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主公,我身残志不残/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没有温暖的心,却有一双世上最动人的眼眸。

陈白起怀疑自己或许脑震荡了,她肘撑硬板床想起身,但仅是这起身一动,就是一阵头昏恶心犯吐,并伴随着一阵阵鼓槌般涨痛难受。

她无奈啪叽一下重新倒回床上,便是一阵心悸气促,面色苍白兼四肢冰凉,后背被冷汗都快沁湿透了。

这下可平白遭了大罪,她心累长叹。

更令人感到挫败的是……陈白起哆嗦着伸出一只虚弱苍白骨峋的小手捂住自已的一只左眼,顷刻间她的世界便完全湮灭成一片黑暗。

然后她再将小手移开,捂住右眼,只剩一只眼睛平静得有几分冷酷的视线投注在上方的白色帐篷顶。

她拥有的记忆虽然破碎,但她能够确定陈娇娘虽然体质差,却从没有得过什么眼疾,这么说来……这次重伤,她不仅被摔得头破血流……还弄瞎了一只眼?

看久了一处,便觉得剩下的那只眼睛开始涨痛,陈白起放下手,阖上了双眸。

她抚上被包扎过的伤口,当时伤口被滚烫的红铁呲成那样,再加上破口子又大,想来这个时代也不可能存在什么激光祛疤医疗手术……如此,这张曾经算不上最娇艳、却也春花羞棠的脸,十有八九也是毁了。

一个又瞎又丑又色又病娇的女人……这就是她的如今。

但比起曾经那个污黑的自己,她却也分不清究竟哪一个更好了。

“女郎。”

一道声音粗噶憨直的声音从帐篷外传入,还不等陈白起反应,一片黑影便密罩在陈白起身上。

陈白起诧异抬眸,但见一个高大却木讷的黑壮汉子硬邦邦地走了进来。

他身量摸约有二米,一身肌腱隆起一块一块,像坚硬的石头,他穿着粗麻短褂跟一条灰裤,裤腿卷至小腿跟处,他皮肤黝黑得起釉,像涂了一层油似的。

五官端正却无发无眉,眼眶深邃,鼻梁挺直,嘴唇厚实,一双死鱼眼呆呆地,光是站在那里魁梧的身躯与凶神恶煞的五官便足以胆寒。

嗬!

陈白起瞪着他,耳朵嗡嗡直响,半晌脑袋处于当机状态,许久,才干巴巴喊一声:“巨?”

……是叫这个吧!

“嗯。”他见陈白起醒了,死鱼眼一亮,挠了挠脑袋,憨憨颔首。

陈白起:总有一种庞大食人凶兽瞬间变成一头捧着甜甜蜂蜜的呆笨黑熊一样无害。

她暗吁一口气,刚才他还以为这是哪家派来的刺客或土匪呢。

不过……陈白起眼神怪异又抽搐地看向他脑袋上飘着的那一个绿色“巨”字,只觉NPC的即视感不要太强!

……她想了想,凭意识心念一动,便调出了系统面板。

职业:谋士

姓名:陈娇娘(楚)

等级:0

种族:人类(麒麟血统开启4%)

属性:生命力18(59);武力19(19);智力47(47);体力9(88);

这就是她目前的人物属性,跟初始数据一样,并没有任何变化。

陈白起可以感知判断她穿越的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虽然一时还弄不清具体年代,可摸约猜测是春秋战国时期。

既然她可以透过系统看到别人头上显示的名字,是不是也意味着,系统将别的真实人物也编录制成一套真实数据,供她参考了解?

她抿了抿干皮的嘴唇,瞥向巨,心中意念将他的信息面板调了出来。

果然……

姓名:巨

职业:狂战士(陈氏荫户)

等级:14

种族:人类(蚩尤血统开启1%)

属性:生命力119;武力103;智力23;体力123

忠诚度:90

——在看到巨的各项属性时,陈白起先是怔愣了一下,然后则是各种难以置信。

她是0级,但巨却是14级,这么说来他们是可以通过什么途径来升级的,而随着人物的升级,人物的各项属性都会一并增高。

她又看到巨比她多了忠诚度一项时,心中就在想,这项忠诚度她怎么没有,巨是陈氏荫户难道是因为她自由之身?

