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主公,我努力地升级了/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后是陈白起先收回了目光,她将手中龙渊剑打横,双手捧起递于神秘人跟前。

“多谢。”

离得近了,神秘人目光淡淡扫过她垂目顺耳的模样,她的站姿跟模样总有一种恰到好处的味道,她肤质很薄,薄如蝉翼,黛青发丝墨扫其面颊,唇润而娇美,神清骨秀,薄阳中那小巧的耳廓晶莹剔透,尤其惹人心怜。

这哪像一个稚幼不识情趣的豆蔻(未及笄)少女,她就是一个笑倚春风不自知的妖精。

低眸,视线撞入她额上那透过白纱布血糊成一团的伤口,他执于剑柄,指尖轻轻摩挲着上面还未褪散的体温,语气浅软,似不经意道:“你额上因何伤?”

陈白起感觉手中一轻,便躬着背退后几步,方直身抬头。

“只是小伤,不劳贵人烦心。”

神秘人见她不愿多谈,语气恭谨哪怕礼仪周到却略显疏离,心底了然她百般讨好只为急着打发走他们这群突如其来的侵略者。

想他堂堂一……竟也有被人利完用便踹的一日,他解嘲一笑,语气相较先前浅淡了几分:“卿既以乐赠友人,那友人便以药赠伤友吧。”

他随手抛掷一物落进陈白起的怀中,然后一挥阔袖似黑翼猎猎,他双手提起缰绳,双腿夹紧马肚,俐落勒马掉头,姿势从容洒脱,于四周淡淡吩咐了一句“走吧”,便率领着赵军一等甲士离去。

戚将军回头瞥了一眼陈白起手中之物,神色复杂,半晌方似警告似提示了一句:“陈三,公子之物非你所能够想象的贵重,你且不可怠慢半分或另为它图。”说完,不等陈白起回答,便追随而去。

赵军的骏马奔驰在广阔的荒漠上,四蹄翻腾,长鬃飞扬,壮美的姿势与瑰丽唯美的夕阳交缠成一种美与力量的奇异画面。

这是在和平现代,从不曾目睹体会的震憾场景。

随着赵军已逐渐远去,陈白起方长吸一口气存于肺腑,一直紧绷的身体这才慢慢地放松下来。

感受到手心泛凉,她这才低头查看手中之物,这是一个四方漆青铜的盒子,似鼎似尊,却无足,上雕纹着凹凸不平的图腾字符,鼎盖是以九扣相错相合,她将鼎盖扭动似九扣对应,“咔嚓”一声,鼎便打开了。

她揭开鼎盖,然后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味道扑鼻而来,鼎内装着一种绿色半透明的膏体。

这是什么?陈白起看见鼎上飘着名称:九黎药鼎。

这时她眼前虚拟了一个九黎药鼎的图象,旁边则标示着详细资料。

九黎药鼎:外伤治疗的圣药。

㈠“药鼎”乃赵国著名铸剑师湛漭取赤朱山铁打造,可保所储藏药物百年不腐不败。

㈡九黎药乃赵国王室私藏之秘药,乃墨家九黎隐士以千花百草所炼制,传闻其能化腐朽为新肌。

这九黎药鼎,光看说明就感觉好生贵重!

陈白起握紧九黎药鼎,一时不由得心潮澎湃,不仅为这能够令她免遭毁容的药,也为这能够储存药物百年不腐坏的药鼎。

只是……不知不觉中,她便欠下神秘人一个大人情了。

“系统检测到A级物品九黎药鼎,是否储存于包裹,是∥否?”

陈白起蓦然看到系统的一行提示,她愣了一下当即面上一喜,原来系统包裹真的可以存储现实中的物品。

但是众目睽睽之下,这药鼎突然凭空消失,她要怎么解释?!

于是陈白起按捺住雀雀欲试的冲动,遗憾地选择了“否”。

然后她又想起了自己先前按受的系统任务,兴奋地想赶紧查看结果,这时只见陈叔一脸复杂阴沉地走了过来,朝她喊了一声“女郎”后,眼睛泛红道:“女郎,我居陈家数年,不曾教予你那诗经、剑舞,你何以懂得?”

听出他言辞中的质问逼迫,陈白起收敛起方才兴奋的情绪,微微斜睨着他,语气是不遑多让的骄横:“陈叔,娇娘尊你一声叔,乃因你是士族之后,乃因你教导过娇娘,可你当真担当得起这个叔字?”

