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主公,触暗黑渡亡经任务/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公子沧月转过头,清爽风气拂过他一缕垂落发丝,那一张冷漠几近乎苍白绝代风华容貌融入阳光之中,细微肤质瓷化,似一尊极品白玉雕像,双眸靡匝覆了一层朦胧雾霭的光芒,揉和了那拒人于千里之外凌利的轮廓,简直俊美得恍人心神。

他视线扫过她手中捧起之物,“百年佳酿”以青铜衔接耳装以陶壶之中,颈圈以布封口绑了一圈,此时年代青瓷器这种高等技艺品尚未广泛,所以一般用青铜器或漆器酒壶与瓦坛盛装,而系统亦会根据国情“出土”该时代应有的产物,不会直接拿出一个光釉青花瓷酒坛来。

公子沧月揭开布塞仰喉灌了一口,入喉即化,窖香盈口,绵甜而饱满,酒力瞬时唤醒全身的所有感觉神经和味蕾,这是饮酒以来从未有过的一种愉悦与舒畅。

他略微怔愣后,双眸倏地裎亮,盯着壶中那晶莹浑厚的酒色,笑着赞叹一声:“好酒!”随即又转向陈白起,柔软了唇畔笑道:“好酒。”

陈白起闻言,亦与之一同笑了。

男子好酒,自古使然。

在瑰丽柔和的晨光之下,他们相视而笑,两人并不知道彼此此时绽放的笑颜是如此地干净而纯粹,它似乎能够消除全部阴霾,使人感到天空竟会如此的明亮与温馨,没有一丝瑕疵。

孙鞅隔得老远便嗅到一股醉人心神的醇厚酒香气息,他腆着一张好奇的老脸凑近:“此酒香简直非同寻常,可否请主公与陈三赏我尝一尝呢?”

吴阿亦舔了舔唇,眼中饥渴异常:“对啊对啊,亦让阿尝个鲜味儿吧?”

“此酒何物,竟如此醉香迷人啊,主公,翟不图军中犒赏,只愿尝一口!”勋翟取了头盔,少年面容神彩飞扬,眸注星辰熠熠盯着“百年佳酿”直咽口水。

看着一双双如狼似渴的眼睛,公子沧月嘴角戏谑一挑,便将“百年佳酿”传递给三人,人人抢着便大灌一口,嘴里吧砸吧砸几声,意犹未尽,皆擵掌惊喜赞叹一声——好酒!

眼见着庞稽、单虎一众将领渐渐闻声好奇聚拢过来,眼巴巴地讨酒吃,陈白起原本维持得佳的笑脸变僵了。

因为此酒乃勋翟领悟“幻影枪法”一式系统获赠所得,基于这一点,陈白起一开始并无阻止他们讨要酒吃……但是,这樽“百年佳醇”是她用来刷主公好感的,若他们都喝光了,那主公怎么办?

咳咳,陈白起赶忙偷偷地拉了一下公子沧月的袖摆,引得他转眸注意时,便小声张合着嘴,讪笑一声:“这酒……只有这么一小坛,是我偷偷藏着留给你的。”

她言下之意——所以,别再跟别人你一口我一口随便分享了!

也不知道这一樽“百年佳酿”都分掉了,还刷不刷得到5点好感度。

她两只玻璃似的杏眸瞅凝着公子沧月,眼波一圈圈闪着水光,好似在说话一般,十分动人。

公子沧月闻言一顿,耳尖微红,无视周围熙熙攘攘吵闹的声音,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地收回了酒坛,独自一口一口呡尝着,尽管别人再打滚求闹起哄,亦没有再给别人分享一口。

系统:公子沧月对你的好感度+5

陈白起望着他的侧脸,粲然一笑。

呼,看来赠酒刷好感成功了。

系统:公子沧月对你的好感度+20

嗳?!陈白起表情一滞。

等等,她瞠大眼睛,她什么都没做,怎么莫名又涨了20,那现在公子沧月对她好感度有多少了?

