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主公,越国公子甚貌美/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家堡是一种时兴防卫性建筑,也称坞壁,乃豪强聚族户而居,故此类建筑之外观颇似城堡。

四周常环以深沟高墙,内部房屋毗联,四隅与中央另建塔台高楼,大型的坞堡复式建筑可相当一座村落。

堡门辟于南墙正中,入口有庭院,院中建有厅堂及楼屋,而四层楼屋则分左堂、中堂、右堂,置于北面有猪圈、厨房、马既,内附田圃、田庄池塘等,如同一个小型浓缩的避世村落,虽然目前很多设施与建筑被荒置一旁。

由于遭遇佃户暴动,陈家堡的主楼屋损坏得厉害,三堂中的右堂跟中堂都有较大面积的倒塌,暂时无余人手修缉拾掇,所以陈白起带着巨游巡一圈记录好损伤程度,便暂时叫人将还算齐整的左堂收拾出来,搬入。

坞堡左堂厅,灯罩四翊,晕黄柔和寂静的光线溢满整个堂室。

越国的一群被锁拷着奴隶一个个深深埋首,双掌暗中搓摩,凄冷惶惶地跪在地面。

劳累伤心一整日,陈孛掖着泪巾被陈白起早哄去房歇息了,一堂主位上只有陈白起与姬韫两人并排坐着。

陈白起早前特地盥洗过一遍,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衫,直裾绣罗月白色单衣,缘边用两种颜色的彩条纹锦镶沿,宜家宜室,较之前的流逸旷灧,此时的她面容皎白而闲适温婉。

她起身,身形因软薄质地单衣勾勒得更为娇弱纤美,负着手脚步轻缓,围绕着越国奴隶就近观察了一遍,老实说,她还真眼拙没认出哪一位大神是姒三世子。

而系统这一次并没有标注姓名。

楚国与越国离得近,偶尔倒是有些片末字语传过来,越国盛产美人是常识,但据闻这姒三公子容颜过盛近似妖,赵王怕爱子遭鬼神觊觎窃了去,是以令其常年戴着一种铜漆面具,是以甚少知其容貌。

要说脸就算了,在其它方面她亦看不出什么端倪,这只能说明,他伪装得太成功了!

她坐回,暇然端起一杯清茶轻磕瓷面:“姒三公子,陈三因你而得罪了赵国,事到如今你连露一面的勇气都没有吗?”

堂室内忽卷一阵风,烛火闪烁摇曳,一片静默,除了害怕惊慌地切切牙错声,无人应答。

姬韫闻言错愕不已,倏地一下起身。

“姐、姐夫?”

虽然想过姬韫知道真相后肯定不平静,却不料他反应这么大,吓了陈白起一跳。

“你——”横目一扫,俯视着她愧疚虚虚笑的小脸,姬韫便觉一嘴气话卡住吐不出来了。

“姐夫,娇娘只是不忍越国方亡国又……罢了,权当我陈三救了一狼心狗肺之人,若以后赵国有任何的责难,我一力担当便是。”陈白起一身落寞,愁怨地垂下脸。

“陈三,你简直是胡闹了!此事,你认为凭你便能够担得起来?!”姬韫一拂袖,厉声道。

陈白起哑声,倔强地怔怔不语。

这时,赵国战奴中传出一道愧疚却如豁出去似的清亮声音。

“请不要再责怪恩人,赵国之祸,姒姜绝不会让一妇人替我承担下的!”

陈白起与姬韫同时转头,只见一人从熙熙战犯中拔身而起,他躯干昂昂,面容旷黑平扁,束着一条朝天辫子,穿着短衣布裤,乍看一眼似一个黑壮的普通农家汉,憨头憨脑。

她目光缓缓上下扫量他一番后,方笑道:“还真是……猜想不到啊。”

这样一个莽撞丑陋、四肢粗大如同干惯粗活之人,竟是传言中容颜过盛似妖的公子姜?

这样的人,莫说一国世子,即使说是一个普通良家子都无人愿相信。

“姒姜感谢恩人临危不弃。”

黑汉嘴角含着浅浅笑意,神色与钟馗面容相左,朝陈三揖一礼。

陈三不避讳亦不托大,当即福身还之一礼。

“算不得恩人,只能算阴差阳错……”

姒姜见陈三的眼似黑渗的幽水流淌于他面容之上,心底雪亮,抱拳道:“不敢以鄙容相待,容姒姜整理一番再见,可否?”