不待陈叔闻言须发抖动,似心虚又似愤怒,陈白起嘴角含笑道:“赵军已走,接下来的事宜陈叔你安排一下,我们尽快启程返楚。”

语讫,不顾陈叔愈发阴沉张牙舞爪的神色,她径直朝帐篷走去,心中冷酷。

这个陈叔留在陈氏迟早会出问题,但他是她的长辈,是父亲的食客,她是没有权利插手处置,唯有回去后……再寻机解决。

现今还是解决她的问题,由于她太沉浸在完成系统任务的奖励当中,所以在与抱琴而下并朝她走来的姬韫直接错身而过后,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姬韫顿了一下,转身沉默看着她闲雅超逸的背影,脑中不期然浮现一双猩红、充满恨意与绝望爱欲的眼睛,但转瞬又被一双澄清而神彩奕奕的眼睛代替。

同样一双眼,不过隔了二日,却变幻得如此不同。

“郎君,你方才为何要帮此妇,还有这些草药,枉费你天末亮便不辞辛苦在这片荒夷之地寻来,她却不识好歹……”姬韫身后侧,一名劲瘦剑士手中气愤填膺地捧着一布囊,内里鼓起蓬松,袋口露出一截植物根端。

姬韫取过布囊,声似悠远的风一样轻渺:“布,我很愧疚……”

剑士布看着郎君那君子如玉的俊美侧脸,想起了已逝温婉良善的夫人,与夫人最后临死前的嘱托,他嘴里苦涩,嗫嗫言:“郎君,此事不怨……”

“但我却不悔。”姬韫打断他,儒家讲求仁爱、包容,但他却不能因此不辨是非,丧失了道德伦理,哪怕再次重来,他仍会拒绝。

但拒绝有很多种,他愧疚的是他一直选择了一种最差最坏的态度,今日采药回营地,他远远看到了陈三与赵军的对峙,她冷静、从容,比起陈叔这个成年拥有见识的士人更成熟、聪慧而骨气。

那是他第一次发现,她并非如他所想那般不可救药,关键时刻,她亦有跟陈淑(陈三已逝的姐姐)一样的耀眼夺目,果然陈氏百年门阀血统的傲骨是无法抹灭的。

或许在他面前的陈娇娘是被逼得面目全非了,她恶毒、她不学无术、她面目可憎,皆因他不留情面的拒绝跟冷漠躲避,或许……他可以选择另一种温和方式,慢慢教导,劝诫,让她能够知图迷返。

儒家常言,有教无类,如今想来,他确也不该永远以一种狭隘有色的眼光看待她的,更何况,她始终是陈淑的嫡妹,是她临死仍旧念念相护之人。

布一愣,颇有些纠结地看着他:“……那郎君欲何?”

“回吧。”他瞥了一眼朝他走来的陈叔,不再停留转身朝自己的帐篷走去,将手中布囊交给布:“等巨回来,你便将它交给他,若她不肯喝,便让他……多少劝着点吧。”

陈叔见姬韫对他视而不见的躲避行为,整个人僵在当场,盯着他的背影,还有陈白起,简直将一张斯文普通的脸气得快要扭曲变形了。

贱妇!姬姓小儿!尔等等着,待吾返楚,必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

那厢,眼睛亮闪闪的陈白起一回到帐篷,便急不可耐十分小心谨慎地紧闭上布帘,并查看了一下四周有无人窥探后,方坐落床上开始查看系统。

系统继“人物属性”“技能”又多了一个“任务”的功能,她连忙点开“任务”,里面发布着先前进行的任务。

任务名称:劝退赵军

任务描述:赵军来势汹汹,是为不善,请解救陈氏商队顺利离开。

任务奖励:经验+20

任务下方有一个表示“完成”的绿色标示,下方还有一行蝇头小字跟一个选框——可选择由系统自动领取任务奖励。

舔了舔有些发烫的唇,作为第一次完成任务的小菜鸟,陈白起无疑是期待跟激动的。

她赶紧确认交付任务后,考虑了一下,还是将由系统自动领取任务奖励一项勾选上,这样下次任务完成后,便不用这么麻烦进入系统交付了。

任务一交付后,她便感觉体内像被一股奇异的温柔暖流冲刷而过,浑身上下舒爽得连毛细孔都张了开来。

系统:恭喜,人物达到一级,“人际关系”功能开启。

陈白起浑身抖了抖,从刚才的舒爽劲儿中回过神来后,就听到系统的提示,她立即查看了一下升级后的人物属性。

职业:谋士

姓名:陈娇娘(楚)

等级:1(经验10/40)

种族:人类(麒麟血统开启4%)

属性:生命力60(60);武力20(20);智力48(48);体力89(89);

技能属性点:1

静小区停电了,刚刚才来电啊,所以更新晚鸟,姆好意思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