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谋士,月白队伍攻副本(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区范围陈白起则调出系统“小地图”,因为相较于画质粗糙的“神秘的黑角寨地图”,区域小地图上则可以清晰将地面上的洞窟数量与行进方位一览无遗。

这北区据闻以前是荒野僧侣修行、居住、瘗埋的场所,所以内部亦有其修行与生活过的相关设施,如土炕、灶坑、烟道、壁龛等皆一应俱全,如今亦被狄戎盗贼当生活技能给利用上。

北区有一尊大佛杵立于四层楼的窟穴前,这尊大佛乃石胎泥塑,即在崖壁的石沙岩体上凿出佛像的大体形状,再用草泥垒塑、用麻泥细塑,最后着色而成,甚是雄伟壮观。

四层楼它攒尖高耸,楼外层一排木构窟檐错落,陈白起与公子沧月则于沿檐下行走,从一楼转向二楼、二楼爬上三楼、最终禹禹行于四楼,斜阳透过梁垣与檐牙,于地面上勾映出排列整齐的菱形光斑,光斑一横一接一横,一波接一波,一直铺展开去,他们两人一人面容沉静,一人若有所思,一时光下浮尘幽静,远郊城色朦灰,他们之间周围的空气……很静很静。

由于窟穴内的线路并非一往直行的,所以偶尔走个七拐八兜亦属正常,只是按照地图越走光线越来越阴暗潮冷,明显进入窟穴腹部内,当他们来到石廊尽头之处,只见在两堵黑峭厚岩墙体如两条巨型黑蟒身躯起伏拥挤交夹的中央位置,矗立着一堵厚重高大的魁梧石门。

石门边角镶有木楔与圆铁钉看起来十分坚固,如巨兵驻守般,此时两扇门扉紧紧关闭着,左右干柴壁焰火把熊熊燃烧,簇放的火光将漆黑幽暗的石面映成通红一片。

“这里应该就是地图红色线路段的尽头,亦是黑色线路段的入口。”陈白起打开“神秘的黑角寨地图”道。

“这种石门非人力而能够力行推阻。”公子沧月以目触及,神思敏捷观察一番,方得此结论。

陈白起轻步摇前,勾下斗篷(公子沧月先前所赠之物)帽檐,乌黑秀发绸顺滑落于肩,她谨遵公子沧月之令,离其三尺距离。

公子沧月凝注于她的窈窕背影,不远不近似隔着一层透明的薄膜相见,只觉彼此眼中的对方意态朦胧,容朦胧,像是有一种奇怪摸不透的意念,毋须靠近触碰,亦别有一种亲密默契的感受。

陈白起亦上前眼动、手碰、耳闻、心感,各方面仔细查找了一遍破绽,对于古代机关术她亦是一个门外汉,所懂不过敲、摸、槌、打辨认,但该有的眼力劲儿她却不缺。

这石门至少重愈千金,且两扇石板门扉非拼接而自成一体,有门无锁,除非用于封闭死人陵墓的的墓门,其它既称之为“门”的阻挡物,既已造出皆留了一法(办法)可启。

她借着霭霭火光仰头观望,光线微弱,所幸她瞎眼已恢复了正常视力,这堵石门高约一丈,宽约七、八尺左右,即便她与公子沧月隔着三尺之距,一人立于一门扉前,亦十分宽敞绰余。

她发现虽然石门一扉为一整体长方石体,但石面却非平整顺滑,而是被凿出一个四四方方的轮廓,然后割据成四个方块于石门之上,而每一个方块石面上都浮雕起一枚奇异模样的图纹,离平滑石面凸起模约几公分,若非心细之人难以辨别。

图纹非字非画,而是某种特殊的符号,令人难以辨悉其中含义。

她嘘眯起双眸多看了几眼,一时竟觉得这图纹样式十分地熟悉,好像她曾在哪里见过似的,于是她扯起摇曳于地的衣摆,朝后掂量着距离退了几步,扯开眼睛与石门太粘近的视线,再仰目一看。

门上因黑暗的关系,似朦胧笼罩了一层黑雾,只是陈白起开启了一只“麒麟瞳”照明,是以石门上四块图纹的样式皆十分清晰明朗映入眼中——“∫”、“∮”、“∝”、“∞”。

陈白起另一只漆黑如子夜般眸色再加深一分,她想起来了,这图纹的样式分明就是当初她收集的那四样残份“神秘黑角寨地图”的标识。

谜题……好像可以迎刃而解了。

陈白起美眸轻扬,眉心微动,她收起了麒麟瞳,很快抿唇一笑:“公子,陈三似瞧出些端倪,只是尚需试一试,可否请你出手相助?”

