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主公,我被剧情坑了/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三伏的夜晚,星月繁疏,敦煌至阳关绵亘浩瀚的戈壁大地,跨越异域和中原广袤的空间。

大戈壁多数地区不是沙漠而是裸岩,日照猛烈,即便夕阳落下余温尚末尽散去。

一条粗砂、砾石覆盖在硬土路上,一条蜿蜒缓慢的土黄队伍正在垂首矣矣地行走着,这支只有三五匹马骑护卫的队伍敢在这荒无人烟的极恶之地行走,自然是有所持丈的。

队伍牛车车厢铭刻着一轮火红太阳炙热的族徽,这是楚国丹阳陈氏的族徽,这一代鲜少人不识,是以盗贼土匪皆需掂量着别全军覆没才敢来。

待霞光褪尽最后一丝旖旎后,起伏平缓、漠然无际的戈壁开始骤然变脸,冷风强劲吹起细砂跟灰尘,残忍鞭笞着仍旧孜孜行走的人。

“生火、扎营!”

队伍终于找了一处大块岩石堆积的位置停歇了下来,然后按部就班,整齐有序的开始扎营,起火,搭架,煮食……

这支队伍有三辆牛车代步之外,便是两辆驴车载货,其后是一群用麻绳粗秆捆住双手灰头土脸的战犯奴隶。

不远处火色熠熠,铁锅内咕嘟咕嘟煮着干锅巴糜粥,队伍的奴仆围着火堆期待着劳累一日的美食,但这群无主的奴隶却只有眼巴巴地盯着。

月如中天,一条纤长而窈窕身影披着妩媚的月华,穿过车队停靠投射的光斑铜影,鬼祟又鬼魅地朝着最偏僻的北边行走。

最终她停在一帐篷前,呼啦,那掩闭的布帘被夜风吹鞑得敞了开来,在寂静的夜色之中显得鬼森诡异。

那道姣好的身影慢慢移挪至门口,本来踌蹙的神色,在隐约听到从门缝内传出那似痛似难耐般悠长的呻吟、与布帛间摩擦床缛的悉窣声时,整个人徒然一震。

她舔了舔干涩的红唇,水湄杏眸细眯于眼尾处勾勒出一道邪媚之色,不再犹豫,飞快扑进了帐篷内,并紧张地反身掩好门帘,如作贼一般作态。

一踏入内,那朦胧而昏沉的光亮映亮了一切,那道不怀好意的身影顷刻影遁不能。

她转过身来,一张略带病态苍白的少女面容尽现,双颊带着一种奇异古怪的晕红,眼睛亮得发绿,看面相年龄,约十四左右,但身材高挑纤细,倒是几分轻风香倚的诱人姿态。

她踩着碎步走到床畔,斜觑而下,整个人已脚心浮软,怯雨羞云情意绵绵。

她凝望着床上那名如玉竹清俊、风姿韵佳奇秀的男子,此刻痛苦辗转,面容汗湿潮红,心底一阵一阵的痛揪酸甜之意涌上,令她口干舌燥。

她抻起自己的衣角,言笑吟吟地躬身替他擦汗。

“看起来很难受啊……”

未说完,她却停下动作,面无表情地俯视床上之人片刻,嘴一瘪转眼竟是泪盈矄眶,整个人似疯癫一般戚戚哀哀地压伏在他身上,抽涰不已。

“都是娇娘的错,但是娇娘真的不想嫁给北溏褚氏,这趟出来交贸陈国战犯贩便是我最后一次机会了……你怜怜我吧……”

“呃……啊,是、是谁?”

床上男子听到耳畔传来的哭诉声,一边喘着粗气,湿濡翩绖长睫扇动,挣扎欲睁开眼。

少女当即吓了一跳,两只浸着水的玻璃眼眸瞪圆了,她连提拉着裙摆站起来,她咬咬牙,见时机成熟不再耽搁,便迅速解开杏罩面衫的绑带,内里却仅着一件薄衫轻透亵衣。

她蹬下鞋袜,赤脚横跨男子身上,却见那俊秀儒美的男子似从梦魇中苏醒猛然睁开眼睛,当那一双湿濡泛着赤粉又迷茫的眼眸看到那少女时,惊愕半晌,方怒不可遏道。

“娇——娇娘?!”

