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6、最毒妇人心/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俞屠子闻言,立刻也反应过来朝着南宫墨扑了过去。虽然左手中毒,但是一只手用刀力气也不小。虽然现在动手会加速血液流动让毒发作的更快,但是如果不拿下南宫墨,他显然也得不到解药。既然敢来皇宫大内行刺,都不是胆小的人,说不得也只能拼一拼了。

被两个高手前后夹击,南宫墨也并不着急。宽大的袍袖猎猎飞扬,身形矫捷莫测,在两个人之间也依然游刃有余。

艳双双突然一笑,扬声笑道:“楚王妃,用毒可不是君子所为。”

南宫墨淡然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君子?更何况…至于我一个人用毒么?”一粉红,一淡绿两团毒烟突然在三人之间爆开,南宫墨和艳双双齐齐后退,南宫墨挥袖挡开了面前的毒烟,同时朝着对面扔出了几枚暗器。

“啊呀。”艳双双的声音响起,带着戏谑地笑意,“好狠的手啊,真没想到金陵这些贵族之家竟然会养出楚王妃这样的女子。”同时响起的是俞屠子的闷哼声,他本就比南宫墨和艳双双躲得慢了一拍,还被艳双双抓去挡住了南宫墨甩过去的暗器。幸好他竭力避开,几枚暗器都射在了他的肩头上,否则只怕连命都要送在这里了。

“贱人!”俞屠子大怒,没想到艳双双竟然敢这样阴自己。举起刀就朝着艳双双砍了过去,谁知刀才刚刚举起来,心口就是一凉。艳双双脸上带着妩媚的娇笑,将一把匕首刺进了他的心口。

“你……”

艳双双拍拍心口,“我好怕啊,二百万两分一半给你人家好心疼。所以,你还是去死吧。”

俞屠子睁大了眼睛,被艳双双的手轻轻一推就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礼贤殿前,顿时一片安静。烟雾散尽,南宫墨神色淡漠地扫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抬眼看向站在尸体旁边的女人,“这么快杀了她,看来你是很有信心能杀得了我?”

艳双双娇笑道:“楚王妃你放心,我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所以我也不去贪图那一百万两的黄金,我只要两百万两白银就够了。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在防备这皇帝的安全,又有谁能想到…最先死的会是楚王妃你呢。听说楚王妃和楚王殿下鹣鲽情深,如果知道王妃死了,楚王殿下必定心神大乱,所以…这两百万两,想必也还是只得的。”

南宫墨道:“如果我说我给你两百万你现在离开这里,你肯定也不会同意了?”

艳双双笑道:“我当然相信王妃现在愿意给我钱让我离开这里,但是…我也更相信,等到您和楚王殿下腾出手来了,必定会天涯海角的追杀我呀。我还想过几天的太平日子呢。”

南宫墨单手把玩着纱帛,垂眸道:“既然如此,就让我瞧瞧,你有什么信心能够杀了我。”

艳双双眼眸流转,轻轻拍了拍手,三个人影出现在了四周。

南宫墨抬眼看过去,三个年纪相仿但是相貌各异的男子。如果一定要所有什么特别的话,就是这三个男子都长得相当不错。而且看想艳双双的眼光仿佛都充满了迷恋之意,看向南宫墨却十分平静,就连寻常男子都会有的惊艳的感觉都没有过。

察觉到南宫墨的目光,艳双双得意地笑了起来,“听说楚王殿下长得俊美绝伦,不知道可有我这几个小宝贝儿好看?”

南宫墨抽了抽嘴角,“你应该都看看外面的人。”这三个,也就是长得不错而已。跟卫君陌,蔺长风,弦歌,秦梓煦,谢七这些美男子比起来,实在是没有什么可比性。艳双双亲哼一声,脸上满是嫉妒的神色,“楚王妃真是好福气…若是有一天让楚王殿下也跟我的宝贝儿一样乖巧……”

“大婶,没事少做点白日梦,对身体不好。”南宫墨挑眉笑道,“您额头上的皱纹都能夹死蚊子了,站在卫君陌面前你是让他叫你大妈还是阿姨啊。”

“找死!”这话对于一个十分爱美,本身却相貌平平又芳华将尽的女人来说略有些恶毒。这艳双双自然没有老到南宫墨说得那个程度,但是眼前站着的是容光绝艳,看上去还不过双十年华的南宫墨。顿时让艳双双被嫉妒烧红了眼睛,“杀了她!”

