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主公,女子低贱亦生华/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仰首望去,秀长白皙脖颈如优雅的天鹅,她看到了天似穹庐笼盖四野,辽远的大漠有着戈壁,更远处是连绵起伏的山丘、胡杨、雪山,还有大漠无处不在的风,卷着阵阵热浪,仿佛燃烧的火焰。

那一刻,陈白起终于有了一种真实的体会跟感受,原来她早已经不在那水泥钢筋高楼林立的现代,而是来到了这个原始、野蛮却富有血性激情的年代。

以往她遍读先贤史事,透过其字句的描述刻画,何曾没有梦想过有这么一刻能够亲身见证、参与那笔是的辉煌,如今虽然阴差阳错,却倒是实现了一个臆想。

不知何时,陈白起笑了,但下一瞬,又倏地隐了下去。

突然,陈白起敏感地感觉有一道隐秘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那道视线给她的感觉,就像这大漠的风一样带着甜润的芳香吐息从她身上温柔又极富侵略性地掠过,透视过她祼露在外的肌肤,扫遍了她的全身曲线。

她一悚,秀娥长眉阴下,不由得转过头去。

然而就在她转头的那一瞬间,那道隐匿的探寻的目光却已经消失了。

陈白起心中打了个突,视线开始不动声色地四处游巡查看。

没有任何可疑之人。

陈商营地跑商的仆伇都不在,雇佣的护卫不在,连巨也不见了,她听到前方石岩后传来的嘈杂声,还有粗野匹夫们叫嚷声,原来全都围拢在那里去了。

陈白起本欲前往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脚步刚抬便忆起一件事,继又收回脚,静目等候着。

她如今已不是陈白起了,而是陈氏三娘,自然不能再依靠以往的常识经验行事。

在战国时期大部分女性的地位是极其卑微低下的,就拿陈氏三娘的父亲说事,他虽然只是陈氏分支的一支庶族,无官无职无钱无德,却可以靠着百年陈氏门阀的余威,在平陵可以在繁衍子孙、兴旺家族的名义下堂之皇之地再聘妻妇,不受限制地纳妾娶小,有的还不断光顾妓院或召妓,看见街道貌美女子可以野蛮的霸占和掠夺。

而这样的人品性跟操行竟没有得到社会的抨击跟唾弃,甚至一些需要得到荫庇与供养、匍匐于在权势金钱之下的女子,会自动选择献身,将自己当成物品来交易。

即便她们预感有一朝会被玩腻了,或以其它原因被嫌弃了,就被当作敝履扔置一旁不屑一顾,亦会如飞蛾扑火。

然而,亦有极少一种女子却是能够得到男人乃至当权当势者的尊敬与仰慕,那便是有贤能名气与学术操行的雅女子。

在诸子百家普遍“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的年代,读书懂知识是一件人人称颂而道好的圣事,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读书能使人明理懂思想,明人贵而自重,论学术懂谋策成就以士之风度,哪怕是区区一介妇人,那也是值得人尊称不敢轻易亵渎。

而这样的女子必然是懂礼法、知进退的。

这些事情知识狭隘跟见识有限的陈娇娘自然不懂,但陈白起却是明白的。

所以她不能以女子之身妄顾礼法跟一群匹夫奴仆接近,这会令她品格受损。

只见前方不知何时囤积了一支威严军队,那些面无表情的士卒整齐退居两旁,道路中央则是四匹高头大马,分别乘骑着一个身长九尺,浓眉大眼威风凛凛的将领,其旁边是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神密人,而他两侧则是两名不同于士卒装扮,浑身散发着浓烈危险气息的武士。

此时,陈氏商队的奴仆在外围伏地卑微跪着堵了一圈,而贩卖的战犯奴隶则被军队包抄成一团瑟瑟发颤,鹌鹑一样跪地救饶,嘶声悲鸣。

一个布衣文士的中年人出面正与军队的将领切切交涉,点头哈腰后递过一样陈氏信物,然后又不知跟那将领说了些什么,双人一同望向陈白起所居住的帐篷这厢。

却不料看到一道娉娉似白荷清雅的身影正沉稳温和地站在帐篷外,无论是那文人中年还是军队将领看到她皆十分惊讶。

不同于文人中年惊讶中带着惊惶,那军队将领却是惊讶中带着些许戏谑冰冷。

接着,文人中年噗通一下跪地,乞地求饶半晌,那将领似说了一句话,那文人便咽了一口唾沫,慌乱起身,脚步踉跄虚弱地跑到陈白起这方。

“女郎,您,您怎么起来了?哎呀,巨不是说您病重吗?”他擦了擦一头冷汗,一开口,便是浓口的怨气跟指责,仿佛陈白起没有病重得快死了,就对不起他一样。

陈白起在他靠近之际,便看到他头顶上写着“陈叔”两字,于是顺便查看了一下他的详细资料。

姓名:陈贾(陈叔)

