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3、其心可诛/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梓煦和南宫绪各自领命离去,南宫墨又重新与星危改变了暗卫的布置。楚王府的暗卫约等于当年紫霄殿小半的杀手力量,这些人除了保护两个孩子和长平公主以外,全部暂时派去宫中保护太初帝和皇后。当然这事儿也还要与宫中的侍卫统领沟通。又派曲怜星去见紫嫣,尽量收罗金陵皇城中的各种消息第一时间送到楚王府来。

忙完了这些,南宫墨喘了口气才让人备马车进宫觐见太初帝。

这两天太初帝虽然不用上朝,却着实是比寻常更忙几分。南宫墨到了宫中的时候被内侍请入御书房偏殿等候,太初帝正在召见几位重臣议事。就是南宫墨前面,也还有两拨求见太初帝的朝臣等着呢。据说太初帝一大早起来用了早膳之后就没有歇下来过。至于卫君陌几兄弟也是忙得不可开交,萧千炽被派去准备明天万寿节的宴会事宜去了,萧千炜在忙着与各位藩王们周旋,卫君陌带着萧千炯正在与各国使者从早到晚的扯皮,俗称谈判。事实上这种活动楚王殿下已经持续了好些日子了。原本楚王殿下本性是不喜欢说话的,却被太初帝派去做这种必须要能够舌灿莲花的工作。幸好,卫君陌虽然做不到舌灿莲花,但是他浑身上下的气势却足够做到让别人也无法舌灿莲花,负负得正,这段日子的谈判记录竟然也让太初帝十分满意。

南宫墨正坐着发呆,一个内侍小心进来恭敬地禀告道:“王妃,皇后娘娘有请。”

南宫墨一看,正是皇后身边的内侍,只得起身跟着内侍先往后宫去见皇后了。

皇后宫中十分热闹,今天本就是每月命妇觐见的日子,马上又是万寿节了,金陵的命妇权贵,各地入京的藩王嫡妃都纷纷一股老的涌进了宫中。南宫墨一进去就看到熙熙攘攘坐了一殿的人,倒是险些吓了一跳。皇后看到南宫墨面露笑意,招手道:“无瑕,快进来吧。”

南宫墨上前恭敬地行礼,“见过母后。”

皇后笑道:“我知道你忙着,不过今儿你各位婶婶们都到齐了,还是应该见见。以后可不好找这么好的机会。”

“多谢母后,是儿臣想得不周。”南宫墨含笑起身应道。

坐在皇后下首的周王妃掩唇笑道:“早今年见到楚王妃的时候还当是要唤我一声舅母,如今却要唤一声婶婶了。这世事变幻可见是谁也说不准的。”皇后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道:“你这张嘴…无瑕,这是你五皇婶,可还记得?”

南宫墨自然记得这位美貌的周王妃,更记得周王妃唯一的儿子的事还略微跟卫君陌有几分关系呢。虽然实际上其实是萧千夜下的手,但是谁让是为了栽赃卫君陌呢?所以这锅卫君陌至少也要背一半儿。

“见过五婶儿,几年不见五婶依然风华出众,晚辈们不及万一呢。”南宫墨含笑见礼。

周王妃嗔笑道:“瞧瞧这小嘴儿,难怪陛下和皇后娘娘如此宠爱呢。”南宫墨抿嘴一笑,淡笑不语。

皇后又替南宫墨引荐了众位王妃,有原配嫡妃也有继妃,这些王妃身边还带着各种郡主世子妃等等,即便是南宫墨自诩记忆力出众,也隐约有些吃不消的感觉。等到终于给各位王妃都一一见过礼认识了一遍了,南宫墨方才暗暗松了口气走到孙妍儿和朱初瑜前面的一个空位坐了下来。

各位王妃对南宫墨这位侄儿媳妇似乎充满了好奇,即使坐下来以后南宫墨也觉得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就没有少过。周王妃笑看着南宫墨道:“楚王妃可是个大忙人,咱们如今这么些日子都没怎么看到人影呢。就是今儿,若不是皇后娘娘派人去请,只怕也是不得见呢。”

南宫墨淡笑道:“五婶言重了,前些日子无瑕在二伯母的宴会上还见过五婶呢,只是五婶忙着,身为晚辈无瑕也不敢打扰。”

