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主公,迫在眉睫的成长路/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厅中人俑灯散着柔和光线,姬韫跪坐居主位,而褚氏一伙却不耐等待离席而起,一副风流名士模样正游巡正厅各处。

一般陈家堡祭祀、议事、婚丧喜庆的都在中堂正厅举行,是以正厅布置甚是精华用心,相当于一个艺术的宝库,上百副楹联与青铜木碑刻,大多是一些书法大家的墨宝,或狂草,或正楷,却无一不是精品。

此时,一道馨意晚风拂过,门扉咔哒一声撞击引起众人偶然回顾,只见一道白色飖袅身影至门前悠逸而过,那惊鸿一瞥,珠环相碰,虽其面容被薄轻帷纱遮掩,然鬓边垂下的细细银流苏却晃出点点柔和光晕,那一瞬而逝不与寻常的优雅之态,足令人印象深刻。

褚君微张嘴,禁不住失神驻望,无法挪开眼。

“方才……可是陈三姑子?”褚家堂兄眼神徒然放光。

褚氏堂叔一三十上下士人,他咂嘴品味半晌,便摇头晃脑地念出一句:“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

黎主簿回过神,便低叱一声:“荒谬!吾等是为退婚而来,岂可对此女心生赞誉!”

二人被他喝得一愣,便讪笑一声讷讷不语,而褚氏堂弟则摇头遗憾:“只惜此女一家得罪了不该得罪之人,否则此桩早已约定的婚事又岂会瞒着褚尚——”

“闭嘴!”黎主簿脸色一变喝断他,遂慌忙瞥了一眼姬韫,见其清闲品茗并无反应,便猜测其定然没听到,方一一瞪过三人,咬牙低声警告:“此事岂可胡言!”

“啊,一时口误。主簿莫怪,切莫怪。”堂弟一拍嘴巴,立即躬身请罪。

此时,姬韫敛袍而起,移步上前一礼:“诸君一路赶程,怕已劳累多时,方才岳父嘱咐韫定然妥善安排诸位,若有事可容明日再相谈。”他一展臂:“请。”

一番虚礼安顿之后,姬韫一返身,一改方才沉稳之态,脚步生风朝陈白起居室赶去。

不料,行至半途,他猛然回头,却讶见陈白起揭了头顶帷帽,一身孤漠负手静立于天井,四周万籁俱寂,一弯秋水环绕水粼,月光缥渺半照斜楼。

姬韫吁出一口气,轻步站于她侧手旁,观其面容,担忧道:“你脸色不太好,在想什么?”

“我想将那个叫妩娘的人手脚砍断,然后一样一样地送到褚氏面前!”陈白起转过脸来,微微眯起美眸。

姬韫微惊,光线幽暗之中,他有些看不透她瞳孔的颜色:“你在说什么?”

陈白起看他一脸紧张担忧地看着她,不由得失笑抚额:“没什么,我头有些涨痛,方才之言不过气话,今日奔波一日,便先回房歇息了。”

不待姬韫留话,陈白起捡起放置一旁的灯笼,与他错身而过。

回到居室,陈白起熄了灯火,打开窗户,只余一脉月辉映入,她略感烦燥地于原地转了两圈,咬着拇指指甲,眸光冷戾,最后才决定从系统包裹内取出那一个从现代一并穿越战国的白色药盒。

她面无表情地盯着药盒子良久,便从中倒出红、白药片各四颗,直接倒入口中干咽下。

服完药后,她便躺上床阖眸静思,这才感觉心头那快要将她撕裂的焦躁感平息了下来。

等褚氏这厢婚事一退,丹阳那边估计便如闻腥而至的秃鹫,也快要行动了吧……

如这般看到仇人光明正大地跑来叫嚣,却只能够妥协任人宰割的情形,究竟还要持续多久呢。

好长时间没有遇到这样憋屈的事了,继续墨守成规怕只会沦落被欺,她得认真地考虑一下,陈家堡今后究竟该何去何从……

对了,战国文明!

