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主公,救人的姿势萌萌哒/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巨听完陈白起的话,眼眶瞠大,呲咧着嘴“唔嘶”一声,双臂抡起便似巨熊辗压丛树一样,尘飞土扬地冲杀而去。

——女郎的命令,他誓死达成!

或许是主仆契约的影响,主子心底愤怒的情绪亦会传达到仆人身上,姒姜长睫弯弯,无奈地笑了:“还真是一个任性的主人啊……若姜凯旋而归,奖赏部分可绝不能够吝啬赐于属下喔。”

他翻身一跃而出,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双手之中的昆仑环月刃于空气中划过一道晕蓝冰冷的光泽。

他一袭贴身黑衣,衣下身材紧致匀称,虽纤脓修长,却意外地并不瘦弱单薄,外罩一件轻纱微透绛紫色拢袍,腰间以铁甲覆束,垂着一串串叮铃铜环,面覆黑纱罩面,整个人神秘而妖娆,却又似危险的魑魅妖物一般浑身散着一种黑暗气息,令人不寒而悚。

陈白起在与他契约之后,便查看过他的详细资料。

姓名:姒姜

职业:刺客(陈白起契约仆人)

等级:26

种族:人类(罗睺血统开启3%)

属性:生命力190;武力320;智力112;体力131

忠诚度:强制契约忠诚度100%

没想到堂堂一国公子的主修职业竟是一名刺客,这倒也能够解释为什么他能够懂那么多的稀奇古怪秘技。

再看他等级与属性都完全辗压她许多,完全是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低调高手,只是她很好奇忠诚度100%意味着什么。

系统给出的答案是——契约期间,身、心、魂皆忠属于她一人,她活他生,她死他亡。

第一次感受到这系统提供的主仆契约是如此霸道而强横,契约一成,直接将一个烂漫随性的独立个体变成一种强制忠诚的附属存在,难怪能将姒姜给憋屈打击得悲愤欲绝,每每暗中瞅着她都暗含两泡泪。

“绝不能出来!”再三嘱咐,姬韫轻揉了一下她的脑袋,亦随之撩帷而去。

一辆简朴的牛车前,三人并排挡在前,那完全不同类型的背影,却统一背对着一个人而立,似一堵令人无法逾越的人墙,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能表达出来的坚韧守护。

“我不会乱动的,所以……你们也不需要有任何顾及。”

牛车厢内一道清脆的少女声传出,本该娇憨软绵的声音却异常冷静,而太过冷静的声音反而给人一种冷酷嗜血的感觉。

“我厌恶他们的声音,所以能劳烦你们三位,请他们永远地——闭上嘴吧。”

她的声量虽不大,但包围马车的狄戎盗贼却都听见了,只是不明其意,他们獠牙湿濡,鼻息沉重,面上带着一种古怪而令人作呕的笑,频频朝车厢内雀跃欲试,想拔开车厢,看看里面究竟坐着一个什么样的妇人。

“呵呵~主之令,莫敢不遵。”

姒姜拢纱下,红唇邪魅勾起,凶身一闪而逝,急斩残影,破骸千里,所过之处,幽蓝光芒碎如微尘,遍过哀嚎。

“嗷嗷——”巨提着那醋钵儿大小的拳头,朝最近一人扑上便是一拳,正打在鼻子上,打得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飞摔砸地。

这群狄戎盗贼手持锈剑、木矛或耙头,体格庞大,却不识武艺精煁,遇上高手自是不敌,但他们心性残忍凶悍,却不畏生死,如一头头未经驯化的野狼,被血腥一刺激便疯了一样只懂攻击。

原来于街道烧杀掳掠的狄戎盗贼也丢下手中事什,一窝蜂地朝车厢这边围拢而来。

姬韫眸色沉寂——绝不会让他们越过界限,靠近车中陈娇娘半步!

