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2、人质/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了楚王府大门,南宫墨抬头看了一眼碧蓝如洗的天空,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就连楚王府门外的大街都被装饰一新过了,偶尔路过的行人们仿佛也充满了喜庆的意味。只是这些人却不知道,这样的喜庆祥和之下,隐藏着多少寻常人看不见的血腥和杀戮。

“星危回来了吗?”

跟在南宫墨身后的侍卫低声道:“启禀王妃,星危统领昨晚一夜没有回来,五城兵马司那边好像也还没完。”

南宫墨微微蹙眉,昨晚蔺长云确实是供出了不少江湖中人隐藏的地方,当然或许还有更多连蔺长云都不知道的地方。但是她以为至少在天亮前应该能差不多才对,“去五城兵马司。”

“是。”

到了五城兵马司,南宫绪等人果然还没回来。昨晚带出去的人马也还没有回来。留守的副将告知南宫墨,昨晚确实是抓了不少人回来,他们还去少几个地方收过尸。不过天快要亮了的时候,又查到一个据说隐藏了很多高手的据点,在外城的贫民巷。南宫绪就带着人又过去了。

“去看看。”南宫墨揉了揉眉心,重新调转方向往外城的方向而去。

侍卫有些担忧,低声道:“王妃,陛下那里……”毕竟现在最要紧的还是陛下的安危和寿宴的有序进行。南宫墨道:“有君陌在,不用担心。就算在外城,天亮前过去这会儿也该回来了。”

“是。”

剿灭这些隐藏在城中的江湖中人实在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情。首先不能扰民,特别是不能惊扰到住在城中的各国使节。若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传到那些使者的耳中,那当真是足够让邻邦笑一整年了。而且,皇帝登基不久若是金陵城里就发生内乱,极易造成人心不稳。所以南宫墨和南宫绪的意思是尽量在天亮之前将这些人解决掉。南宫绪昨晚带着人忙了一晚上,到这会儿还没有回去,显然是遇到硬茬子了,南宫墨不得不感到担心。

到了兵马司副将所说的贫民巷不远,果然看到五城兵马司的官兵封锁了附近两条街道。不过今天城里热闹,即便是贫民巷的百姓也大都去凑热闹去了,附近倒是没有多少人。看到南宫墨带着人过来,立刻就有人上前来见礼,“见过王妃。”

南宫墨有些惊讶的挑眉,原来还是个熟人,“朱蒙,你怎么在这里?”他记得,朱蒙是在军中而不是五城兵马司吧?

朱蒙抓抓脑袋笑道:“今天不是要进宫赴宴么?我们几个都在城里,陈将军打发我们来给南宫将军打个下手。”南宫墨点点头,“还是陈将军想得周到,里面怎么样了?”朱蒙低声道:“大部分凶徒都已经伏诛了,不过有几个特别厉害的,被南宫将军带人压制在巷尾的一个院子里了。王妃放心,没惊扰到多少百姓。”

南宫墨点点头,含笑拍拍他的肩头道:“辛苦你了,我先过去瞧瞧。”

朱蒙连到不敢,招来一个士兵给南宫墨带路目送他们离去才又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能让星危和简秋阳都束手无策的自然不会是寻常人,南宫墨过去的时候果然看到许多人围着巷尾的一处破旧院子。周围的房顶,树上都站满了手持弓箭的士兵,显然对方只要一露头就要万箭齐发将人万箭穿心。

“大哥。”

南宫绪正对着眼前的院子皱眉,周围没什么特别好的制高点,这院子也是城中少有的土石堆砌而成的,弓箭的穿透力根本不够。院子里的人也是难得一见的高手,除非对方露头不然的话弓箭也奈何不了对方。

南宫绪回头看她,皱眉道:“你怎么来了?”

南宫墨道:“我去五城兵马司,听说你们这边还没完事。怎么回事?”

