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主公,我好像摊上大事了/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升级她的属性都有小幅的上涨,全部属性点都满了,并且最惊喜的是消灭了身体的全部负面影响!

她瞬间感觉自己的精气神也都飙满,先前的气虚、胸闷、晕昏脑重等症状全都消失,她整个人达到了目前人物的最佳状态。

升级带来的好处简直令陈白起喜出望外,她赶紧摸了摸额头上的伤,明显已经不痛了,指腹压着的位置硬硬地凹凸不平,带着结痂的触感,而那一只瞎眼依旧瞎着。

看来即便是升级满血,外伤的部位也并不会消失痊愈,这样一来也好,至少下次在人前升级不会太惊世骇俗。

接着,她看到“技能”项有一个叹号,一查看,也有了变化。

【声惑】

等级:初始(熟练度1/12)

属性:诡系

目标:已身

技能描述:一定机率提升语言魅力、渲染力。

初始熟练度已成功达成一次,是不是接下来只需再使用十一次就能够升级了?陈白起猜测。

经过这一次亲身使用,陈白起对“声惑”有了更深的了解,它并非使用就能够呈现出蛊惑的效果,而必须是触碰到某种特发性条件才能够成功使用出来。

比如当她开始对戚将军谏议,还有唱诗经关雎时,声惑才施展成功,这时她才明白什么叫“一定机率”。

在声惑下端延伸,她看到系统刷新了三种技能类型,分别是——攻击性、防御性、特殊性,而这三种类型的技能则通通隐蔽着,暂时无法查看,估计是等级不够。

想起刚才升级多出了一个技能属性点,是不是用来提升这里技能的?

不等陈白起询问系统,她眼见又出现一行系统提示语。

系统:恭喜你初次升级成功,系统赠送福袋礼包一份。

系统:恭喜你初级使用技能‘声惑’,系统赠送小型生命药剂一瓶、体力药剂一瓶。

系统:恭喜你初次完成系统任务,系统赠送劣质的玉佩一枚。

看到不仅升了一级,还同时得到这么多的系统赠送,陈白起杏眸弯弯,笑得快合不拢嘴了。

系统赠送的物品都放在包裹里,她第一时间就奔那金光闪闪的福袋礼包,却悲剧地发现必须人物五级后才能够打开,于是她只好转战系统赠送的玉佩,一查看。

『劣质的玉佩』

属性:生命力+15。

她看了看这劣质玉佩没有等级限制,普通模样的双鱼造型,碧绿无光,的确符合劣质玉佩的称号,但她不嫌弃,立即将它取出别在腰上,于是当前她的属性变成了——

职业:谋士

姓名:陈娇娘(楚)

等级:1(经验10/40)

种族:人类(麒麟血统开启4%)

属性:生命力60+15(60);武力20(20);智力48(48);体力89(89);

技能属性点:1

看着生命力从原来那巍巍颤颤的濒危蹿上到如今的数据,陈白起十分严肃猜测,以往被人砍一刀就挂的命,如今起码也得砍上两刀才行!

系统:LOADING……【人际关系】功能已成功开启。

系统:戚冉对你好感+5

系统:神秘人对你好感度+15

系统:姬韫对你好感度+5

陈白起懵然,什么时候就刷出这么一大串人的好感度了?

陈白起看到“人际关系”上的叹号,刚准备查看究竟时,却因系统接下来发布的一条消息而如遭雷殆,呆滞当场。

系统:姒三公子对你的好感度+10

陈白起将手中九黎药鼎如烫火一样扔进了包裹,接着如风一样掀开帐篷布帘,她僵立在帐篷外,跟见鬼一样地瞪着那一堆越国战犯奴隶。

越国世子竟真的混在她的商队当中?!

这一次他们从赵国人手中购买了三十二个奴隶,其中有落魄士人、手工技艺、健壮的佃户……当然,这些都不是越国的精英,而是一群被赵国淘汰后出售的劣质品,那么问题来了……在这么一群落魄奴隶中,究竟谁才是这见鬼的姒三公子呢?!

不——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必须尽快解决。

陈白起刚有水色的脸瞬间变白,前一刻雀跃颀喜的心瞬间坠入低谷,她捏着拳头,头皮发麻,浑身一阵鸡皮疙瘩颤悚升起,她知道,她这一次惹了一个天大的祸了!