“真是会说话,我若是有这个一个儿媳妇,也要爱得不行呢。”周王妃笑道。

南宫墨有些哭笑不得,这挑拨离间的也太明显了。

坐在周王妃身边的齐王妃有些无奈地叹气道:“五嫂,楚王妃是晚辈,你别吓到人家。”

周王妃轻哼一声,小声道:“你倒是个慈善人。”

齐王妃淡淡一笑也不跟她计较,朝着南宫墨微微点头一笑,神色就中带着几分善意。南宫墨莞尔一笑,带着几分感谢的点头回礼。

南宫墨毕竟是小辈,这么多王妃贵妇在场,也不可能一直绕着她说话。等到众人开始聊起别的话题,南宫墨才暗暗松了口气。跟这些人你来我往的言语交锋,还真的不如去跟那些刺客杀手什么的明刀明剑的打一场来的痛快呢。

“大嫂。”孙妍儿俯身偏过头低声笑道。

南宫墨朝她一笑,“我没事,你们昨晚没事儿吧。”

孙妍儿摇摇头,她其实是昨晚回到府中之后才知道发生了行刺的事情的。虽然有些后怕但是当时确实是什么都不知道。朱初瑜倒是猜到了一些,不过身边有人保护,她自己也是个惜命的,自然也不会有什么事。朱初瑜有些好奇地问道:“听说大嫂进宫过了,咱们等了许久也没见大嫂来。原来是去见父皇了么?”

南宫墨微微点头,“有些要事禀告父皇,不过御书房那边很是忙碌,我便等了一会儿。想着这几日母后这里只怕也忙得很,就不敢打扰了。”

孙妍儿点头,“母后这些日子确实忙的不清呢。”天天要召见这些求见的贵妇王妃,还有各国使节,皇后当真是忙的很。整个人都显得消瘦了两分,不过精神很好所以看不太出来。南宫墨是学医的,却能看出皇后隐藏在眉宇间的疲惫。正想着回头还是送一些能够温补身体的药材给皇后的时候,前面御书房里侍候的内侍来求见,说是陛下召楚王妃觐见。大殿里顿时安静了片刻,皇后笑道:“既然陛下召见,无瑕就快去吧。别误了事儿。”

南宫墨跟着起身,微微一福,“儿臣先行告退。”

“快去吧。”皇后点头道。

出了皇后宫殿,南宫墨忍不住回望一眼默默抹了一把汗。那宫殿里做了几十上百个人,即便是每一个声音都控制的很好,但是那嗡嗡的声音还要随时应付那些王妃命妇也是够让人头晕脑胀了,皇后这个位置也不好做啊。

南宫墨踏入御书房的时候太初帝正在发脾气,南宫墨既不惊讶也不害怕,太初帝确实不是个脾气好的人她都已经习惯了。能发脾气证明他还并不是很生气,太初帝真正生气起来的时候反倒是会十分平静的。就像是酝酿着万丈狂澜地大海,看似平静内力蕴含着无限的危险和杀意。

“父皇。”

太初帝轻哼一声挥挥手示意她坐下说话,一边问道:“刺客的事情,可有什么线索?”

南宫墨摇摇头,简单的说明了一些。太初帝无语,“没有你特意进宫来做什么?”南宫墨取出一张图纸递给身边的内侍,内侍双手接过一眼都不敢看立刻奉到太初帝跟前。太初帝疑惑地看了南宫墨一眼,这才接过来打开一看神色微敛,“这是你想的?”

南宫墨点头道:“是。”

太初帝点点头,思索着道:“倒是比他们设想的更周到一些,很好。这么看来,朕还是应该让他们去跟你取取经啊。一群废物做什么都不成!”南宫墨叹气,垂眸道:“父皇言重了,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各有千秋罢了。宫中内卫自然都是顶尖的,我这也只是描补一二罢了,父皇觉得可用便用,不可用就当随意看看吧。”

太初帝卷起图纸放进一边的盒子里,道:“之前君儿跟朕说了,将楚王府的暗卫抽调入宫,可跟你说过。”

南宫墨微微点头,略有些迟疑,“这…是否有些不妥?”这也是南宫墨担心的地方,宫中必定是天子所居,大内禁地,从王府抽调暗卫入宫保护皇帝,若是有人想偏了那就是意图探听宫闱了。但是目前太初帝身边的大内侍卫确实是还有些拿不出手,毕竟是刚刚从藩王侍卫升上来的。行军打仗冲锋陷阵和防御守卫也还是有不小的差距的。原本的大内侍卫自然不少,但是太初帝却不会那么放心的用他们。

太初帝哪里会不知道南宫墨在想些什么,淡然道:“有什么不妥?若是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能信,朕还能相信谁?”