眼下这些石块图纹的顺序已经被人彻底打乱,依她猜测锁门机关定然不会太复杂,只是脑中无线索则会变成一大难题,她只需根据先前系统拼凑一份完整的“神秘黑角寨地图”标识的相关顺序,一、一进行对应上,此法或许可开启石门。

公子沧月悠然转过头来,似乎已经习惯她这随时冒出一句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陈三智多,你且将你所打算道出。”

陈白起被称赞顿时笑意嫣然,伸出一指,划过一处石门上方位置:“这浮雕隆起空隙甚是可疑,公子不妨尝试将这一块施力按压下去,看是否藏有关机。”

公子沧月闻言,眸光顺着她纤白指尖一瞥,方才他亦察觉此门上的图纹不同寻常,便直接起身一跃,身子便乘风凌虚般的蹬上半空之中,臂影晃动,似有数掌齐发击于石板之上,只听“嘭”一声石面震动,“克孜”一声磨推般闷雷沉重的声响伴随着石板图纹朝后退移,足嵌入一尺之深堪堪停止。

但须臾之间,又瞬弹回原处,不见丝毫异样,仿佛一开始的变动只是一场错觉。

公子沧月落地,掸了掸方才袖袍裹染的石灰尘,神色若有所动:“确为机关。”

陈白起合掌一拍,借着气氛良好情绪激动颀喜之际,寻找机会慢慢挪步欺近公子沧月:“果然不出所料,那么接下来,请公子原谅陈三冒犯,且按照陈三所言的顺序进行推石。”

她话声甫毕,与之不过一臂之距时,公子沧月已先一步跃身而起,身姿矫健如惊鸿一瞥,不费摧灰之力。

陈白起面容一黑,皮笑肉不笑道:“∞,左上块。”

“∫,右上块。”

“∝,左下块。”

“∫,右下块。”

公子沧月按照她所言顺序将四块图纹都按压进石门后落地,便双双凝眸驻望,三秒左右,只闻“轰隆”一声,千斤之重的石门唰地一下沉入地面,那厚重的力量激起四周风气动荡,席卷破啸着沉封已久的尘灰黑烟并带着一股腐臭气息朝两人冲袭而来。

陈白起虽自习得武技“狂刀六式”,但毕竟属于纸上谈兵,并无应急实战的经验,面对这种突出其来的状况,脑子稍微滞缓一瞬,眼看着隆隆飞沙尘榍夹杂着令人窒息的腐气朝她扑面而来。

这时,一只手臂倏忽探来将她搂腰扯过,掰过她身子调转了一个方向后,她便被用力压进一个并不陌生的冷香的怀抱内。

陈白起感觉自己的脸都快被脑袋上那只厚重的手掌给压扁了,她只能勉强挤出一丝空隙来呼吸。

……被抱了?

被那个对她避之唯恐不及的公子沧月?

陈白起略感怔忡疑惑。

可,这算得上是一个拥抱吗?

等等,以前好像在东侔圣阳湖相伯先生的草堂内也被主公这样一拽一撞地抱过,但是当时系统并没有计算亲密度啊。

她仔细回想一下系统详解,突然想到其中有一句对亲密度的解释——亲密度亦可理解为互动热度。

互动……

对了,一定是因为缺少“互动”,像这种单方面的拥抱并不能被系统计算为亲密度。

陈白起终于领悟出这一层意义,好不容易天赐良机,她当机立断,将垂落的双臂举起,一张,一搂,直接勒紧他精瘦却充满力量的腰肢。

系统:亲密度计算中……请保持这个姿势5s+

系统:一……

那厢将石门冲涌而出的污秽瘴气掸散开去的公子沧月,感觉自己突然被人紧紧地抱住,与男子截然不同的柔软胸脯挤压在他坚硬结实的胸腹之间,密不可分,这种不合时宜的拥抱,令公子沧月不免又忆起曾经相似的一幕,顿时全身一僵,手脚都不知道该如何摆放了。

系统:二……

“陈三,放手!”公子沧月玉颊微臊,颦眉抿唇,恼喝一声,欲扯开她那双软蛇般缠绕腰间的手,却遭到陈白起摇头拒绝,她虚弱而无力的声音至他胸前嗡嗡响起。

“方才好似无意吸入了瘴气,陈三、三四肢泛力,耳鸣目眩……”

——总之,她绝不放手!

