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主公,我有特殊救命技巧/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难道这里是华夏的战国时期?”陈白起讶异道。

“不是。尽管政治、地理与经济发展趋同,但这里却是另一个位面的战国,所以在这里,除了相似的地貌环境,不会有你们那个位面熟知的历史人物。”

这样啊……陈白起挑了挑眉,一时心底却有些惆怅。

陈白起转念又想到一件事情,她抿了抿,杏眸温和,以一种犹豫诚恳、担心会造成冒失的语气问道:“……可以的话,我能问一下,既然是战国制霸系统,为何一定要寻找主公,自拥为王来招兵买马岂不是更容易成事?”

要说一开始陈白起对这个战国系统是又惧又惊又无奈,那么此时明白了系统对她以后有何意义后,心中的情绪便有了微妙的转变。

她开始观察、了解、分析起它,通过先前的几句对话,她发现系统是拥有超高智能的,并非死板NPC设定,既然拥有智能则表示能够思考判断,所以她才放下人类的姿态,并表现出友好的交谈态度,其目的便是为了跟系统打好关系。

狡猾的人类明知此话越限了,却还是一半试探一半在套话。

跟先前快速有问必答不同,这一次系统明显沉默了。

随着系统的沉默,这个混沌空间的气氛顿时压抑起来,令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我只是随便问问,若不能回答……”陈白起尴尬地笑了笑。

不等陈白起假惺惺歉意退缩的话说完,系统机械性地冰冷声音再度响起。

“你很聪明,你是第一个这么快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人,虽然拥有战国系统的宿主可以做到称王称霸,但若真这么做却无疑是自寻灭亡。因为在这个位面统一天下的帝王必须是这个时代的原著人,你并不属于这个世界,若由外来者成为君王称霸这个世界,将会被位面规则彻底清除,跟位面规则的抵制相比,系统不堪一击。”

原来如此……陈白起睁圆眼眸,道理她懂,这就跟人体免疫系统排斥病毒一样,病毒可以透过某种途径暂时隐匿在身体里,可若让病毒打败免疫系统侵噬了整个身体,那么这具身体就会垮掉。

位面规则啊……

这么看来嫌麻烦怕被牵制走偏锋的途径是不行了,只能老老实实去寻找辅助英明的主公,只希望她未来选择的主公可以令她顺利完成她的使命。

陈白起微微低下头,嘴角弯起,笑容温和又古怪道:“所以想活下去并回到原来的世界,我必须要做的就是……”

“战、巫、道、谋,乱世动荡,血战疆场,斩尽英雄掠影,寻到你的主公,浴血破天,制霸天下!”

系统的声音聚针如雷霆齐鸣冲击进陈白起的脑中,她受到冲击面色一白,只觉铿镪顿挫,不绝如缕。

“制霸天下!”

——

陈白起猛地睁开眼睛,胸膛起伏不定,气息紊乱而急促,额上竟沁着细密的汗珠,这般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缓过神来。

她从系统出来了啊……

她揉了揉额际,缓缓坐了起来,脑袋已经没有原先那样晕眩难受了,但太阳穴处仍旧木钝钝地痛着。

这时她突然想起了“系统包裹”里面系统赠送的红色药剂,立即面露喜色,用心念唤出。

一念过,她手心冰凉,低头一看,便多了一瓶像试管一样大小的玻璃体,里面装着红猩猩的液体,瓶盖用木塞密封着。

陈白起杏眸亮晶晶,惊奇地捏着它摇了摇,那像血一样猩红的液体在瓶中晃荡着,煞是喜人。

她将木塞子啵地一下拔出,凑近嗅了嗅,不是她曾怀疑过的铁锈血味道,而是散发着一种淡淡清香不刺鼻的中药味,她嗅不出是用什么成份组成,但这一嗅,她却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因不确定药性,她先试探性的呡下一小口,唇齿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但有些稠粘,她吞下喉后,一瞬间便觉得胸口似有一股温流冲刷着整个干涸的身体,她觉得自己像一棵枯败的花正在被一点一点地滋润着。

这简直就是药到病除的神药啊!可惜了目前只有这么一小瓶,她遗憾地想着。

她感受到其神奇效果,也没觉着有什么副作用,便仰头一口气将它给喝光了,然后药瓶就自动消失了。

舔了舔嘴唇,陈白起没在意消失的药瓶,她勾起嘴角,立即调出自己的人物属性进行查看。

职业:谋士

姓名:陈娇娘(楚)

等级:0

种族:人类(麒麟血统开启4%)

属性:生命力48(59);武力19(19);智力47(47);体力9(88);

她发现别的属性都没有变化,但喝完这一小瓶的红药却让她的生命力从18增涨到48,但仍旧没有满值,这么说来这一小瓶的生命药剂一次就能够加三十数值。

48的数值基本让她脱离了生命垂危的状态,因为她发现原先生命力由红色变成了黄绿色,绿色才是健康,因为她看过巨的生命力便是绿色的。

虽然也算不上健康,却至少她不用担心再随便被人碰一下就直接挂了。

看到生命力上涨了数值,她又拿出银色药剂喝了,然后体力直线上涨到了59,这令陈白起愣了一下。

原来体力药剂跟生命药剂的数值是不一样的,一小瓶体力药剂就能够让人涨50体力。

在喝完两瓶药济之后,陈白起这才觉得自己算是活了过来,原本虚软无力的四肢终于有了自主的能力,她脑袋上的伤并没有痊愈,但内部的头痛犯呕晕眩等症状却好了许多。

她撑着身子瞥向帐篷的门帘,微风飘拂而过,青布帘随风扬起一角,金红色的霞光投射了一部分进来,看来天色已近昏暮。

巨不在,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她躺着浑身酸软,想起身走一走,却在这时,她听到一阵猛烈如急雨般的马蹄声。

是马蹄声吧?陈白起心中存疑,更用心地凝神倾听,像是擂击牛皮鼓似的马蹄声“哒哒哒”地响起来,就像要把大地踏碎一样,急切、凶猛,毫无疑问是一队骑兵朝这个方向疾驰而来。

果然,没等一会儿,她便听到帐篷外不远处响起了慌乱害怕的惊呼声,她不得不起身,她看着掀开薄毯,仅穿了一件白色单衣,头发凌乱地披散于肩。

这样衣冠不整的样子出去,这让多少有些强迫症的陈白起犹豫,她不会梳古代那种复杂的发髻,所以只简单地扎起蓬松的长辫子垂于胸前,然后将放在一旁带着血渍的中衣跟外衫罩衣穿上。

她一掀开布帘,黄昏大片晚霞燃烧,大漠风起,带着一股燥热、吐着漠土的气息从东方吹来。

陈白起下意识偏过头,风吹起她几缕飘落的发丝拂起,尘光浮动,勾勒的面颊柔软美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