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4、谢家的应对/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白太初帝的意思,南宫墨也不客气。连着太初帝派出来帮她送东西的内侍,又叫了自己身边的几个侍卫一道,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谢家去送东西。自己才转身回了楚王府。

昨天发生的事情谢七公子自然不会瞒着谢侯,谢侯几乎从未入朝为官,但是簪缨世家近乎天生的敏锐让他知道有八九成的可能性谢七要遭。不过这点弹劾谢家还不至于顶不住,朝堂上有跟谢家敌对的,自然就有跟谢家一路的,如果当真在朝堂上发难的话谢七也不至于孤立无人。最后了不起也就是被训斥一顿罚俸几年罢了,这点事情谁在乎?

却没想到还没听说弹劾的事情,皇帝就派人送东西来了。这不年不节,无缘无故的,谢侯又不是什么天子宠臣皇帝想起来了就赐点东西。再看看跟在内侍身后的明显是楚王府的侍卫谢侯顿时悟了。十分周到的将人请入内堂喝了茶,给了赏赐然后又让府中管事亲自送出了门这才松了口气。

谢侯看看放在跟前的白玉做成的玲珑棋盘,淡然一笑转身去后院求见母亲去了。

如今谢家子弟开始出仕了,谢老夫人反倒是更少在外面走动了。外人只当老太太年事已高也不在意,谢老夫人却每日在自己院中修生养息安享天年,比那些一大把年纪还想要跟儿媳妇争权的老封君自在不知道多少倍。

谢侯进去的时候谢佩环正陪着老夫人说话,见父亲进来连忙起身见礼。

看到女儿,谢侯神色更温和了几分。对于这个女儿谢侯既是疼爱又是愧疚,如果没有当年被指婚给皇子的事情,如今自己的外孙只怕也已经懂事了。看看母亲,谢侯倒是先将事情抛到一边,看着谢佩环问道:“环儿,对蔺家那小子你是怎么看的?”

蔺长风的事谢家从没瞒过谢佩环,甚至是暗中还给蔺长风放过一些水。毕竟蔺长风人品能力都没话说,除了蔺家糟心了一点,但是女儿若是真的看重蔺长风,蔺家的事也不是没法解决的。总比女儿一直这么耽误下去好。

谢佩环俏脸微红,“女儿让父亲担心了。”

谢老夫人不由乐道:“你倒是来的巧,我也正跟这丫头说这事儿呢。蔺家那一家子虽然都拎不清,但是我瞧着蔺家那小子这些年跟着楚王殿下倒是练出来一些本事,聪明精怪着呢。”

谢侯笑道:“母亲说得是。七郎也说蔺长风不错,儿子倒是听秦兄说,蔺家那位如今还不知道怎么后悔呢。说是想让蔺长风回去,只是蔺长风不应罢了。儿子和夫人也觉得这小子样样都好,只除了有那么个糟心的家在。不过,跟着楚王殿下这么多年,楚王殿下的品格他总能学几分吧?若是如此,也算抵消了蔺家的不如意。这世上哪儿有那么多样样如意的事情?”

谢老夫人点头,笑吟吟地看向谢佩环,“祖母方才跟你说了那些,你怎么看?”

谢佩环垂眸,脸上的热气未退又更添几分红霞,“佩环听祖母和父亲的。”

谢老夫人欢喜地笑道:“那就是应了,极好。我这老婆子一辈子顺顺当当全无遗憾,唯一担忧的就是你的婚事,如今才算是真的顺心了。”谢侯也是欢喜,“很好,看来咱们家也要办喜事了。这几天忙着呢,过些日子便让你七哥去回蔺家那小子吧,省得他三天两头想方设法的往府里送东西。”

谢佩环起身,“女儿先去给母亲请安。”

两人都知道她害羞,也不阻拦任由她去了。了解了一桩心事谢侯和谢老夫人都是心怀大畅,面上喜气洋洋。

等到欢喜过了,谢老夫人才问起谢侯来意。谢侯也不隐瞒,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谢老夫人虽是女流,但是历经两朝算上北元四代帝王,更是见证了大夏从无到有的经过,阅历见识都不是寻常人能比的,谢侯遇到困惑之事也来请教母亲。

谢老夫人听完儿子的话,沉思了良久方才问道:“你自己怎么想的?”

