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主公,遇绝望的相伯先生/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童之凄厉惨鸣无人能够听到,盖因现实之中,众人所见,他张大涣散的瞳孔充满恐怖,牙齿彼此打架,全身哆嗦,寒蝉般哑然失声,仅张嘴无声嘶叫,似魂不附体。

“将人放了。”

陈白起的声音,轻冷慢和的声调,像是一步一步唤醒了绯雾弥漫中单调的瞌睡,在空中愈低愈细,细到没有,周围便都是死一般静。

小童那狰狞痛苦的表情消失了,他双瞳失神,表情麻木,脖颈摇摇欲坠地走到方才卧趴休眠的石墩旁,不知触碰了什么机关摆置便解开了阵法。

这边阵破,那边浑身上下被冷汗浸透的勋翟只觉僵硬快要震碎的骨关节骤然轻缓,他高高飘荡的心终于落回远处,攥紧拳头感觉力量恢复了,他狠戾愤怒地瞥向小童方向,却察觉他周围气氛诡谲压抑得不对劲,犹疑片刻,便几步跃跳返至公子沧月的身旁。

此时,无论是公子沧月抑或是孙鞅等人,都不曾留意到他归来,皆因他们都用一种震惊的眼神盯着前方那名纤姿柔魅的女子。

因她背对着众人,所以无法窥其神色,然——能将方才那傲慢眼高于顶的童子吓得筛糠一样哆嗦起来,她究竟对他做了什么——?!

自那日坞堡遭遇暴动认识她起,在他们心目中陈三是一个待谁都笑意融融,似脑袋开了一朵小花般温和纤细之人,虽偶尔不拘小节,却大体诗礼备崇,非贵女士人所鄙之俗人。

他们不曾考虑过她亦会恼,更不曾设想过她恼后形色。

如今亲眼所见,第一次接触她真实的怒意,甚感压力。

她之怒,是不动声色,是悄然无息,却像紧绷的弦条,将人牢牢钉在地上,恐怖似钟声每一滴嗒一声,便如一把铅锤在众人心上敲击了一下。

“主、主上,这陈三真乃陈孛之女?”孙鞅脸上肌肉僵硬笑得很是难看。

公子沧月缄默不语。

勋翟刚解脱不辨所以,他眼中藏了一股狠意:“孙先生,方才阵法着实歹毒,简直似要将人挫骨扬灰,你可识得?”

孙鞅闻言愕然一瞬,掉头看着勋翟颀然道:“咦?你回来——”他声音嘎然而止,神色懵然似什么东西在脑中爆裂了一样,他失神愕然:“你是方才破阵后脱身的吧,既然如此——那她先前如何能在阵中行动自如?”

公子沧月亦怔忡良久,一直注视着她绰约之中纤秾合度的背影。

陈白起拢袖轻摇曳,声线漠然:“现在,带我们去见相伯先生。”

小童朝陈白起咔哒一下颔首,接着一板一眼地转身,神色空洞木然地在前方带路。

“陈三,汝如何故?”公子沧月薄唇轻启。

沉稳而磁性的声音,世界上恐怕再没有任何声音比更响亮了!

呜咽的惨叫,烦燥的蝉鸣,暑天的霹雳,或海洋里的惊涛骇浪,这一切如果与他这一声叫唤相比,只不过折了一根小树枝,掉了一根稻草,蚊嗡牛哞差不多。

陈白起一震,眸中黯黑的阴影被趋散,体内那折腾得她难受的麒麟血亦逐渐平静了下来,眼前轻风水旖,从地狱而来的血色浓稠雾气顷刻间溃散而去。

她暗呼一口气,踅身,那冰雕玉砌的阴暗神色在阳光下消融,她柔唇浅笑:“此趟因陈三任性随同,却令公子为保护我而受伤……我仅心愧无庇护你的能力啊。”

孙鞅一顿,勋翟与众护将则面容铁青地低下头,听了她的话他们一时心中亦不好受,因他们亦不曾护好自家主上!