他踏上两步,长剑倏地递出,剑法灵活已极,在匪贼背上、胸前、面上、手腕、脚踝,迅捷无伦地刺出,一套剑法使得轻灵飘逸。

所有人只觉得对方出手极快,眨眼间一个完好之人便被废掉了四肢筋骨,软摊于血泊之中。

这下盗贼彻底被激怒了,他们突然朝着巨的方向,一阵叽里呱啦的怒喊叱骂。

这时,巨咬紧牙槽,他捏了捏拳头,亦仰头吼出一句。

是山戎族语言……巨果然是山戎一族的啊。

陈白起有些苦恼听不懂异族语言,所幸系统关键时刻很可靠,直接给她翻译了。

狄戎盗贼:“那边那个叛徒,你是我们北戎一族的人吧,你竟敢背叛我族,背叛我们犬戎神?”

巨:“我不认识什么北戎一族,更不认识什么犬戎神,我心中永远都只有一个神,那就是我的主人!”

陈白起闻言微微一怔,看着巨那像被人激怒后坚尾炸毛的巨犬背影,不经意掩目一笑。

“中原人都该死——杀——”

狄戎盗贼群起攻上,目标从一开始的敌人,变成了陈白起所在的车厢周围,他们虽然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却也看出这三个人不离不弃守护的目标对象。

三人对上上百人,若没有陈白起自然可以轻松解决,但当这群盗贼人分两拨,一面缠着三人,一面朝马车跳跃捕杀而去,却显得左支右绌。

“娇娘——不可出车厢!”姬韫喝出一声。

车厢内陈白起仰头,车顶上嗵嗵嗵地震动,这是有人已跃爬而上,外面刀剑亢锵交加,传来肌肉被划过的声音,临死的惨鸣,愤怒的嘶吼,她所处在的车厢就像一个小孩子的玩具一样,被一双双不知轻重的手左右拉拔抢夺,脆弱的木板发出咯吱嘎吱的呻吟。

直到……一只汗毛粗糙的手将车帷帘一把掀开,一阵腐嗅的体味与一张狰狞茹毛饮血般面容伸进,陈白起浅柔地笑了。

这时,远处尘土飞扬,一队人马至内城冲杀而来,金铠熠熠,蹄声轰隆似雷,领头者鲜衣怒马,湛湛长空,乱云飞度,狂涛乍起,正是公子沧月,他今日穿着一身宝相麒麟铠甲,如瀑长发高高束冠而起,眉飞入鬓,仿若俊美无俦的天神莅临。

他清煁一眼便堪破目前战局,没理激战正鏊的前方,飞渡而跃……

车厢内,陈白起面对一举刃霍霍残忍淫笑的盗贼,神色平静幽深。

杀人啊,其实很简单,不需要什么动作,简单的刺、割、砍,便能要了人命,如今她力气大增,速度敏捷,除开第一次杀人的心理障碍,夺一人命有何难?

所以,杀了他吧……

正当她动作期间,从外一尖锐利器气势磅礴地刺入车板,那薄弱的牛车终于被这股气给震得四分五裂,那名盗贼猛噗一口鲜血,飞撞跌远。

陈白起面容一滞,只见车厢内光线瞬间敞亮,车内那被绑束好的捧手也被一同给绞得支离破碎,“呯”地一下爆开,如烟花一般漫天盛放,被冽风卷得飞起。

“花……”

陈白起无意识喊了一声,随即身体便被一强势力道提携而起,眼前一个急速恍惚,便已安稳落坐于马背之上。

她顺势仰头一望,立即认出那一张如玉铸造的无暇面容——公子沧月。

“花?”公子沧月一向冷然的目光微懵,整个天空飘洒的漫天花雨,红的,粉的,紫的、黄的……他一手揽勒于陈白起腰腹处,另一只手则接过起一片软绵的花瓣,蹙眉喃喃道:“哪里来的花?”

陈白起眼睁睁地看着她顶阳薅了一上午的野花被摧残成这样,瘪嘴:“这些花……都是我采来送给你的礼物。”

风华绝代的公子沧月闻言,脸倏地一下便僵住了,他转过头,背后腾起幽熐鬼火,冷冷地注视着陈白起。

“你说……这些花,你是打算拿来送于本君?”

公子沧月:你说,这些花,你是打算拿来送于本君?说,你准备要个怎样的死法?

陈白起点手指:……能好感度噌噌地上升,让我美死么?

公子沧月:你想的倒是美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