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混乱/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嫂。”萧千炽三兄弟连忙上前见礼。南宫墨从马车里跃了下来落在众人跟前,目光带着淡淡的笑意从萧千炜脸上路过却并没有什么意味。萧千炜自然也没有在意,只是跟着萧千炽和萧千炯一起恭敬的行礼。

即便是再不认同卫君陌这个大哥和南宫墨这个大嫂,但是在宫门口却还是需要做到规矩的。

萧千炯有些惊讶,“大嫂,你又要进宫啊?今儿都第二次进宫了,出了什么事了?”南宫墨笑道:“没什么大事,昨天晚上的刺客有些新线索,所以要立刻禀告父皇。”

“啊,这是大事儿,大嫂别再这里浪费时间了,快去吧。”萧千炽拉着萧千炯不让他再废话,笑道。南宫墨点点头笑道:“你们这几天也辛苦了,快回去歇着吧,明天还有的忙呢。”

“是,多谢大嫂。”

南宫墨这才含笑转身对卫君陌笑道:“我们进去吧。”

卫君陌微微点头,“走吧。”

宫门外,看着两人并肩进去萧千炽三兄弟方才转身各自告辞往自己府邸的方向而去。一个郑王府的下人急匆匆的赶来,俯在萧千炜耳边低语了几句,萧千炜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带着人匆匆而去。走在后面的萧千炽和萧千炯见状对视了一眼,萧千炽有些担忧地道:“千炜不会出什么事吧?”虽然之前他跟萧千炜闹得很难看,但是现在有了卫君陌之后兄弟俩关系也就没那么紧张了。只是依然不清净而已,从小到大兄弟俩关系就平平,自然也不能指望现在就突然亲密无间了。但是到底是自己一母所生的亲弟弟,即使是不想让父皇和母后伤心,萧千炽还是忍不住关心一下。

萧千炯摇摇头,轻哼一声道:“也不知道他整天都在折腾些什么东西。有意义么?不说父皇是怎么想的,大哥…要是想要动他,他早不知道去哪儿投胎了。”

萧千炽没好气地瞪了弟弟一眼,“少胡说八道,父皇还在呢。”

萧千炯啧了一声,“他不就是仗着父皇母后在么?”萧千炯天生的喜欢战场,崇拜强者。他并不觉得萧千炜有野心有什么不对,但是有野心却看不清自己的能力就有些讨人厌了。如果萧千炜有本事跟卫君陌斗得旗鼓相当,他也乐的看热闹,说不定看在同一个娘胎生出来的份上,还能帮他一把呢。但是现在,明显是卫君陌根本没放在心上,只有萧千炜自己一个人在那里瞎折腾还当所有人都是睁眼瞎一般。

萧千炽叹了口气,摇摇头道:“算了,走吧。”

其实,如果父皇一登基就立太子或许没这么多事儿吧?不过,那个时候想要立刚刚认回来的儿子做太子只怕也不容易。

御书房里,太初帝听了南宫墨的禀告的事情良久不语,面沉如水。南宫墨坐在卫君陌身边,垂眸望着地面也不在多说什么。她只是将查到的所有事情都一一说了一边,并没有加入自己的主观臆测或者推拒,这些并不是太初帝需要或者想要听到的。

良久,才听到太初帝叹了口气问道:“朱家和蔺家?”

南宫墨淡淡道:“从年前开始,蔺家和朱家一直都有大批的银两支出。不过钱的去向还没有查清楚,今天蔺长风回蔺家的时候遭到大批江湖中人的围攻,我让人将蔺长云兄弟和蔺菡带回五城兵马司审问了。不过这笔钱相对于百万黄金来说只是杯水车薪,时间方面也对不上,蔺长风正在彻查户部的账册,等到查清楚了应该就能知道来龙去脉了。”

太初帝将手中的奏折往桌上一扔,道:“别跟朕说这些虚的,你想必已经有了怀疑对象。说说看吧。”

南宫墨沉默了片刻道:“父皇心中想必也有对象了。”

太初帝轻哼一声,冷笑道:“朕也猜到这些人按捺不了多久,果然就沉不住气了么。”其实也并不难猜,太初帝和卫君陌的仇家都很多,但是多到愿意花费如此巨大的代价也想要制他们与死地的人就绝不止是仇恨这么简单了。