陈三这才笑了:“莫敢不遵,巨,好生招待公子。”

待姒姜离去,陈白起摒退了底下的越国奴隶于门外,方含笑盈盈睇着姬韫:“姐夫果然七窍玲珑心,不用嘱咐,便能配合得很好。”

观其额头得意裎亮,姬韫忍住掸弹一下的冲动,乜她一眼:“你啊……你可知你究竟闯下一个多大的祸事?”

方才作派,可不尽然配戏。

“我知道。”陈白起收起嬉笑,正经敛袖直身:“我知将有一场灭顶之灾将要覆顶……然,天无绝人之路。”

天无绝人之路?姬韫暗暗咀嚼品味,只觉字句华美字章,意味深长。

不一会儿,巨带着姒姜一道回来。

明珠暗投,厅堂泻落的朦胧光线,将他堪堪踏入的容貌柔和得没了棱角。

魁梧壮汉的身躯不再,他穿上一套如巫傩祭礼一样禳红袍白的装束,胸前垂着银穗扣挂,身材颀长优美,这一身装束不是楚国南风,据闻越国贵公喜好装扮童子于春社供奉女娲娘娘一遭,以便求得丰绵子嗣与姻缘,是以越国衣饰有此偏好。

他走动间,袍内流逸似水的禳红似火,一头柔软蓬松的浅栗发丝,眸似琥珀浅糜,唇色较常人深,却与禳袍色泽相得宜彰,唇角一笑,便似春水层层荡漾开来。

陈白起愣了一下,姬韫亦片刻怔神。

倒不全为他那美惑近妖的容貌,更因其变化之大,完全迥异两人。

“你怎能将自己变成……”

“恩人好奇吗?其实姒姜可以教你,权当报答你的一番维护之恩。”他走近她,浅浅一笑,柔软得令人目眩神迷。

这是一个擅长美色令人放下戒备之人啊,难怪其父令其一直戴着面具。

陈白起颀赏貌美之人,却不动心:“其实我更好奇越国区区一弹丸小国,何至于赵国此趟大举兴兵进犯,并契而不舍地追捕一逃匿世子?”

姬韫不喜姒三这般轻佻,微微蹙眉。

“哦,这个嘛……”姒姜语含曼曼,久久不吐,反倒偏侧过脸,朝外一挥手。

只见门口匍匐的一众越国奴隶中跳出七人,至胸间取出利器,一阵刀光剑影后,便杀掉了余下全部人,继而跪拜于姒姜身后。

陈白起再观杀人场面,倒不似从前那般色变,她冷冷地睨着姒姜,等他解释。

“我活着之事,不能够让更多人知道。”他无辜地瞅着她:“所以……可否请姐夫暂退一下,我与恩人再详谈呢?”

“我不是你姐夫。”姬韫冷声道。

陈白起看了姬韫一眼:“我承诺过姐夫,不会瞒着他。”

若说姬韫的反驳于姒姜不轻不重,然陈白起的站边却令他嘴角的笑意一凝,他眼神古怪在两人身上勾一转方收回。

“既然恩人于姒姜有恩,那姒姜自不能隐瞒,实则一切的起因皆因……”他令死士在外戒备,便从袖兜中取出一样东西正经递交给陈白起。

陈白起摸着接过,是一张折叠皱巴巴的麂皮,她折开一看,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四方圆锥,经纬分明,标示累累。

“系统检测到A级‘鲁班机械图’残章,是否储存于包裹,是/否?”

“这是鲁班机械图?”不等姒姜解惑,陈白起已先一步惊讶地道出谜底。

姒姜面露惊喜,殷切地握住她的双手:“恩人懂得机关术?”

姒姜的面貌跟中原人不同,不是黑发黑眼,而是浅栗褐眸,混了其它血种,在战国男人容貌偏女气形容似近妖,其实是贬多过褒,特别当权者,难以树立威严之势啊,另外提一下越国国势,静的设定中,越国国弱,却盛产各种妖娆美人,是以常年朝各诸侯来往送赠美人以获得夹生,所以呢越国公子也都长得美,话说大家还记得楚国有一个被送质的越国公子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