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来打我啊!/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蔺长风在卫君陌面前虽然好像很废材的模样,但是那要看跟谁比。跟卫君陌和闻人师叔这样的绝顶高手相比自然是很菜,但是跟别人比长风公子却也是少有的高手的。如果因为他经常被卫君陌欺压就小看他的话,一定会倒大霉。这几个人倒是没有小看他,但是依然还是倒了大霉。半刻中后,长风公子衣衫整齐,风度翩翩的拂了一下衣角并不存在的灰尘,淡定地看着躺了一地的人以及目瞪口呆的蔺长云兄弟俩。

蔺长风淡定地道:“还有人就一起上吧,别浪费大家的时间了。”

蔺长云脸色铁青地盯着蔺长风半晌不说话,蔺长风也不在意,耸耸肩转身往里走去。

一道劲风从脑后袭来,蔺长风唇边露出一丝冷笑,头也不回的一挥袖向后扫去,还在看空中的偷袭者立刻就被一股劲力撞了出去,撞上了不远处的矮墙。砰的一声沉重的撞击声和骨头断裂的声音听的人浑身骨头都隐隐作痛。

“不自量力。”蔺长风扫了一眼突然出现在房顶上和身后各处的大批人手,这些人绝不是蔺家的护卫。同时,蔺夫人和蔺菡也带着人跌跌撞撞的冲了过来。还没走近就听到蔺菡尖锐的叫声,“给我杀了他!”

长风公子不由一笑,笑意阑珊地道:“蔺大小姐好大的口气啊,谋杀朝廷三品官员?我怕蔺家还没这个胆子吧。”就算没人看到蔺长风进了蔺家,但是知道他来蔺家的人却不少。若是蔺长风出不去,蔺家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蔺菡脸色一僵,显然是没想到这个问题。只是又实在是心有不甘地看向蔺长云,蔺长云负手而立站在一众手持兵器的人中间倒是有几分一切尽在掌握的气势。可惜他的敌人却全然没有被掌控的自觉,也顺着蔺菡的事先看向蔺长云,似笑非笑彷如挑衅。

蔺长云沉声道:“大哥既然要见父亲,那就请留下来陪伴父亲两天吧。”

蔺长风摸摸下巴,若有所思,“你的意思是,我要么就不能见父亲,要么就不能离开蔺家是吧?”

蔺长云没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说明了他说的显然就是这个意思。

蔺长风叹气,“蔺长云,难道你娘没教过什么叫做自作聪明?”

蔺长云脸色一沉,“你什么意思?”

蔺长风道:“本公子不过回来看看老头子,你就摆出这副阵仗,不就是告诉本宫…你们在预谋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么?或许…老头子还不肯支持你们吧?所以你们才不肯让本公子见他。否则,若是老头子肯帮你糊弄本公子,也不会露出多少破绽。”蔺家主再怎么样也比蔺长云这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老练周到得多。

蔺长云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望向蔺长风的眼神更多了几分仇视。蔺长风嗤笑,“你知道老头子为什么不肯支持你么?”

蔺长云不答,蔺长风冷声道:“因为你们是在找死!老头子就算再蠢,吃过的盐也比你吃过的米多几分。”

蔺长云突然冷笑道:“蔺长风,你不必在这里拖延时间。平时或许有人找你,但是今天…只怕楚王府也没空找你吧?你以为这世上就你聪明?要怪就怪你在这个时候回来,不管你有没有见到父亲,你今天都得留下来。”

蔺长风啧了一声,“得,看来我也不用去问老头子。说说吧,你们想干嘛?”

