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主公,眼瞎的人伤不起/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疑惑地“嗯”了一声,从包裹内找到那张“橙色幸运大转盘奖券”并选择使用。

这时,她所站的位置徒然拔地而起,升直数十米,底下混沌深渊的紫色雾霭则拔云散开,虚无深底轰隆隆地升起一座庞大而充满力量感的黑褐色石基,石基内拢共有低、中、高三层比嶙叠上的巨型石墩,三圈外宽内窄高低不一的四方立体石墩排列整齐,从高俯视而下,恰好组合出一个大型的转盘模样。

石墩上方有空无一物,但大部分都摆放着一个宝箱,而每一个宝箱上萦罩的光芒颜色不一,有绿、有紫、有橙,还有极少的一部分红,其中橙色居多。

这系统还真是够炫酷!连弄个大转盘搞得都是跟别人不一样的辉煌宏伟!

智能系统道:“道具、装备、武器、甚至秘籍基本都是以灰色,白色,绿色,蓝色,紫色,橙色,还有一种特殊红几种颜色来区分品级,你这次得到的是一张橙色幸运转盘奖劵,所以转盘内的奖励物品以橙色为主。”

陈白起呆愣地眨了眨眼:“让我先理一理哈,灰、白、绿、蓝、紫——橙?!”她惊愕地拔高声量,脑子瞬间像醍醐灌顶一样清醒无比,她用一种灼热融化的眼神瞅着转盘内的奖励物品,小脸娇嫩晕红,用一种作梦的语气道:“那是不是表示……我可能会幸运地获得一套极品装备啊?”

智能系统默了一下,才冷冰冰道:“你很幸运,这一次大转盘随机刷出的奖励物品都是绿品以上,因为你是第一次使用,所以我额外将你的成功率提升为百分之一百,但转盘的宝箱奖励包含的种类很多,具体抽取出什么就看你自己的运气了。”

系统:“确认要使用橙色幸运大转盘奖券,是/否?”

“是!”

一确认后,空气中虚化出一枚比她脑袋还大的色子,它悬在空中然后浮到陈白起面前,她试探性地伸手接过,却发现它不如想象中一样笨重,反而很轻,像一团轻软的绵花一样。

“扔掷三次。”智能系统道。

陈白起闻言照做,随着她三次扔掷后,底下的特殊大转盘开始了转动,那速度产生的虚影肉眼难遍,但陈白起的目光依旧跟个陀螺似的跟着转啊转啊,一直等到它终于慢了下来时,她整颗心都提了起来,十分紧张又期待。

像倒计时最后几秒,它慢悠悠地停顿了下来,先是高外层无动静……中层无动静……最后,最低内层的某一格石墩动了动,陈白起的心“噗通”漏跳了一拍,眼巴巴地盯着它独自傲然升了上来。

待看清楚宝箱萦罩的颜色后,陈白起一扫先前的担忧紧张,顿时乐得面似桃花,心花怒放啊。

系统界面满世界撒花庆贺:恭喜你转动橙色幸运大转盘,获得橙色秘籍一本。

秘籍——?陈白起顿了一下,宝箱自动打开飘浮过来的一本被橙色符咒封印的秘籍……她掀开长睫,杏眸黑亮透澈,伸手在接过秘籍时,心像被某种痒意狠狠挠了一下,她抑不住笑了起来,却是比先前更加的眉飞色舞。

不是她以为的橙色装备也不打紧啊,因为橙色秘籍才是她更加需要的!终于可以不用再偷偷羡慕嫉妒巨那本重拳秘籍了,等她习了秘籍之后,她也将对保护那掉节操的20%血量更有信心了!

系统:你确认学习【太素脉诀】秘籍,是/否?

“是。”

秘籍刚触碰到她手心时,便化成万千橙金色光束直接钻入她的身体内,而她脑中便立刻浮现出这本橙色秘籍的资料。

心法【太素脉诀】

夺天地之精华,固本培元之术。

心法要义:穴位,人体“精气神”的开关,人体总计有七百二十个穴位,人体周身约有五十二个单穴,三百零九个双穴、五十个经外奇穴,腧穴,神气之所游行出入也,非皮肉筋骨也,且分布于人体各部位的能量中枢,以太素脉诀每开一道穴,便可引神气淬体炼魄。

太系脉诀共有十二章正经图谱与八章奇经图谱,其心法系统共分为五个方面,分别是铜墙、铁壁、内力、气海、丹田,而五项真气相辅相成,专注于培养长久自可寒暑不侵,千斤神力,避谷不饥,延年不老。

