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5、黑寡妇/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边跟东珠公主说话,南宫墨一边不着痕迹的打量着明显是在出神的安淑公主。淡淡问道:“安淑公主,王子的身体可好了?”安淑公主正望着孙妍儿出神,还是旁边的东珠公主暗地里拉了拉她才回过神来。东珠公主撇了撇嘴,其实她根本不喜欢这个总是一副“我是公主,我端庄贤淑”模样的公主,不过她们都是外来人,自己一个人跑过来找王妃说话到底有些尴尬,所以才拉着她一起来的。横竖两人以后七八成的可能都是要当妯娌的。

南宫墨倒也不让她难看,轻言细语的重新问了一遍。

安淑公主有些赫然,低声道:“多谢王妃关心,王兄已经好很多了。”

南宫墨点点头道:“那就好,安济王子毕竟是在金陵生病的,若有什么不好父皇和母后也难安心。”安淑公主连忙道:“让陛下和皇后娘娘担心了,王兄今天也来参加寿宴了,想必无碍。”

南宫墨淡淡一笑,她当然知道安济王子好多了,因为替安济王子治病的太医还是她派去的呢。不过是不是无碍了,那就不好说了。不过至少在金陵期间应该算是无奈了,至于回到安济以后或者是在回安济的路上就出了什么事,也不能怪他们啊。毕竟安济和大夏路途遥远,舟车劳顿受不住也是有的。

说到这个,南宫墨还是略微有些同情这位安济王子的。好好地日子不过偏要去惹事,惹事也就算了偏要去惹师兄。这不是成心不想过好日子了么?

“很好。”南宫墨笑道,侧首又对东珠公主笑道:“那日见过明德郡王之后就一直无暇再见,郡王和公主这些日子在金陵可好?”东珠公主笑道:“金陵繁华远胜塞外,王兄这些日子带着我去了好多好玩的地方,还买了好多好东西呢。”

南宫墨笑道:“郡王是在为公主准备嫁妆吧?以后公主也要留在金陵,好玩的时候还多着呢。”

闻言,东珠公主俏脸上不由飞起一抹红霞,“王妃!”

南宫墨连连赔礼,“好好,我不该打趣公主,公主恕罪。”东珠公主眨了眨眼睛,红着脸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啦,王妃说得也没错。不过,虽然金陵如此繁华热闹,我还是有点想念瓦剌了。”

南宫墨伸手拍拍她的手背不再多话。

正陪着东珠公主和几位命妇说话,前面有太初帝身边的内侍来请,说是陛下召见。南宫墨只得在众人羡慕的的眼神中起身去御书房见驾。出了门,南宫墨还听到里面隐隐传来的议论声,无外乎说楚王妃得陛下看重,今天这样的日子竟然还要宣王妃御书房见驾云云。

下了楼,跟着内侍出了御花园漫步走在后宫里,边走南宫墨一边问道:“陛下此时召见,所谓何事?”

内侍恭敬地道:“启禀王妃,这奴婢实在不知。”

南宫墨点点头,“有谁在陛下跟前?”

内侍道:“楚王殿下和襄王殿下都在,陛下叫的急,想是…有什么急事吧?”

南宫墨点头表示知道了,不再说话。又走了片刻,南宫墨脚下顿了顿,道:“陛下不是在御书房么?”

内侍摇头道:“不是,陛下和楚王殿下都在礼贤殿。”

南宫墨蹙眉,思索了片刻方才道:“那就走吧。”

礼贤殿是宫中一处并不算起眼的宫殿,在后宫与前朝交界处,原本的太庙后方。去年太庙被萧千夜毁于一旦,最后太初帝决定选址重建于外廷东侧。因为这半年事务颇多,原本太庙的旧址也就还没来得及修复,这一代倒是显得有几分空寂。礼贤殿靠近后宫和宫中藏书楼,太初帝计划将这些改作皇子读书的地方,不过鉴于现在宫中并没有需要读书的皇子,也就暂时还空置着了。

前面就是礼贤殿,南宫墨扫视了一下四周。远离了后宫的乐曲和前朝的喧嚣,这里显得更加寂静空旷起来。

南宫墨漫不经心地问道:“我记得,你在御书房,是守门的?”

