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主公,我的勇士忒凶猛/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了?!”陈贾慌忙从牛车另一头车厢探出脑袋,定睛一看,脸色便刹时变成了灰色,他哆嗦着嘴唇,心神溃散:“是、是赵军……”

重峦叠阳似血,霞光倾斜万丈,气势汹猛的赵军铁蹄疯狂地从天而降,狰狞的风追着人,如狼似虎,风和人联合起来追赶着前方旷野那疲惫不堪轱辘转动的牛车。

与疾驰犹如一叶快艇的赵国军骑相比,那因勉强加速而抖震得快要散架的牛车就像暴风雨之中一片可怜的小纸,被蹂躏吹打得岌岌可危。

“快、快加速——楚国已近在咫尺,我等万万不可再被赵军掳回赵国!”陈贾脸上唬得改了样子,惊惧得像疯子一样尖叫嘶喊。

车板上的奴仆见赵军去而复返,心中自然大骇惊悸,特别见其来势不善,更不敢耽搁,他们嫌牛车速慢便全部弃走,开始奋力朝平陵城门奔去。

“赵军快赶上来了,他们的速度远快于我等,必能在入城前拦下,该怎么设法阻一阻呢。”姬韫在颠簸的车厢中稳住身形,紧声道。

“对!对!敢阻一阻,就派那群贱民奴隶上前当人墙,我等必然能够安然归国!”陈贾一怔,他双手紧攥着窗椽,像在梦中被惊醒似地,目光带着洪亮骇人。

姬韫闻言清冷地看了陈贾一眼,语气甚重:“谬论!陈贾,你当你挥霍的是什么,那是一条条人命!”

“不然如何,难道那群越国贱奴还能与我等良家子相提并论?”陈贾涨红了脸,怒急咆哮。

姬韫冷默不语,道不同不相为谋,却是不愿再与其争辩。

陈白起身姿娇小单薄,在摇晃动荡的车厢内只能依靠着巨高大身躯将其锢护着胸前,不然早东撞西跌地滚出车厢了。

她撩开车帘,看着早先那群“奄奄一息”的越国奴隶此时却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抡着拳头提着铁链哐当哐当早已赶超过他们的牛车厢,远远领头逃跑。

车厢四周只剩零碎十几个陈氏奴仆并未弃主独自逃亡,但皆面色急切慌惶,像失了魂一样发痴地奔跑,这个时候哪怕他们吼得声嘶力竭,恐怕他们也听不进了。

“陈叔,别争了,你看。”陈白起道。

陈贾疑惑地顺着陈白起的视线看去,在看到越国奴隶这背主弃义的行为,顿时眦目大怒:“这群狗杂种!”

“女郎,巨可一试。”巨拢了拢双臂,将陈白起环紧于怀,他瞥了一眼后方步步紧逼的赵军,沉声请命道。

陈白起一愣,抬头盯注于他那如石般雕刻般黑硬的面目,脱声道:“他们人多势众,你一人……”

“唯女郎安危,巨定倾尽全力。”巨双目专注回视于她,斩钉截铁道。

他勉强自己松开双臂小心地将她放下,待她坐稳后,面似寒刃开锋,一把掀开车帘像火炎喷发的炮弹一样风气凛然冲出了牛车。

陈白起颦眉盯着车帘被风骤然掀飞再缓缓落下,一时心中像被什么堵住一样,久久不语。

这时姬韫温言出声道:“布,你且助巨一臂之力。”

“诺。”

布执剑面无表情地颔首抱拳,几步蹐跳亦是一冲而下。

陈白起抿紧双唇,白潋小脸沉凝着不安,终于她倏地抬眼,喊停了牛车,对陈贾道:“陈叔,你且带着所有人先入城,赵军去而复返,我必须探个究竟方能心安。”

陈贾唯恐被赵军追到,此时哪还管陈白起在说些什么,他满脸不耐敷衍地拱了拱手,虚伪冷讽道:“既然女郎义勇无双,贾自当遵命,望女郎能再次鬼神庇佑,平安归来。”

陈白起懒得理会他这小人之语,却不料她刚下车,姬韫亦随之一道下了车,陈贾见此顿时气结,他阴晦又不理解地瞟了他一眼,便急冲冲使唤车夫,不管不顾地驾车归去。

系统:姬韫对你好感度+5

陈白起莫名瞟了一眼姬韫,她又戳中他什么G点,怎么莫名其妙又对她增加好感度了?

“你下车做什么?”陈白起眉头紧皱不解地问道。

“你乃女儿身,敌袭且临危不逃,我岂能怯懦离去。”姬韫避开她的眼睛,慢吞吞道。

“迂腐!”陈白起简直快被他这狗屁不通的理由给逗乐了。

姬韫听了她的评语,一时愕然,便有些苦笑不得。

陈白起心跳如擂,她一个生存在和平年代下的文人,乍遇此事真的无法安然若素,但慌乱是不能成事的,读过那么多战事名著历典,她即便没有一步思百步的深谋远虑,却多少有一些应对急囊。

她深呼吸几息后,令自己稍作冷静后,便将视线投向不远处的赵军方向。

赵军此次匆忙派了约二十几名轻装的甲胄剑士,兵威冲绝漠,杀气凌穹苍,他们二十几人横列一线,俯冲而近。

如此近距离地感受远古兵甲带来的铮铮杀气,她只觉一阵寒意从心中而起。

像是生活在和平年代,哪怕是一个歹徒随便举起一把小刀威胁,都能够唬得别人手脚发软,更何况是如今几十名训练有素、手执青铜寒刃,杀人如翦草的剑客。

这便是杀戮为耕作,白骨黄沙田战国时代啊……陈白起如今除了感受古文明历史的叱诧豪气与峥嵘奋发,亦慢慢地感受到了它的残忍与现实。

“我会活下去的……”陈白起目光虚无像梦呓一样轻轻喃道。

那厢巨浑身肌键彭隆鼓起,双目瞪圆,他仰头长吼一声,声似雷霆滚滚,脚尖踏沙,那高大魁梧似塔的身躯便冲进了赵军马堆之中,他抡拳如婴儿脑袋大小,一拳便击偏了一赵军剑客的马头,它惨叫嘶鸣了一声,马蹄打滑仰倒,上面骑乘的剑士脸色大变,身子就被甩摔倒地。

一声令人牙酸的“咔嚓”声,剑士身体呈现一个曲折不正常的姿势,又被仰摔的马身整个砸压后,他噗地喷出一口血,目眦口裂,死得不能再死了。

秒、秒杀啊!这拳头……力量也太猛了吧!陈白起看得目瞪口呆。

这时系统突然闪过一行庆贺的撒花提示。

系统:力拔山兮气盖世,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恭喜,你的荫户巨大巧若拙,自行灵悟开创了技能“重拳”秘籍。

系统:你得到一本“重拳”秘籍。

哎?!巨竟然在战斗之中自行领悟了一项技能了?!

这里提一下,巨跟陈白起是主仆关系,仆所得的全部财物皆归主所有,所以这本秘籍虽然是巨自行领悟所知,却归了陈白起所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