职业:士人(主公陈孛)

种族:人类

属性:生命力80;武力10;智力40;体力55;

忠诚度:15

看到陈叔的属性资料中没有“等级”一项,这说明他是无潜力、不可成长的类型,另外观他忠诚度才15,拿巨的忠诚度来对比,他简直低得离谱,这也说明了他对陈氏存了异心。

但看到这份资料陈白起也不惊讶,就凭这人刚才不顾风骨,谄媚跪地,趋炎附势,便令她对他的印象大打折扣。

若他是一般人便罢,但实则这个陈叔是陈娇娘的父亲曾经救下的一个士人,他自栩乃没落的公卿之后,自持身份高贵常对着陈娇娘与其父态度自满傲慢,后来他被送来教导陈娇娘,更是常常无心教习,沽名钓誉。

“陈叔,出了什么事?”

陈白起语气娇蛮冰冷,水杏眸子微眯,为不暴露,便模范着陈娇娘平时性格神态。

陈叔见陈娇娘不急着跟他解释,反而一脸盛威有序地跟他问话,一时心底竟生出几分古怪。

以往的陈娇娘对待陈叔跟其父一样是尊敬有加的,从没对他用过这般冰冷高傲的主人姿态问话。

陈叔多看了她两眼,以为她是吓坏了才失常,也顾不得责难,想到如今艰难处境他难掩凄凄惶惶:“那是赵国南阳襄城的戚将军,他们说是来抓拿越国逃匿要犯的。”

陈白起一怔,他们来自不久前兴兵灭了越国的赵国?

“是何要犯?”

“这种事他们哪会跟吾等外人说。”陈叔没好气地嚷了一句后,便掖袖擦泪,嘴里喃喃道:“然此趟去越国贩奴,我却听闻越国国君最疼爱的姒三世子在国破日逃跑了,听那将领的意图,此程专门武截近期前往越国买卖商贩的商队……莫不是怀疑有人混进了商队中,哀呼,若被他们抓回赵国,吾等怕再无返回之日了。”

陈白起听了陈叔的话,若有所思:“他们并不识越国姒三世子吧。”

要知道此趟越国来往商队不亚一百,天南地北各一方,若识人,何需冒着得罪各国的麻烦,选择大规模劳师动众截抓,只怕他们中无人识得越国的姒三世子……而这姒三世子赵国又是何方神圣,竟值得赵国如此费心抓拿。

“然,如今我等全部都要被羁押返赵国了!这可怎么办,女郎,你赶紧书信主公,令他请陈氏宗家派人前来救我等!”陈叔灼灼地看着陈白起。

“赵国有权利这么做?”陈白起没理会他的异想天开。

他讽刺又轻蔑地瞪着陈白起:“女郎,你见识菲薄自是不知,这不需权利,因我等无权无势,哪怕他们用蛮力将吾等掳走,若出了事,哪怕陈氏宗族前去要人,他们赵国顶多差人送来一箱子珠宝,楚国亦不能够拿他们怎么样的。”

啊,她忘了,在这个时代,连君主都并非万能,反而那些只有拥有最强武装才是能够横行霸道。

陈氏虽然是士族门庭,但陈娇娘只是分支庶族之女,根本得不到宗族青睐,否则又怎会自甘堕落干起这士族最不屑的庸俗跑商勾当呢。

不似魏晋时期,即便是士族,若没有足以对抗恶势力的兵马,没钱没粮没武器,哪怕是圣人能令各国势力敬重一二,但到底还是软弱可欺。

“既然赵国已欺上门来,我去看看。”

“女郎,你大病初愈,还是让……让大姑爷去吧?”陈叔连忙阻道,面色阴沉沉地。

陈起白转首看了他一眼,却见他并无半分退缩,甚至没有半分不该说这话的意思,他看重大姑爷,并没有因为这次她重伤的事情而避忌他,便心底了然——他瞧不起她,更鄙夷她。

多么可笑,一介食客竟鄙夷主家。

看着他,陈白起笑了,但眼底却无一丝笑意,冰冷一片:“我姓陈,而他……姓姬,陈叔想让陈氏从此以娇娘为耻吗?”

他闻言脸色微变。

他让一个姬氏去代替陈氏主家出面岂非可笑?这将是对陈氏这个姓的轻视与耻笑,哪怕她是一介女流之辈,也知一个家族姓氏对族人的重要性。

士人,古代的知识份子。女主目前的职业并不光彩,商在古代十分受歧视,而且她还是一个贩卖奴隶的特异份子,奴隶主哈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