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主公,我的瞎眼又生变/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嘤嘤嘤嘤嘤……”

自陈孛醒来,眼见陈家堡被人洗劫一空,一副灾难过后的疮痍荒芜,便撒泼打滚,抱着陈白起便嘤嘤直哭。

哭得是上气不接下气,极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儿一样。

陈孛虽已年过三十,但除却眼角几缕爱笑的岁月纹,面容却细嫩似少女,再加上长相偏书生气,身材赢弱,是以行为举止便十分弱受。

陈白起眉心突突直跳,忍住想一巴掌呼过去的冲动,她拉住他缠绕上来的双臂,严肃道:“父亲,我不过越国贸商一趟,坞堡究竟发生了何事致此?!”

昏迷期间布取水替他擦拭干净了熏黑的面容,那与陈白起如出一辙的水湄杏眸梨花带雨,他瘪着嘴,满腹憋屈愤懑,便扭绞着袖摆像倒豆子一样全说了。

“为父又缺用度了,平日拮据得紧……妩娘献策,让为父将佃户今年的租金加重,再卖掉一些良田便能够继续舒适度日……”

妩娘乃陈孛新纳的一门妾侍,据闻模样狐媚可人,又识床术情趣,乃陈孛目前最宠幸的姬妾之一。

“然后呢?”陈白起黑瞳渗渗,凉凉道。

陈孛抹了一把眼泪,仰起头便振振有词:“父自是接纳其谏,但那群愚民偏生上堡来闹,为父烦不胜烦,便令仆伇将他等打发走,谁知这群仆伇下手太重,失手打死了好几个……”

他最后一句嘟哝完,似想到什么,脑袋无力地耷拉下来,又开始瘪嘴了:“数日后,为父便卖掉五百顷田地,趋赶走坞堡围屋内多余的佃户,却不想次日,他们便聚众造反了……”

听了陈孛的一番话后,陈白起简直眼前一黑,险些被他这渣爹给活生生气厄过去!

卖田?!

这个时期的战国井田制已被自由买卖的土地私有制度所代替,所谓富者田连仟佰,贫者亡立稚之地。

平陵县从沅水至酆阳都是陈氏的食封土地,而这一大片的土地几乎能够割据平陵县的良田三分之一,倘若卖田则意味着大量的佃户其及亲属因无地耕种,而失去生活的来源甚至住处。

再加上近三年平陵县一直遭遇大旱,大部分耕田几近颗粒不收,他不减免租税便罢,却还在加重税赋,这简直就是逼得人不得不反啊!

自古以后,封建地主阶级和农民阶级这个社会矛盾场景,如今倒是活生生在她眼前演了一遍。

而她的爹,就是这个万恶剥削的奴隶主!

另外,战国基本不兴通商贸易,更甚少货栈会买卖粮食,粮食基本可通货币,可货币却难买到粮食,所以田地乃一个家族最重要、也是最有价值的财产,卖田这种馊主意谁家会脑残地接纳,卖了田以后他们一大家子吃什么?!喝西北风吗?

“你卖给谁了?”陈白起追问道。

陈孛眼神游移一下,便可怜巴巴:“嘤嘤嘤……不、不记得了,为父要报官查办,为父难受……”

“报官?人家怕是早就打定主意落草为寇了!平陵僻壤,无兵无器,且衙中无人主事,你报官何用?”陈白起冷讥一笑。

见他吐吞不言,她心中便存了疑,这渣爹究竟将田卖给了谁?平陵县谁又拿得出五百顷田土的巨额粮帛?

这话陈白起绝非白口乱绉,她查看过系统地图上那一群红名佃户逃跑的方位,一连串携家带口数百人朝西移动,目的尽头处是一个标志着“戎狄匪窝”字样山头,她便知道了他们的打算。

平陵乃楚国最边陲荒芜之地,偏居南隅混杂着很多的蛮夷之邦,虽楚国实施郡县征兵制,人人皆兵,但由于地方人烟稀少,也根本召集不了多少兵马用来剿匪。

她曾试图猜测过,在这个阶级地位分明的年代奴欺主乃大罪,除了脱去户籍逃亡之外,只剩隐姓埋名加入一股悍匪起义势力,共同抵御奴隶主跟朝廷的剥削压迫,别无它法。

“那怎么办,不能就这样算了,娇娘啊,为父不能白让人给欺负了啊!”陈孛红着眼眶,气鼓鼓道。

陈白起嘴角一抽,他是爹还她是爹啊,还朝着她撒娇不依!

摊上这么一个脑子不好使的渣爹,她感觉很心塞,明明以往在楚国丹阳陈孛可是被南华上人称赞过“仪美哉,能扶危定倾,谦卑事之,与人同道,人可为动之”。

大体意思是指他,家能宜室国能宜事,为人谦逊,谁与他志同道合,都会被他感动。

可自从被丹阳贬至平陵后,他便跟换一个似的傻缺了,犯下的种种蠢事简直令人无法直视!