陈白起脑中清醒,已然无法入眠,她翻身而起,披了一件紫阑外袍便跑到隔壁书房,陈娇娘的书房十分简约,虽笔墨纸研具备,却只一桌、一椅、一书架而已,书架上容纳的卷牍却很少,只有大大的两册卷。

一为论语,一为诗经。

她将青铜雁鱼灯点上,书室内散发柔和晕黄光芒,然后她便坐下开始握笔挥动,后半夜,书桌上一片狼藉,被废稿的帛书散乱一气,她看着手中最满意的一位图纸方堪堪收笔,然后提起灯笼,一掀开门扉,便朝着姬韫居所奔跑而去。

星光璀璨,夜色轻撩,少女翩绖的衣裙与发丝翻飞,灯笼拖出一条长长的尾巴划过寂静的黑夜。

啪啪!姬韫至睡梦中惊醒,他恍惚听到门外传来陈娇娘的喊声,以为出了什么事情,连衣衫都来不及整理,仅披了一件深衣,便匆忙打开了门。

“娇娘,出什么事了?”

“跟我走!”

陈娇娘探臂一伸,握住了他抵于门上的手,便将他拖出了房间。

陈氏堡墅依山就势而建,整体为正规的方型,规模宏大宽敞,地势前低后高,房屋梯次而上,如龙背梯田般,依中轴线左右对称建造。

于中轴线,两人夜不入寝,于青板石阔道奔走于坞堡之内。

“这一片的围屋全部拆掉,因为在最高的位置我要建造一座十层高的钟楼,顶端三顶巨铜钟,人只要站在最顶端,便能将整个平陵尽数纳入眼中,一旦有重大事件可第一时间通达四方。”

“磨坊、采石场、伐木场都必须重新利用起来,我想恢复铸器坊,犁铧、锄、锸、镰、斧,什么的,目前都紧切需要。”

夜色之中,她一边疾步奔走,一边指派着位置告诉姬韫,挥舞着手,似于空气中描绘规划着她心目中坞堡的重建布局。

那微喘的声音清亮而亢奋,与先前那刻意压抑沉闷不同。

老实说,姬韫就这样衣衫不整被她突然拖出来略感懵然,他们小手紧牵着大手,她像一个急于炫耀的孩子拉着大人一同参观她的秘密城堡,纯然的心切与愉悦。

他盯着她眉飞色舞的侧脸,先前因衣冠不整外出夜游的难为情渐渐消失了,此时此刻,他反而觉得是他从未体会过的宁静放松。

“粮仓则需要重新加固一道,我查看过,根本起不到防虫、防霉、防鼠虫的作用,必须选择一种干燥的石砌方柜储粮,用经过曝晒或炒干燥的细沙垫底约三十公分厚,再用刚出窑的干砖在沙上平铺一层后,用石灰软泥嵌实砖缝……”

来到一片灰焦之地,这里的建筑因上次暴动而变成一片残垣断壁,陈白起凝眸一顿,脚步徐停,持着灯笼转了一圈,宝相花缀下流苏错落曳过耳边,端然明丽,她恬然笑语。

“这里我想建一座兵营,我要让陈家堡内全民皆兵,建立一支精锐的部曲,还有靶场、操场……”

她终于不再急切,领着他沿着建筑脉络而行:“堡内围楼分集太散,不如将其建成一个半圆型多层复式楼包围兵营,训练期间部曲统一住宿,若两层楼,估计有三百个房间,可容纳二万余人入住。”

“廓壁已腐朽开裂,需重新夯墙增厚一遍,最好增设箭塔与哨站。”

两人一灯,上空群星照耀,地面一人畅所欲言,一人表情温柔而安静地聆听着,无论合理不合理的或听未听懂。

几乎将整个坞堡角落都逛过一遍后,两人来到堡墅视野最高的楼阁,打开了楼阁天窗,爬上瓦顶之上,这时天色渐亮了。

旭日东升,黑夜被逐离,姬韫垂下眼,看着旁边靠着他肩膀已累得睡着的陈白起,他叹喟一声。

“不需太着急,我们会陪着时间一起,等你成长……”

一直隐藏于暗处的姒姜与巨显身,四人一道并排而坐,向往同一个方向眺望着新一轮的日出喷发。

因为坞堡的建设女主可能要进行别的剧情不参与,所以这一章借女主的口大抵描述一下她想要的效果跟内容,省得剧情过渡太快,造成部分断片的情况。

另外也是为了展现一幅画面,一代杀神谋士与她的三个元老级别的伙伴是如何艰难开始第一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