系统:三……

“你、泛、力?”公子沧月咬牙古怪重复一遍后,顿觉被她这副无赖的模样气笑了:“那为何锢紧本君的这双手臂却如此地有劲呢?”

系统:四……

系统:“拥抱”达成,公子沧月对你亲密度+5

陈白起头顶上空霰散的瘆人寒气,双眼一闭厚着脸皮抱到系统传来亲密度达成的好消息后,便当即松开了手,尤觉不够,她甚至还主动退后三尺:“站立一会儿,如今倒已好些了。”

她低头整理了一下方才弄皱的衣襟,垂下排扇般的羽睫,绛唇轻启,一副感激温婉的模样,十分“斯文败类”地朝公子沧月盈盈一福:“多谢公子仗义相助,适才……多有失礼了。”

怀中突落一空,总有一种被人利用完转头就抛弃的公子沧月稍微回不过神来,他面色刹时一阵青一阵黑,颇有“不知该拿她怎么办”地瞪盯着她。

“……”他是半分不信这满腹黑水姑子的狡辩之词!

“啊,门开了。”陈白起笑染双靥,温然提醒道。

公子沧月见她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辜纯良模样,只气得牙痒痒地,干脆懒得去看她那张扰人心神烦燥的面容,问道:“你是如何知道顺序的?”

“在拿到这份地图的时候,它被卷裹放于一匣子内,恰巧陈三注意到匣子上好像有印着这种图纹。”她张嘴就来,如今让她扯起谎来毫无压力,正所谓债多不压身就是这么一回事儿。

公子沧月已无谓与她口舌争锋,他双眸微抬,平静道:“本君先行,尔且记得距离你我三尺之差。”

陈白起嘴畔笑意微凝,她抚唇沉思,迟疑道:“只是……门后一片黑暗,若离得太远,还是不应……”

“既然如此,且先回去从长计议。”公子沧月迅速接话,偏首冷讥一笑。

陈白起立即整改神色,一派正经的模样说道:“陈三对公子之言并无异议,方才不过忧心黑道不明会迷了路罢了。”

公子沧月顿时无奈又无语地横了她一眼。

“离远些。”

语讫,他梭目四巡,便拔剑于一侧壁火下方较为光滑的石面上留刻下一行字迹。

陈白起被嫌弃撵到他身后,便托肘好整以暇地观看,当看到他以石为纸刻上一行字时,顿时傻眼了——噫?这些字,竟好多……她看不懂!

这究竟是什么文字?

陈白起虽从现代穿越进战国,但其实她古学文化涵养不浅,并识别不少类古文,包括古代藏文、梵文、齐卢文、粟特文、和阗文、回鹘文、龟兹文、希伯来文等等,可……眼前这种文字偏生她却不懂,这“字”看似熟悉却又陌生,若让她认真辨读或许只懂得那么一小部分。

这种文字类型一半似甲骨文却又夹带着部分篆文结构,总之这种文字就跟现代只懂看简体字的人去认繁体字,虽似曾相似却又读不出来,只能靠着部分熟悉的偏旁结构猜测对号入座了。

……呔!她不会一朝穿越战国,就变成一介目不识丁文盲了吧!

陈白起微睁双眸,颇受打击。

公子沧月闻身后沉默异常,回瞥了一眼,见陈白起发愣地盯着他的字迹,神色略为恹头低靡,稍为转念一想,便知其为何如此之态了。

比起恹头耷脑的陈白起,他还是更愿意瞧她眉飞色舞狡黠却一脉纯良无辜的模样。

“这些是属于楚国古贵族流传下来的部分文字,叫熊氏文,不是如今经过周朝文化影响改造的楚文,相当于更早期的熊氏文字,你不识亦正常,盖因如今这种文字只传承于芈氏皇族。”

陈白起讶然挑眉,听了他这一番解释,心头才稍感好受一些。

“所以……你刻这些熊氏文是准备留给孙先生一人看的?”陈白起灵光一闪,这种失传的“熊氏文”运用于当今,等似于后世的暗号或者密码之类的存在。

她尤记得曾查看过孙鞅的资料,其与芈氏皇族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他曾于楚邑皇族任教(任过太傅类职位),应当多少懂得这种楚国古贵族文字才对,并且除了他之外,陈白起亦猜不出别人。

公子沧月“嗯”了一声,他考虑此番与陈三单独探险,一时亦不知会遭遇什么境地,唯恐这一来一回耽误太多时辰,到时候引发不必要的恐慌,所以便留下“暗号”说明于孙先生知悉。

系统:探索神秘副本(一)开启,地图资料LOADING……

系统:【孙冢窟洞穴】副本(一)地图加载成功,进入副本(一)地图探险需组队进入(至少二人以上),请确认组队成功,立刻进入/稍等片刻?