天赋特殊效果:十二章正经图谱与八章奇经图谱,任打通一条经脉便可开启心法天赋一层。

注:习得此功,初发之时若有若无,绵如云霞,然而蓄劲极韧,到后来铺天盖地,势不可当。

得到这本太素脉诀心法的资料后,陈白起只需一感应,那二十章图谱便应感而依次浮现在脑海之中,但显现图象的暂时只有第一章“手太阴肺经”图谱。

第一章图谱内画着一个男子的身体结构图,他的五腑六脏皆清晰画出,双臂摊开,一只手臂外侧标注着各种穴位名称,这些穴位点被一根红色的线连接起来,便是第一章要开穴的“手太阴肺经”。

所以说,要练这太素脉诀心法首先还得先认准这身体各位置的穴位!

说起来要将人体封闭的穴位开穴引气,光是听就感觉很难办到,但这本心法却是少有的可以淬体炼魄,令她目前这残破病弱的身躯得以重塑新生,光这一点就能够让陈白起撇开其它的问题,对这太素脉诀顿时爱不释手了起来。

“时间已到,你该醒了。”智能系统道。

醒?什么意思?还没有从得到极品秘籍的惊喜中缓过神来,她茫然着一张脸便在系统界面的化成万千光点消失了。

陈白起猛地一睁眼,便知道自己回到现实中了,但却发现眼前是一片漆黑,四周在晃动着缓慢移动,只隐约感受到一些物体存在的模糊轮廓……

“女郎,你醒了?”巨的声音在她睁眼的同时低沉响起。

“巨……?”

她嗓音嘶哑,气不继力,这是身体极度疲乏后缺水造成的。

巨在黑暗中取过一个竹筒喂给她一些水喝,她先是小口呡了几下,便按住他的手,努力辨认着他的脸,问道:“我们……在牛车上?”

她有一只眼睛瞎了,另一只眼稍弱一点的光亮,都会令她犹如睁眼瞎一样。

“嗯。”

巨将将竹筒放下,便一直盯着她看不说话。

他一向沉默寡言,陈白起亦不在意,她嘘起双眸,又仔细辨了辨四周,宽阔的牛车车厢两扇帘子被放下,厢内光线更加幽暗,对别言而言习惯后便能够看清大体轮廓,但她却什么都看不到。

“姐夫陈叔他们,是不是不在车内?”她道。

巨一怔,蹲跪下来,双臂一搂将陈白起扶起坐稳。

他盯近她的眼睛,声音毫无起伏:“……陈叔下车了,大姑爷在车上睡着了。”

陈白起闻言不疑有它,下意识朝黑暗处瞥了一眼:“他睡了啊,那便别吵着他了,我们还有多久才到陈家堡?”

然而巨听了她的话,却整个人猛然一震,呼吸像破风箱一样粗重,连抱着她的手臂都在发抖。

“怎么了?”陈白起扶住他的手臂,她感受到他好像不对劲,可哪里不对劲她一时也察觉不到。

巨突然一把将她拉过便紧紧地抱住:“女……女郎,你……你的眼睛——你的眼睛——”他那深沉粗厚的声音像一头受伤的野兽一样低嚎着,像是害怕会吓着她,又带着一种压抑过后的咆哮,俨然已哽咽破碎。

“你的眼睛啊——!”

陈白起表情凝固在了脸上,这才明白,他刚才的异常是因为发现她的眼睛出问题了。

刚才他说姬韫在车厢中睡着了,事实上到现在姬韫都没有出声,这说明他根本就不在车内,车中只有他跟她。

陈白起明白过来后有些哭笑不得,她温声道:“……没事,虽然夜里不太方便,但这几日我已习惯……”

“……已有几日?!”巨推开她,声音低沉而危险,带着一种阴沉可怖。

一推算她眼疾发生的前后时间,便已知这祸首是谁。

“巨,你冷静点!”

巨轻柔坚决地将陈白起放好,便像一团复仇的暴风雪卷出了牛车,陈白起愣了愣,一时不知作何反应。

不一会儿,她便听到外面传来各种的惊喊声、嘈杂声,打斗声……她蹙紧双眉,立即摸索车桓爬出牛车,却因不慎踩滑一步,“啊”了一声便摔跌落地面。

这时,外面的全部声音一下嘎然而止,四周一片寂静。

她动了动手想要爬起来,却却听到一道很轻、很轻的脚步声,沉重地停在她的面前,那像是被风一吹便会碎的温润清雅嗓音,在她的头顶沙哑而痛苦地响起。

“娇娘……你的眼睛当真如巨所言……已不可视?”

今日静的首推已通过,感谢妞们的支持,静无以为报,唯有多更字数报答了,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