话音一落,三个男人立刻提起剑朝着南宫墨冲了过来。这三个男人的武功都不弱,一起围攻南宫墨的时候竟像是一套配合默契的剑阵,威力更不只是一加一加一等于三那么简单了。南宫墨被围在中间,艳双双却悠闲地靠在一边观战。她会那么快杀了俞屠子这个原本应该是帮手的人,自然是因为她有绝对的信心能够拿下南宫墨了。

南宫墨被围困在剑阵之中,手中宝剑竭力招架着着眼前的三人,同时不忘观察这三个人的反应。

南宫墨不得不庆幸,这三个人原本武功应该更高一些。但是因为他们的神志仿佛有些问题,让他们的武功也稍微打了一些折扣。这江湖中果然是卧虎藏龙啊,这样的三个人,原本至少也应该是江湖中的一二流的高手了,但是这三个人却默默无闻即便是南宫墨这几日着意调查过江湖中人的消息,也还是猜不出来这几个人的身份。

看了一会儿,南宫墨眼眸一沉,一剑挑开一个男子刺过来的剑。一侧手发间一支多宝簪射出,直刺对面一个男子的喉咙。旁边观战的艳双双脸色微变了一下,对面的男子动作也顿了一顿侧首让过。但是却慢了一拍,多宝簪从他的脖子上划过,留下了一道深深地血痕。

“原来如此。”南宫墨笑道,“黑寡妇,果然是个少有的天才。”

艳双双笑容冰冷,“楚王妃谬赞了。”

南宫墨笑容愉悦,“艳夫人这本事我也曾经见过,只是不如你这精妙罢了。不过说来也不算难破。”艳双双冷笑不语,显然是不信。南宫墨飞身踩着对方刺过来的长剑一跃而起,广袖一挥,十几道暗器分别朝着两个方向射了过去。艳双双连忙散开,南宫墨却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一道带着幽光的暗器又射了过去,艳双双也不甘示弱立刻迎了上来。却不想南宫墨根本不解她的招,翻身朝着身后追过来的男人一剑砍了过去。男人移动了一下却没有让开,被南宫墨一剑砍中了握剑的手。

南宫墨一击得手,立刻推开。含笑看着气急败坏地看着受伤男人的艳双双,扬眉道:“如何?”

这三个男人神志不清,分明是被人控制着的。这法子可比当初在宁王府看到的高明多了。但是比武打斗这种事是需要非常精密的头脑的,没有神志的傀儡就算是天下第一高手,早晚也能让人给弄死。这三个人必然是被艳双双控制着的,但是一个人想要同时控制三个人与南宫墨这样的人交手,不得不说艳双双确实是这方面的天才。可惜,还是太勉强了。若是只控制一个的话说不定能够完全没有破绽,但是如果只是一个的话,这三个男人中任何一个武功都还比南宫墨要差一些。

艳双双咬牙,冷冷一笑道:“楚王妃,果然了得!”

“谬赞。”南宫墨淡淡道。

远处传来隐约的嘈杂声,艳双双心中一紧,眼眸冷厉地瞪向南宫墨冷笑道:“原来是在拖延时间。”

南宫墨嫣然浅笑,“你终于想起来了,这里是皇宫,不是无人管束的江湖。”

“就算如此,我也来得及杀了你!”艳双双厉声道,口中发出一声尖锐的呼啸,那三个男人呆滞的眼神突然一变,眼眸泛红闪烁着野兽一般凶狠贪婪的气息,不管不顾地朝着南宫墨扑了过来。南宫墨手中软剑舞得滴水不漏,一时间倒也不落下方。

嘈杂声越来越近,那艳双双脸上的神色也越发的扭曲起来。终究还是狠下了心抛下自己带来的三个傀儡,飞身想要离开。此时有三个人缠着南宫墨,她想要离开南宫墨是绝对没有办法阻止的。