简秋阳指了指里面,道:“里面是几个异族的高手,具体是哪一国的还不太清楚,西边和南边那些小国混乱的很一时也分不清。不过,功夫很厉害也很诡异,我们的人死了不少。星危和其中一个人交过手,对方挨了一剑之后退进院子里就不肯出来。星危也受伤了。而且,还有人会用毒,方才有好几个人被毒蛇毒蝎咬了。非常厉害。”

星危靠在一边的屋檐下,见众人朝他看过来方才淡然道:“我没事,那人武功应该比我高一些。”

“比你还高?”南宫墨有些震惊,当年南宫墨或许还能赢星危,但是这几年下来她武功方面进步不大,星危却是日日苦练不缀。现在的她却不敢说绝对能胜过星危了。

星危点点头,“一开始那人有些轻敌,所以才受伤的。轻伤。”

南宫墨看向南宫绪,“有什么为难之处?”

简秋阳皱眉道:“对方抓了人质在里面。”

“什么人?”

简秋阳道:“杨家家主的一对嫡子嫡女。”

闻言,南宫墨也有些为难了,“怎么会这么巧?”

简秋阳轻哼道:“哪里巧了?杨家也藏了人,那两个孩子就是昨晚被住在杨家的人挟持出来的,最后两拨人回合一处,落到了这些人手里。两个才十五六岁的姐弟俩。”南宫绪淡淡道:“不用急,我给了他们一刻钟。一刻钟之后若是不出来…我自有法子让他们出来。”

简秋阳笑道:“南宫将军,这地方可不方便放火。”放火会引来别人注意的,说不准就会引起动乱。

南宫绪道:“放火?用不着。不过是座废弃的破房子罢了,既然他们不出来,拆了就是。”

简秋阳看看不远处一架已经准备好了的怪异车子,还有许多拿着几乎有孩子手腕粗细绳索钩子等物的士兵,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指了指那造型怪异的东西道:“我没看错的话,那应该是投石车吧?”攻城用的投石车用来打一座院子?大材小用。

“改进过的,太小了攻城用不上。”南宫绪道。

“所以,你打算把房子砸烂?”简秋阳挑眉问道。而且,从天而降的巨石,还可能把房子里的人给砸烂。就看南宫绪有多少投石车和石头了。南宫将军一贯是以智谋取胜,这次倒是难得一见的粗暴直接。

南宫绪道:“如果他们坚持,我是这么打算的。”

站在一边当背景的薛斌终于忍不住道,“南宫将军,还有人质。”

南宫绪道:“杨家私藏刺客,本身也是死罪。”

“……”所以你根本没打算管那对姐弟的死活么?亏我们还以为你是为了人质安全才退让的呢。其实是去准备工具去了吧?

“中原人果然心狠手辣!”

南宫绪等人并没有可以压低了声音说话,院子里的人都是高手自然听得见。一个音调十分怪异的声音响起,一个黑影从房间里冲了出来。

“放箭!”

南宫绪毫不犹豫地下令,周围的弓箭手立刻开弓放箭,数百支羽箭齐刷刷地射向了那黑影。黑衣人见状不妙,身形一闪立刻闪到了身后几尺外屋檐下的柱子后面。几百支箭全部定在了他方才站立的地方后面不远处。很显然,若不是闪得快,这黑衣人立刻就能够变成刺猬了。

躲在柱子后面的人顿时不敢露头,只是气急败坏地骂道:“中原人只会…以多、欺少么?你们不想要那两个小鬼的命了?”

南宫绪对他的话不感兴趣,朗声吩咐道:“准备。”

“是,将军!”身后的士兵齐声答道。

“进攻!”

南宫绪的声音冷硬无比,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

院子周围,早已经准备好的三四抬投石机同时开动。五城兵马司的士兵都曾经是上过战场的,投石机的准头十分不错。除了刚开始两下需要校准打偏了或者落在院子里的空地上了。剩下的都准确无疑的落在了院中的屋顶上。从天而降的石块立刻将屋顶砸的破破烂烂。周围早就准备好的士兵飞快的将带着巨大钩子的绳索抛向房屋的各处。另一头套在了马身上。一挥鞭子,几匹马从两个方向朝前奔去,早就已经弃置多年又遭受了巨石打击的房屋顿时轰然倒塌。

同时,几个黑影从里面冲了出来,南宫绪沉声道:“继续!放箭!”