见他如此羞愤恼怒,连平时刻意压下的厌恶都不假掩饰,陈娇娘红了眼眶,像吞了千根针一样,痛与恨交缠在那一张芙蓉面上“姐夫,娇娘恨你欲死,却也喜你至深,今日不是你杀了我,便是我毁了你!”

陈娇娘一脸狰狞似鬼,佞笑连连不管不顾地欲与男子滚成一团。

然陈娇娘自幼体弱多病,哪怕男子是被下了药浑身酥麻无力,依旧有足够的力量将其锢制,他猛地推翻她倒地,便撑着床头斜坐起来。

他眼底充斥着浓浓的厌恶跟排斥,厉喝道:“娇娘,我是你姐夫,你怎可……”

许是平日里不常发脾气之人,他抚着胸口处,一气急便咳喘不停,冷汗津津,恶言之语久久难以从那张读惯儒学典范的嘴里吐出。

嗤~一股皮肉烤焦的味道弥漫在帐篷内,等了一会儿,不见有人回应,他一回头,便见陈娇娘双眸瞠大,一脸猩红的血,额头乱发交际处皮焦肉绽,煞是可怖。

却原来是他刚才那用尽全力的一下,将陈娇娘推翻倒地后,脑袋撞磕在烧着火炭的鹿鼎三角尖锐上,伤势十分严峻,但她却不哭不喊,似不察觉到痛一样。

男子一怔,薄润的唇角紧紧抿起,有些回不过来神。

“姐夫?”陈娇娘葱白指尖轻抚了一把额上沁渗的血,唇色惨白,不断流出的血淌进了她的眼眸,血,满目是赤红温热的血。

看着她的眼睛再不同他印象里的骄嗔爱慕,他直勾勾地注视着她的双眸,那里面饱含一种死黑色的怨念。

疼痛的、触不到底的,对这个世界的绝望,全都写在了她的眼里。

那目光仿佛是沾满毒液的触手,从万丈深渊里伸出来,无形地攀爬而上,缠紧他的身躯,往消极空洞的腐尸之地摇曳。

“你是我的……只会是我的……我死都不会放手的……姐姐死了,姨娘死了,都死了呵呵~所有能够威胁阻扰我的人都死了,我说过,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一、定、会、毁、了、你!”

她面上带着一朵虚弱娇笑,瞳孔涣散,嘴里说着犹如情人般甜蜜却带着血腥的话,诅咒一样地令人毛骨悚然。

她疯了。

楚国陈氏娇娘彻底疯了。

——

“宿主DNA、血液、灵魂扫描”

“扫描完毕,绑定成功,系统启动”

“系统启动完成,启动时间公元320年六月十号0时1分,寻找主公倒计时,还剩364天23时59分。”

陈白起意识见清醒,便是一阵头晕,恶心,头痛欲裂,那滋味就跟有人拿铁槌猛敲了她脑壳一计,令她恨不得再次死睡过去。

但是醒了就是醒了,这种状态让她睡她也是睡不着的,她痛苦地皱紧眉头,只觉太阳穴一阵一阵地涨鼓,接着一幕十分香艳的记忆如缺堤的洪水倾泻而出,然后她便愣了。

她以为她之前的“梦境”是拟真游戏,却不想……她这是穿越重生了?

像不信邪一样,她摸向记忆额头处的那片伤口时,痛得她一激伶,这痛感跟触感可掺不得假。

但是……

她仍旧忍不住低咒一声:“图片上说好的温文婉雅,江南仕女,都遭狗吃了。”

以前她在圈子里常听那群纨绔讲荤段子,什么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

如今她穿这身子,却玩得跟他们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好玩不过……亲姐夫?呵。

历史小说太难写了,所以此文是披着春秋战国的外皮实则架空、架空、架空,所以不支持考究啊哈,考虑到现代人的阅读习惯,静皆口语化,请支持介个。另外以后更新时间,若不是中午12点左右,就是晚上6点左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