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主公,惊心动魄的追击/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系统:恭喜,人物达到2级。

系统:恭喜,人物达到3级。

……

系统:恭喜,人物达到5级,达到“初窥门径”的称号,获得橙色幸运大转盘抽奖劵×1,福袋礼包×1。

系统:恭喜,人物达到5级,级别已可开启辅助技能“阵法”、“版块地图”、“战国文明”。

眼睛已被疯狂刷屏的系统萌翻了,陈白起惊愕呆滞了半晌,然后“啊”地一下便转身兴奋地抱住了姐夫。

她双臂软缠于他韧细的腰肢,将脑袋像毛绒球一样他的颈肩处使劲地蹭啊蹭啊,像无尾熊一样扒拉在他身上咯咯咯地笑着。

姬韫浑身一僵,像触电一样微不可见地颤抖了一下,他双手下意识地抻开,避免与她肌肤相碰:“娇娘,你怎么了?”

他耳根泛红,语气分明已有羞恼之意,但因上一次他推攘的动作令她摔得头破血流,至此他心中便有了一道阴影,只当她是易碎脆弱的玉器,不敢再随意动手了。

“我们赢了赵国剑客,我很高兴!”

陈白起自然不能跟姬韫倾诉系统的事情,于是便随便编了一个借口,她抬起一张笑得红扑扑的娇容,她眼睛在发亮,像一颗颗璀璨的钻石散落在黑夜之中,伊人婉立娇笑,宛如艳阳普照。

以前她在M国BrincetonsUniversity的时候,热情的M国人每当遇到高兴或激动的时候便会与友人、同学来个相拥吻脸,感染传播着彼此的快乐,久而久之,她也渐渐习惯了这个动作。

姬韫闻言怔忡了一下,但这个理由倒是令他脸色缓和了几分。

她习惯,可姬韫却只觉尴尬又别扭。

他拍了拍她的肩臂,避开与仰面的她呼吸交错,便开始板起脸一本正经地教育道:“娇娘,女儿家该是端庄有礼、遇危不乱,以后在外人面前切不可如此不知体统!”

“但姐夫不是外人啊。”

陈白起很自然地顺口接过,但见姬韫掉转头面色不善地看着她,却还是咧了咧嘴角“端庄”地松开了他。

嗳,她怎么忘了她的这个灵魂年下的“姐夫”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孔老夫子贯彻者啊!

不过,她什么都没有做,却一眨眼就升到5级,这种天上掉馅儿饼的事,简直不要太幸福!陈白起笑眸弯弯,抑不住地面染桃粉暗喜窃笑。

姬韫见她当真是欢喜,亦忍不住摇头轻然笑了一下。

果然还是一个喜乐于颜的孩子啊……

就在他们都以为危机终于解除之际,这时,如平地一声雷,平静的大地再一次像被踏碎了一样震动起来,只见在那山峦叠起、天地相接之处,一支黑漫如潮水般的部队整齐划一寒光照铁人奔腾而来。

旌旗猎猎,战蹄雷鸣,虎狼之师,这明显是一支赵军的正规部队,其数量粗略估计绝不亚于五百人。

这时脑海中“叮”了一声,陈白起心中一紧,只见系统在这时发布了新的任务:赵国猛将戚冉携军杀意腾腾来者不善,限时十分钟内带着你的临时队友一道入城,接受‖拒绝?

戚冉竟不惜千里追凶亲自赶来了?!

陈白起方才面上的喜色一扫而光,她立即查看了任务列表。

任务名称:整队撤退(可自行修改)

任务描述:赵国猛将戚冉携军杀意腾腾来者不善,限时十分钟内带着你的临时队友一道入城。

任务奖励:经验值+400,可选职业的白色套装一身。

这奖励看起来不俗啊,除了经验之外,还多了一套白色装备服,陈白起赶紧接受了!

系统:你已成功接下任务,奔跑吧,谋士!10分钟限时倒计时开始——9:59、9:58……

明显现在的情势已不允许她再浪费时间查看系统了,想到两次系统赠送的福袋礼包都金光闪闪地还原封不动地锁在包裹内,她便有一种拜堂后偏在准备洞房花烛的时刻被人拽去打仗一样的憋闷感。

为毛危机总是这样一波一波地赶来,就连让她扑倒“新郎”来一发的时间都不给她,是想活活憋死她的节奏吗!

“巨——快!”