陈白起抚额轻叹,果然是进行了副本任务啊。

不过一般进行“副本任务”通常是一些游戏里多经验和多金钱的任务,是玩家所倾向的任务环节,是以陈白起是无法对这个副本任务Say—no的。

陈白起选择:“立刻进入。”

系统:系统检测到一支“无名”队伍,请为进入“孙冢窟洞穴”的队伍命名。

陈白起想都不用想,直接命名为——白月队伍。

白月即陈白起与楚沧月。

系统:【白月队伍】命名成功。

队伍人数:二人。

队长:陈白起(默认)

队友:公子沧月

系统任务:(一)进入【孙冢窟洞穴】副本(一)击杀八条“火岩金环蛇”与八只“火岩蝙蝠”,接受/拒绝?

副本(一)【扫清任务】(可循环)

任务目标:击杀八头“火岩金环蛇”和八只“火岩蝙蝠”。

任务奖励:经验值8000,钱币10000(亦可兑换同等价值的粮食)

触发任务等级:10级

陈白起看过任务详细觉得能够应付,便选择了“接受”。

在“孙冢窟洞穴”副本(一)地图下载好后,陈白起事先查看一下路线图,这才觉得公子沧月先前的顾虑十分正确的,而陈白起亦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一条黑线会曲折得如此诡异折长了。

只因它根本不是一个完整的副本(一)地图,还包括“孙冢窟洞穴”副本(二)与副本(三),三个副本三段路颈口相接,却又于地底拐来绕去,一洞环一洞,还真难为当初想出这法子来挖掘秘道之人了。

由于石门后约二里的岩窟洞穴处于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绝对黑暗状态,是以陈白起与公子沧月只能够选择贴着墙壁摸索着踟踽前行。

不过,公子沧月视线哪怕优于常人,但在这种不透半丝光线的黑洞之中,却也真的看不见,如睁眼瞎一般,而陈白起有“麒麟瞳”强化了眼瞳视力作弊,实则这一只眼睛视力如同黑暗之中装有红外线扫描仪一样清晰。

但是,她基于某种见不得人的考虑,不能够表现出如此精干能耐,她必须得“可怜、无助、害怕”才行。

“啊——!”

稍前一点距离的公子沧月耳尖一动,惊道:“怎么了?”

过了一会儿,后方传来陈白起略为歉意的声音:“无、无碍的,只是太黑,不小心踩到一颗小石子,脚底打滑,险些摔了一跤……而已。”

……确定她无事,两人继续一前一后走了一会儿。

“嗳——!”

公子沧月猛然回头,朝一片黑暗之中探目,紧张喊道:“又怎么了?”

“我、我不小心撞到一块突出的石头……”陈白起嘟囔委屈的声音幽幽响起。

……确定她无事,两人又继续前行一会儿。

“呯——!”

不断听到身后传来的各种摔、跌、撞、爬等令人心惊肉跳的声响,每一次相询都无碍,然过不了多久,便又是周而复始地出现“意外”,公子沧月额上青筋一突,忍耐地滞住脚步,掉头朝回走。

“你在哪里?”

睁眼瞎的主公大人伸出手,竖起耳朵,朝后方四处摸寻,看不见,只能够辨声挪位。

陈白起见他回头来寻,便安静地站于原位,她嘴角笑意浅浅,杏眸呼扇几下,不作声亦无其它动作,单纯地等着他。

“陈三——?”

主公大人听不到回应,似乎整个黑暗之中只剩他一下心跳加速的声音,不由得心下紧张一瞬。

“陈三,你在何处?”