但是南宫墨又岂会让他这么容易离开,眼风扫到她离去的身影,微微一侧首,发间一道寒光立刻射了出去。艳双双连忙闪开,这么一挡,已经有一对内廷侍卫冲了过来。艳双双脸色大变,手中甩出一大把暗器,想要遁逃。刚刚飞身墙头,跟前两道刀光就一左一右落了下来。迎面两道刀光砍下来,艳双双若是不想身首分家就只能往后退了回去,心有不甘地落到地上冷眼看向墙头上出现在两个人。同样是穿着一身宫中侍卫的服饰,但是艳双双心中却暗暗吃惊。宫中侍卫的身手,他们进宫之前也多多少了解过一些的。眼前这连个人就算放在江湖中也可算得上是二流高手了。这宫中…到底有多少高手潜伏?

有人来了,南宫墨就立刻退出了战场。匆匆赶来的侍卫将三个疯狂的男子团团围住,双全难敌手,这些侍卫能成为内廷侍卫也不是什么酒囊饭袋,不过一会儿工夫,三个人就都被压制在了地上,其中一个比较疯狂的直接被人用刀背砍晕了过去。

“王妃。”

两个侍卫从墙头上落下,警惕地看了一眼艳双双方才走向南宫墨见礼。南宫墨抬手将两根多宝簪重新插回了发间,问道:“可有惊动前面?”

侍卫摇头,“王妃请放心,此处距离前朝颇远,不会惊动宾客的。”

“那就好。”南宫墨点头道,“后宫呢?”

“后宫也无碍,星危统领和南宫将军亲自保护,不会让人惊扰了娘娘和各位王妃的雅兴的。”

南宫墨满意地点了点头,“嗯,有他们在应当能放心了。今天不亲自来的客人只怕不少,你们小心一些。”

“是,王妃。”侍卫恭声应道,扫了一眼地上的人和站在一边的艳双双,问道:“王妃,不知这些人……”南宫墨淡淡道:“这三个先找个地方关起来,至于这位艳夫人…交给秦梓煦,让他和刑部的人一起审一审。对了,让他小心一点这位夫人,若是她不老实,就先毒哑了,挖了眼睛再审。”

南宫墨这话说得轻描淡写,但是听在艳双双的耳中却不觉一股寒意直涌上背脊。她在江湖中能有黑寡妇的称号可不是因为她死过丈夫,而是因为跟她有过夫妻缘的,哪怕是露水夫妻的人都死了。但是人总是这样,哪怕是自己坏事做绝呢,一旦事情到了自己身上却也很少有人能够坦然面对。敢作敢当,报应加身也能看得开的人毕竟不多。

两个侍卫也都是训练有素的熟手,毫不犹豫的直接废了艳双双的武功收走了她身上所有的暗器毒药才挥挥手让人将他带走。

南宫墨没有理会这些善后的事情,只是吩咐了一身将这里打扫干净便转身离去了。背后只留下心有不甘却无可奈何的艳双双死死的盯着她的背影。或许,她真的不应该来这一趟。只可惜这世上并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既然太初帝没有召见,南宫墨自然不用往前面去了。刚刚一番对峙,让她感到有些微的疲惫,不由苦笑,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过了半年养尊处优的日子,这两天的忙碌下来就感觉有些累了。

不过南宫墨也不勉强自己,横竖不想回去面对那些贵妇们,南宫墨便找了僻静没人的小阁楼坐下休息养生。坐在靠窗的位置,南宫墨靠着椅子闭目休息,暖暖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到了身上让人昏昏欲睡。南宫墨竟然也就当真靠着窗户伴着远处传来的悠扬的乐曲声浅憩起来。

直到一个细微的女声从楼下传来,南宫墨方才微微蹙眉,慢慢睁开了眼睛。原本以为是哪个宫女从楼下经过并没有在意,只是还没等到她坐直身子,就听到留下啪的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显然是手掌甩在人脸上的声音。南宫墨凝眉,一动不动。楼下传来一个熟悉却有些气急败坏的女声,“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