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主公,我若要便要全部/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抬头,一双柔敛水杏双眸在夜色中,似被月辉覆了一层雾意朦胧,白日的水亮减褪,却显得那样无辜而干净。

“不是那样的……”

姬韫覆下身,大片阴影落下,山风阵阵,竹木萧萧,他一段带着荷香的青衫拂动,微凉的指尖便像夏夜透澈的雨水,带起一丝涟漪轻轻抚过她温热的眼角,引来陈白起一颤。

“眼睛……不可视,究竟然否?”

此时陈氏商队已行径直田间的阡陌之上,在平陵北面是圣阳湖,而南面至坍坊山一带大片大片的田地,约有四千多亩,这全都是平陵陈氏的授田。

陇亩间被细细的田埂隔开,而山与田的接镶处分布着约四十多户人家,那都是租耕陈氏田地的佃户。

是以陈氏商队冒夜赶路亦无妨,他们跟周围佃户借了些水食与灯笼,灯笼斜插高挂在牛车桓梁上,那橘黄晕染的光恰好勾勒出一些事物的边角轮廓,能够令陈白起知悉目前所处的方位。

但姬韫却是背着光线,所以陈白起即便仰头亦看不太清楚他的表情,她神色不变,朝他释放了一个善意的笑容。

其实她知道他一定是很自责的,因为陈淑在死前曾恳求过他,让他一定要好好地照顾陈娇娘,而他是一个对自己道德品行要求很高的人,也就是有所谓的精神洁癖,他既然答应下来了,便一定会信守承诺。

若非陈娇娘侍宠而骄百般痴缠,犯下无耻错事,又岂非在阴差阳错之下将事情演变糟糕至此。

姬韫完全可以认为错全在陈娇娘,但他却没让她担下全部责任,这个男人在阅人无数的陈白起看来,他拥有着世人难以希冀攀比的宽容与一颗柔软的内心,信诺而不失原则,知错而善改之,这样的男人在她的那个年代就像金子一样稀罕而缺少,是以陈白起亦不愿意再苛责他。

陈白起避开他的手,用自己的手轻抚受伤的那一只眼,温声道:“姐夫,我的确有一只眼睛视物不便,但日昼却与常人基本无异……”

“怎会无异!”姬韫语气僵硬地打断了她。

那日他与她一曲关雎琴乐合奏后,当他抱琴走向她时,本以为她乃故意与他置气才对他视而不见,却从未想……或许她是真的有没看到他。

陈白起一噎,眸露苦笑,顿时有些不知该如何了。

姬韫像无法理解一般喃喃道:“你为何要隐瞒?那日……那日赵军铁骑武截押商队返越时,你便已患有眼疾,难怪你变化如此之大,难怪奔跑时你身体常常失衡偏移,难怪你视物时总会特意偏斜,难怪……若非今日是巨生疑察觉,你又打算瞒我等……”

“如果可能,这一辈子我都会瞒着你的。”陈白起轻轻叹道。

峰峦寂寂,远湖无声,一缕夜风带着水色寒意拂过,姬韫缓缓站直了身,青衣墨发,衣与发飘逸而起,他背脊形如孤雪高彻,道不尽的凉意生烟。

“陈三啊……”他深深吸一口气后,那一张儒雅温润的面容终于被激烈的情绪撕碎,咬牙切齿地狠狠道:“你当真是——顽、劣、不、堪!”

他的语气徒然增大,是那样的愤慨与失望,像一个严肃的父亲面对自己那不懂自爱自省的女儿那样,用着最严苛认真的语气批评着。

陈白起睁着大眼看着他,像被吓到似的显略呆愣。

其它避讳躲藏于黑暗处的奴仆们亦被吓了一跳,刷刷地一张张错愕的脸朝他看去。

“姬氏——”

巨听到姬韫的喝斥怒骂,顿时全身肌肉赳爆,黑瞳的眼睛射出凶光,林暗草惊风,欲往此处冲杀而来,却被一身冷然的布紧紧缠着,甚至为了能够扛下他的一身神力,连朔光寒锋的剑都给用上了。

“巨,尔休得对吾主放肆!”布执剑傲然而立,一身英姿勃然,展现出摄人的气势。

“滚——!”

“你等究竟何事?”陈叔本不愿搭理这群混帐,但见事情闹得耽误行程,方一脸冷沉下车:“闹、闹、闹!一路上还没闹够吗?方从赵军手中死里逃生,转眼便又起内讧,当真不知体统!”

