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8、三色菱/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后一只手拉住南宫墨,道:“无瑕,你快给他们看看,到底......”今天哪怕有一位王妃在这宫中死了,这事儿都没法善了。南宫墨点点头,“母后不用担心,两位姑母可还好?”

孙妍儿道:“两位姑母都安好,去外面招呼诰命女眷去了。只有晋王,周王,齐王,康王,吴王,几位王婶......”

南宫墨点点头,快步走到最严重的晋王妃跟前。还在为晋王妃诊断的太医立刻退开,让出位置来给南宫墨。南宫墨坐下来一只手执起晋王妃的手把脉,一边问太医,“怎么回事?”太医有些为难地看了看南宫墨,南宫墨沉声道:“直说无妨。”

太医低声道:“几位王妃是误食了三色菱中毒。”

三色菱是一种水生的植物,花开小巧精致,却又白蓝浅红三种颜色。这种植物本身并没有毒,但是它的跟形状与江南常见的菱角十分相似,却有剧毒。食之轻者呕吐眩晕,重则吐血乃至死亡。其实太医的话大家都明白,这宫里哪样吃食都恨不得能检查八百遍,哪里有什么误食的事。不过是有人下毒罢了。听了这话,众位王妃的脸色又有些难看起来。

南宫墨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瓶递给太医道:“给诸位王妃每日一粒,用水服下可稍减几分毒性。“说完,就将其中一粒要喂给晋王妃,旁边的周王妃沉声道:“等等!楚王妃...你怎么能这么随便给二嫂用药?万一出了什么事,谁来负责?”

南宫墨看了她一眼,淡然道:“这是清毒丹。”

周王妃一脸不信,“谁知道你是不是想......”

太医已经查看完了药,连忙上前恭敬地道:“启禀皇后娘娘,王妃,这确实是上好的清毒丹。用了这药,虽然不能祛除全部的毒术,至少也能去了五分了。”周王妃皱了皱眉,好像要说什么,南宫墨直接打断了她的话,冷声道:“既然是我的药,自然是由我负责。既然周王婶不相信我,也可以不用。横竖...您身上的毒也不严重,就算拖到出宫之后在找信得过的大夫解毒,也是一样的。”

周王妃脸色一阵青一阵紫,有些不满地道:“你这孩子...我也只是担心二嫂,谁见过哪个大夫这么随便就给人喂药的......”

“好了,六弟妹!”皇后有些烦躁的沉声道,你有什么话,等无瑕治好了二嫂再说!”

闻言,周王妃也只得忿忿的住了口,依然靠在椅子里望着南宫墨。

南宫墨替晋王妃把完了脉,修眉微蹙。晋王妃年纪不小了,身体也不太好,所以中毒的反应才会这么严重。看着晋王妃苍白的容颜和黯淡的眼神,南宫墨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今天果然是多事之秋。

“二婶,你别担心,没事的。”南宫墨轻声安慰道。

晋王妃点点头,微微扯了下唇角没什么力气说话。南宫墨对这位晋王妃影响不深,不过却知道她是一个很温和的人。一把年纪了,还要受这样地无妄之灾,真是......

“太医,银针。”南宫墨道。

旁边的太医连忙从药箱里取出银针送到南宫墨面前摊开摆好。南宫墨抽出一根银针看了看,这才微微点了点头。其实她身上也有针,不过暂时就不在这些王妃跟前现了。一根银针轻轻刺入了晋王妃的穴道,晋王妃微微蹙眉一下眉,倒是没有什么动静。南宫墨继续抽针,刺穴,只见晋王妃原本苍白的脸色渐渐泛起了一丝血色。几位太医都纷纷看了过来,楚王妃的银针刺穴之术相传是早已经失传的乾坤普度针法,就算学不会,能够看一看也是长见识了。

站在旁边替南宫墨打下手的太医忍不住问道:“王妃,针灸之术能够解毒?”这不太科学啊。

南宫墨淡淡一笑,“自然不能,只是先锁住毒术流动,另外也可激发人体自身的潜力对抗毒素罢了。然后依然需要用药才能彻底解除。”

“原来如此,王妃果然高明。”

南宫墨摇摇头,“太医谬赞了,各位太医解方可有了?”三色菱也算是常见的毒,所以解方也并不困难。所以南宫墨对之前宫女所说的束手无策有些奇怪。太医垂首请罪,“王妃恕罪,三色菱的毒确实并不难解,但是解毒之后...今晚的宴会......”

