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主公,对你徐徐谋之/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经邦济世之才的相伯先生不愿施展才能为时所用,他缄默固守,甘愿陷居阳翟林里,躬耕度日,着实可惜呼!”孙鞅一捋须,摇头叹息。

勋翟星朗俊容则抓急:“主上,若无法请得相伯先生出山,那莫高窟石林阵法该如何破解?”

“稽三番携厚礼拜访,皆被挡于阵法之外,甚至连门阶都未曾望及,稽甚是惭愧。”

其中一大汉双眉如卧蚕,颊如刀削,嘴唇丰厚,颌下一部浓茂的胡须,他伏身一拜,身长九尺,那异常魁梧健壮的身躯,甚是虎体熊腰,威风凛凛。

系统资料:庞稽,湖州临湘人,公子沧月七健部将之一,随公子沧月、勋翟等一同征战数场战役,因其冲锋陷阵并大破燕军,以“骁将”著称。

其余七健将分别为——单虎、吴阿、莫盘、孙河、庞崈,干天。

公子沧月幽长双眸狭眯起,他揉了揉眉心沉吟:“看来此事,仍得本君亲自去一趟……”

吴阿抱拳惊呼道:“岂能再让主公受其辱!主公,吾等不如再寻其它能人异士……”

“相伯先生之才,世间少有,谈何人能够媲美?”公子沧月不豫一挥手,便止住了吴阿的后言。

勋翟不服低头咕哝:“难道能比那鬼谷后卿——”

公子沧月脸色徒然一变,冷声道:“休得提他!”

案后一众惊悚一震,连忙起席,纷纷恐惶伏地叩拜请罪。

“属下越规,请主上惩戒!”

公子沧月搁于案上拢袍下一手紧攥而起,面容沉肃良久,才硬声道:“此事毋须再议,本君意已定,孙先生、勋翟留下,其余退去。”

“诺!”

听到这里,站在门槛处默守等待的陈白起,嘴角漾漾一派怡然淡然,实则整颗心都酸起来了。

瞧瞧,职业同为谋士,人家隐士主公千求万请都不始出来,她这自荐上门的却像一颗地里黄的小白菜啊。

陈白起直直地看着公子沧月,不过……系统给她挑的这个主公的确不错,他虽对贤者渴求,却不强人所难,而是以诚心相待。

什么时候……要到什么时候啊,她唇畔的笑意越来越深,越来越诡谲莫测——她定亦要他对她求才若渴!

话说回来,鬼谷后卿这个名号她好似第二次听到了,瞧公子沧月光听名字便能够这般勃然佯怒,看来两人过节甚深啊。

公子沧月背脊一僵,暗暗蹙眉,似感受到某种蛰伏的地狱犬悄悄伸出阴暗触手的寒意。

孙鞅抚摆起身,正巧抬头余光看到门扉旁守礼等候的四人,“啊”了一下,便扬唇笑着:“是陈家女郎来了。”

勋翟刚被主上教训,剑眉拢紧撇了她一眼,复垂下眼,抱臂冷傲立于一旁不作声。

见由孙鞅亲自笑颜打招呼,七健将于主公行礼后,顺势回首一看,目光带着军人惯有的锐利审视于几人身上绕过一圈后,亦不敢多逗留。

见乃主公接待的客人,便纷纷一抱拳,朝他们点了一下头,遂鱼贯离去。

陈白起四人不怯场,面上始终恰着一抹风度,倒是令人望之心生好感。

“陈三见过公子。”陈白起恭恭敬敬朝他万福。

姒姜三人亦一同尾随她其后行礼,行为举止甚是低调。

公子沧月不知为何一触及她面目便皱眉,仅冷淡的“嗯”了一声便撇开视线。

立于一旁的孙鞅不解,却不愿冷场,便代主迎客:“劳烦陈女郎特地跑一趟,昨日商议之事,想必你已经考虑清楚了?”

其实陈白起并不介意公子沧月的冷淡反应,只要他不降好感度,其它的在她眼中都不值得一提。

——为人谋士的,心胸就是如此地傲然宽阔!

方才见他几次暗揉眉心,再观其眼下黑青,神色燥烦,便知他疲倦许久不得歇息,是以原本准备细侃慢调的陈白起改变了主意,说话直捣黄龙。

“陈三自问区区一妇人,不言善辞,是以虚略一切华藻言词,我此趟前来只为问一件事,我若应下公子的全部条件,不知公子以何物相易?”

因无人招呼入席,是以陈白起一干人等便静伫厅中央,她眉眼轻黛淡扫,轻言温语,侃侃笑谈,虽自谦粗鄙,但任谁观之亦有一种儒雅清士之风流姿态。

然……张口便谈俗物的士,本该是俗鄙之流,不是吗?

公子沧月唇角轻撩,淡淡瞥了她一眼,眼波风韵流动,启唇道:“你要什么?”

陈白起假似考虑一下,这时孙鞅率先开口打断:“陈氏姑子,你的决定是否已洽询陈孛?”

孙鞅话中直喊陈父名讳,语气分明已隐带一种高高在上的意味,想必他认为少年人不懂分寸,不提醒一下她便忘了身份,难勉狮子大开口。

陈白起知道能当上谋士的一般心眼都属莲蓬,有时候难勉会疑神疑鬼,她自已不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

然,她虽理解,却她并不喜欢别人在她面前用这种语气直呼陈父名讳。

“公子问话三娘尚未回应,孙先生便当中插言,这令三娘十分苦恼,三娘一时都不知究竟该先回谁了。”陈白起淡淡而笑。

姬韫一听,颇为头痛地阖眸叹息,而姒姜则讶异地盯注着她的背影,巨一如既往面无表情。

陈白起状似无意想起:“不知孙先生一番插话,可洽询了公子应肯?”

孙鞅的表情一滞,一双染墨的深邃眼睛看着陈白起变幻莫测,而懒懒盘腿而坐的勋翟这时也倏地望向她。

公子沧月则垂眸不语,难辨喜怒。

室内静了一会儿,孙鞅突然失声一笑:“你这姑子啊……嗳,还真不像一姑子啊,罢了罢了,你既嫌老人家罗嗦,我亦落得清闲啊。”

他摆摆手,便一派自然地落坐于勋翟身旁,与他一般坐壁观花。

这一下轮到陈白起略愣了一下。

她倒是小看他了,这一番言谈动作便轻易化解了她设下的陷害,不得不说,真不愧是公子沧月门下的第一谋士啊。

苦恼啊,看来想掰倒他霸占其位,还真得费点心思呢。

陈白起不与他争论,以晚辈之态朝他还施了一礼后,便继续与公子沧月续话。

“昨日陈家堡遭遇暴动想必公子亦有目睹,凑巧陈三正欲探访圣阳湖隐士寻医,这一路途恐再遭袭击,听闻公子有意前往,不知可否与公子一道相伴而行?”

比起陈白起有与他一同前往圣阳湖请见隐士的打算,公子沧月更意外的是——

“这便是你的条件?”

“然也。”

孙鞅诧异地看向她,一时脸色染了一分猪肝色的尴尬。

厅室再一次静默了下来。

勋翟少年心性,他瞠大眼睛口直心快道:“百石粮草跟费力寻找主公所需的能人的条件,不过换来这区区一路随行,你傻吗?”

孙鞅闻言,倏地转头瞪他——这熊孩子说的什么话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