“陈三——”

“陈——”主公大人慌乱之际,一脚踩滑一尖溜石子,身形摇晃失衡之际,一只柔腻得不可思议的小手滑入了他指缝之中,将他那一只抓空的手给搀扶住。

他下意识一抓,只觉被握于男子充满力量却粗砺手掌之物,稍微用力便能从其中掐出一把水来。

他心弦为之一颤。

“公子小心,这路十分不平坦,单独行走多有不便,不如……还是携手共进吧?”陈白起担忧的声音此时响起。

对于“携手”二字,她撮词稍微有些重,只盼他能够领悟其中“牵手”的含义啊。

公子沧月缄默了好一会儿,方出声道:“陈三……”

陈白起:“嗯?”

“你方才在何处?”他道。

陈白起眨了一下眼眸,虽明知他或许看不见,却仍旧抿唇浅浅一笑,表现得十分无害:“我一直在你身后啊。”

陈白起的手倏地被公子沧月紧攥一下。

“下一次……本君喊你,你定要迅速回应!”

他的声音低沉、抑扬顿挫,至陈白起面前包围过来,耳畔全是他有点低哑魅惑,每个字从他薄唇中吐出,传入人的耳听,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怒而威的气势。

公子沧月由于处于绝对黑暗之中,所以他的表情并无一丝一豪的掩饰。

他不知道,陈白起已将他方才的急恼、担忧、紧张、羞愤等等情绪,都一一收入眼底。

“我……”她原先找也和借口好似一下噎堵于喉中,她沉默半晌,直到公子沧月手中再次施力紧攥,她方轻言妥协道:“嗯,陈三答应,若下次听见公子的声音,无论多远都会回应的。”

见她承诺下来,不再打马虎耳,公子沧月方收起放松了力量,他淡声道:“走吧。”

说完走后,这一次他没有再放开她的手,而是忍耐着周身不自在,耳尖微红轻颤,垂落黑翎般长睫,假装根本不在意一般,牵着她一道前行。

系统:与公子沧月单独交谈半个时辰,公子沧月对你亲密度+2

系统:“牵手”达成,公子沧月对你亲密度+5。

系统:目前与公子沧月的亲密度:12

要说本应十分钟左右走完的路程,但由于路途艰难,他们俩人足足花多了一倍的时间才走出黑暗洞窟。

一触到光明的地方,公子沧月便跟松开烫手山竽一般放下了陈白起的手。

陈白起这次倒无任何不高兴,因为亲密度已成功刷到12了。

另外一进入洞穴,陈白起便打起精神开始完成“主线任务”(四)。

她调出副本(一)地图,副本(一)范围并不算太大,它上面标志着各类怪物的位置,铁箱的位置,一团一团密集红点标示着杀怪的位置,老实说,陈白起有一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当然,她坚信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副本第一截路段为直线,一路直通到底,看起来此处应该并无危险,待通过直路后,便进入一个视野较为开阔的贝壳形扁长穴巢时,陈白起见一个红点骤然出现于他们的前方,便蓦然停住脚步。

而在前方探路的公子沧月,眉眼一动,神色警惕感应四周,亦一并停了下来。

只见于洞窟巢穴的阴暗之处,突然一头体形巨大的猪形怪物正瞪着一双灯笼大褐色眼睛,“噔噔”后腿拔土而出。

“叮”提示音响起——系统:“白月队伍”触发15级任务,击杀一头“獠牙野猪”,接受/拒绝?

15级?!

陈白起讶异,立即查看【獠牙野猪】的相关资料——

名称:獠牙野猪

等级:15

属性:体力值80,防御力200,攻击力100—50

怪物资料:“孙冢窟洞穴”副本(一)的精英怪物,虽被称为野猪,实则却拥有远古蛮牛血统,十分强悍耐打。

陈白起看完这头獠牙野猪的资料,抬眸一瞥,目光正好与它的目光相撞一瞬,那头“獠牙野猪”看到她时,眼睛徒然一亮,整个灯笼双眼泛起了饥渴的绿光,亦不知道一时吃了什么兴奋剂,吐舌一昂脑袋上的两只青色犄角,便如同一辆重型坦克似地朝她冲了上来。

其实,春秋战国时代许多野生动物与现代人所见的动物其实体态相貌习性都不太一样,即使名字一样,但经过数千年的进化与基因淘汰,像眼前这种如此具有攻击性跟兽态形的野猪,她简直前所未闻。

呔!这哪是什么野猪,根本就是一头变态了的杂交野牛!

