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主公,相伯先生果然名士/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似察觉到某人灼灼怪异的目光,相伯荀惑虚弱地朝陈白起看了一眼,恰撞入其因洞悉而清亮透澈的双眸,他僵硬地呼扇了一下交叉浓密的睫毛,便若无其事地撇开视线,接着又是一连串猛烈的咳嗽,似在跟她较真他才没有感到心虚。

“先生,都是奴的错,连这么一群蛮横无礼之人都阻挡不了,还累你起身……”小童慌忙地替他拍背,这一句已带泣音。

相伯捂了捂嘴,方勉强止住了咳嗽,他半带笑意地瞥向一脸冷硬神色的公子沧月:“南烛,不可无礼。将军奉楚灵王,辅佐朝政八载,征讨八方,威震四海,凭他之威猛既可开疆拓地,尔不过一方小童,岂可相提并论?”

公子沧月眉眼一动,看他孱弱无害,言辞温和,倒有些辨不清此番话是否有夹棍带棒,意有所指。

他秀姿昂然,携一众上前施礼:“矩阳县楚沧月拜谒相伯先生,经引玉龙居士推崇备加,久慕先生之名,一直无缘得见,此前三番缘故,但得今日幸见道容,实乃万幸。”

相伯荀惑愧赧答礼:“虽某知诸位来意,却一直推脱阻,某不胜自责。然,只惜这残烛之躯……恐已有心无力,只得蒙将军枉临。”

他于着他们惨淡一笑,一身忧郁颓废之气息,令人惋惜。

公子沧月本非好脾性之人,几番被拒亦不强人所难,他盯视其面目半晌,毅然果断地转身便走:“打扰了。”

“嗳,主、主公,请等等!”孙鞅连忙将其劝住,他小声附耳:“吾费心多方打探方得相伯先生之居处,岂可如此轻易半途而废,况且当今之世,除相伯先生外,又取何人与那鬼谷后卿相左!”

相伯荀惑似隐约听及“鬼谷后卿”四字,他那灰败枯萎神色微收一下,仿佛无意一般,沾颜出铅华刻意彰显,清音素言道:“诸君赴炎夏而至,不妨少座献茶歇息片刻,让某一尽地主之宜。”

一个人的修养是一种隐藏之美,他高贵典雅,又清新透明,似朦胧薄雾的清晨那样令人遐思,又像静谧安逸的黄昏那样让人憧憬,当相伯荀惑举止稍正,那常年因修养学识而雕琢的一举一动皆优雅而令人赏心悦目。

众人此间相见,又觉第一次所见的那位神仙再度莅临,纷神往讷言。

公子沧月拱手:“恭敬不如从命。“

松篁交翠,蝉噪林更静,一座篱笆墙院、二楼木制茅屋柴门便是相伯先生幽居之处,依山滂水,悠闲人家。

“将军入座。“

草堂几席上主宾位置相伯先与与公子沧月立坐,其余侍从皆立于台阶下,因篱笆墙院桃梨树荫成茂盛,自比方才曝晒时凉爽。

小童于后院冲茶端出,又一一献茶,此时他态度与先前违和,一派沉默寡言,只闷头行事。

茶毕,相伯先生拱手:“方才耳闻将军与随从似提及鬼谷后卿?”

公子沧月面容一冷:“先生识得他?”

相伯口中道了一句“果然”,方爆出一语:“其实某也是鬼谷派门生,恰与那后卿为师兄弟。”

公子沧月闻言一滞。

而孙鞅等人于外亦能将两人对话听仔细,他苦笑一声——只道鬼谷神秘,偏生让他之主一下撞遇二人,亦不知为不幸亦或幸哉。

鬼谷一派,据闻其门人学兼百家之长,于天文地理、仙学修炼、兵法布阵、经纬纵横、经世奇谋等无所不通,其踪迹遍布各地,时隐时现,是亦人亦仙而又真实的神秘人。

“毋须担忧,吾鬼谷派历代鬼谷生先只收二名弟子,一为纵,一为横,而鬼谷派乃一脉单传,为承师恩成为新一任鬼谷子,自出师一刻,彼此便注定一生皆为敌对双方。”相伯眸光淡泊:“某久居隐土,倒是第一次听闻后卿之事,方相询以问,并无其它。“

公子沧月知道其身份后,内心甚为不平静:“相伯先生既有伏虎之能,岂可蹉跎于躬耕于此?”