三色菱的解药服下之后,人会元气大伤。至少要歇息好几天才能恢复。但是如果拖到晚宴结束之后再解毒更不行,这毒对人的肺腑肠胃伤害颇大,时间拖得越长伤害越大。这些养尊处优的王妃们可不是那些误食菱角皮糙肉厚的普通百姓,未必能够受得住。

南宫墨也想到了这个,凝眉想了想道:“我先给晋王婶下针,各位先合计出方子来我再斟酌吧。”

“是,王妃。”

众太医领命,连忙到一边去商量药方去了。

孙妍儿凑过来,低声问道:“大嫂,要不要让人去请弦歌公子来?”

南宫墨摇摇头道:“算了,师兄是男子到底不便。不用担心,我能解决。”见她脸上毫无为难之色,孙妍儿也暗暗松了口气,“那就好。”

南宫墨看了一眼殿中,问道:“三弟妹呢?”

孙妍儿也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道:“你走了之后不就,苓香公主就回来了,却没看到三嫂。”

南宫墨点点头,吩咐道:“先让人准备一些清淡养胃的东西,待会儿再送过来给各位王妃用。”

“好,我去吩咐。”孙妍儿点头应道。

扎完了针,晋王妃的脸色更好了一些。南宫墨一边抽针,一边轻声问道:“二婶,可好一些了?”

晋王妃点点头道:“辛苦了你,好多了...”

南宫墨含笑安慰道:“二婶不用担心,并不是什么严重的毒,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晋王妃正要说话,殿外传来一阵喧闹声。南宫墨皱眉,取针的手却一丝一毫的颤动也没有,平稳的一根一根将银针取下来。

“怎么回事?”皇后不悦地问道。

门外宫女匆匆进来禀告道:“启禀皇后娘娘,诸位王爷求见。”

皇后脸色微沉,到底还是开口道:“请各位王爷进来吧。”

“是。”

很快,几个穿着蟒袍华服的男子就冲了进来。为首的一个中年男子看到正在取针的南宫墨不由大吼,“你在对本王的王妃做什么?!”南宫墨手下微微顿了一下,却没有停下。那男子立刻冲了过来,却被南宫墨一只手一挥甩了出去。

“哟,二哥,小心啊。”宁王从后面伸手一把扶住了甩回来的晋王笑道,“楚王妃再给二嫂取针呢,你吓到楚王妃事儿小,吓到二嫂可就麻烦了。”

晋王这才看清楚,脸色依然有些难看到底还是忍住了。

皇后沉声道:“各位王爷,这是做什么?”

晋王转身面对皇后,道:“皇后娘娘,听说本王的王妃中毒了,本王正想要请娘娘给本王一个交代。”

皇后脸色微沉,一出事她就命人封锁了后宫,没想到消息还是传到了前面。正想说话,外面内侍来禀告,陛下问后宫里出了什么事?皇后看向南宫墨,南宫墨抬头,慢条斯理的收好银针一边道:“回禀父皇,诸位婶婶并无大碍。”

内侍看向皇后,皇后点点头道:“照楚王妃的话回禀吧。”

等到内侍退下了,周王方才轻哼了一声道:“这叫没事儿?本王的王妃和几位嫂子可都中毒了。”

南宫墨起身在一边宫女端来的水里净了手方才道:“周王叔尽管放心,周王婶定然安然无恙,至于今天的事,相信母后和父皇一定会给各位一个交代的。今天是父皇的寿辰,各位皇叔难道要拿这种事情去扫父皇的兴?让外邦使臣看笑话?”

几位王爷神色微动,都不再说话了。齐王开口笑道:“二哥和六弟都是担心王妃的,说实话弟弟也有些担心呢。还望三嫂勿怪。”

皇后笑了笑,自然不能跟他们计较,笑道:“既然来了,不看着想必你们也不能放心,都坐下吧。”

众人齐声谢过,走到一边坐了下来。大殿里也无人说话,一时间气氛有些凝重。

南宫墨又给另外几位不太严重的王妃把过脉之后,才走到另一边几位正在商议药方的太医身边。见到她过来,几位太医连忙起身见礼,南宫墨含笑示意他们不必多礼,问道:“如何了?”

