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主公,盗劫甚是可恶可恨/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每一个人的性格或多或少都将影响着其行事风格,拿采花一事来为例,姬韫一路上采中的花皆品貌上佳,可惜数量极少。

姒姜呢则喜欢各类花色皆采取一朵,绝不重复,是以数量也极少。

再论巨,他莽汉壮士一枚,对花草并无兴趣,但一股忠心事主,办事凭本能尽心尽力,他将一路入眼范围的颜色斑斓的植物通通采了个遍,辣手摧花无数,但里面真正能够赏之为“花”的甚少。

然一路下来,累累一车牛铺阵的艳蕊花枝亦有一千有余,但卖相粗糙半分不似送礼之物,果然还得包装一下才妥啊。

想着牛车厢匣盖下有她备下的一些栗饼、水与白帛与褡裢小物,她取出一尺白帛用小刀将其裁割成一方块,将花摏成一束将枝径包束好,累累一捧盛放只露其娇艳的顶端花朵。

她摆弄半晌,支颐挑眉……怎么忽然有一种新娘手捧花的感觉呢?

午时煦阳正中,他们悠游晃荡朝平陵县城行驶,一路上车内无聊四人也不知谁人开始发起了话题,从一开始你一句我一句闲聊,到后来的谈天说地,姜姒嘴皮薄风趣能言善道,陈白起舌灿莲花妙语连珠,姬韫则腹内乾坤博学识广,巨则嘴拙仅偶尔插叨两句不一样的域外风情,他们从人文地理聊至生态百姓、日常小典故,四人渐渐从一开始的生分变得熟络起来。

很快,车驾便驶入了平陵县城外的郭,那日被赵军追捕慌忙进城,一片黑灯瞎火中也没仔细观察过四下模样,眼下日光大白倒可以游历一番战国原始城郭景象。

一路而过,四周树木葱茏,车驾从大道上行过,见到的都是一些半穴式平民居住的房屋,时下房屋土夯墙屋很是简单,陈白起停下交谈,撩开车帘探头,带着好奇的目光四处看去。

城郭外陇田无数,方块豆腐状交叉比疄,但荒芜长满杂草的农田却无人耕作,甚至四周无鸡犬之声,静得古怪异常。

“楚国边境既战争,田间为何无人耕种?”陈白起疑道。

她瞧田埂四周脚印错乱交杂甚多,倒不似庄稼人耕种走动时留下的痕迹,倒像是一大批人汹涌奔跑后遗留下的,且痕迹较新泥印未干,定然是这一两日发生的事情。

楚国国情姒姜知其不祥,但姬韫却了然于心。

“这平陵县缁莫高窟一带,是以常年盗贼猖獗,这几年又逢滴雨不收的旱灾,田地不兴人丁不旺便一日一日荒芜下来。”

陈白起想起公子沧月此趟便是为这祸害一方的莫高窟戎狄盗贼而来,要说平陵县本就贫穷难挨若再逢贼横一再洗劫,也莫怪平陵县衙撇下这满城百姓朝南调迁。

如今这县中衙门无人主事,只剩寥寥数几的兵丁把持,这平陵县显然已成为一城废弃之所。

“这戎狄盗贼究竟是何来历?”

“据闻乃匈奴山戎一族后裔,本在冀州、直隶一带,后被燕、齐两国驱逐至东、北方,而这一支叫‘猃狁’的部旅,便驻扎于莫高窟一带,以狩猎、盗贼、抢劫来往商队为生,祸害一方。”姬韫道。

“呵,姐夫当真消息了得,什么事情都知道啊。”姒姜长睫翩飞,笑得有几分美痞之气。

陈白起早知姐夫神秘,也不伙同姒姜闹腾探寻,她道:“这伙盗贼盘踞莫高窟一带甚久,怕早已根基驻扎,若要兴兵剿匪怕是困难重重。”

“兴兵?”姬韫俊雅双眸牢牢盯注于她面目,若有所思:“你道此趟公子沧月前往平陵县是为剿匪一事而来?”

陈白起倒讶于他的敏感,眨动几下睫毛,模棱两可道:“只不过猜测,是与不是迟早会知晓。”

这时,“轰隆”一声万里无云的碧蓝天空一个闷雷扯响,惊了众人一跳。

系统警告:平陵县城内正发生盗匪劫掠,离开/入城?

说曹操曹操就到!

陈白起目光愕然投向用隶体写着“平陵”贰字的城门,平陵城门十分高大巍峨,巨石垒城的城墙高达四丈,它与山脉相连,长度足有十几里,然而如此威风坚固的城墙竟抵挡不住盗匪肆虐!

不能就这样离开,她咬咬牙:“入城!”

这时,系统发布了任务信息。

【黄土炎炎,盗贼横行,英雄豪气侠义出手,设法救助平陵县城百姓脱困,接受/拒绝?】

任务名称:挡匪(可修改)

任务描述:黄土炎炎,盗贼横行,英雄豪气侠义出手,设法救助平陵县城百姓脱困。

任务奖励:经验值+2000,栗梁+300石,绿阶武器+1,幸运抽奖卷+1。

看完任务完成后的一大串奖励,陈白起大为心动,但实则内心亦有顾虑。

“接受!”

系统:你已成功接下任务,系统已默认荫户巨、姒姜为正式队友,姬韫为临时队友。

“快速前进!”陈白起朝驭夫下令。

“城中似有嘈吵尖叫之声,莫非出事了?”姒姜耳力甚佳,侧耳倾听。

“且去看看。”陈白起严肃道。

姬韫蹙眉,将陈白起按下:“等一下入城,无论发生任何事你勿理,只管待在车内。”

陈白起抿着唇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甫一入城,不想被埋伏,他们的牛车便被青面獠牙的敌戎盗贼给拦截下来。

一众似牛鬼蛇神俯冲而来,他们上身赤裸,下身罩着一张兽皮,身材高大凶猛且皮肤黝黑,耳鼻镶有铁环,一脸的横肉,啪啪啪地跳跃至车厢顶,嘴里叽里哇哇地喊着叫着。

这是山戎族语言,楚国人自是不明所以,但并不妨碍陈白起等人理解他们的动作。

“看样子是来者不善啊。”姒姜扯了扯头上黑纱笼帽,露出殷红色泽的唇瓣,活像个魑魅一样。

“你们不用理会我……”

耳边是各种凄厉的呼救声,鼻腔即使隔了这么远依旧充斥着浓重的血腥味道,刀光剑影,血肉横飞,陈白起眸色漆黑残酷,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嘴角狞笑一声:“只管尽情地……给这群未经开发的野蛮畜生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