谢侯道:“我儿子只见,陛下最看重的如今自然是楚王殿下,不过咱们谢家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倒是不必急着去抢那从龙之功。毕竟…陛下也才刚刚登基不久,如无意外,十多二十年内想必无事。”

谢老夫人微微点头,并没有插话。

谢侯继续道:“世事多变,陛下如今对楚王殿下看重信任非同凡响,若是能善始善终自然是好事,但是…人心易变,陛下正当壮年若是咱们当真旗帜鲜明的拥护楚王殿下,只怕不仅是害了自己,也要害了他。七郎前几日跟儿子提过,过段日子就请求外放。谢家如今在朝堂上最出色的便是七郎,纵有其他子弟一时间也难成气候,只要七郎一离京,一切便都好说。”

谢老夫人蹙眉,到底是年纪大了总还是希望儿孙绕膝的。不过她也并非昏聩之人,只是问道:“七郎若是外放……”

谢侯起身拱手道,“正是这个,七郎一旦离京,十年八年内只怕不能回来,难以在母亲跟前尽孝了。”谢老夫人年事已高,很难说等将来谢七回来的时候她还在不在。谢老夫人叹了口气,道:“七郎都是为了谢家,我怎会计较这个。只是他年纪轻轻的就孤身一人在外,要吃苦了。”

谢侯笑道:“身为男儿哪里能怕吃苦?”

谢老夫人点头道:“你心中既然有数,就尽管放手去做吧。楚王和楚王妃都不是刻薄寡恩的人,陛下今天能特意赏赐东西只怕也是楚王妃在陛下跟前美言过的。咱们这样的人家…既然入了朝,想要不站队难,但是想要遇到个稳妥的人更难。那两位都不是那种得志便轻狂的主儿,下面的人注意着一些,想来将来也出不了大问题。”

谢侯恭声称是,其实若不是有郑王暗地里咄咄相逼,谢家也未必非要站队。不过谢家儿郎既然想要一展抱负,那么跟随一个英明的王者还是很有必要的。如今他们自然不会明目张胆的跑去跟楚王说要投靠楚王,只要谢家明面上保持中立就已经足够了。一个刚登基踌躇满志的帝王,不需要一个拥者如云的儿子。

不说太初帝对谢家的赏赐在金陵权贵之间造成的影响,却说南宫墨回到楚王府,府里却是热闹非凡。几个江湖中人打扮的男子被人绑着仍在院子里的地板上,星危抱着剑站在屋檐下靠着柱子抬头望天。见到南宫墨远远地走进来,方才站直了恭声道:“王妃。”

南宫墨扫了一眼地上哎哎叫唤的几个江湖中人,奇怪地问道:“怎么把人带到王府来了?”

星危道:“秦大人说不想打草惊蛇,这几个人是紫嫣姑娘派人送过来的,她那边不方便也没有擅长刑讯的人。王妃放心,尾巴都扫干净了。”

南宫墨看着星危面无表情的脸,不由莞尔一笑,“自从回到金陵,星危的话好像多了许多。”

“……”星危默然,依然是面无表情的模样。

地上被捆着的几个江湖中人这才知道自己身处在什么地方,他们只是在青楼里找了个姑娘寻欢作乐或者干脆就是走在某个无人的巷子里突然就被人放倒了。醒过来之后就被人扔在这冰凉的地上,虽然看着眼前像是权贵之家的深宅大院,却还是不知道自己到底落到了什么人的手里。

听到两人对话,有人已经反应过来了,忍不住睁大了眼睛道:“你…你是楚王妃?!”

南宫墨挑眉笑道:“怎么?我不像是楚王妃?”

“没。没…”说话的人眼中闪过一抹心虚,强撑着镇定道。南宫墨自然将他的模样看在眼底,淡淡一笑转身走到摆放在屋檐下的椅子里坐下,侧首问,“这几个人什么身份?”