那内侍一怔,没想到南宫墨竟然连这个都记得。虽然楚王妃时常出入御书房,但是说她认识太初帝身边几个得用的内侍还是正常,像他这样平常只是守在门口连头都不敢抬,更没有在贵人面前露脸的人也都能记得清清楚楚就有些让人意外了。

南宫墨淡淡一笑,道:“父皇身边的人我都认得,这还是第一次,父皇让一个看门的来宣我呢。”

那内侍笑容有些勉强,道:“今儿上面的各位都忙得很,所以才能轮到奴婢有这个福分。”

南宫墨笑道:“是么,只怕我没有这个福气呢。”话音未落,南宫墨已经飞身而起手中一挥几道银光已经射向了礼贤殿屋檐下的某处地方。只听扑通两声,两个人影穿着侍卫服饰的人从屋檐下滚落了下来,倒在地上挣扎了两下便不动了。

那内侍一看不好,连忙拔腿就想要跑。南宫墨冷然一笑,挽在手臂上的纱帛簌地射了出去,缠住他的一只胳膊将人拉了回来重重的甩在了地上。

“王妃饶命!王妃饶命!”那内侍吓得连忙跪倒在地上磕头求饶不止。南宫墨挑眉,淡淡道:“现在该我求你饶命才是吧?”

那内侍停下了磕头求饶的动作,唇边咧出一个诡异的笑意。一道暗光从他口中飞出,直射南宫墨的心口。南宫墨连忙侧首避开,下一道劲风又已经袭到了跟前。南宫墨手中匕首往上一格,挥开了暗器。之后接连叮叮咚咚七八声之后,才终于停了下来。南宫墨飞身落地,抬手扬了扬自己手里的匕首,原本应该银白的匕首上已经染上了淡淡的绿光,显然是方才撞落在匕首上的暗器都是染过毒的。

南宫墨有些好奇地盯着眼前的人问道:“暗器有毒,你还该塞进嘴里?是因为这种毒毒不死人,还是因为你百毒不侵?”

“毒不死人?”那内侍咯咯怪笑了一声,道:“王妃不如试试看?”

南宫墨道:“你嘴里还有暗器么?应该没有了吧?我刚才就想说,这种用暗器的法子其实一点都不靠谱,就算你嘴再大,也塞不了几只暗器吧?万一不小心吞进喉咙里了,或者把自己毒死了,你冤不冤啊?”

听了她的话,那内侍嘴角隐隐有些抽搐,有些阴阳怪气地道:“那王妃觉得,暗器应该怎么用?”他这一手暗器的法门素来都是他最引以为傲的事情,而且一般人也很少能够躲过这样突如其来的一击,毕竟有多少人能想到暗器会从嘴里射出来?

只可惜,眼前这个楚王妃竟然让他失策了。很显然,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在防着他。

南宫墨想了想道:“这个么,如果可以的话,自然是例无虚发最好了。如果不行的话,那就以数量取胜也行啊,比如说暴雨梨花针?你这样准头不够,数量也不够,一不小心还容易伤己,真的不太好。”

“够了!”内侍终于忍不住叫道,猛然站起身来阴测测地盯着南宫墨道:“你早就知道有诈,为什么还要跟着我来?你是怎么发现的?”

南宫墨淡淡道:“将你这么一个危险的人放在宫中乱走,总是不太好的,谁知道你还会做什么事?若是当场擒住你,吓到在场的命妇也不好啊。至于怎么发现的?你的易容术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你扮演的这个人,也并不是御书房里守门的,而是门口做洒扫的。”内侍冷笑一声,抬手撕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一张三十来岁形容消瘦眼神阴郁的脸来,原本还有些尖细的声音也顿时变得低沉而阴森,“当场擒住我?大言不惭!堂堂楚王妃,今日就要死于自己的狂妄了,真是可惜。不知道等到楚王殿下看到你的尸体之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要怪就怪楚王,他一步不离的守在皇帝跟前让我没办法下手,那就只能先解决你这个楚王妃了。”男子冷笑道:“楚王妃只怕还不知道吧?你的命也值两百万两白银啊。”

南宫墨点点头,叹息道:“我也没想到我这么值钱,说不定哪天我没钱了就去把自己卖了呢。不过现在,我好像不缺钱。”

“可惜,我缺钱。没有人会嫌钱多。楚王妃,你若不对自己这么自信,说不定今天不用死。”

南宫墨看着他半晌,淡淡道:“我会不会死再议,不过素来反派都是死于话多。”

男子咬牙,“你提醒得对,所以我决定现在就杀了你!”