考虑到这头精英怪物是15级了,区区不过刚出新手新11级的陈白起觉得关于它的任务,绝非自己这头小菜鸟触发而来。

既不是她,那么就该是公子沧月触发的,于是她决定不强出这个头,顺势打量一下看不到详细属性资料的主公大人会如何应付这头怪物。

不过,考虑目前这种情况,什么都不做好似有点太浪费了,于是陈白起见獠牙野猪朝着她冲来时,当即惊吓一声——“怪物”,便提着衣摆朝公子沧月方向扑撞而去。

——我们的目标是,拥抱。

要说,公子沧月目光一直被獠牙野猪吸引,一时不察陈白起这番行为,当场被撞退了一步方稳住身形,他嘴角一抽,横臂一扯将这又开始作怪的女人挡在身后。

“站好!”

陈白起见这一次“碰撞”系统并无提示音传来,便只能十分遗憾地作罢。

看来投机取巧的行为,开始不奏效了。

另一边,獠牙野猪冲到一半发现目标从原地上消失了,它掉转一个头,便继续奋斗,当它离得近了,却正好能更清楚地看到它头顶上两只青色犄角与牛角长度外型相似,只是它更为粗大一些。

公子沧月第一次见到如此巨大变异的“野牛”,心中不免多了几分警惕,他带着陈白起朝旁边一闪,它哞一声刹不住身体便直直撞入岩壁之中,“轰啪”一下,它生生将岩壁顶出一个石榍溅飞的大洞。

想来该是撞痛了,它扭过头来,便朝陈白起两人发出一声愤怒的哞声咆哮,公子沧月将陈白起推至一旁,准备独自应付这一头怪物,却见它塔塔地前蹄疾飞,再度低下头,将两只张弓般坚硬的角顶上,朝陈白起方向冲去。

“它的目标怎会一直针对她啊?”陈白起诧目。

这难怪怪物也懂柿子挑软的捏?陈白起嘴角一抽。

公子沧月见这头“牛怪”一直拿陈白起当目标,狭长双眸一眯,眸色遽然转冷,他竖起长剑起身一跃,恰挡于其下方弯曲獠牙之上,令其张不得,闭不得,“当当”几声,它的牙以一个怪异角度卡于剑刃之上。

光凭力量的较量公子沧月稍逊于獠牙野猪的蛮力,他取不出剑来,便舍剑一脚飞踢于野猪的大脑袋上,将其踢歪晃神之际,站于其脑袋背脊之上。

“接着。”这时陈白起见机行事,从斗篷宽袖之中(实则是从系统里)扔出一柄匕首抛给他。

【破损的匕首】(损坏度30%)

装备属性:无等级限制,攻击力10—12。

公子沧月顺手接过那一柄铜锈斑斑匕首后,俯身一刀刺入野猪的脑袋处,只见其黝黑皮肤因刀尖深深凹陷下去,他再度施力,却闻刀刃“当”一下便直接断成两截,分明没有造成多大的致命伤害,却因此彻底惹恼了这头獠牙野猪。

陈白起见匕首断了,这才了解到拿这种普通的匕首杀怪,简直如同螳螂挡车。

它再度怒吼一声,声嘶震耳,顶上石榍纷纷哗啦啦地掉落,它终于也不再针对陈白起进攻了,而是选择脑袋朝上一顶,瞅瞧了公子沧月的身躯腰腹刺穿而去,它的力量无疑令人心惊。

由于方才它怒吼一声,嘴中卡着的剑便哐当一声掉地,陈白起捡起那一柄厚重的大剑,她皱眉想了想,便朝前方的公子沧月喊道:“公子,它虽皮糙肉厚,却无多少体力,且行动速度过慢。”

换句话而说,它皮厚力量大,以力相拼吃亏的是他们,果然还是选择一点一点地磨死它算了。

“一般的刀剑很难划破它粗厚的皮肉。”

