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7、我陪你们一起死!/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朱初瑜?南宫墨挑了一下修眉,低头从半开的窗户缝隙而往下望去,果然看到两个人站在楼下的拐角出,朱初瑜挥出去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往日里总是带着笑意的美丽容颜也是一片阴郁,就连那被精心描绘过的伤痕也多了几分狰狞和扭曲。

站在她对面的女子半垂着脸,只露出一个优美小巧的下巴。声音却是温婉和煦仿佛带着几分逆来顺受的味道,“姐姐,你真是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呢。”

南宫墨更多了几分惊讶,这个女子她也认识。哪怕不熟悉,却还是记得,这是朱初瑜的庶妹,萧千夜的原本的贵妃,如今的侧妃朱妃。朱初瑜显然没有感受到妹妹的顺从,这样的声音反倒像是刺激到了她一般,冷笑道:“听不懂?你这么聪明怎么会听不懂?你想毁了朱家是不是?你就算想要毁掉朱家,难道你要连你自己也一起毁掉?别忘了…你还还有儿子!”

朱妃慢慢抬起头来,一只手轻抚着方才挨了一记耳光的脸颊。面上依然笑容浅淡,眼底却是冷漠如冰霜。看得朱初瑜也忍不住心中微寒,不禁往后退了一步。只听朱妃笑道:“是呀,我还有一个儿子呢。”朱初瑜定了定神,对于被自己一直没看在眼里的庶妹吓到这件事有些恼怒,脸上却依然一片沉稳,沉声道:“你还记得就好。”

朱妃低低的笑了起来,“呵呵…我当然记得,我只怕…姐姐你记不得我。你可还记得…你对我的孩儿做了什么?”

朱初瑜脸色微变,定定地望着朱妃没有说话。朱妃冷笑道:“忘记了?我的孩儿现在还活着,你是不是一直觉得奇怪?但是你知道么?大夫说…他活不过两个月了。你还记得…去年你让人对他做了什么?”朱初瑜眼眸微闪,微微握紧了掌心,镇定地道:“我从来没有对你儿子做什么事,你误会了。”

朱妃挑眉,笑看着朱初瑜道:“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姐姐你这么低声下气的对我说话呢。你当然不用亲自对他做什么,你只需要暗示一下朱家的人就够了不是么?朱夫人,我的好嫡母自然会替你做好一切你想做又不能做的事情。从小到大,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么?”笑着笑着,一行泪珠从朱妃的眼角划落,朱妃含恨望着朱初瑜,“你可知道,从我的孩儿中毒那天起,我就发誓…一定要让你们朱家给我孩儿陪葬!王爷已经失去了皇位,我们一家人只想平平安安的过完下半辈子。我只想要孩子平平安安的长大,你们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因为担心陛下忌惮,我的孩儿中了毒却不能去请名医,只能以生病的名医请大夫来看。那些大夫…那些大夫哪里能救得了?这些日子,他每天都在痛,每次看到他躺在床上痛苦不已的样子,我就恨…你们朱家的人为什么不去死!”

“你也是朱家的人!”朱初瑜脸色煞白,低声吼道。

朱妃挑眉一笑,“是呀,我也是朱家的人。所以…我陪你们一起死。大姐,你高兴么?”

“你到底做了什么!”朱初瑜此时万分懊悔,当初怎么会……

当初幽州军攻破金陵之前,朱妃害的朱家几乎被搬了个空。也让朱初瑜的许多计划都只能胎死腹中,到现在朱家也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被自己看不起的庶妹坏了大事,朱初瑜怎么可能不恨?但是自从陛下登基之后,朱妃就在郡王府里深居简出,朱初瑜即便是身为王妃也不可能上门去找一个郡王侧妃的麻烦。愤怒之余,朱初瑜便授意朱家设法对朱妃的儿子下手。连理由都是现成的,如今陛下已经坐稳了江山,朱家却有一个是被赶下皇位的前任皇帝的儿子的外孙。陛下怎么会对朱家不心存芥蒂?