一想多了,头便痛,还有犯呕的感觉,陈白起双唇颤白了一下,忍着太阳穴处针刺的不适跟胸口的窒闷,缓缓阖上眼,逼迫自己脑袋停转下来。

“女郎,该喝药了。”

巨人虽粗,但心细,见陈白起脸色不好,便立刻蹲下来,然后高大如塔的身躯跪坐在地上,端来一碗温得正好的黑漆漆药,以勺舀取汤汁欲喂她。

陈白起疲懒地睁开眼:“什么药?”

“……”巨闻言一愣,然后直瞪瞪地盯着黑药半晌,像是能从中瞪出个答案来。

陈白起心中好笑,看他因回答不了她的问题而沮丧垂下的黑脑袋,越发觉得他像憨笨的大黑熊。

“那它是从哪里来的?”

也不怪陈白起多问好奇,而是这戈壁沙漠的荒郊野外,无巫无医,他是从哪里得来的药方打来的药草熬的中药?

“……大姑爷。”巨吞吞吐吐。

陈白起闻言一愣,苍白的唇张合了一下,便抿唇静下表情。

沉默了片刻,方“哦”了一声。

巨看向自家女郎,她额头大面积地缠裹着纱布,因此更衬得那一张巴掌小脸可怜柔弱,苍白的唇,苍白的嘴,萎靡而虚弱的神色,安静地,像拔光了尖锐的刺即将枯萎凋零的夏花。

她的伤势很重,重到几乎丧命,哪怕如今醒来,没有求得巫医救治的话,依旧难以脱离危险。

巨呆板的瞳仁闪过冰冷的光泽,像空洞的杀人机械般寒冷。

——若女郎有事,他哪怕拼尽一切,也会送大姑爷下去陪女郎的。

不同于巨那般不辨黑白维护自家女郎,陈白起想起陈娇娘印象中的那抹风清云淡的男子却是感慨万分。

这人……太纯善易欺了,哪怕被陈娇娘算计伤害了这么多次,却仍旧能够保持着本性的厚德载物、冰壑玉壶,也难怪这丧心病狂的陈娇娘耍尽了心机手段地想要将他推倒,主要是越禁欲的冷清越能够引来兽性大发。

“这药……不行。”陈白起推开药。

“女郎,喝。”巨以为陈白起是抗拒这药苦,便固执地将药再推进一分,他嘴笨,也说不出什么好听的劝诫,只懂结结巴巴重复道:“喝,喝了好,喝……”

陈白起虽然对中医不精,却也因为曾研究过古时一些医学奇迹的医学家而侧面了解过一些中药偏方,后来因为年纪越来越大经常熬夜导致神经衰弱跟偏头痛,于是又对中药的养生方开始看重收集了起来。

因此她对中药的味道还是很熟的,从这一碗黑药中她能嗅出几味常见滋补去寒的,可……这对她目前的病情根本无效啊。

她如今伤在脑袋,即使不是脑震荡,也是需要用上止痛、安神定志、趋风,像这种乱来的药方却是不行的。

这文男性角色比较多,静今天突然兴起将他们归类一下大概属性有白莲男,心机婊男,忠犬男,女王受,圣父男、抖M男……哈哈哈哈,挨得虐遍,呃,说错了,挨个踩扁后,女主就能登上人生赢家的位置啊,哈哈哈哈……

(PS:静食言了,今天更新辣么晚,静明天绝不这样……( ̄ε( ̄))另讲解一词:荫户是指中国封建社会中官僚﹑贵族﹑地主﹑豪绅依仗特权和势力控制的一部分户口。东汉时的奴客﹑僮客,魏晋时的佃客,唐中叶以后的庄客,都属荫户,还有一种解释,就是没有当地户籍的流民,是一种无人权的私家人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