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主公,唱首情歌给君听/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国风?关雎》是《诗经》中的第一篇诗歌,亦是一首表达男女恋爱的诗歌。

读过或听过的人一下都静了下来,而戚将军则瞪圆了虎目,侧头诧异地看向神秘人——要说各国青睐他的贵女王女何其多,环绕他身边的皆是瑰姿艳逸,若论容貌,陈三亦只不过中等姿色,何以会突撩他兴趣?

当真怪哉。

戚将军收回视线,将目光再转向陈三,此时他眼神已遽然转变,有着审视与冷意,仿佛在等待她会如何处理。

眼下情况有些难办了,若她断然拒绝就会给人留下一种不识好歹的感觉,可若颀然接受,又变成趋炎附势的谄媚小人,陈白起暗叹——在彼此身份不相配时,哪怕是贵人的一时兴趣,对身份低贱之人亦会是一种灾难啊。

她沉默凝眸沉吟许久,才莞尔一笑:“陈三曾闻师挚之始,《关雎》之乱,洋洋乎盈耳哉,陈三亦对此乐章甚之,今也贵人喜爱,大义正音,陈三便以诗会知音。”

陈白起的话可以理解为,我曾听闻师挚太师演奏的关雎,名贤秀士至名曲终了,仍旧对此优美乐章回味无尽,关雎乃是大义之乐,她也愿意用此章会知音。

此话一出,便将神秘人故意抛出的暧昧低俗硬生生掰高了一个层次。

咱这不是乐姬所唱的靡靡之音,咱这是能够受到天下名贤秀士意犹未尽的大义之乐!

神秘人明显怔愣了一下,接着双手掖掌,便是更加愉悦爽朗的笑声传出:“好,好一个知音,卿之乐,必然是不同的,请。”

戚将军闻言亦笑了,他目含颀赏地看着陈白起——此子甚是聪慧,不拒绝,却将男女的暧昧转化成一种思想文化的交流。

旁边挨近所能听到两人对话的陈氏商队奴仆,皆目露震惊,像从来不曾认识的眼神盯着陈白起。

眼前之人,跟他们所熟知的女郎,简直跟变了一个人似的,虽然他们多不识两人言谈何物(普遍僮仆奴皆不识字),但却知道赵军因为女郎而面悦颜色。

春秋战国关雎的版本陈白起不知道,但它在现代却被多位著名歌唱家演绎过,其中有一首的音律十分符合战国时期宏伟大气、哀而不伤、乐而不淫的林籁泉韵。

她抬头仰望上空,看着长虹落日,风起,宽袍浮起涟漪水纹,长发侧辫于耳畔,露齿一笑,小巧柔美的小脸映着暮光,似仲春三月桃花之色,岁月静好。

那一刻,所有人都静了下来,仿佛天下之间,像枯树一样沉寂着。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少女柔嫩的嘴瓣张合,有别于男子粗旷野性的声音融入声惑,清灵空洞的嗓音带着一种清远、神秘的意境,婉转的曲调变化要像曲线那样流畅而无痕迹。

一开口,她便牢牢抓住了众人的耳朵,叫醒了他们曾经向往、或思慕的年少轻狂,美丽的女子啊,我为你思狂辗转。

白衣少女微微低下头,静谧的侧面轮廓带着一种委婉含蓄,情意深深:“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这首诗歌的曲调是所有人都不曾听过,哪怕是戚将军跟神秘人听惯宫章华乐,亦为此曲而陶醉入迷。

这时,屡屡琴音、悠悠扬扬,带着一种情韵伴随而来,它不似尘缘中的琴声,仿佛踏着月皎波澄,待人神怡心旷之际,与一阵微风起伏而至。

陈白起歌声暂被取代,她惊讶地转头看向一块约一丈高的岩石上,一名褒衣博带的男子垂目盘膝坐于石盘之上,修长而干净的手指拨弄着琴弦,他面容似玉,风姿特秀,晚风浮唯裳,温婉清幽似若静逸漂浮的流云。

陈白起只觉那颗平静的心弦突地被狠狠拨了一下。

姬……姬韫。

——我的夕阳,你的容颜,谁在心中埋下一座城,藏了所有光。

她不禁感叹,君子颜色更甚记忆中,色不迷人人自迷啊。

看其它人亦被姬韫的琴意所吸引转首望去,她便收回了目光,配合着清越琴音,步履轻灵,似踏着乐拍节奏走向戚将军,她仰首含笑伸出双手,目光移至其腰间配剑。

意思不言而喻。

戚将军瞥了一眼姬韫,再看陈白起一脸与有荣焉的浅然笑意,便知此两人关系匪浅。

他知她是借剑,剑乃将士之立命根本,在不知她是何意图时便稍作犹豫,却见身旁神秘人毫不犹豫地从腰间取出一剑,微微俯下身递于陈白起眼前,那从袖袍中露出的一截青葱玉白,尤比女子保养得宜的双手更具魅惑。

