着只让人觉得聪明绝顶武功高强,却也是个端庄大气的名门贵女。但是此时,她的自在洒脱神采飞扬也丝毫不逊于在场的任何一个外邦少女。中原的礼教约束似乎在她身上丝毫也看不到痕迹一般。

看到这样的南宫墨,苓香公主也跟着认真起来了。两人都是习武之人,而且武功也都十分不错,所以跳舞的时候也更多了几分习武之人的矫捷和力度。一个红衣一个蓝衣,一个绝艳妖娆,一个清贵明艳。一个舞姿妖娆一个肆意飞扬,几乎所有的目光都被两人给吸引了。人们一边踩着乐曲的节拍一边为各自看好的人加油喝彩。在两人同时在越加激昂的乐曲中飞快的旋转着的时候,这样的欢呼声达到了最高氵朝。各种听得懂的听不懂的声音呼声整天,欢腾不已。

人群中,太初帝很是满意地侧首看看站在自己跟前的儿子。儿子能力强,武功高,孝顺懂事,很好。媳妇聪明漂亮,无论什么场合都能镇得住场面,非常好。

太初帝身后,众人眼中也竟是惊艳。无论是艳光四射的苓香公主还是神采飞扬的南宫墨,都让在场的众人惊艳不已。苓香公主本就是出生南越皇室性格环境使然也就罢了,但是南宫墨却更让他们意外。他们见过很多模样的南宫墨,温婉的,慧黠的,凌厉的,咄咄逼人的,端庄大气的,但是像这样的南宫墨却似乎从未见过。即便是陈昱和薛真也忍不住侧首看了看站在太初帝身边神色平静不知再想些什么的卫君陌。楚王殿下的运气可真是好啊。

萧千炯双手抱胸啧啧赞叹,“真没想到,大嫂不仅武功高,连跳舞也这么厉害。还有什么是她不会的么?”

旁边的萧千炽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作为弟弟,怎么可以随便议论嫂子?

萧千炯察觉到卫君陌射过来的冷眼,嘿嘿一笑朝着旁边躲了躲,“二哥,你说是不是?”

萧千炜侧首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南越公主也不遑多让。”萧千炯眨了眨眼睛:他有问南越公主吗?

萧千炜望着不理会二货弟弟,望着远处载歌载舞的人群有些出神。目光先是落在了朱初瑜身上,然后又慢慢移到了苓香公主和南宫墨身上。平心而论,朱初瑜的容貌并不比苓香公主和南宫墨差多少,即便是面上多了一道疤痕朱初瑜也能够让它变得更加动人而不是让自己显得丑陋。但是此时在无数人群众,周围都是欢歌笑语的寻常百姓,没有雍容华服,没有仆婢成群,人群中一样望去却只能看到那一红一蓝的两个身影,同样美丽的朱初瑜似乎被淹没在人海中了。

一时间,萧千炜心中升起了一股淡淡的失落。

跳舞是一件会让人感觉到愉快的事情,特别是在这种气氛之下。如果说一开始南宫墨还有几分不愿的话,这会儿也渐渐地融入了其中。什么都不用想的飞快的旋转舞动,仿佛整个世界都在随着自己舞动一边。喧闹的人潮中,一道极轻的破空声从空气中传来。原本微闭着眼眸的南宫墨微微一顿,一条蓝色的绢帛从广袖中腾空而起。同时南宫墨足下一点也跟着飞了起来。在人们的惊呼声中,一道羽箭破空而来却被南宫墨抛出去的蓝色长帛卷起,瞬间调转方向往来处射了过去。

“保护陛下!”

人群中,陈昱低声道。原本隐藏在人群中的暗卫立刻涌了过来将太初帝周围为了个水泄不通。

太初帝剑眉一皱,沉声道:“将他们引走,不得惊扰了百族大会!”

“陛下?”陈昱有些不赞同,此地人多,虽然人群中很可能隐藏了刺客,却也同样可以大幅度阻碍刺客的行动。更何况,刺客跟这些番邦小国有没有关系还说不准呢。太初帝敛眉,沉声道:“走!”

卫君陌回身道:“那边有路,直通内城东门。”他们本来就在东南角上,若是处理的及时至少不会影响到广场上那些各国的商贩和逛街的百姓。

“走!”太初帝果断的转身,朝着卫君陌所指的方向而去。

人群中果然有刺客,见到太初帝撤离顿时涌了过来,隐藏在人群中的暗卫立刻围了过去短兵相接。这样的混乱在广场的边缘,而且因为很快彻底许多人甚至都没来得及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就已经过去了。南宫墨翩然落地,朝着人群中打了个手势示意要人留下保护朱初瑜和孙妍儿,便飞身掠出了人群。换了的人群正玩乐的高兴,却见其中一位突然飞走了,十分意犹未尽的叫了起来。朱初瑜和孙妍儿并没有看到发生了什么,但是苓香公主却看得清清楚。微微眯眼思索了一下,苓香公主含笑挡下了见南宫墨离开也想要跟过去的朱初瑜两人。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南宫墨已经消失在了人群中哪里还能找得到踪影。