南宫墨道:“幕后主使者可以晚一点料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父皇的安全。那些江湖中人并不会因为幕后主使者伏诛就放弃那百万两黄金的。”

太初帝道:“让他们尽管来,朕也要看看,这些人有多大的胆子。”太初帝眯眼,神色中满是肃杀。朝中存在着不稳定因素就已经够烦了,江湖中人还跑来搅局。可以想见等到太初帝腾出手来江湖中又会是怎样的一场腥风血雨。

南宫墨侧首看了一眼卫君陌,卫君陌微微点头表示不用担心。南宫墨想了想也放下心来,有卫君陌在太初帝的安全应该确实是不用太担心。毕竟金陵皇城中内外几十万大军和侍卫也不是吃素的,又有卫君陌和一干高手在,想要刺杀太初帝的难度绝对不亚于攻陷整个金陵。

这么一想,南宫墨神色也松动了许多,道:“之前放出消息,已经有不少人离开了金陵,不过留下来的只怕都是硬茬儿。父皇还是要多家小心。”

太初帝神色稍缓点头道:“朕知道,要做什么你们尽管放心去做。从现在起,整个金陵的防务和大军都交给你们调度。去吧。”

知道太初帝心情不好,南宫墨两人也不多留起身告辞。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身后传来太初帝的声音,“千炜那边……”

南宫墨回头轻声道:“父皇放心便是,此事…应该与千炜无关。”

虽然太初帝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但是南宫墨却明显看到他的眼神一下子放松了许多。即使是太初帝这样一个王者,儿子想要弑君杀父对他来说依然是难以承受之重。

出了御书房,南宫墨也没有再去后宫见皇后,与卫君陌携手漫步出宫去了。

走出宫门的时候夕阳已经西沉,只留下一点点的余晖。整个皇宫内外早已经被人装饰一新,各种彩绸花灯,看上去一片太平和乐之象,不知内情的人丝毫也看不出隐藏在这平静之下山雨欲来之势。

“回去吧。”卫君陌低头,轻声道。

南宫墨嫣然一笑点头道:“好。”

萧千炜回到府中就直冲朱初瑜的院子而去。书房里,朱初瑜正在静心的写字,白皙精美的玉版纸上一个个隽秀的字迹在笔下流出。看着已经快要写完的东西,朱初瑜唇边也勾起一丝浅浅的笑意。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然后就是一声剧烈的踢门的声音。原本紧闭的书房大门被人一脚踢来,朱初瑜心中一惊笔下不由得一划,顿时变了脸色。辛辛苦苦好几天的成果竟然功亏一篑。

“王爷,你……”朱初瑜有些不悦地道,“你知不知我正在……”

萧千炜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本王不想知道你在干什么!朱初瑜,你们朱家给本王惹得麻烦还不够么!”

朱初瑜闻言,不由得眼圈一红,“王爷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们朱家给您惹的麻烦…”即便是对萧千炜并没有多少男女情谊,但是听到这话朱初瑜也还是忍不住心寒。朱家确实是靠着萧千炜在慢慢恢复不错,但是同样的朱家也在竭尽全力的帮助萧千炜。谢秦这样的世家对萧千炜的拉拢不屑一顾,暗地里多少人暗暗耻笑他?还不是朱家出面替他联络其他的世家以及金陵城中的权贵?现在出了事,就立刻推到他们身上来了?

朱初瑜深吸了一口气,还是沉声问道:“王爷发这么大脾气,还没说出什么事了?”

萧千炜气急败坏地道:“你在家里连这么重要的消息都没有听到?蔺家被五城兵马司的人给抓了!”

朱初瑜一愣,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蔺家?五城兵马司?南宫绪为什么要抓蔺家的人?这又跟朱家有什么关系?”

萧千炜也渐渐冷静了下来,轻哼一声道:“你说呢,南宫绪现在在查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朱初瑜忍不住吸了口气,道:“王爷是说昨晚的刺杀跟蔺家有关?这怎么可能?而且,就算跟蔺家有关,又与朱家有什么关系?”