公子沧月见她已恢复如常,便举步上前,静静地盯注她面目半晌,与她错身之际,迟疑地伸出手掌揉了揉她的脑袋:“本君乃堂堂儿郎,岂非容一妇人挡护在前,此事不必多虑!”

陈白起感受头上那安抚而柔软的力道微微意外,她垂首恭谨,嘴角莞尔:“那还真是遗憾呢,以后我可是会变得很强的……”

相互交错间,衣衫纠缠,两只色泽迥异相反的袖摆末端似双双飞舞而起,那轻笑低吟的声量令人再也听不真切了。

“打搅片刻,可否将小童归还予我呢?”

凭空之中,一道少见的柔和的声音响起,空气瞬间似流连在散发着幽幽花香的杜衡丛中,陈白起似听到花蕊在悄然绽放的声音。

众人诧异掉头,只见前方的空间似被划成了多面镜,一道修长模糊的身影逐渐清晰映现于众人眼中。

这一幕甚是神奇惊异,竟是阵中阵!

但见一名大约弱冠岁数男子,他一身蓝白道衣繁美,玉冠束发,衣袂翩翻而飞,浓密睫毛镀上一层橙黄暖光,双眸点漆融浅寒,似圣阳湖波光点跃,粼粼月白风清似水天,风华濯濯。

众人怔神望驻,只觉这一刻似在山麓的洞天福地偶遇降凡的仙人一般惊艳。

他盛满笑意的眼睛弯了一下,眉黛春山,于徐徐清风之中刚飘然一步,然,众人屏息等待之中,他却“哎呦”一声脚步打滑,便仰面“噗通”一下毫无形象地摔倒在地面。

“不好意思……这几天总是感觉头晕……”他撑起虚弱的身子,朝众人一笑,这时众人才发现他的容颜苍白而削瘦,眼底发青,笑得十分虚弱轻颤。

咔嚓!总觉得有什么东西碎掉了,众人这才如梦初醒。

陈白起看得愣神,而小童自那名男子出现后精神便波动挣扎得厉害,彼时待她一松神,便猛然挣脱了瞳术控制。

小童眼神清明之际,来不及茫然,正巧看到摔在地上的男子,便什么都忘了,急步冲至他身边将其搀扶起来。

“先生,让你好生休息,你又跑出来干嘛,上一次大病身体尚末痊愈!”

“如何小心亦活不过二十五,无谓忧心。”男子朝小童傻傻虚弱一笑,强颜欢笑的面容有一种令人心碎的美好。

“别胡说——先生会长命百岁的!”小童顿时眼眶一红,气嚷道。

系统:天嫉英才,韵华不为少年留,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请帮助相伯荀惑寻找出恢复健康的方法,接受/拒绝?

噫!系统竟在这个时候发布任务了?还有那一行加红的描述,陈白起一阵莫名狐疑,便顺手查看了一下这名冠天下相伯先生的系统资料。

姓名:相伯荀惑

职业:谋士(齐)

等级:?

种族:人类

属性:生命力60;武力1;智力?;体力8

……在看完相伯先生的资料数据后,陈白起震惊了!

哈,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一个比她先前更弱鸡的属性。

这惨绝人寰的武力值跟体力值他究竟是怎么培养出来的?!

另外,被隐藏的等级跟智力属性莫名令她十分在意,一般她读不出的人物不是本身强大得过份便是存有重大暗线秘密。

不过看他的生命力虽不算顶强劲,却亦无生命危险吧,所以为什么……

“咳咳咳咳——”相伯掏出一块素帕捂嘴,佝偻着嶙峋背脊爆发出一连串惊天动地的咳嗽。

小童看到白帕一角被染红,惊道:“先生!你咳出血了!”

相伯一愣,看着帕染红梅,整个人似失了颜色一般,笑得一副惨然:“无事……”

陈白起见此一幕呆愣了好一会儿,只觉眼角抽搐得厉害。

等等!如果她没看错这是他刚才用力咳的时候不小心咬伤了舌头的血吧,他分明痛得舔了一下,小童眼瞎就算了,他自己该是知道的吧,那为什么还要搞得跟得了肺痨一样绝望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