正好当时朱家被太初帝冷落,自然认为朱初瑜所说的很有道理。朱家虽然钱没了,但是这些年的人脉却还留着大半。若是在宫里自然是没法子,但是萧千夜被赶出宫外刚刚建府,所有的势力都被太初帝削得干干净净,朱家想要安插几个人进去还是轻而易举的。只是那孩子一直活着并没有死,刚开始朱初瑜还有些责怪下手的人无能,但是往后萧千炜经过周襄的提点,开始惦记起萧千夜的残余势力,自然就不好再动这个孩子。

此时朱初瑜只恨自己当初为何要心慈手软,直接将朱妃一起杀了,也就没有这么多事了。

朱妃掩唇呵呵一笑,低声道:“也没有什么啊,我只是让人告诉父亲大人,我们王爷怨恨陛下连一个小儿都不肯放过,愿意襄助郑王殿下夺得太子之位,甚至是皇位。父亲大概是以为我不知道是朱家对我的孩儿下手吧。还高高在上的说,只要郑王殿下能够登上太子之位,就原谅我当初险些害了整个朱家的行为。还会帮我们王爷向太子殿下求情,让我们一家子以后能够过得更好呢。你说,父亲大人是不是越活越天真了?”

朱初瑜咬牙,“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父亲为什么没有与王爷商量?”

朱妃微笑道:“很简单啊,陛下将郑王殿下盯得那么紧,跟郑王殿下商量哪里还能办成呢?等我们办成了,郑王殿下也会很高兴的,到时候郑王殿下一定会更加倚重越加了啊。更何况,只是帮郑王殿下拉拢一点人脉,安置几个人手而已。一点小事,何必兴师动众?”

朱初瑜只觉得眼前一阵发昏,有些无力地靠着身后的墙壁,沉声道:“你们…想要干什么?两天前…百族大会的刺客,是你们派去的?”

朱妃笑吟吟地点头,仿佛很是开心一般。朱初瑜闭了闭眼睛,想起昨天回朱家的时候父亲和兄长一脸茫然的模样。他们分明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所有的事情却分明都是经过了他们的手。而她!甚至根本不知道这些人要干什么!

朱初瑜第一次真的感到了一丝绝望,第一次开始怨恨气自己父亲和兄长的愚蠢。

“大姐一直都是那么聪慧,你猜到了是么?”朱妃笑道。朱初瑜咬牙道:“你们想要刺杀父皇?你疯了是不是?这是诛九族的大罪!”

朱妃叹息道:“不是我们想要刺杀陛下,是郑王殿下…想要弑君杀父呢。”

“你这个疯子!”

朱妃笑看着她,“大姐既然觉得我们做得不对,为什么不去告密呢?现在去禀告陛下,说不定,陛下会看在你有功的份上,饶过你一条命呀。”朱初瑜神色僵硬脸色铁青,盯着朱妃的眼神恨不得将她盯出几个窟窿来。有功?绕过她一命?那有什么用?如果朱妃说得是真的,出了这样的事,萧千炜这辈子就完了,而她…就算是苟活下来一条命,这辈子也要完了。

看着朱初瑜这副模样,朱妃笑得越发开怀起来,“大姐,我知道在你心里从来只有楚王妃才是你的对手。可惜…楚王妃根本就不想理会你。今天,妹妹就教你个乖,别把自己看的太重了。你从来都没把我看在眼里,那你可曾想到有一天你看不起的小人物会毁了你的一切?”

“你不想活了!”朱初瑜气得浑身颤抖。

朱妃点点头笑道:“是啊,我不怕死,大姐,你怕不怕?真可惜,我大概看不到你们朱家满门哭天抢地,哀嚎求饶的模样了呢。”

朱初瑜伸出手就想一个耳光再甩过去,但是手刚刚抬起来却又在半空中停了下来。看着朱妃迎上自己淡淡的笑眼,只觉得浑身发冷。过了良久,终于还是转身飞快地离去了。看着她离开,朱妃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淡了下去。只是面无表情的望着跌跌撞撞离开的朱初瑜的背影泪流满面。

朱妃站在楼下怔怔的发了一会儿呆,方才摸了摸脸上的泪痕转身进了身后的小楼。慢慢走上了二楼,就看到坐在窗口神色平静的望着她的南宫墨。看到南宫墨,朱妃似乎半点也不感到惊讶,只是走过去跪倒在了南宫墨面前。

“侧妃这是做什么?”南宫墨站起身来,沉声问道。

“王妃似乎并不惊讶?”朱妃看了看南宫墨的表情,道:“看来…王妃早就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南宫墨摇头道:“猜到了一部分,不过我倒是没想到,这其中竟然还有你们的事。”朱妃苦笑,道:“一旦出了事,就算真的丝毫也不关王爷的是,又有谁肯相信?”