蔺长云自然不会告诉他,只是挥挥手示意人上前将蔺长风拿下。蔺长风扫了一眼还躺在地上爬不起来的人,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一剑劈开了眼挡在眼前的人,一闪身冲进了身后的房门。

有些昏暗的房间里,蔺家主躺在床上形容消瘦,呼吸短促,正在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是他显然是真的身体不适,挣扎了半天也只能颓然地跌回了床榻里。看着他这副模样,蔺长风脸上原本嘲讽的笑容也多了几分复杂的意味,望着蔺家主半晌没有说话。

蔺家主听到门口的声音,也放弃了挣扎侧首看向门口。张了张嘴,好一会儿才出声叫道:“长…风…”

蔺长风望着眼前伸向自己枯瘦的手,沉默不语。

不过这么片刻的功夫,蔺长云也带着人将整个院子围得水泄不通了。只是畏于蔺长风的武功以及躺在里面的蔺家主,没有立刻就冲进来只是站在门口冷眼看着眼前的父兄。

蔺长风突然笑出声来,看着蔺家主悠悠道:“原本打算过来看看你顺便拿回我娘的嫁妆,现在看来一时半会儿是走不了了。”

蔺家主目光射向站在门口的妻子儿女,最后目光落到了蔺长云的身上咬牙道:“逆子!”

蔺长云目光一变,看向蔺家主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恭敬顺从,而是多了许多的怨恨和不满。咬牙道:“大哥出息了,父亲自然觉得我这个没用的儿子是逆子了。”蔺长风回头,有些好笑地打量着他道:“难道你觉得你很有用么?蔺长云,要不是老头子喜新厌旧,要不是你有个会勾搭奉承还会背后害人的娘,就凭你…还不够本公子玩的。”

“你又有什么本事?不过是运气好做了卫君陌的跟班罢了。”蔺长云沉着脸道。

蔺长风眨眨眼睛,“咦,我当卫君陌的跟班成了三品高官,你当谁的跟班了这么拼命的作死?这难道不证明,我比你的眼光好么?还有啊,本公子武功比你好,想揍你你就得乖乖给我揍。本公子长得比你好,这个是天生的我娘比你娘好看,你羡慕也没用。本公子比你聪明,就算被你娘陷害,本公子好歹也曾经考过一个举人,长云公子,请问你秀才考出来了么?哎呀,我记得你娘说了,咱们这样的人家,哪里需要考什么科举?我明白的,她这不是为了掩饰她生的孩子都有智商缺陷么,你居然当真哈哈,活该你现在还游手好闲呢。还有…我知道你想说,我运气比你好。是啊,我运气比你好,所以,我就是比你强啊。有意见么?来打我啊。”

旁边围观的人除了蔺夫人母子四人,无不憋得脸上发红,辛苦的忍住笑意。虽然很欠抽,但是这位长风公子说得好像也很有道理啊。

其实蔺长云兄妹三人长得都不差,但是跟蔺长风这样的俊美风度比起来相差的距离却显然不是可以随便忽略了。

“蔺、长、风!”

蔺长风抬手,回头去看蔺家主,“老头,你说现在怎么办呢?”

不知道是不是被气急了,蔺家主这次竟然挣扎着坐了起来。指着蔺长云的手指头颤抖不止,“逆子!还不将人撤下去!你想干什么!”

蔺长云脸色阴郁,咬牙道:“父亲,你当真是想要儿子的命么?”

蔺家主气急,“混账!你自己要找死,不要拖着整个蔺家一起、一起去死!”蔺长云笑容隐隐有些狰狞,“总之,你就是不相信我对吧?不相信我比蔺长风强。就算是他忤逆不孝,你将他赶出去了也还是心心念念想要让他回来跟我抢东西。你别忘了,这些年是谁在替你操持后宅,是谁在跟前孝顺你!”

“云儿!”蔺夫人显然也想到了悲愤之处,凄声叫着儿子的名字,“老爷,妾身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难道…难道云儿和安儿和菡儿不是你的儿子么?呜呜……”

看着蔺家主动容的神色,蔺长风轻哧了一声,抱胸而立悠然道:“这是唱戏呐?你们几个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东西?难道不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蔺夫人陷害还不到四十岁的我,害我替你儿子女儿犯的错顶缸,毁了我的科举之路,败坏本公子的名声?我一个小小年纪就被赶出家门的人都没叫苦,你们母子四个在蔺家锦衣玉食仆婢成群,到底哪儿苦了?”

蔺夫人叫道:“你胡说!”

蔺长风不屑,“本公子不是回来陪你们演戏的,也不是来看你们唱戏的。要哭要跪要求,先闪一边去,等本公子问完了老头话再说。”

蔺长云阴沉着脸冷然道:“你以为你还出的去么?”

