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主公,GET到渣爹一枚/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姬韫一走,布自然也紧随忠心护主去了,见火热焘猛,平日里那一群老实卑微的佃户(农民)变成如今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她也忧心起陈娇娘的父亲是否也已惨遭毒手。

若陈孛死了,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姑子,便等同失去了目前唯一的依靠,在战国春秋女子的价值通常只是一件附属,哪怕她想独揽揭竿起,没有足以匹配的家世与举廉名气,正经的士族门伐跟皇宗贵人亦不会轻易接纳她于门下,那么她的主公任务岂非难以上青天?!

“巨,先与我入坞堡营救父亲!”陈起白果断决定,然后掉转头:“陈叔,你领其它人寻些武器,阻止这群暴民继续施虐。”

陈贾早被眼前的画面吓得六魂无主,他连忙摆手:“不妥不妥,这群刁民身强力壮、人多势众,我等哀哀哪会是他等的对手,还是……还是快些下达县衙派人来营救更为妥当。”

“女、女郎啊,我等不过方十几人,越国战犯未经调教尚不可信,可这暴民怕足有成百人,如何力敌,只能送死!”其它人嗫嗫插嘴后,便畏畏缩缩地垂下头,不敢与陈白起对视。

“不能力敌,岂不会智取!陈叔,你曾吹嘘助洞庭师文大军破掳巫郡上千盗匪,如今不过这区区上百零散佃户的暴动,岂会就束手无策?”陈白起墨眸清冽,玉颜当是声色俱厉,唬得陈贾一愣一愣地。

“我……这……”他嘴角抽搐,吱吱唔唔半晌,却仍语不成句。

他哪敢说那都是他吹捧自自我的臆传。

眼见火势已朝南边刮舔至坞堡中堂,越过中堂便几近火淹整个陈家堡了,是以陈白起不敢再耽搁。

“巨,走!”

“嘶!”

巨喉中应一声,一个托举将她扛于肩膀上,似巨猿矫健掠墙而入。

坞堡乃土石夯筑,内兴土木燕翼式围成一座固若金汤的土楼,陈家堡楼高四层,层层环通,此时火霞映天,将堡内映照得红彤彤的。

陈白起继承陈娇娘的记忆并不完整,对陈家堡的建筑构造也属于瞎子摸象,自当由巨代劳,他搂抱着她一路翻找寻遍,火滚灼肤,汗流浃背,一路上碰到许多头上悬浮着血红字样的“陈氏佃户”在游荡巡查,这些都是手染命案才会由系统判定的良民绿色变成罪犯红色。

系统:犯上作乱的佃户已穷凶极恶,请拯救陈家堡的一众无辜性命,接受/拒绝?

看到系统最新发布的任务,陈白起眉眼一动,立即查看起任务详细。

任务名称:拯救(可自行修改)

任务描述:犯上作乱的佃户已穷凶极恶,请拯救陈家堡的一众无辜性命。

任务奖励:救下仆役经验值20/人;救下荫户经验值20/人;救下姬妾、滕妾经验值20/人

一巨在手,武力她有!这任务靠谱!

“接受。”

系统:你已成功接下任务,系统自动判断“红色名字”为敌方可攻击,“绿色名字”为平民不可攻击。

其实即便没接受任务,陈白起也不会袖手旁观,当然多了奖励自然更有动力了。

如猎豹一样迅猛寻人一方救下重伤的仆伇跟荫户,但大多数都已经回天乏力了,堡内陷入一片火海与血的洗礼,杀红眼的佃户与临死惨鸣挣扎的陈户,令陈白起更为担心陈孛。

陈孛居住的坞堡最宽敞的左堂,需穿过围屋内院后正中的祭祖厅,其后有一幢偌大的天井式堂宅,周边的房屋则成圆形围着祖厅,围屋外有一个宽敞的场院。

巨带着陈白起一路冲杀到场院,却见此处意外纳凉熄火,却是原来场院内对称着挖出一个与围屋面积相仿的半圆形水池,合风水阴阳两极之意,火势在边缘徘徊,围屋火光映着粼粼水色,水光又透射火色映于一道宛如无暇美玉熔铸的颀长身影之上。

他挥出一剑,剑泛着幽蓝光抹过一人颈间,吴钩霜雪明,衣袂随风火热气飘鼓而起,引来冰雪轻拂拂身上,火与冰,红与白,矛盾而奇异融合碰撞,那一刻他身上有一种魔性的美令人怔愣。

原来,那样十指纤尘不染的姐夫亦会杀人啊……这是陈白起回神后的第一个念头。

姬韫似察觉到什么,视线冷煴寒意地朝她这方扫来,但在看到陈白起面目那一瞬间,剑于指间轻颤,松怔了一下。

“娇娘……”

陈白起扯动了一下嘴角,没什么笑意地笑了笑。

姬韫垂下黑漆翎睫,肤色寸寸透白,神色阴晦难辨地从地面搀扶起一人,脚步沉默地朝陈白起走来。

布不知道从哪里也冒了出来,他恭敬地抱护着一团被黑色披风裹紧的物体跟随其后,陈白起眸光闪动了一下,嘘眸瞥向被姬韫搀扶着的人,她视线不好,只觉那软靡不振的身形熟悉,便迟疑地喊了一声:“父亲……”

她快步跨至姬韫身旁,见那耷拉着的黑色脑袋上由系统明晃晃地注明着“陈孛”两字,也不需怀疑了。

她半蹲下来仔细给他检查一遍,发现除了满脸呛烟熏黑导致昏迷之外,并无外伤。

“姐夫,多谢你救了父亲,你可曾受伤?”她抬头询问。

姬韫深深地探入她的眸底,却见一片波澜不兴,杏眸水色萤亮如常,默了一瞬,便摇头。

她又瞥向布怀中小心所抱之物,只见系统在上面注明:润儿。

这时,陈白起脑中记忆闪过一则爆炸性消息——润儿是姬韫的儿子!

她脑海中逐渐清新浮现一张雪澄澄的漂亮孩童面孔,摸约四、五岁,齐发至眉,一双大眼水灵生灿,那孩子望着她“噗哧”一声笑了,仰着头,露出了两排碎玉似的洁白牙齿……

“你都有儿子了?!”陈白起杏眸圆滚滚地,讶异地转向姬韫。

姬韫怪异蹙眉地看着她:“娇娘,你在说什么?”

陈白起一时牙酸了起来,她前世都快四十还没怀孩子,这年轻小伙儿才十几二十岁便有孩子了,还是这么一个雪稚可爱的孩子,果然人比人气死人啊!

嗳,有孩子的男人她没兴趣,她可不准备给人当后娘,之前那稍微兴起过的一点旖旎情绪被她通通拍散掉了。

“姐夫,烟气越来越大了,我们赶紧出去吧。”陈白起收起异样,正色道。

于是,巨将软趴趴的陈孛扛在肩头,布抱着小娃,姐夫则护着陈白起一行人从水里火里滚了一圈才撤出坞堡。

姐夫身世神秘,孩子身世也神秘,静脑洞大开,真相不是你们想猜就能够轻易猜到的!所以先关注剧情,别纠结姐夫的事情了,另,第一任主公即将要登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