陈白起早识风月,心中起了一丝涟漪,目光在其宛如艺术品般的手上留恋几眼,方慢吞吞取过剑。

刚取剑便觉一股寒意沁入手心,只见此剑抽掉剑鞘,只见那剑刃、剑端如空中闪电,光芒四射,寒气嗖嗖,实属世间罕见的宝剑。

她目光被宝剑摄住,又观其剑柄,只见上面雕着一条龙,并有“龙渊”二字。

龙渊?!

上古十大名剑……陈白起怔愣不已。

“公子,不可!”戚将军惊道。

“无妨。”神秘人见陈白起在目睹剑柄龙渊两字后,便神露震惊,不禁眸色一深,此子竟识得“龙渊”?

戚将军见神秘人语气已染上威严,便不敢再言,却灼灼看向陈白起。

陈白起虽然不愿得罪戚将军,可更不愿在此时忤逆这个神秘人,她将剑双手拱于头顶,恭敬地向神秘人一鞠躬,举止甚是端重,不敢轻视。

这一礼,只为谢神秘人不问原由便信任借剑之谢意。

这样毕恭毕敬不敢轻怠的识趣态度多少令戚将军缓了一下脸色,更令神秘人笑了一声,他轻叹:这小姑子心眼多,又有眼识,天下姑子倒鲜少有这种滑皮又赏心悦目之人啊。

陈白起是会舞剑,她曾经有一段时间因为身体很差,便去康乐会所学过一段剑舞,这种剑舞专门为女子纤弱轻盈打造,以柔化刚,她起剑一立,声之融曳,思舞态之飘飖。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舞起墨发扬,袅娜腰肢温更柔,她轻移莲步,却是围着神秘人周身而转,她一扭身,衣袍鼓三尺之莹莹,剑似云间闪电,身姿柔软无骨。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戚将军跟神秘人都不禁退避一段距离,空阔出来的位置只剩下马上一身流华黑衣的神秘人,跟无论如何起舞歌唱人跟目光都始终追随着神秘人周身的陈白起。

没错,她唱歌时,是对着神秘人而唱的,清颜白衫,青丝墨染,转、甩、开、合、拧、圆、曲,她对着他,像求偶的孔雀展开色泽颜丽的尾屏,仿佛他便是那位美丽贤淑的女子,而她是那一位为他而辗转反侧思念无法入眠的男子。

这样的舞蹈若由一般女子来跳,必然是轻佻而诱惑的,但由陈白起来演绎却不会令人感到轻浮随便,因为她于神秘人周身而舞,却始终禁锢于一个圆圈处,就像两人永远隔着一个时空,她即使对他思之欲狂,却永远无法靠近。

她抬腕低眉,偏过头朝神秘人凝望而去,柔白小脸带着一种坚强的思慕,但眸底深含的浓浓思念,却满溢欲滴,对着他诉说。

神秘人被这样的眼光所凝视,一向如玉石冰冷的心竟颤了一下,神色恍惚了起来,仿佛被她带入了一个她所创造的男女世界,不仅是他,其它人也一样。

这时,她柔美而轻缓的舞剑动作徒然一变,只见剑似笔走游龙绘丹青,剑气如虹,玉袖生风,这时她终于不再思念,她看着她所恋之人,面上终于露出了笑,带着期待,带着羞涩,更带着一往向前的勇气。

她唱道:“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唱完,最后一个动作收势,她却突然不再望向神秘人,傲然而立,仰头遥望上方,正巧姬韫亦望下,两人一时四目相对,姬韫一怔,一双墨色的眼眸如月下一河潋滟的水,清泠而深邃,却没移开视线。

她的舞,他的琴,她的歌,他的乐,竟能如此地契合相融。

歌歇琴消,四周一下落地有声,明显所有人都还沉浸在刚才姬韫的华美乐章与陈白起情深又灵动的舞蹈当中。

看到陈白起一曲罢便抽身一改先前的痴缠,与石上琴师对望失神,被陈白起一番歌舞撩动得心思旖旎的神秘人,一时心中竟徒然生了几分失落气闷。

他想了想,哑然失笑一声,总有一种调戏不成却被人反调戏了的感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