陈白起一把拽住姬韫,便开始奋力奔跑起来。

风呼呼刮耳面,她这副久经娇养的弱质身体根本承受不了这种亡命奔跑,她感到她的体力正在急速下降,呼吸越来越急促,胸腔也开始闷痛起来。

明显巨也看到赵国的正规狼虎之军赶来了,这可不是先前那一群从赵国被临时招徕的普通剑客,光凭他一人之力只能是螳臂当车。

他面无表情却脚步如飞地跑到陈白起身侧,见她跑得双腿打软,两眼发黑,东倒西歪地明显快要累厥过去了。

于是巨俯弯下身一个公主抱抄起陈白起便抱在怀中,陈白起已累得脑袋缺氧,脑袋因巨的奔跑而无力地左耷右晃,根本就没回过神来,娇小柔绵的她窝在巨的怀中,就像一个孩子一样。

巨只管他家女郎,被抛到一旁的姬韫虽看似文弱书生一样单薄,但体力跟耐力却出奇的好,他跟在巨跟布身侧奔行之间,眉目沉寂却不见任何狼狈,走行如飞,袍似渺渺烟波渚渚风,倒比习武的两人都行动流水。

终于,四人一番拼命奔跑,终于赶在赵军围截之前进城了,听到城外那恐怖如波涛海啸般淹没而来的军队马蹄声,城墙上的平陵士卒被惊动后,醉熏熏地接一连二跑了出来。

他们嘘着朦胧醉眼,待看清是赵军结队而至时都瞪大眼睛,惊惧交错,醉意乍醒后,连忙朝空中放预警的空响炮,并尖声切切吆喝底下的人关闭城门。

而陈白起终于缓了过气后,便攀过巨的肩膀,下巴顶靠着他的肩,看向离城外十里开外的地方,或许已知阻拦不及了,那黑森蕴含着凛杀之意的赵军蹄落嘎然而止,齐整地停了下来。

装甲着轻铠的马匹分出一条道来,一人横若无人般策马而至,一袭威严精良的银铠,一脸胡子拉杂的脸已剔刮干净,肤黑而眉浓,方脸鹰鼻,虎背熊腰,长相虽不英俊精致,却是一张野性粗旷男性十足的面庞。

空气似乎凝固了,狂怒中的将军的气场强大得让人无法喘息,令人毫不怀疑这个男人是一头钢铁与鲜血中灌铸而成的猛兽。

此人,正是戚冉!

血红的晚霞正在渐渐消退,陈白起与戚冉双方就这样准备无误地接对上视线,像两头猛虎凝视对峙着,既没有任何一方撤退,也没有任何一方冲杀,但谁也不能先前脱离战场。

城外黄土荒野之上千的士卒像一头蓄势待发的黑蟒兽盘尾不动,而城内那些慌乱攀上城墙的楚国平陵兵卒则恐惧地打着摆子,搞不清赵军突然大军临城的意图,仅屏息着瞪大眼睛,专注着赵军的一举一动。

戚冉面容覆了一层寒意,远远地看着陈白起,视线仿佛穿过遥远的距离,死死地刀瞪着她虚假的面目。

“陈——三——!”他一字一顿地喊着她的名字。

“戚某生平乃第一次遭一女儿戏耍至此!尔狡诈欺滑,愧担公子赏识之福份,今日戚某再次令尔逃脱而去,但事不过三,吾戚、冉——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善、罢、甘、休——”

赵军将他的话重复了一遍,人有一口,千人众口齐声而震,将每一个字都咬吐得清晰贯耳,沸反盈天,如震耳发聩的雷霆一样撕裂了风、掀翻了黄尘飞扬,似空气都染了血气般滚滚袭来。

这场面何其令人惊骇,面对上千血染屠夫的杀气腾腾,像一个拔地参天的巨人,即使是一名威武雄将亦会心颤胆寒,更何况他们针对的是一名身骨孱弱尚未及笄的楚楚少女。

城墙上的楚国兵卒早被唬骇得肝胆俱裂,惨叫一声,皆似鹌鹑般抱头趴地,瑟瑟发颤着。

陈白起面色徒然一白,但死死咬住柔唇,努力稳住背脊不被压垮的凌寒傲骨,黑眸煁煁,似黑暗中有一团红火正愈烧愈烈。

系统:戚冉对你愤怒值+80

系统:戚冉对你好感度—40

一下就刷出这么多的愤怒值跟负好感,不就是带走了一个越国姒三,戚将军你要不要对我那么仇大苦深啊!

终于,厚沉笨重的城门的最后一条缝隙亦闭合上了,亦隔绝了城外那令陈白起头皮发麻的黑沉眼睛跟震怒声音。

陈白起疲倦地阖上眼,放松下身子软软地依偎在巨身上,但下一秒却觉得心脏像是被什么狠狠攥紧,眼前一黑,转瞬便被拖入黑暗之中了。

“女郎!”

“娇娘——”

嗳,雪球越滚越大,女主跟戚冉已不能善了了。

(感谢大伙对静首推的支持,还有送花送钻来祝福新文的妞们,更特别鸣谢我家宝贝送出的花都能绕地球一圈了,无以为报,静今天就多更一些字,并早更一点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