相伯先生道:“某以为,人有为,有不为,而今吾恰值不为,倒是令将军有误下问了。”

公子沧月久默不语,隔了许久,方道:“月有一问,望先生不弃鄙夷,答之。“

“君子交流,但说无妨。“相伯先生淡笑道。

两人一番侃侃交流,一问一答,其中答者语词优美浅显,却又饱含大量的智慧与心得,令屋内屋外之人,皆受益匪浅。

陈白起觉得真正的谋士是具有超凡的智慧、思想深邃且学识渊博,此仅为基础,以时间可累也,但更重要的却是具备一种宠辱不惊、淡泊宁静,平易近人的涵养与德操,这并非人人能够做到。

看着这样的相伯先生,陈白起第一次真正意识上认识到春秋战国时期的“名士“,思及其活不及二十五岁的言论,一时不禁产生了几分怜悯与惋惜。

系统:天嫉英才,韵华不为少年留,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请帮助相伯荀惑寻找出恢复健康的方法,接受/拒绝?

陈白起:接受。

“此遭上山,皆为一难事求助于先生,望莫吝赐教。“聊至兴尽之际,公子沧月突然拜礼央道。

他一愣,眨了眨蒲扇睫羽,突然面色惨白,抚着胸口痛苦呻吟两声,便摇摇晃晃一头栽地晕倒在地。

“先生!“

“相伯先生!“

众人瞪大眼睛,面色惊恐齐唤道。

小童伏倒在地,忙掐其人中,急道:“先生快醒,先生快醒啊!“

公子沧月见小童施救,便怔然于一旁观注,他从末遇过如此孱弱病态之人,前一秒还丰姿俊爽真知灼见,但下一秒便如风中残烛无故晕死过去,只怕先生之前自谦自污之言非虚,他的确患有绝症,念及此,他一时心感愧疚与自责。

良久,相伯先生悠悠转醒,他依靠于小童肩臂,双唇惨白颤抖,朝众人歉意一笑:“令诸位受惊了……某知将军最难之事恐为莫高窟狄戎盗贼所设伏之阵法,吾小童略懂医术与阵法,一般之术皆难不倒他,如若不嫌,且带他前去吧。”

“既得先生之荐,自当遵从,先生抱佯,吾等不敢再多叨扰,愿先生多加保重。”公子沧月真诚道。

小童抡袖擦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后,方抽噎道:“先生莫急,小童、童,呜呜……愿代先生前往。“

被一群高大的匹夫挡于前,陈白起人小身薄只得透过缝隙朝内窥望,她心中纳闷——方才小童给相伯先生掐人中时,他痛得直哆嗦了一下分明一直清醒,他为何要在公子沧月面前装晕?

与公子沧月拜别之际,相伯先生一身病骨起身相送,不料刚迈至门阶时,他“呯“地一下撞到了柱缘,后脚一个踩滑,”哎哎哎地“身体失衡朝后仰倒摔去。

而迈着细碎步履行至队伍后方的陈白起,听声偏过头,正巧将这一幕撞入眼中,不假思索一个返身,伸臂一拽将他给捞住。

“没事吧?”

相伯先生只闻耳畔擦过一道温和盈笑的女声,接着一下瞬间便受不住控制整个人撞入陈白起胸前,为维持平稳挥舞的双臂下意识一揽将前方之人环抱住了。

儿郎再柔弱其根骨为刚,女儿再挺拔其肌肤似水,这一抱,他只觉所触之物娇小软呼如无骨般,馨香软糯惹人怜,触感好得不可思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