曲怜星拖着两本册子从里面走出来,嫣然笑道:“这几个人,一个人东海黄龙岛的岛主,另个是岭南绿林号称三雄的高氏兄弟,还有两个却是孤家寡人,不过都是江湖中一流的杀手。”

南宫墨诧异,“杀手?”楚王府里杀手可不少,说是杀手窝都差不多了。毕竟,楚王府最大的那个就曾经是江湖中最出名的杀手头子。

曲怜星抿唇笑道:“自从紫霄殿退出江湖,水阁也跟着少有在江湖上走动,这几年江湖中倒是有不少新兴的杀手组织和杀手呢。”

南宫墨了然地点头,毕竟杀手也算是极为古老的职业之一,并不是说紫霄殿和水阁退出,从此就没有杀手了。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换旧人,杀手也是一样的。

听着主仆俩的对话,地上的几个人却都跟着变了脸色,他们并不是什么天下皆知的人物,杀手更是隐藏在黑暗中的生物,没想到这个容貌柔媚的女子竟然三言两语将他们的身份暴露的干干净净,显然对他们也所知极深。

南宫墨点点头,一手撑着椅子的负手低头看着地上的人道:“各位都是江湖中有头有脸的人物,我并不想对大家无礼,所以…我问,各位看着回答如何?”

见众人不语,南宫墨也不生气,笑容可掬地道:“如果各位的回答不能让我满意,一个问题…卸掉你们一只胳膊或者一条腿,好不好?”闻言,之前开口的那位岭南三雄之一脸色剧变,其实不止是他,地上就没有脸色好看的人。眼前这位楚王妃容貌清丽,气质高贵温婉,只是说出来的话却配上那温柔的语气,却让人忍不住毛骨悚然。

曲怜星笑吟吟地道:“王妃,若是连问五个问题,他们一个都答不上来可怎么办?”

南宫墨打量着地上的人,犹豫了一下道:“那就只好…卸掉他们的脑袋了。这金陵城里江湖中人多得是,再抓两个回来也不难吧?”

“王妃英明。”曲怜星赞道。

“王。王妃想问什么?”黄龙岛主耳边沁出了点点汗珠,问道。

南宫墨满意地点点头,微笑道:“黄龙岛主在东海安享富贵,不知到金陵来做什么?”黄龙岛主道:“皇帝陛下万寿将至,在下自然也想来凑个…啊?!”话还没说完,只见一边剑光一闪,黄龙岛主左臂迅速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虽然手臂还没有与胳膊分家,但是也差不远了。星危抬手轻叹了一下手中的长剑,一缕血花从他剑锋上被弹落。

南宫墨凤眼微微眯起,声音冷淡,“黄龙岛主,虽然我不太聪明,但是我却很不喜欢别人以为我笨呢。”

黄龙岛主本就是东海独霸一方的盗匪,只是他远居海上,少有在内地行走,朝廷这些年事务繁多水军很不成体统,这才没有人管他。他称王称霸习惯了,哪里受过这种事情,当下就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臭女人,若是哪天你落到我手里,爷爷一定让你求生不……”

一个“得”字还在口中,黄龙岛主脖子一歪已经没有了生息。只有那双恶狠狠地眼睛还瞪得圆圆的,仿佛死不瞑目。

南宫墨有些懒懒地望着剩下的五人,淡淡道:“各位应该不会如这位岛主这般,让我失望罢?”

五人这时哪里还能不明白,这位黄龙岛主分明就是这楚王妃杀给他看的猴罢了。

被横七竖八地仍在地上,高氏三兄弟忍不住扭头对视了一眼,终于还是低头道:“不知王妃想要问什么?”

南宫墨微微一笑,“几位肯配合就好,父皇寿诞将近,我也实在是不爱杀生。而且,我也不是每次杀人都这么利索的。”三人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不利索的杀人自然就是要受尽折磨而死了。江湖中人对朝廷的事并不关注,所以这位楚王妃在江湖中名声也并不显赫。他们也只是入京之后才略微知道一些,这位楚王妃不同于一般女子。但是只有真正的见到了,才会明白她到底是如何的与众不同。

也不算另外两位怎么样,高氏三兄弟齐声道:“王妃请问便是,我等不敢欺瞒。”他们是为利,如果跟那位黄龙岛主一样连命都没了,还谈什么荣华富贵金银珠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