公子沧月与陈白起皆愁苦于目前这柄铁制兵刃不够锋利啊。

虽然战国时代已经普遍使用铁制工具、农具(比如铁铲、铁斧、铁锛、铁攫等,其实楚国边捶这一带铁矿皆丰富),不过,铁武器却甚少。

为什么呢?一来因为生铁虽然坚硬,但性脆啊,做农具或许合适,但做武器却不好,拿它做成铁剑,使劲一敲就碎,拿着它上战场,跟拿着砂锅上去差不多。

熟铁的韧性倒是好了,但太软,拿它上沙场打仗,相当于抡一把扫帚,所以铁不适合做武器,此乃战国时期众人的普遍认为。

赵国虽用铁矿制了不少铁杖、铁锤、铁铠甲,都也都是一些钝器,并非利器。

而想制作利器必须先将铁变成钢,才适合打造武器。

办法一般有两个,一个是把生铁的含碳量降下去,采取“炒钢法”(但汉朝人才会这个,战国人还不会)。

另一个办法就是把熟铁的含碳量加上去,办法是煅打(可以理解成敲打),一边敲打一边回炉加热,把炉子里的炭粉敲进去,提高碳度,称做“渗碳法”。

据闻这个技术得到了战国后期才会成熟,目前陈白起手中的这一柄公子沧月配角虽说算得上目前战国技艺最为精煁不过,但亦尚算不得一件完美成品,盖因其刀刃达不到锋利的程度,是以用来砍杀怪物达不到预期效果。

目前是恨铁尚不能成钢,是以青铜武器仍旧是战国的主流。

不过,刀不行,靠智凑,陈白起心中分晰:眼、喉、腹、股等皆身体最不可挡的弱点,其中眼、喉、腹保护最严密,唯有股一处……

“以剑刺股!”

公子沧月一听,表情倏地一僵。

股?屁股?

让他堂堂公子拿剑戳这头怪物的屁股?

公子沧月直接无视了陈白起的话,他施展轻妙极佳的身法,于野猪视线所至的四周忽影忽现,引他得四处撞头奔跑,不下几个回合,它已累得喷洒粗气,两眼发晕,四肢打颤。

——果然此法奏效!

陈白起再次查看獠牙野猪的资料,见其体力频临10—,她想起自己刚刚学习的武技“狂刀六式”,如今熟练度仍旧为0,此时不妨拿它祭她的第一刀。

陈白起以剑当刀,眸光炯煁似焰泛红,施展出第一式——“怒斩”。

风气于剑身泛起一层轻渺的白雾飞扬,四周的空气似被影响而嗡声动荡,她身影倏忽一闪,已近至獠牙野猪的身侧,她双手执于刀柄,一道流光至剑尖滑落于剑刃,杀意凝实成刀气,她直接将其从獠牙野猪的腹部穿插而入,剑刃整个没入。

扑哧——其腥臭鲜血直接喷涌而出,血点浇了陈白起一脸。

“哞~——!”那头獠牙猪怪正在喘气休息,它以为已经休战,却没等它反应过来,腰腹间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它顿时痛得挠心扯肺,那惨厉的怒吼之声连连,转过头便向陈白起直接咬来。

顶不死你们,我咬死你们!

带着这样的怨恨之音,獠牙野猪使出的暴击。

陈白起只觉胸腔处一阵压迫难受,这时,公子沧月似一股飓风刮来,那强大的风气与压迫力令陈白起险些睁不开眼睛,他一掌推开了她,一手夺过她手中据着的剑柄,反身一剑于獠牙野猪的左眼珠中穿刺而入,剑身“哧留”一扭转,将其脑花搅碎成一团,令它当场毙命。

“嘭”地一声,尘土飞扬,一只血窟窿眼睛的猪怪笨重的身躯便这样无力倒塌于地面。

系统:恭喜“白月队伍”击杀精英怪——獠牙野猪×1,获得经验值5000,獠牙野猪皮×1(护具材料),一对獠牙×1(武器材料),中型生命药剂×1。

陈白起刚听完系统的提示音,转瞬身体一偏,便被一股力道拽扯着手臂,开始一头雾水地于洞窟之中亡命奔跑了起来。

“怎、怎么了?”陈白起讶道。

公子沧月将剑入鞘,朝她古怪一笑:“你该不会认为这种怪物只会有一头吧?”

陈白起一愣,立即查看起副本(一)的地图,只见地图上两个绿点(她跟公子沧月)周围阴影位置开始闪烁着一个、二个、三个……一大波精英怪正在朝他们袭来。

陈白起顿时满头黑线。

——她忘了,精英怪还能够召唤同伴!

------题外话------

本来……对,本来因为家里爱闹腾的侄子(一岁多)回来了,感觉早上晚上都被闹得睡不好,十分疲惫没有准备今天万更的,但是当看到为为了令静登上鲜花榜而竭尽全力的你们(静竟然爬到鲜花榜第一名这种好事,以前简直想都没有想过),静也努力以万更答谢!还有鞠躬一句,让你们破费了,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