“陈叔,立刻拔营出发——”

她徒然沉冷的声音因为情绪的起伏不定,而显得冷厉尖锐。

陈叔正在两名奴仆清点牛车上押运的货物,听到陈白起这朝令夕改的话,满脸不耐跟厌恶,他蓦然回头,正准备质问反驳时,却看到了她那一张阴沉似要滴水的面容,与一双阴翳不容拒绝的眼眸。

陈叔不禁浑身一颤,哑然失声。

这时,巨高大的身躯扛着一个冒着雾汽的麻布袋,浑身湿淋淋健步如飞地跑来。

当他看到陈白起站在帐篷外时,眼睛瞪大,惊愕万分。

“女……女郎?!”

当巨刚一靠近陈白起,她便从他身上感觉到一阵舒适的凉爽之意,连一向燥热的风,都仿佛被沁入了一丝抚慰的清爽,令她方才急切躁乱的心,也因此沉静了不少。

她转眸横睐:“你扛着什么回来?”

巨直挺挺地站在陈白起身侧,像一头黑熊一样将她笼罩在阴影当中,他低头看着陈白起如今完全跟正常人一样行动,一时脑子打结根本没有回过神来。

但身体却早就形成条件反射,听见她的询问便躬身半膝跪下,将肩上的布包放在地面再打开绑结绳索,里面却原来是零零碎碎的晶透冰块,但因为天气炎热,里面的冰块都融化了不少,盛满了一袋子冰水。

她瞥了一眼浑身上下湿透了的巨,陈白起倏地抿唇不语。

“你这一天跑出去就是为了挖冰解凉?”

巨没有听出她声音中的低压情绪,他摊平一块衣角,将冰坨一小块一小块从水中捞出来,捧起陈白起眼前。

“大姑爷说戈壁天气炎热,女郎的伤口不处理会产生热毒……冰能够降温,可惜只剩这么一点了。”

他依旧面摊着,语气依旧平板无波,但在陈白起的眼中,他就像一条低落的大湿狗,耳尾垂下,正可怜巴巴地怜求主人的宽恕。

听了巨的话,陈白起一愣,怒火就像被这冰水一泼,完全地熄灭了。

她顿时有些苦笑不得——这傻子,这荒漠戈壁只有冰峪峡谷的狭缝藏有极地冰榍,据她猜测,来回冰峪一趟至少几千公里,要在入夜前赶回,必须奔力载跑,他来回奔波劳碌就是为了帮她弄来这么一小袋几乎快融化完了的冰块!

她长叹一声,她现在终于知道忠诚度90是个什么样的概念了!

毕竟是他的心意,陈白起捻起一块冰,舌尖一缠,便含进了嘴里,那冰凉的感受一下溢满口腔,连头脑都清醒了几分,她见巨盯着她,目光呆呆地,勾嘴一笑,也捻了一块,挤开他厚肥的嘴唇,塞进他嘴里。

“我已经没事了,剩下的冰……拿去分了吧。”没有冰箱冰也储存不了,与其浪费不如让大家都清凉一下。

巨被突出其来的冰冷得不适地抖了抖,他脸皮抽动,想起刚才这块冰是女郎亲自喂进他嘴里的,似乎不经意见他的嘴还触碰到过她的手指,又香又软……轰!巨黑黝黝的脸爆红了,耳根火辣辣地烫着。

他垂下头,两眼泛红,一大把一大把地抓起兜里的冰,便咔嚓咔嚓地塞进嘴里使劲嚼着,直到将全部的冰块都嚼完吐了,他都没有敢抬起头来。

陈白起见此嘴角抽搐一下,他就这么不乐意将冰分出去啊,宁愿忍受着腮帮子被冰僵的痛楚,也要全部送入自己腹中?

“你说要立即启程,是出了什么事吗?”

姬韫与布从帐篷中走了出来,夕阳已落尽最后一丝霞光,除了远处天空带着一种渺渺的白色,天地已被宁静的夜色笼罩,按以往作息规律,此时的奴仆已开始围拢篝火,准备煮糜用食后歇息了。

但今夜却寂静无声,都沉浸在一片茫然与惶惶不安当中。

姬韫是被陈叔请出来制止陈娇娘这冒夜赶路的危险行为的,但姬韫向来不喜欢不问原由便苛责定罪,是以他的语气仍旧是温和善意的。

陈白起在夜色降临那一瞬间,便感觉只剩一只眼的视线更狭窄了,她嘘眯着眼睛,辨认好姬韫的位置后,深吸一口气,便用一种幽幽的语气道:“若我等明日入夜前赶不回楚国……那我等必丧命于越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