这话虽只敢对巨与布两人放矢,但却影射着陈白起跟姬韫两人的不省事。

突然,出乎全部人意料的是,一向对陈白起避之不及的姬韫却弯腰一把抱起她,然后身子便乘风凌虚般的飘行而前,几个起落,已到了山腰阡陌间,纵身而去,抛下了身后一片讶异震惊。

巨眼睁睁着陈白起被掳去,当即火急眼红,怒吼一声:“女郎——!”

——

他抱着她走进了林间小径,蹊径通幽,夹荫过道的槐树枝繁叶茂,在开空撑开了一柄柄绿色的大伞,搭成一个连绵不断、幽暗而静谧的世界,前面究竟有什么或者有多远,他都看不见,一路行走只听到脚步踩落在落叶上的声响。

原来在黑暗的世界行走是这种感受啊……姬韫沉默地感受着、体会着夜间对于陈白起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

心,慢慢随着黑暗与安静而沉澱了下来。

许久,姬韫终于启唇:“陈三,若你眼睛……真治不好了,韫会负责的。”

他喊她陈三,自称韫,这表示他是认真的。

陈白起等了半晌等他开口,却没想到他会以这样的话开头。

她反正看不见,干脆阖眼失笑道:“那姐夫,你打算如何负责呢?”

“你既有用一生来瞒着的坚定,那韫便负责你这一生。”姬韫声似玉石,不染浮尘般干净。

陈白起嘴角的笑便这样凝住了,她的心蓦然跳动了一下,然后扯动一下嘴角,声线幽长,不知是失望还是遗憾道:“当初你是死活不愿的啊,如今……却这样快便妥协了,你这般,反而令我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姬韫道:“陈三,我始终给不了你想要的,但韫却会徒尽毕生之力保你一生平稳无虞,此生韫荣你贵,韫贫亦会舍其所有供你衣食无忧。”

这话,真是好听啊……可——

“姐夫啊,既然你给不了我最想要的,那么其它的补偿我却也是不会要的。”她嘴边噙着一抹安逸浅笑,终于软下身子,轻轻地偎依在他柔靡荷香的怀中,双手软软地攀上他脖间。

姬韫却因她的亲昵不适地颤了一下,下一秒呼吸错乱了节拍。

“姐夫,你别再轻易给一名女子许下一生的承诺,答应我,这会是最后一次。”陈白起软糯要求道。

姬韫怔忡了一下,缄默下来。

陈白起忽然假意抚眼痛呼着:“哎呀,你不应我,我的眼睛便好生痛~”

姬韫立即紧张:“好,我应你。”

陈白起奸计得带暗自窃笑一声,便将毛绒绒的脑袋埋进了他怀中,像一只缺乏安全感的软糯小猫一样渴求着肌肤传递透过的温度。

“姐夫,你真的很好……”

好到她都有点遗憾为什么在另一个世界,她都活到快四十岁都还没有遇到过一个像他这样的男人,或许当初真遇到了,她也就不会变成后来的她,也就不会一直过着怨毒病态的人生,一直咒怨着,一直报复着,一直……深深地不甘心着!

从来……还没有一个男人会像他这样正儿八经地跟她许诺着要照顾她的一生啊,当真稀奇新鲜。

“姐夫,你说若有人欺我辱我害我,我当如何?”她问。

“自当自卫。”姬韫答。

“不,我会找姐夫。”陈白起摇头,认真地反驳道。

姬韫愣了一下。

“姐夫,若有人骗我伤我厌我,我当如何?”她又道。

“弃之忘之。”姬韫答。

“不,我会找姐夫。”陈白起笑眯起眼,理所当然道。

姬韫又被噎了一下。

她再道:“姐夫,若有人……”

姬韫这次不等她问完,便自动接过话尾道:“你自当找姐夫。”

“噗呵呵哈哈哈哈——”陈白起听到他如此上道的回答,顿时便乐不可支地笑了出来。

姬韫被她笑得面容微赧,便轻拍了一下她的小脑袋,终于也绷不住严肃的面容,笑骂道:“胡闹。”

静这片地区涨水了,多少影响到了网络,从下午便一直断网,晚上才能上传成功,所以晚了一些。

关于这章多少提了一点关于女主的过去,她的过去与善与纯良无关,而正因为过去的黑暗历史令她对像姐夫这种光明干净的类型很是颀赏,这是一种趋光性!颀赏的结果就是开始各种调教洗脑——她再道:“姐夫,若有人喜我爱我护我,我当如何?”姐夫道:“一定要找姐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