为首的太医连忙呈上了一个方子,有些为难地道:“臣等议出了两个方子,只是......”宫中从来没有人中过三色菱的毒,所以太医们也只是知道怎么解毒而已,谁也不会去考虑怎么改良方子。而再坐的几位王妃都是身份尊贵之人,没有实验过方子,谁敢给她们用?南宫墨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很多时候太医院的太医仿佛显得有些无能一般。其实并非他们的医术真的有多差,很多病啊毒啊他们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他们只是不敢罢了。当真没有几把刷子,哪里敢进太医院?

南宫墨结果方子仔细琢磨了一会儿,坐下来从新写了一张药方递过去问道:“几位大夫看看,这样如何?”

太医接过去,几个人凑在一起观看。又互相商量议论了一会儿,才拱手道:“王妃果然医术了得,这方子确实比我等更高明一些。”南宫墨淡淡一笑,没将他们的恭维当真,“几位太医拟的方子也没什么问题,我不过调整了两位药的用量罢了。”

效果就算是比之前那两张方子好一些,但是也绝对不会强到哪里去。不过是让这些人放心罢了。

太医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殷切地望向南宫墨。不是他们不想出头,好歹也算是一个在皇后和陛下面前扬名的机会。但是这次的事情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内里必定有些事情,他们可没有楚王妃那样强硬的后台。还是稳妥些的好。

南宫墨也不为难他们,转身将药方送到皇后面前,道:“母后,让人煎药给各位婶婶服下就好了。”

皇后松了口气,道:“没事就好,那这药......”

南宫墨道:“还是我让人亲自去煎药吧。”

“也好,你身边的人我也放心。这宫里......”摇了摇头,给几位王妃下毒的人现在还没查到,皇后不得不小心行事。

南宫墨抬手轻轻击掌,两个灰衣侍卫出现在了大殿门口,恭敬地道:“王妃。”南宫墨将药方递过去,道:“拿去给师兄看看,他说没问题就照着抓药煎药,你们亲自去。”

“是。”两个侍卫接过了药方,行了礼再次无声的消失在了门口。

在座的几位王爷见状,面色的有些微变,看向南宫墨的目光也多了几分若有所思。皇后娘众人的神色看在眼里,淡淡一笑朝南宫墨伸出手拉着她笑道:“今儿多亏你了。”南宫墨依从的在皇后身边坐下,笑道:“母后言重了,也不是多大的事儿。三色菱的毒虽然也可致命,但是当真被三色菱毒死的人却少之又少。几位太医的方子效用也是极好的,不过我想让师兄看看,才多此一举罢了。”

旁边的几位太医闻言,都不由得感激的望向南宫墨。他们是不想惹祸上身,但是不代表他们向被皇后娘娘以为他们无能啊。

齐王看了看自己的王妃,问道:“无瑕,真的没事儿?”

南宫墨点头道:“齐王叔放心就是了,各位婶婶都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晋王婶身子不太好,所以看着严重一些。过了今天,晋王婶若是有空不如到我府上坐坐,我再给婶婶看看。”

闻言晋王大喜,他和晋王妃也是少年夫妻,如今年纪大了或许没有了浓情蜜意,但是感情却还是极好的。晋王妃年纪大了,原本身体也确实不好,早就听闻楚王妃医术极好,若是能让她看看,自然是极好的。这么一想,就越发觉得自己方才的作为有些对南宫墨不起了,“方才皇叔一时着急......”

南宫墨笑道:“二叔担心婶婶的安慰才会一时失态,婶婶好福气,无瑕只有羡慕。”

几位王爷见南宫墨面带微笑神色自若应对自如,心中暗暗叹息老三好福气。得了一个了不得的儿子不说,就连儿媳妇也是分外的让人羡慕啊。

------题外话------

啦啦啦,兴奋的爪子都在颤抖。等到写完了之后就一起放出来哈,肯定可以过一个愉快地剁手节!(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