系统:公子沧月对你的好感度71

——

陈白起也喝了一点酒,她并不擅长饮酒,所以只喝了两口,便微醺了些。

此时,天空逐渐灰濛了下来,莫高窟的热闹喧嚣亦逐渐静了下来,不远处,传来一声声凄厉悲鸣的异族哭声,胡扬林被风吹得哗啦啦作响,四周静得让人窒息。

偶尔一股旋风卷起一柱黄沙、撩过满地尸骸与赤土悠悠升空,更有一股莫名的寂廖茫然的气氛。

只要是打仗,就会有死人,无论死的是敌方或我方,都会有人感到悲痛与难受,这是战争带来不可避免又无可奈何的事情。

沧月军虽勇猛,却也牺牲了不少兵卒锐士,兵卒便舀了一钵钵清酒抛撒向赤色地面进行祭奠,并齐声高喊。

走好——

一路走好——

一声“走好”,意味着身边熟悉习惯之人又少一个,不少儿郎再坚强,失去了兄弟同伴,亦会哽咽拭泪。

公子沧月一口接着一口呡着酒,面容沉肃下来,双眸愈发深沉幽黑,他望着满目疮痍的远处,整个人仿佛已经不在这里,而是去了很遥远的地方,那么疏远而触不可及。

系统:触发性“渡亡经”任务出现,风格“暗黑”,请尽快平息莫高窟战场冤魂心中怨恨与生还者心中悲鸣,否则将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此乃强制性任务,不容拒绝,任务失败会遭受相应暗黑惩罚。)

陈白起晕呼呼的脑袋经系统一敲击,瞬间清醒起来。

这个她一开始便有着不祥预感的触发性任务终于出现了!

她哆嗦着嘴唇,许久才将近几脱口而出的粗鄙之语吞咽进喉中。

关于可怕的事情跟任务失败将面临怎么样的惩罚,这种事情她一辈子都不想知道!

她深吸一口气,感受到周围压抑而沉闷的气氛,揉了揉额际,便于公子沧月借过配剑,她缓步走向血腥最浓重的尸骸中心,解开褪下一身黑色斗篷滑落地面。

别的什么更好的办法她暂时也想不出了,总之……尽力而为吧。

赤红的地面,一地的尸体阵横,灰蒙而无垠的天空之下,她一身轻软白袍宽衣博带,裙长曳地,束腰楚楚身姿纤弱,似乘风欲飞。

她仰望着灰色苍茫的天空,突然张嘴起了一个空灵而悠长音调。

“啊~~啊~~~”

她脸上的表情十分恬静,天籁般的吟唱声于天空大地之中悠扬回荡,婉转、穿透的清丽嗓音,好听到让人不敢相信人间有这么好听有声音,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这是一支超渡祭祀剑舞,愿无论长眠于地底,或仍旧活着的人,都能够得……自在、心安。”

女子倏忽长袖一荡,剑随风散复而收,清颜白衫,剑似刚正之气斩破一切鬼魅魍魉,舞姿轻灵而端庄,她的舞蹈与身影像是能够洗涤人内心最黑暗最悲痛的污垢,令众人恢复最初的平静。

此时,不仅沧月军众将士,甚至悲痛欲绝的狄戎贼人亦红着双眼噙着泪水,被她吸引住了目光。

“……是新生子,或男或女,宿有殃报,便得解脱。”

她的吟唱随风而传至每一个人的耳中,大地之上,她孑然旋转,剑若霜雪,身似翔鸾舞凤,一束光芒至层层阴霾乌云打上其身,她整个人似笼罩了一层金光,她挺身屹立,一剑挥破空气,带着震敌的煞气,似能斩尽一切邪见与罪恶。

“若未来世众生等,或梦或寐,见诸鬼神乃及诸形,或悲或啼,或愁或叹,或恐或怖……”

她脚尖一点,似燕跃檐飞,衣袂翩綎,她拨快了步伐,剑气破风身形随着招式游走,晴雪般面容带着一种佛性般无悲无喜。

“……乃至睡梦中悉皆安乐。”

念完最后一句渡亡经后,她飘渺放空的视线开始一点一点自远方收拢,目光准确地浇注于公子沧月身上,仿佛这世上有万千双目光焦注于她身上,而她的目光亦只会永远注视着他一人。

公子沧月此刻亦与其它人一样,无法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

她朝他浅浅一笑,似从无悲无喜的佛变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她张阖着嘴唇将最后一句渡亡经变成一句祝愿重复一遍,只对他,冷静的语调多了一份不一样的轻柔而温和。

“愿你……睡梦中悉皆安乐。”

公子沧月只觉心脏似遭一计重击,整个健魄身躯微不可见地震晃了一下,他一只手紧紧揪攥着胸口一处。

这种感受……令他快要窒息、痛苦……却又极度渴望抓住的感受,究竟是什么?!

系统:公子沧月对你好感度+10

静在这里稍微解释一下,好感度泛指一个人的情感,而亲密度则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了解跟信任……大概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