“父亲,如今坞堡已被毁落大半,重铸且身无分文,你当如何?”陈白起话锋一转,谈起另一件正事。

陈父茫然摇头,天真得有点傻地反问:“这种事不是一向是陈贾给出主意的吗?对了,你这一趟与赵国贸货可有赚到财物回来?”

“……”陈白起脸倏地一僵,眼珠子也开始飘移。

突然觉得她好像根本没有资格指责她爹渣,因为她出去这一趟惹回来的祸恐怕更大。

她清了一下嗓子,赶紧道:“父亲,娇娘这趟买回来一些很有价值的越国奴隶,有识字,懂农耕,且……”

“我们如今都这般田地了,买战犯奴隶岂非还得多养几张嘴?”陈父打断她不满地嚷嚷着。

陈白起一噎。

“嗳,总会有办法解决的。”陈白起一考虑到现实,也只能顾左右而言它了。

她在心中忍不住自嘲长叹——我都混成这样,就算有一个活鲜鲜的主公突然蹦出,也怕是勾搭不上了——!

哒哒哒哒——突然,松林间由远及近响起一阵闷沉的马蹄声,紧接着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奔至坞堡,却是失踪的陈贾身后吊着一大串仆伇满头大汗跑来。

“陈主——陈主——大幸!大幸也!贾于衙口栈道偶遇楚国公子沧月——区区杂役暴动,必能倾刻歼灭……”

陈白起踅过身看向坞堡闸门,惊异这货竟敢再回来,但脑子将陈贾叫喊的话在脑子滤过一遍后,某根活跃的神经嘎然滞住。

楚国公子沧月?

等等,他说的不会是那个……曾任楚国的令尹,曾掌控着楚国数十万军队的那个战国四大公子沧月吧?!

数十铮铮铁骑整齐划一踏至坞堡前,甲光向日金鳞开,似刀刀金光刮目,气势较先前赵军更为磅礴压抑,但却有与赵军相似的铁猩寒意扑啸来入。

沧月铁骑退侧两旁,黑踵的影子斜撒出一条阴迤过道,两匹高大俊美通体雪白的卢哒哒优雅开路,一辆奢华辒辌车从后方驶出,其斗拱车檐四角尖尖,吊挂着四串迎风叮当作响的玉玲珑,车内似隐约有嗡哝的梵音在袅袅荡漾。

然车停,音便亦止。

咯噔,坞堡内一众咽下一口唾沫,两眼放空。

银白滚绸锈蟒纹的敝幔被左右恭谨掀起,一人姿态曼脕捡级至马车下,四周已匍匐跪趴了一地。

他一身玄装重袍,销金刺绣的绯色长襟,领口端正衬着白紗中单,男子穿正红有一种奇异的协调,曳撒层叠华丽逶迤倾泻,细腰以冷硬的铁铠为带,一头泼墨长发倾泻于下,发尾端以铜环束扎,佩环相扣。

玉铸面容,眉心一道诛红,眉飞入鬓,带起一丝不同寻常的冷煞之气,偏睫毛极长,眼纹细长微挑,转眸流动间却无一丝魅妖之气,染一层薄透晨曦之光,锋棱尽现,反而更多是令人戚戚胆寒的尊贵威严之势。

仅一眼,陈白起甚至尚来不及细思,转便被瞎眼传来的刺痛夺走心神,她感觉那只眼瞳像要流血了一样炙痛滚烫,她痛哼一声,满头冷汗地赶紧抚紧它。

怎么回事?这只瞎眼怎恁地痛起来来了?

她并不知道的,在火烧火燎的痛苦之中,她那只黑眸遽然变成了一只冷俯高傲的金色竖瞳。

食封之地——来自食封制度,简单来说就是朝府给有功之臣啊,大官寮啊,皇亲之类赏封的土地,也可以当成是钱财,那个年代粮食就可以抵钱,吃饱饭不饿肚子比什么都重要!所以,田土很重要!对农民而言,头可断血可流,田地不能卖!

另外,解释一下,令尹这个官,这个官是诸侯楚国算得上是最高官衔了,是掌握政治事务,发号施令的最高官,其执掌一国之国柄,总得来说是总揽军政大权于一身,所以公子沧月曾经在楚国很牛弊!是的,曾经!

另外提一下,在春秋战国,公子不是谁都能这样喊的,这是个尊称,先秦称诸侯国的儿子才叫公子,女儿也称女公子,而公子不是年轻人的专称,只要没当上世子没称王的公子们,一辈子都要被人称公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