一行人护着太初帝往内城东门而去,一群穿着各异的刺客纷纷涌了上来。不过宫中的暗卫也不是吃素的,这些人根本没有机会接近太初帝。最让人厌烦的是隐藏在暗处的弓箭手,卫君陌一手扶着太初帝,不时抬手将射过来的箭打飞或者送回去。但是阴暗的街道上,谁也不知道暗中隐藏了多少弓箭手。

“五城兵马司的人马上就会赶到!不用担心。”

薛真咬牙,“早知道应该让五城兵马司的人将这附近所有的大街小巷的房舍都派兵守着!”

“……”忙碌的陈昱无暇吐槽薛真的异想天开。

太初帝抬手抽过身边一个护卫的刀,沉声道:“不用管朕,君儿,将那些藏在暗处的鬼祟之辈揪出来!”他是战场上厮杀过来的,还不至于一点刺杀的小事就要躲到别人身后去。卫君陌微微点头,还没行动就见远处结交一抹蓝云飞快的飘来。

南宫墨飞快地掠过大街,所过之处银色暗芒激射而出,原本隐藏在两边楼上暗处的弓箭手纷纷中招,有的直接从楼上坠落下了街道。有的闪身躲避暗器的时候,寻到机会的暗卫们立刻找准了方位扑了上去,太初帝等人的压力顿时减轻了八九成。

“无瑕,可有受伤?”

南宫墨刚刚落地就被卫君陌拉到了跟前。南宫墨拂袖一笑,道:“我没事,不用担心。”卫君陌上下打量了一番,见她果然没事这才放下了心来。人心就是这样奇怪,以南宫墨的武功这点小阵仗根本不可能伤到她,卫君陌自己也清楚得很。但是偏偏就是会感到担心,总觉得一不小心她就会受伤一般。如果不是肩负着父皇的安危,只怕卫君陌根本就不会理会其他人的死活,非要一眼也不错的看着南宫墨才好。

“什么人这么大胆?”旁边,空闲下来了陈昱才忍不住问道。

南宫墨扬了扬手中的一支羽箭,道:“虽然这羽箭是中原的,但是射箭的人感觉不像是中原能有的,箭法非常不错。还是先回宫再说吧。”

陈昱连连点头,“王妃说得是。”

负责金陵城内守卫的五城兵马司的官兵来得很快。等到这些人到达之后基本上就没有刺客的什么事儿了。太初帝在一众兵马和宫中暗卫的护持下进了内城回到宫中。南宫墨才恍然想起来,“对了,邵放人呢?”

“邵放?”卫君陌微微蹙眉,立刻想起来她说的是谁。

“多谢王妃挂心,在下无事。”邵放有些无奈地被一个黑衣男子拎在手里出现在了宫门前。原本像他这样的小人物在那样的情形下是没人有有心思理会他的,不过他到底是跟着南宫墨一起过去的,所以楚王府的暗卫空闲之余还是拉了他一把将人一起拎出来百族大会的广场。一路拎着跟上了南宫墨等人的大部队,此时听到南宫墨问起,暗卫立刻将人送到了跟前。

南宫墨也松了口气笑道:“你没事就好。”原本就是她带过去的,若是邵放因为被她带过去而遭了无妄之灾,那还不如原本就不救呢。

邵放拂了拂被暗卫抓皱了的衣服,恭敬地对着卫君陌一拜,“属下邵放,见过王爷。”

“嗯?”卫君陌有些疑惑地侧首看身边的南宫墨。虽然他并不知道邵放的名声,却看得出来这人绝对不是楚王府麾下的。

南宫墨莞尔一笑,随手将从那两个壮汉那里拿来的银票分了一般给他。扬扬手中的锦囊道:“这个算是压在我这儿了,你若是什么时候想要,那银票来取。恩科将近了,回去好好念书吧。若是有人想要这个东西,让他来找我好了。你这两天也自己注意着一些,若是有什么事可到楚王府来寻我。”

邵放愣住了,有些怔怔的望了南宫墨半晌方才拱手深深一揖,“在下多谢王妃仗义出手。”

“去吧。”南宫墨淡笑道,吩咐身后的侍卫,“你再辛苦一趟,送他回去吧。”

“是,王妃。”

暗卫恭敬地点头,回身抓去邵放不等他开口告别就踏着夜色绝尘而去,只留下夜空中邵放略有些气急败坏地声音,“慢点!在下自己能走……”南宫墨把玩着手中的锦囊,忍不住低头闷笑不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