萧千炜有些怀疑的打量着朱初瑜,“你真的不知道?”

朱初瑜气得直跺脚,“王爷!我就算再笨也不会现在想要去刺杀父皇啊。现在父皇若是出了什么事,对咱们有什么好处?”现在朝堂上支持萧千炜的人确实是比较多没错,但是萧千炜并不是长子,也不是能力最出众的,而且整个金陵绝大多数的兵权都在卫君陌手中,陈昱和薛斌虽然没有支持卫君陌,却明显对卫君陌更有好感。一旦太初帝出了什么事,即便是整个朝堂的文臣都支持萧千炜也没有什么用。和平时期文臣确实是比武将更难缠,但是真到了乱起来的时候,一大把文臣还没有一个手握重兵的武将好用。他们的胜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那是怎么回事?”萧千炜皱眉,沉声道。他还没有疯狂到大逆不道想要去刺杀自己的父皇的地步,如果不是朱初瑜擅自行动,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朱初瑜犹豫了一下,问道:“会不会…楚王府想要对王爷动手,所以设计栽赃?”蔺家为什么被抓只有五城兵马司的人知道,而且蔺家这样一个大家族的主人被抓如五城兵马司,事先竟然没有任何消息。不得不说,五城兵马司这次实在是有些逾越了。

萧千炜有些迟疑,良久之后才摇了摇头道:“若是栽赃,也不该对蔺家下手才是。”蔺长云兄弟虽然已经倒向了他们,但是蔺家跟郑王府的关系毕竟还远。不过是依附于朱家罢了,若是卫君陌想要对他动手没有理由不直接对朱家下手反倒是去对付更远的蔺家。而且,还有蔺长风在,卫君陌和南宫墨怎么样也该给他几分面子才是。

朱初瑜道:“王爷先冷静一些,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一直没有消息。我回朱家去一趟,问问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千炜微微点头道:“现在也只能如此。”

朱初瑜有些惋惜地看着桌上已经废弃的经文,叹了口气道:“原本打算亲自替父皇抄写几卷经书,这是最后一本了,可惜毁了……”

萧千炜有些心烦意乱,挥挥手道:“寿礼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也不差这一卷经书。你快去吧。”

朱初瑜点点头,“也只好如此了。”

萧千炜转身往外走去,朱初瑜连忙叫住他,“王爷还要出门?”

萧千炜皱眉道:“我去找人看看,能不能打听到什么消息。”

朱初瑜想起府中的几位侧妃,心中也是微酸。只是此时也顾不得想太多了,只得点了点头道:“那王爷快去吧。”

“小姐。”等到萧千炜离去,竹儿方才进来恭敬地道。

朱初瑜沉声问道:“这几天朱家有什么消息?”

竹儿疑惑地摇了摇头道:“没有啊,这几日朱家都在忙着准备呈给陛下的寿礼,还有就是蔺家那位闹得夫人很是不悦跑回娘家去了。”朱初瑜皱眉,“我不是问这个,朱家和蔺家最近可有什么大动作?”

竹儿笑道:“大公子这些日子和蔺家那两位公子确实是走得近了一些。不过若是有什么大事,老爷怎么会不跟小姐商量?是不是…王爷搞错了?”

朱初瑜叹了口气,道:“希望如此吧。你去准备一下,我们回蔺家一趟。”

竹儿点点头,“是,奴婢这就去准备。”

朱初瑜靠着椅子望着空荡荡的书房突然感觉有些发冷,心中更是多了几分莫名的不安,仿佛有什么不太好的大事即将发生一般。但是让她仔细想却又怎么都想不出个头绪来,只得揉了揉眉心靠在椅子里闭目养神。

希望,不会有什么事情才好啊。

百族大会上的刺客…蔺家…明天的万寿节…到底有什么…朱初瑜脸色骤然一变,猛然从椅子里站起身来,沉声道:“竹儿,不用管了,立刻跟我回朱家一趟!”

“是,小姐。”里间收拾的竹儿不明所以的扔下正在收拾的东西匆匆出来,就看到朱初瑜美丽的容颜上一片冰冷和铁青。

竹儿心中也是一颤:真的出大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