你字话音还未落下,那男子已经飞快地弹了起来,一把短刀朝着南宫墨扫了过来。南宫墨足下轻轻一点,整个人便向后击退而去。那人却是锲而不舍,一把短刀直直地朝着南宫墨心口刺去。南宫墨袖摆轻拂,带起的劲风却仿佛有开山裂石之力一般,让那男子也不得不避其锋芒脚下顿了一顿。就这么眨眼间的功夫,南宫墨已经从腰间抽出了一把软剑。

这样的日子,带着青冥剑入宫肯定是不方便的。不过以南宫墨的身份地位,想要找一把合用的剑是再容易不过了。这把软剑就是从皇帝的私库里掏出来的,不像卫君陌常用的软剑一样南宫墨用起来一不小心可能会砍到自己。不知是什么材料打造的,抽出来之后也只是比寻常宝剑略薄一些,轻巧的比青冥剑更时候南宫墨这样的女子使用。

那男子冷笑一声道:“果然是早有准备,不过也没什么用!”短刀寒光一闪,攻势越加凌厉起来。

近身打斗南宫墨从来没有怕过谁,眼前这个身份不明的男子自然也不例外。转眼间两人已经过了七八十招依然不分胜负,南宫墨还有闲情笑道:“显然你的武功跟易容一样,也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好。”

“找死!”男子怒吼。

“谁死还不一定呢。”南宫墨软剑缠住那男子的短刀的同时左手一掌拍了出去,那男子立刻提掌相迎。双掌相击,那男子立刻倒退了七八步,咬牙道:“你用毒!”南宫墨微笑道:“敢进宫行刺,难道你不知道我的师承来历?”

确实不知道,但是弦歌公子是她的师兄的事情他们还是知道的,只能咬牙暗恨。谁能想到,堂堂王妃进宫为皇帝贺寿,身上不但带着兵器,还藏着毒药?

“咯咯,不知道谁夸口楚王妃容易解决,现在不知道是谁解决谁呢。”一个妖娆的女声有些突兀的响起,带着一种勾人心魄的魅惑意味。紧紧抓着自己左手手腕的男子脸色更加难看,冷声道:“不用你多管闲事!”

“嘻嘻,那好呀。你快动手解决了楚王妃罢。小妹一定不敢跟俞大哥抢人。”

一个穿着桃红衣衫的女子轻飘飘的落到了不远处的屋檐下,三十来岁的的妇人模样,容貌平平但是眉宇间却带着与她声音一般无二的妖娆魅惑。若是换上一张出色的脸蛋,那当真才是真正的红颜祸水了。

女子的目光落到南宫墨脸上,眼底闪过一丝深深的妒忌。

那男子冷笑道:“楚王妃,死在我手里可比死在这个毒妇手里要舒服多了。我只会给你一刀,这个毒妇只怕要把你这张漂亮的脸蛋儿划的七零八碎才会肯给你一个痛快了。”

听着两人的对话,南宫墨对两人的身份也有了个底,淡淡道:“黑寡妇艳双双,川中屠夫,俞屠子?”

两人对视一眼,艳双双娇声笑道:“没想到,楚王妃竟然连我们这样的小人物都知道,真是荣幸之至呢。”

南宫墨抬眸,轻弹手中的宝剑道:“昨日你们不曾离开金陵,显然是…不想活了?”

“呵呵。”艳双双掩唇笑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若是为了那百万黄金,便是拿去奴家这一条命又何如?更何况,早就听说楚王妃容貌绝艳,今日一见,果然…该死!”话音未落,艳双双已经化作一道桃红的残影朝着南宫墨扑了过来。同时对着还站在不远处的俞屠子道:“看什么看?还不动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