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主公,骂人的话请喊三遍/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损坏程度30%什么意思?

系统:当装备损坏程度达到100%时,功能与实物装备便会自动消失。(提醒:可通过“战国文明”的铸器坊进行修补损坏装备。)

考虑系统“包裹”目前满载的情况,于是陈白起就不拿“破损的空间戒指”兑换永久性空间方格的了,她立刻装备上,才发现这枚(白色装备)空间戒指品质太低,根本不具备隐藏功能,所以她一装备,手上便传来一种异样感觉。

陈白起垂眸瞄了一眼,只见她素净纤长的手指上不知何时已环配上一枚暗金双蛇环绕的戒指,因为一直隐藏在斗篷之下,所以这枚凭空出现的戒指应该没有人注意到。

眼瞧着快要接近黑角寨大本营,陈白起亦没有时间将暂时储存在系统空间的东西取出来,她暗中取出特殊道具“谣言喇叭”,眼眸滴溜一转,便填写好“谣言”内容,只待到了关键时刻投入使用。

这一仗,不容半分差错,因为胜利她陈白起势在必得!

“看来贼寇已无计可施,公子不妨施以激将,以便速战速决。”陈白起提议道。

激将?

公子沧月眸似月华煁亮,深深浅浅地凝注她一瞬,便颇感趣味一笑。

“善。”

他止住激突的身影,鬼魅似风中落叶般飘逸,跃至高一丈塔防之上,他拔取下属于狄戎黑角寨标示的棋帜,突仰声灌注真气朝四方一啸:“狄戎贼人——吾沧月军在此,可敢一战?!”

“狄戎贼人——吾沧月军在此,可敢一战!”

烽火营地下方顿时亦响起了一股滚雷般连绵不绝的巨大呐喊声!众铁剑锐士拔剑嗷天,每一位将卒眼中淬满火一般炽烈的战意。

陈白起一直被公子沧月牢护于胸前,因此挨得最近去感受这一群威壮的雄性发自肺腑的高声呐喊,双耳直被震得嗡嗡作响。

果然不一样啊,纸面上的描写刻画战役、猛将、冷兵器的确能够令人想入非非,但到底比不得此刻用自己的双眼与耳朵亲自感受来得震撼,这种近乎原始野蛮的渲染与叫嚣令人热血澎湃,哪怕只是旁观亦无法保持冷静。

她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听了公子沧月“激将”喊话,顿感无奈与好笑。

主公大人,像你这种文邹的激将法实在太温和了,根本达不到“激”一字。

何况你一定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吧——你朝着一群狄戎人喊着楚话,人家外国人压根儿就没听懂过!

果然……声声虎啸狼吟久久传扬开去,却似水珠滴入平静的湖面,平波无澜激不起任何浪花。

陈白起喟叹一声,她知道系统能够进行战国各国几百种语言的翻译,她回忆以往看过的书中曾描述过的一些最恼人、最可恨的激将字句,然后将楚话翻译成了狄戎语,默默念熟后,便一字一句教授给主公。

公子沧月虽不懂她在说些什么,却对这种语言有印象。

“你还懂得狄戎话?”

陈白起浅柔一笑:“陈三只懂得这么几句,是家仆巨曾教的,公子尽管照着喊,效果绝对极佳。”

公子沧月于她的话仅半信半疑,他将她放开,举目四巡一遍,于心中默念了几遍她教的,再次扬声喊话:“%*(,[email protected]咪炽咽唷……”

系统翻译:狄戎一族只是一群无胆匪类,落寇为贼天尤唾弃,如今见吾军威姿害怕得舍家弃儿,只懂灰溜逃跑,可笑!可叹!可怜!

“公子,喊三遍。”陈白起狡黠的眨了眨眼睛,又掩着嘴小声提醒道:“还有尾端处喊错了两个字,不是‘娄鲁’,而是‘勿鲁’。”

公子沧月眼角微不可见地抽搐了一下,他狭长双眸微眯狠瞪她一眼,便整了整容色,继续埋头苦干地——喊、三、次!

忽然间,黑郁墨重一片的胡杨林隐约传来一阵轻微的颤动,原本在微风中悠然自得的树枝绿叶禁不住一阵东摇西晃,甚至连空气也仿佛泛出一道道波浪似的抖动动静。

动了!

来了!

早已等候多时的沧月将卒们个个都蓄势待发,那一双双炯炯的眼神里,像火一般炽烈的战意足以将任何对手融化!

公子沧月见喊话终有效果,便一挥剑斩杀掉数名从黑角寨内愤怒冲杀过来的贼人,他环抱着陈白起蹬跃至寨中二楼窟洞木质结构的窟檐之上,那一片翘檐勾上似月儿尖尖般。

他居高临下振臂下令,只见前锋青铜戈卒如黑蓝色潮水般涌入黑角寨,四处搜捕抓获藏匿起来的贼匪家眷与杂伇。

而不远处黑森森的胡杨林内似有一群睁着绿幽幽眼睛的毒物在暗中蛰伏着,除开先前的动静,不知为何他等又安静了下来。

陈白起这才了解到这一群狄戎匪寇究竟有多狡诈多疑,分明已恼恨至极却仍旧谨慎暗探,不肯贸然进攻。

不过此时她得想办法彻底迷惑住他们的全部视线,令沧月军的后续部队能够绕过祈山抵达其后方,截其全部退路。

“看来激将使得还不够啊,请公子容陈三告退片刻,并借陈三几人一用。”陈白起请令道。

公子沧月见下方清剿得差不多了,亦不问她缘由,只将她安然放落地面后,道:“吴阿,你带几人护送她而去。”

一旁正一面擦拭刀一面与勋翟斗嘴的吴阿听到主公的命令,立即收刀,抱拳一嗬:“诺。”

陈白起知悉公子沧月多少已经开始信任自己了,所以她更需好好表现,争取将来剿匪后能够留在他的身边辅助他完成霸业。

她一边走,一边若无其事地打开小地图,于地图上搜寻一番后,便选定一处位置,按照线路穿梭于交叉错乱的洞穴之中。

洞窟之中遗留着独特的佛禅美意,精致而敦煌壁画、规模巨大而技艺精煁的卧佛石像……她心念战局亦无心颀赏,一路面无表情地穿行着。

她身后一路拘谨守护的吴阿频频打量其柔和清丽的侧脸,见其一离了主公便内敛沉静了许多的她,他很好奇她跟主公的关系,亦想知道她究竟是何人物,他张嘴数次,想搭话却触及其幽深平静的双眸又莫名觉得犯怵,于是心中像一百只蚂蚁一样痒着。

见她带着他们在通达的洞窟内进入穿出,上达下钻,依他来看就像一只无头苍蝇带着一群无头苍蝇在瞎转悠,纯属胡闹,终于,他口语略嫌不满:“陈姑子,这黑角寨壁窟可谓四通八达,你且不识路,这究竟是准备要去——”

陈白起脚步一顿,打断了他的话:“到了。”

吴阿一噎,面上干笑一声:“到、到了啊。”他假意转过头去看,实则心底在猛掀桌——到了就到了嘛,干甚突然恁地严肃,她在主公面前可从不这个样啊!

关于女主身上那一套隐形套装更改为五件套,分别为衣服,武器,头饰,鞋子,腰带,如戒指跟项链之类的为特殊装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