对此,南宫墨不置可否,皇家父子反目的事情少么?

太初帝挥挥手道:“行了,就这么办吧。也就这几天了。等到君儿有空了,还是让他将宫中这些个人再锤炼一番才是。”

“父皇,您答应给他放假的。”南宫墨提醒他别忘了给自己的报酬。

太初帝没好气,“一个两个都没出息,年纪轻轻的就想着偷懒,朕一把年纪了还没能歇着呢。行了行了,朕记得,总要慢慢来吧。还有什么事?”南宫墨摇摇头,进宫本就是为了明天的侍卫安排的事情,说完了这个别的都是小事了,“既然父皇没有意见,一会儿我就让他们入宫听从侍卫统领调遣。”

皇帝点头算是应下了,南宫墨便想要告辞,她也很忙。

太初帝却还有事没说完,“你和谢七昨晚去状元楼了?”

南宫墨疑惑地挑眉,昨天你不是就知道了么?还看到谢七跟我一起了啊。

太初帝轻哼一声,一本折子轻飘飘地落到了南宫墨跟前的桌上,道:“看看吧。”南宫墨拿起来打开,不出意外是一封弹劾的折子。弹劾的对象正是蔺长风和谢七郎,而南宫墨因为是个女子而且借名谢七的妹妹又早早地进了厢房得以幸免。

至于弹劾内容,无外乎蔺长风行为不端亵渎朝服,谢七郎自恃才高,戏弄待考的学子,打压名声显赫的才子之类的云云。南宫墨赞叹,言官这种生物,就是能够有那种将一件寻常的小事讲述的仿佛天地不容十恶不赦一般的本事。其间言辞激烈,据说谢七郎对待考的某才子即尽羞辱之能事,恨不能摧毁别人的兴致,颠覆别人的人生观,将一个前途无量的才子打击的从此一蹶不振,意图毁灭未来的栋梁之才。其用意恶毒,其心可诛!

“……”为什么总觉得我跟他们看到的不是同一件事呢。

“有什么看法?”太初帝问道。

南宫墨摸摸鼻子道:“这位…才子的心理承受能力未免太弱了一些。殿试的时候,会不会还没有走进大殿就昏过去?”

闻言,太初帝原本含怒的脸上也忍不住多了几分古怪地笑意,“哦?你是这么看的?”

南宫墨道:“儿臣虽然但是并未在场,但是谢七与那位才子的每一句话都听得清清楚楚。如果弹劾的几位大人需要的话,可以当场与那位才子对峙。若是有半个字的不同,都算儿臣的错。当然,如果这折子中所说的被谢七羞辱的才子并非我所知的那位,那就只能请父皇另外派人明察了。至于蔺长风,父皇自有公断,儿臣不敢干涉朝堂政务。”

太初帝没好气地道:“罢了,这些读书人就喜欢闲着没事找事。倒是那个什么灵州才子?”太初帝脸上露出一丝嫌恶,轻哼道:“看来果真是才能卓著,竟能让这么多人齐赞他是国之栋梁,朕也想看看,这是个什么样的经天纬地之才。听说,这人和赵家结亲了?”

你知道还问我干什么?

南宫墨微微点头,“仿佛是有这回事。”

太初帝皱眉,“倒是个机灵的。罢了,等这两天过来再说这事儿吧,听说谢侯下棋?朕这里有一副黑白玲珑玉石棋具,你让人给谢家送过去吧。”

这是要挺谢家的意思了?

南宫墨起身微微一福道:“儿臣遵旨,若是无事,这就告退了。”

“去吧。”太初帝点头道。

南宫墨再次福身,转身退出了御书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