蔺长风恍然大悟,笑眯眯地看向蔺家主道:“哦,对,差点忘了。老头子,你儿子要杀我呢。我要是死了,记得把握埋在我娘的坟旁边。至于你,以后就去跟那母子三个凑活吧,反正我娘大概也不想看到你。”

闻言,蔺家主却是大惊。方才他在里面就听到了外面的嘈杂声,虽然知道蔺长云兄妹三个一直跟蔺长风关系不睦,但是却绝没有想过自己的一个儿子竟然会想要杀另一个儿子。震惊之余,一股甜意就涌上了喉头。长风公子到底还不想真的气死了自己的亲爹,上前一步在他胸口飞快地点了几下,随手将一颗药丸塞进他嘴里。那药丸入口即化,虽然带着一股夹杂着药味味道有些难以言表,但是服下之后这些日子一直闷痛不止的心口却仿佛突然舒服了许多,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

蔺家主靠着床边坐着,颤声道:“长云?长风说得是真的!你…你真的要杀他?”

蔺长云冷哼道:“这就要看大哥想要做什么了,大哥若是识趣,儿子自然不会做那让人戳脊梁骨的事情。父亲既然这么想念大哥,就让大哥留在这里陪你几天吧,就算是儿子的孝心。”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蔺家主忍不住拍床,虽然这些日子一直在养病连门都出不了,但是他到底也还是蔺家家主。眼前这情形即便是什么都不知道他也能猜测出来,蔺长云必定在做一家及危险的事情。只恨自己这些日子竟然无法管事…若不然、若不然……

蔺长云傲然道:“做能够让蔺家从此飞黄腾达的事情。”

蔺家主眼前一黑,如今这金陵皇城里还能有什么事情能让一个家族,特别是蔺家这样的家族飞黄腾达?只有一个…从龙之功!

“你…你是不是蠢啊!”原本觉得舒服了许多的心口仿佛又有血气上涌了,蔺家主几乎要一头栽倒到床下。颤颤巍巍地指着蔺夫人道:“无知妇人!你不知道劝着他,还…还瞒着我,你们想要毁了蔺家是不是!”

蔺夫人不服气,嘟哝道:“老爷怎么这么说,云儿也是为了咱们家好。大公子再好,他也不肯认蔺家,就算将来怎么样了,跟咱们家也没什么关系。还不是云儿兢兢业业的为蔺家着想。”

“蠢货!”蔺家主咬牙切齿,平生第一次后会当初怎么会娶了这么一个无知的蠢妇做继夫人。不仅害得他跟长子失和,如今更是要将整个蔺家都连累进去了。

长风公子忍住笑,但是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可不是蠢么。”

蔺家主忍不住瞪了他一眼,才侧首去看蔺长云母子几个,沉声道:“我不管你在做什么,立刻停止。将这些人全部撤出去回去闭门思过,剩下的事情…剩下的事情老夫来处理!”也算是他娶妻不贤的报应,只是蔺长云几个终究是他的亲骨肉,也不可能真的放着不管。大不了…大不了放弃蔺家如今所有的这些,求陛下网开一面给他们留一条生路吧。只是,要如何跟蔺家的族人们解释?

只是蔺家主这一番想法,蔺长云显然并不领情。傲然道:“父亲,现在说这些你不觉得晚了么?如今的蔺家,可不是原本的蔺家了。现在蔺家我说了算。”

“你!”蔺家主气结。

蔺长云得意地扬眉,挥手道:“请我大哥下去休息。”

几个显然武功不弱的男子从门口踏入,朝着站在床榻边上的蔺长风走去。

长风公子低眉冷笑,“说你蠢,你还真是蠢。”

蔺长云眯眼,怀疑地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蔺长风道:“你以为你人品多好?值得本公子孤身犯险跑来自投罗网?还是你觉得本公子跟你一样蠢?陪你玩一会而已,还得意上了。你不如回头看看?”

蔺长云眼瞳一缩,脸色微微有些僵硬,静静地盯着蔺长风道:“你最好不要耍花样。”

蔺长风抬手,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