箭雨再一次倾斜而出,立刻就有人中箭倒地。但是这些人到底都是绝顶高手,而这小巷的环境所限也不可能真的布置上千军万马围困。依然有几个漏网之鱼狼狈的逃开。其中一人手里拎着一个少女,将她挡在自己跟前厉声道:“住手!否则我立刻捏死她!”

那少女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早就被吓得魂不附体。原本穿着华服美饰的模样也早就变得狼狈不堪了,此时只能呜咽的流泪,连哭出声来也不敢了。

南宫绪微微眯眼,终究还是抬手示意停手。弓箭手听命收手,幸存的三个人方才松了口气,在回头却只难倒了身后同伴到底不起的尸体和无数的羽箭。心中不由得生气一股寒意,他们都是威震一方的高手,从来自视甚高也不认为大夏朝廷能有多少绝顶高手。即便是听说过楚王很厉害,但是那又如何?楚王再厉害也只有一个人,双拳难敌四手他们也不必惧怕。只是,这句话显然应该留给他们自己。他们连楚王的面都还没见过,就已经被一群根本称不上会多少武功的士兵搞得伤亡惨重了。

南宫墨等人此时也才看清,还活着的那三个人一个看长相都不是中原人的模样,也不像是北元人。其中一人身形矮小皮肤黝黑,整个人十分消瘦,一张脸上仿佛皮包骨一般只有一双阴测测的大眼睛格外醒目。另外两人倒是要高大一些一人肤色带着一种惨白的感觉,轮廓深邃,相貌倒是不错,只是眉宇间给人一种不是善类的感觉。剩下的一个人相貌平平,倒是跟南越的使者的外形有几分相似之处,南宫墨猜测此人就算不是南越人,也应该是与南越毗邻的小国的人。这样的一行人若是在平时,是很容易引起人注意的。不过这点时间比较特殊,金陵皇城里外族人来来往往,倒是没那么容易引人注意了。

那捏着少女的高大男子左臂上还有一道伤口,虽然他一身黑衣但是以南宫墨的眼力却还是清楚的看到那血迹还在浸出,已经浸湿了左臂上的衣袖。他还能若无其事仿佛没有半点在意,显然是耐力惊人。

南宫墨问道:“你们想要如何?”

“放我们走!”男子冷声道。

南宫墨唇边微微勾起一丝笑意,“你在说笑?”

外族人显然不能理解他为什么会说笑,很认真的回答,“我没有说笑话。”

旁边薛斌闷笑了一声,道:“但是我们觉得你在说笑话啊。”

那人一愣,这才反应过来,立刻将手中的少女的脖子捏的更紧了,“你们在嘲笑我?!我真的会杀了她!”

那少女被他捏的痛苦的挣扎,只是这点小小的挣扎对对方来说无异于蚍蜉撼树。

陈脩懒懒道:“你再用点力气,把她捏死咱们就都不用操心了。”

南宫墨看了那少女一眼,有些后知后觉的想起这个杨姓的少女,论血缘的话好像应该算是师兄的堂妹?不过师兄回到金陵这么久,甚至十几年前就与苏夫人接触过,却从不曾回去过杨家,想来也并不想与杨家的人接触。

“三位,你们有两个选择。第一,放了她,跟我们走。第二,杀了她,我们在杀了你们。”南宫墨声音淡淡地响起。

三个人顿时脸色都是一边,互相看了一眼那个瘦小的男子尖声问道:“你是谁?”

“南宫墨。”南宫墨淡淡道。

事实上这些人并不知道南宫墨是谁,不过幸好他们都不算笨,立刻就反应过来了,“你是楚王妃?”

南宫墨微微点头,“正是。”

三个人对视了一眼,还是又那瘦小男子开口,“你放我们走,我们立刻离开大夏。”他们都是奔着那百万两黄金来的,原本并没有将大夏朝廷放在眼里。因为在他们自己的国家,他们也并不怎么将王室放在眼里。但是却显然错过了大夏朝廷的力量。

南宫墨淡定的摇头,拒绝地干净利落,“不可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