南宫墨不置可否,只是问道:“既然如此,侧妃这是做什么?”

朱妃低声道:“既然王妃早就知道了,想必楚王殿下和陛下也早就知道了吧?如此一来…妾身自知罪该万死,但是此事的事,确实与我们王爷无关。还求王妃看在先帝的份上,到时候能在陛下面前为我们王爷美言几句。”

南宫墨叹了口气,看向她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怜悯,“你也说了…只要出了事,第一个被怀疑的就是萧千夜。你若是当真为他着想,当初就不该卷进这些事情里来。”

朱妃垂泪,“王爷真的已经心灰意冷了,但是却有人不肯放过他啊。王爷之前拒绝了他们,但是那些人还是不肯死心,如果我不答应,王爷只怕就真的要卷进来了。妾身生来命苦远不得谁,王爷虽然不是一个好皇帝,却是对妾身最好的人。只是…妾身是个自私的人,终究陛下在我心中还是及不上我的孩儿。朱家人害他小小年纪痛苦不堪,连命都保不住,我要他们死无葬身之地!”朱妃声音低声,声音却仿佛严冬的寒风一般凛冽逼人。

“我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南宫墨道。

太初帝不是宽宏大量的人,当初留着萧千夜是为了名声,但是如果萧千夜自己找死将把柄往他手里送,不杀他简直是对不起自己。

朱妃恭恭敬敬的磕了个头,道:“王妃一言九鼎,我信得过。妾身自然也不敢白要王妃帮忙,我会将我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王妃的。”

“多谢。”南宫墨淡淡道。

南宫墨从小楼中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漫步在宫苑会中,路过的宫女内侍们时不时停下行礼。淡淡的斜阳照在身上南宫墨却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伸手搂住了自己的双臂,望着天边仿佛如血的残阳轻轻叹了口气。

“王妃!”两个十分面熟的宫女急匆匆迎面而来,见到南宫墨顿时大喜,忙不迭的福身见礼。

南宫墨认出她们是皇后身边得用的宫女,笑道:“可是母后有事?”

宫女点头,有些焦急地道:“启禀王妃,几位王妃在娘娘宫里突然病倒了,太医们都束手无策。娘娘请王妃快些过去瞧瞧。”南宫墨微微蹙眉,“几位王妃?那母后呢?”

宫女摇摇头道:“皇后娘娘并没有事,太医说几位王妃是…是误食了不该吃的东西,所以才……”

“胡扯!”南宫墨沉声道,“今天这样的日子,宫中的吃食都是经过严格检查的,怎么会有不该吃的东西?”两个宫女连连摇头道:“奴婢也不知,皇后娘娘已经下令将接触过这些东西的人都先押下了。”南宫墨叹了口气,沉声道:“先过去看看吧。”

“是,王妃请。”

急匆匆进了皇后宫中,偏殿里果然几位王妃都脸色惨白的倚坐在椅子里。年纪最大的晋王妃最严重,直接躺在了软榻上,脸色苍白呼吸微弱的让人心惊。南宫墨脸色一沉,快步走了进去。皇后正急得团团转,孙妍儿在一边陪着她也是满脸焦急。看到南宫墨进来,连忙道:“无瑕,你来了。快,快来看看他们这是怎么回事?”

依靠在一边的周王妃冷笑一声,咬牙道:“怎么回事?皇嫂,咱们都是在你这宫中中的毒,还能是怎么回事?你和三哥想要我们的命说一声便是,何必用这种下作的手段?”

这话一处,其他几个王妃也变了脸色。出了这样的事,皇后却好好地,若说她们完全没有怀疑过,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闻言,皇后顿时气得仰倒,“六弟妹,你这是什么话?!”她堂堂皇后,吃饱了没事干在自己宫里毒害一众王妃妯娌?

周王妃也知道自己这话说得没道理,轻哼一声偏过头去,低声嘟哝道:“谁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你……”

“母后息怒。”南宫墨连忙走过去扶住了皇后轻声劝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